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七十章 原二哼歌,臨終托付

  大師兄離去的話語,讓雜毛小道沉默了很久。站在他旁邊的我,能夠看到他的眼角有淚光。

  當時的我們已經拖家帶口地來到了地下基地前面的坡地上,對面是一大片望天樹林,天色已經開始有了一些亮光,經過一整晚的腥風血雨,我們終于迎來了曙光。吳武倫帶領的士兵十不存一,手下精英盡死,連他本人也是身受重傷,能夠施術的,僅僅只有兩個飛得歪歪扭扭的蝙蝠。

  不過他一舉剿滅了薩庫朗的大本營,而且還營救出四十多個不同國籍的受害者,這些都是功績。

  為防有變,我與吳武倫達成了口頭協定,我幫助他將這些人安全送出山去,而我在大其力犯下的事情,以對付邪教為名,則一筆勾銷。我點頭同意了,問何時走?吳武倫說等到天亮,他還有一隊人馬,正在進攻薩庫朗在另外一個山谷的營地,他已經派人去聯系了,如果一切順利,應該能夠回來接我們。

  他也瞧出來了,目前還保持完整戰斗力,便只是擁有金蠶蠱和朵朵的我,所以言語之間,也很客氣。

  態度總是隨著實力而左右搖擺的,當看到了我們圍攻惡蛟的那一場大戰,并且與后來出現的神秘高手聯系親密之后,吳武倫對我們都保持了必要的尊重。殊不知,大師兄已經走遠,小妖朵朵吸收了太多的蛇蛟精華返回槐木牌中靜養,而肥蟲子因為攝入過多的毒素,又被小黑天一番折騰,早已經動彈不了多少——這兩個都是貪婪的吃貨。

  換句話說,我除了一身蠻力,基本算不得什么場面人物,所以惟有裝波伊,牛皮烘烘的,旁人越加畏懼——畢竟十幾米長的蛇蛟,在那里擺著呢。

  也許是被關了太久,四十多個被擄至此的受害人都十分聽招呼,雖然我們人少,但是控制起來還是相對比較容易,也不亂跑。只有一個金發碧眼美國籍的洋妞在一旁嚷嚷著,這妞長相一般,但是身材火爆,是雜毛小道喜歡的那種大洋馬類型。然而此刻的老蕭正沉浸在一種深沉的情緒之中,并沒有搭理這個呼喊著“人權”和“美國公民”的女人。

  我聽到有微弱的呻吟,于是跑下坡去,終于在山下的一個荊棘叢中找到了加藤原二。

  日本小子口中已經全部都是紅色的血沫了,見到黑暗中的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卻止不住地猛咳起來,又不斷地嘔血。我慌忙給他查詢傷情,他攔住了我,臉上有一種淡淡的笑容,他說別忙了,我的時間不多了,感謝天照大神,你竟然在我生命的最后時刻,出現在這里,果真是有緣份。呵呵……

  我看著這個臨死的小個子帥哥,心里突然有一些堵得慌。

  坦白說,從頭到尾,我都不喜歡這個日本小子。撇開他的國民身份不說,他給我的印象,向來都跟生性兇殘、不擇手段、自負和高高在上這些貶義詞,聯系到一起的。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高傲殘暴的富二代,而且他視人命如草芥的習性,在我的眼里,跟薩庫朗那一堆人,根本就沒有什么區別。

  更何況,之前我們一直有著仇怨,他甚至在監牢里還想殺掉我。

  然而,我的命,終歸是被他救過一次。

  所以我的神情很復雜,臉色變幻,不知道說什么好。他看見我的表情,露出了釋懷的笑容,他說:“你知道么?其實我很羨慕你呢……”

  我說為何?

  他下巴抬起,看向了坡上的方向,說:“我,加藤原二,肩負著家族繼承的重任,從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跟別人是不同的。我從小到大,一直是在不斷的努力和學習中成長,文學、藝術、經濟管理……我的家庭教師是東京大學的教授,我的武術啟蒙老師是極真會館創始人大山倍達的再傳弟子,我的陰陽術是來自鬼武神社的傳承……我一直都認為,我就是這世間的主角!

  然而我后來發現,我擁有了一切,但是卻沒有朋友,這讓我很痛苦。

  父親告訴我,強者是不需要朋友的,我也一直這么認為。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我一直想有一個如你那道士伙伴一般的朋友,能夠分享自己的快樂和痛苦……所以,我羨慕你,也嫉妒你。咳咳,扯遠了……看在共過患難的份上,你能不能夠幫我帶幾句遺言,給我的父親。”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頭。

  他說著又喘起了粗氣,好久,才接著說道:“告訴我父親,我已經死了,這輩子也沒什么好抱怨的,我愛他,愛我的母親,也愛我那可憐的姐姐;很抱歉,沒有能夠接掌祖上傳下來的家族,也很抱歉,沒有對他和母親說過一句‘我愛你’,不過如有來生,我寧愿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里,粗茶淡飯,交幾個簡單的朋友,有一份平淡的愛情……還有,劉釗這人,大害,如果再碰到他,一定要除掉他。”

  我點頭,說了解了,還有么?

  加藤原二突然伸出手緊緊握住我,也許是因為身體太過疼痛的緣故,臉都有些扭曲猙獰:“陸、陸左君,我最后求你一件事情……我的姐姐加藤亞也,因為一場車禍變成了植物人。她住在日本東京的原宿神宮外苑,如有可能,請您幫助給她恢復意識,代替我,走下去。陸左君,拜托了。”

  我看著加藤原二的眼睛都快要突出來,知道他已經快到了彌留之際,手之所以能夠抓得我這么緊,也是因為回光返照的緣故。為了讓他安心離去,我也不管做得到做不到,肯定地點了點頭。果然,他的臉色變得舒緩了,沒有之前的恐怖,笑容也在他的臉上蔓延開來,抓住我的雙手松開了,竟然摸到了我剛才被小黑天舔舐的刀疤處,眼睛瞇著:“好帥氣的疤痕……我好冷,是要死了么?我怎么感覺自己的魂在往上飄?飄吧,離開這個世界吧,櫻花啊,櫻花啊,暮春三月晴空里……”

  日本小子哼著那首日本最著名的歌謠,離開了人世。

  我望著東方即白的天際,似乎看到了他臉含著微笑,離開了人世,朝著天空、或者另一個維度的幽府,緩慢行去,他有牽掛,但是又沒有太多留戀之意。我們生于斯,長于斯,但是終將老去,我們在前往死亡的路上行走,排著隊,卻不知道自己排在哪個位置。如今我知道,加藤離開了,這小子居然還是唱著歌掛掉的,可見他走得十分安詳。

  這個日本小子跟我們,談不上敵人,也談不上朋友,頂多也就是個熟人罷了。我這般做,仁至義盡了;他這般走,心安理得了。

  如是而已。

  加藤原二,終究是個可憐人。

  我將加藤原二的尸體背回了薩庫朗老巢的山口前,跟吳武倫說明一切。吳武倫應也知曉被蛇蛟甩尾的日本小子活不了多久,此刻也并不驚訝,只是招呼兩個長得粗壯的本地受害者,將其照看好。我回頭去問詢小叔、雜毛小道和雪瑞的傷勢,問題并不是很大,歇息到天明,應該就能夠恢復行動能力。

  最為悠閑的應該是虎皮貓大人,不過它老人家此刻的心情也并不是很好。

  因為虎皮貓大人所帶來的野獸雇傭軍死得太多了,它傷心不已,總覺得自己害了太多的生命。不過它老人家心理素質極好,并不內疚,而是破口大罵,逮誰罵誰,各種污言穢語,瓢潑一般灑出來,那個金發洋妞見它有趣,想要逗它,結果被罵得淚流滾滾,抱頭鼠竄。

  雪瑞在我們這一伙人里面傷勢其實是最輕的,甚至比我還輕。然而她因為青蟲惑的離去,心中總有一股郁結之氣,難以舒緩,所以才渾身難受,當我走到她面前時,還發現了一個東西在。

  咒靈娃娃。

  這個依靠著青蟲惑所降伏的鬼物并沒有因為青蟲惑的離去而叛變,反而是瑟瑟發抖地伏在雪瑞的腳下。它原本的主人是薩庫朗的降頭師古努,然而那個來自契努卡的叛徒,在庫房一役中悄無聲息地死去,結果現在變成了無主之物,最為親近者,就是控制了它幾個小時的雪瑞,所以便不肯離去。

  然而雪瑞天性愛美,并不喜歡這個丑陋的小家伙。

  咒靈娃娃是個很厲害的東西,收下了對自己的實力也大有增長,只是不知道會有什么壞處沒。我勸了雪瑞一會兒,并且說等虎皮貓大人心情好一些的時候,跟它求個收養的法子,雪瑞才不情愿地找了個東西,將這個乖得跟哈趴狗一樣的小東西給收下。

  說句實話,這東西就是臟而已,如果能好好洗一洗,應該跟個毛絨玩具差不多。

  吳武倫的另外一票人馬在清晨七點多的時候過來匯合,大概有六十多人。相比這邊的全軍覆沒來說,那一邊的軍事行動要好得多,雖然也損失了二十幾個人,但是已經將大部分薩庫朗的武裝力量給清楚,唯一遺憾的,是那個叫做波噶工的男子逃回了北方。

  人員匯齊,我們開始出山,越過那一片望天樹林,我們的第一站,將是水田環繞的寨黎苗村。

9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七十章 原二哼歌,臨終托付”

  1. 回復 2014/03/11

    無語

    對于原二這樣就仁至義盡了?人家為救你被蛇攻擊,人家要一走了之當時不救你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危險解除了男主找都不去找他,如果他不哼哼直接當沒發生。別人不記前嫌舍命救你,男主到他死都耿耿于懷這才叫真心的小人之心。

    • 回復 2015/02/13

      白衣校花與小短腿

      一樓說得太棒,超級喜歡這個角色來著居然就這么便當了心塞

    • 回復 2015/04/16

      路人

      陸左先救原二一命的!而且在發生這么多事情以后,人都已經懵圈了,想不起來也是正常的啊

    • 回復 2016/05/02

      男主太low

      不能同意更多!這一點是本文到現在最大敗筆!

  2. 回復 2014/03/29

    疑惑

    了了了了,還是覺得沒有那么邪乎,咋就這么結束啦?不說小黑天厲害嗎?有點郁悶啊!

  3. 回復 2014/05/18

    虎皮

    虎頭蛇尾

  4. 回復 2014/09/28

    陸左

    原來是白虎

  5. 回復 2014/12/11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6. 回復 2015/02/05

    陸左

    誒誒誒,原二,還有啊,那200w的支票呢?讓我管你爹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