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陸左的托付

  陸左與我并排而坐,望著洞穴之中的篝火、烤肉和人群。

  我瞧見了之前朝我們圍攻的那些野豬騎士,覺得十分詫異,說這些家伙,怎么會在這里呢?

  陸左笑了,說毛主席說過,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敵人縮小到最少,只剩下帝國主義和本國的少數親帝國主義分子——這話兒,好像是《毛澤東文集》第七卷的內容,我覺得很不錯……

  我呃了一聲,不知道該怎么說。

  瞧見我的表情,陸左笑了,說好吧,那不過是冠冕堂皇的屁話,實際的情況是,我給這些人下了蠱,任何人但凡敢有妄動,生死立銷,而朵朵和莫赤則負責跟他們洗腦——我現在實力受損,經不起消耗了,弄點兒手下,免得到時候吃虧。

  我愣住了,說莫赤這么厲害?

  陸左說對,我在地底碰見他的時候,也挺意外的,后來才曉得他是誤入了茶荏巴錯,然后碰見了我一個老朋友,就留了下來,在地底傳道呢。

  我聽得不是很懂,也不敢多問,說哦,若是這幫家伙肯降服的話,倒也還算不錯。

  陸左看了我一眼,說你的事情,五哥只講了一部分,至于前面的事情,你來跟我講一講吧。

  他的話語里,雖然是在商量,但語氣卻很堅定。

  他需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方才能做出后面的決定。

  陸左不但是我的堂哥、我的師父,還是我的偶像。

  我以前聽二春說過他許許多多兒的事跡,然而只有當我真正讀懂那《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時候,才知道他能夠成長到今天這模樣,是吃了不少苦頭的。

  除此之外,他還有著讓人為之驚嘆的天賦才情。

  一個憑著《鎮壓山巒十二法門》而自學成才,并且成為世人為之敬仰的頂尖高手,除了敬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看待他。

  所以我不會對他有任何隱瞞。

  從在寨黎苗村遇到許鳴、雪瑞以及蟲池化身的蟲蟲,到陪著蟲蟲重走北上路,到在四排山附近遇到余領導時知道了他出了事情,決定中途而廢,前往茅山,等等一系列發生的事情,我都事無巨細地跟他講明。

  事實上,這一切我憋在心中許久,也不知道該找誰傾述,此刻卻也是說得一通暢快。

  我這段時間里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從頭講到尾,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那篝火上的飛龍肉都已經被人分了精光,吃飽喝足的眾人找地方歇息去了,另外五哥和毛球等人則在安排警戒的事宜。

  我講得十分認真,也沒有問太多別的問題。

  聽我講完之后,陸左一聲長嘆。

  他說蚩麗妹此人,驚才絕艷,即便是一份記憶、一絲氣息,鑄就的蟲蟲也是讓人嘆服,你能夠與她有緣,著實是不易,這段感情,你千萬得珍惜,為了我這點兒破事而放棄,實在有些得不償失啊。

  我說這倒不是,你出事了,我倘若置之不理,真的說不過去,我自己都未必能夠原諒自己。

  陸左笑了,說若是以前,我或許會罵你,說你辜負了美人恩,過來這兒,也沒有半毛錢作用;不過聽到小叔拉著我講起你那么多的事跡,這話兒也就說不出口了——你的進步,當真是一份大大的意外驚喜。

  我撓了撓頭,尷尬地笑了,說哪里,若是厲害,就不會變成這副熊樣了。

  陸左搖頭,說你身上有兩種東西,我很欣賞,一種是勇,即便是面對不可能的強敵,也有敢于亮劍的勇氣;一種是義,為了剛剛相識不久的朋友,就能夠拋頭顱灑熱血,不畏死亡……

  他停頓了一下,然后說道:“之前的時候,我還有些懷疑,覺得你未必能夠有什么出息,但看來我錯了,老蕭卻押對了!”

  提到蕭克明,我略微有些擔憂,說聽應顏長老說他為了給你洗去嫌疑,去了幽府,會不會有事兒啊?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陸左的臉上多出了一分生動的表情來。

  的確,有一個能夠愿意為自己赴死的兄弟,實在是件不可多得的事情。

  他沉默了兩秒鐘,然后搖頭說道:“幽府那兒,我們以前也曾經去過,老蕭天山大戰之后,雖說也受了重傷,不過實力并未消減,此刻過去,想來沒有幾人能夠為難得了他,而他即便不敵,保命是沒有什么問題的;至于他那掌門之位,說起來不過是一個累贅,他天生向往自由,不愛權斗,若不是為了陶真人的遺愿,他自己早就掛印而去了。”

  我說也是可惜……

  對于這個,陸左和小叔的態度一般,冷冷地笑著說無妨,茅山日后,說不定還會求著老蕭回去當掌教呢。

  呃,你們就這么自信?

  那個一臉猥瑣的道士,到底有著什么樣的魅力啊,讓你們這么放心?

  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將積累在我心中許久的疑問說了出來:“左哥,大涼山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外面都已經鬧翻天了,你怎么還能夠這么淡定呢?”

  聽到這個問題,陸左沉默了好一會兒。

  過了許久,他方才說道:“具體的情況很復雜,我不能夠告訴你太多,因為這是在害你。不過我可以跟你講的是,第一我絕對沒有做出他們所說的事情,我是清白的;第二點,這一次的敵人,遠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強大,而且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參與其中,針對我這事兒,僅僅只是開端,我估計用不了多久,茅山、龍虎、嶗山以及整個中原道門、宗門和佛教之地,都會遭到席卷……”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說天啊,到底是誰,竟然會有這樣的能力?難道是那邪靈教卷土重來了?

  陸左搖頭,說邪靈教大勢已去,雖說會死灰復燃,并且還會推波助瀾,但絕對不是主體。我在沒有查明徹底之前,不會透露什么,而且布魚說得對,從此以后,在別人的面前,你千萬不要說明你我之間的關系,知道么?

  我說好,我懂的。

  陸左長嘆了一口氣,說當初拋頭顱灑熱血,卻不知道竟然還會有這般的事情,當真是知道得越多,越感到畏懼啊……

  我說那你現在該怎么辦,那些人往你身上潑臟水,就這么由著他們?

  陸左搖頭,說我其實也想了一路,一直在這里,方才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世間,很多時候,道理是講不清楚的,唯有實力,才能夠讓那些跳梁小丑感到恐懼。

  我說可是你現在……

  陸左說對,我現在幾乎等同于一廢人,即便回去,盡力澄清自己,也最終會被人污蔑,打入牢獄之中;所以我需要重回巔峰,這事兒很難,但并不是沒有辦法,我聽莫赤說過,這茶荏巴錯之中,有一處神奇的地方,傳說中有當年女蝸補天的五彩神石,倘若我能夠得到,便能夠修復損耗的經脈,恢復修為,所以我不能離開。

  我聽到,心中激動,說那我陪著你一起去找那玩意兒?

  陸左搖頭,說不,那事兒我和朵朵去辦就好了,你有你的事情,我需要你去做。

  我一愣,說我需要做什么?

  陸左說我現在待在地底,兩眼一抓瞎,對于地面上的情況什么都不知道,這樣子肯定不行,所以我需要有一個人,代為聯絡,我想來想去,朵朵不能離開我,二春沒腦子,小叔畢竟手段有限,唯有你,幾乎沒有人知道你我的關系,而你的未來有無限可能,或許能夠承擔得了我對你的期望……

  聽到陸左的話語,我頓時就感覺肩上多了許多責任,也不由得激動起來,說左哥,有什么話,你說就是了,我幫你辦。

  陸左點頭,說我這幾日,在準備一些方案,等你傷好之后,我就帶人反攻那地底出口。

  我詫異,說摩門教應該會有所防備吧?

  陸左說對,不過我會讓莫赤和那老朋友在地底深處露面,假裝作是我,吸引摩門教的注意,然后我們這邊聲東擊西,將地底出口打通——我們目前實力太淺,并不能占據那里,只能將你和小叔他們送出去,然后撤回。不過也無妨,我留在地底頗為無聊,陪摩門教和那新摩王交交手,也能夠重新培養我的戰斗嗅覺……

  他一身修為不在,卻毫不在意,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表現出了強烈的信心和大宗師的氣度,讓我也不由得自信起來,說左哥,我出去之后,需要做些什么?

  陸左說三件事情,首先第一件,你去我老家敦寨苗村,老宅那兒,幫我取一個牌位……

  我點頭,說好。

  陸左又說,第二,幫我找到小妖,那小妞兒跟我置氣,私自去找虎皮貓的鳥蛋兒,結果不見了蹤影,我擔心她聽到我們的消息之后不知所措,又或者胡來,你得幫我找到她,知道不?

  我說好,沒問題。

  陸左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我讓你出去,最重要的,其實是第三件事情……”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那個雜毛小道到底有多么厲害,為什么個個對他都是信心滿滿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