第二卷 第四十五章 最毒婦人心

  夢中的那個我,也是身陷囹圄之中。

  那是一間牢房,外面有無數的符陣和士兵,那些士兵黑盔黑甲,面容嚴肅,而不時有身穿羽毛大氅的羽士前來勸降。

  然而不管有多少人過來,我都心智堅定,不予理睬。

  一直到了一個叫做陳立的人過來,他往我的肚子里捅了一刀,然后笑著說現在不用你交代了,因為你的國家,已經被我給滅了。

  那人帶著張狂的笑聲離去,而我則在冰冷的牢房之中死亡。

  死亡在一瞬間,仿佛變得那般的近。

  我感覺到全身冰冷。

  耳邊翻騰著水浪的聲音,那是水潭里面的鱷魚在撲騰,隨著我失去血液的增多,使得下面這兒就像煮沸了的水一般,咕嘟咕嘟冒個不停,而當我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胸口,居然被一只肅凈的小手給捂住了去。

  我抬頭看去,模模糊糊之間,瞧見那小手的主人,卻正是新摩王十二門徒之一的阿秀將軍。

  她一臉神情復雜地望著我,說第一次瞧見被放血的人,居然一點兒都不恐懼,反而優哉游哉地睡著了去——看得出來,你是真的想死啊。

  我咧嘴一笑,說不是,我主要是睡眠不足,前些時候,根本就沒有睡覺。

  我這一說話,才發現自己的嘴唇已經開裂,強烈的虛弱感讓我一陣又一陣地發暈,說話的聲音也沙啞無比。

  瞧見我這般模樣,那阿秀將軍則冷笑了一聲,說你想這么簡單的就死去?想得美,回頭我幫你送到溫刑頭那里去,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生剝人皮,什么叫做石錘碎蛋……

  她說完話,伸過手來,一把將我給揪住了牢籠,順著一鐵架子,拖著走到了水潭的邊緣來。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陷入了巨量失血而引起的極度虛弱之中,意識都已經模糊了。

  將我給扔在地上,那女人伸手在旁邊一個大漢的衣服上面擦了擦,似乎嫌棄我太臟了一般,然后吩咐道:“給這家伙救活過來,我要慢慢折磨他,死了可就不好玩兒了。”

  她說完話,便走入了黑暗中,而那大漢則俯下身來,將我給扛了起來,帶到了一個房間里去、過了沒一會兒,有一個駝背老頭被人帶了過來。

  老頭子走到跟前來,伸手翻了翻我的眼皮,瞧著我渙散的瞳孔,說這人失血過多,沒救了。

  將我扛過來的那漢子粗聲粗氣地說道:“可是阿秀小姐說要救活他。”

  老頭子沉默了一下,說那幫我把他身上的繩子給解開。

  漢子又說道:“阿秀小姐說了,這家伙是個危險人物,不能給松綁,不然鬧出點什么動靜來,可就不好了。”

  老頭子吹胡子瞪眼,說這人差一口氣就死了,還能鬧出啥動靜來?你現在把他綁成了粽子,讓我怎么看傷情?他危險,你在旁邊就是擺設不成?別再跟我啰里啰嗦了,實在不行,你讓你家秀女小姐來救他,老頭子我走了便是。

  他這一通脾氣發出來,那漢子頓時就慌了手腳,想了想,說你等等,我去問一下阿秀小姐。

  他轉身離開了去,而那老頭子則打量著我,說嘿,還活著呢?

  說著話,他從背包里摸出了一個小瓷瓶來,放在我嘴巴里,簡單直接地說了一個字:“喝!”

  有液體從小瓷瓶里面流了出來,從我的嘴里一路滑落到了喉嚨,流入胃部。

  那液體的味道有點兒像薄荷,涼涼的,而進入胃部之后,一股熱力便升騰而起來,將我已經冷得如同寒冰般的身子漸漸浸潤溫暖,而他仿佛很珍惜這玩意,僅僅讓我喝了兩口,便趕忙收了起來,一臉小氣地說道:“行了,我這地液石漿,可是地脈中千年存積的好東西,一口回生,兩口保命,多喝一口,你站起來掐我脖子了,可怎么辦呢?”

  嘮嘮叨叨說著,他開始繞過繩索,處理起我的傷口來。

  這時我身上的鮮血已經將胸口弄得一片模糊,他瞧見了,不由得搖頭,說那女子,沒事總愛用這“妃子笑”,知不知道這東西很珍貴的,是用來保存精血不散的寶貝,唉……

  老頭兒大有一種“崽賣爺田不心疼”的哀怨,一邊處理,一邊嘆息。

  他的手指很靈活,在我胸前的傷口處噴了點噴劑,然后用高濃度的酒液擦洗一番,緊接著用針線和魚腸子,將傷口給縫合了起來。

  一直等到完成了這些,那大漢方才回來,說阿秀小姐說可以,一切都聽您的。

  說罷,他過來給我解綁,然后在老頭的幫助下,將我給放平了,然后弄了一盆水,將我整個身子都給清洗了一番,回頭又弄了一些補血氣的東西,整給我吃。

  對方忙忙碌碌,而我卻一直都不在狀態,精神渙散。

  老頭兒告訴那大漢,說我這是瀕臨死亡之時的意識喪失,然而事實并不是這樣子的。

  我其實從醒過來之后,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

  我是誰?

  或者說,那一個被叫做陳立的男子殺死的人,到底是誰?

  那是一個外交使臣,在被派遣去漢朝,進行溝通聯防協作,共同抵御外敵襲擊時被人給扣押住,然后不斷地嚴刑拷打,試圖逼問出自己國家虛實的可憐人兒。

  他在自己國度滅掉之后,被人一刀捅死在了陰沉沉的牢房里。

  這樣的死法,著實很憋屈,讓人難受不已。

  比起之前我夢見過那戰死沙場的武將,這一位使臣顯得無比憋屈,然而他卻給我表現出了一種與武將之死所相同的高尚品格。

  寧死不屈,至死不渝。

  氣節。

  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有一個人叫做蘇武,他是漢武帝時期的臣子,奉命以中郎將持節出使匈奴,被扣留,匈奴貴族多次威脅利誘,欲使其投降,后將他遷到北海(今貝加爾湖)邊牧羊,揚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釋放他回國。

  蘇武歷盡艱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節不屈,后來獲釋回漢,死后被封為麒麟閣十一功臣之一。

  這就是氣節,身陷敵營,而堅貞不屈。

  聚血蠱的主人,很有可能覺醒出十八位血脈之祖的記憶,從而獲得一種遠超常人的手段和意識,然而這一次的覺醒,我并沒有如同那武將一般,傳承到什么耶朗古戰法。

  那使臣,并不是修行者,既不是武士,也不是祭祀。

  他除了一身硬骨頭之外,什么都沒有。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感覺到了一種比那武將更加強大的東西,想來想去,我覺得應該就是他的意志力。

  這種意志力,仿佛跨越了時空,傳承到了我的身上來。

  治傷的途中,我一直都沒有說話,靜靜地感受著那種驚人的人格魅力,一直到結束了,給我喂過藥之后,給我治傷的老頭子離開,房間的鐵門關上時,我方才睜開了眼睛來,望向了頭頂的石壁。

  我覺得自己在短時間內,已經得到了飛速的成長。

  這不是修為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這一頓傷讓我足足躺了三日,到了第四天的時候,我終于感覺到好了一些,而這時那阿秀將軍也重新找了過來。

  她站在我的病榻跟前,凝望著我,過了許久,方才嘆道:“你是一個硬骨頭。”

  我平躺在床上,用沙啞的聲音說道:“謝謝夸獎。”

  阿秀將軍說如果你能夠拜在師父門下修行,未來的成就,說不定比我還高,怎么樣,你可以考慮一下。

  我說謝謝,我會好好考慮考慮的。

  她瞪著眼睛,說你又在拖延我?看起來,你對我把你救活過來,十分的得意啊,你是認為我不敢殺你對吧?

  我說不是。

  她說我敬你是一條漢子,方才會讓你活下來的,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我失望,我不介意讓溫刑頭那個變態來處理你,反正冬日瑪已經找過我好幾回,讓我把你移交過去了。

  我說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她盯了我一眼,然后說道:“等過兩天你好一點,我會帶你去布魯族的群落,將你公之于眾,告訴那些人,如果他們不主動出現自首,就把你的頭顱給斬下來——我希望你能夠表現得可憐一點,最好讓那些人主動露頭,要不然……”

  我苦笑了一聲,說你的心思,倒是好毒。

  阿秀將軍微微一笑,說也多謝你的夸獎。

  她離開了去,而我則陷入了恐慌之中——我不確定五哥、二春他們是否還在布魯族的猴山附近,但是能夠肯定一點,只要他們聽到了我的消息,就一定會現身來救我的。

  而那個時候,他們就一定會被重病埋伏的摩門教給伏擊住,倒是全部都得死。

  想到這里,我就心急如焚,恨不得現在就自殺了去,一了百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間心中一動。

  等等,我這幾天過得迷迷糊糊,仿佛少了一點兒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斷地想啊想,想啊想,在瞧見那鐵門的縫隙里,有一朵宛如水母般的透明物浮現而來的時候,終于想明白了。

  原來這些天,小紅并不在。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死亡,并不能結束一切,反而是勇敢的面對,更加好一點。
阿秀將軍:我敬你是一條漢子!
陸言:我敬你是一條女漢子!
陸言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