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宗師的手段

  我們出發,身后跟著二三十多個野豬騎士,感覺那氣勢和派頭都十分洶涌,然而真正到達了那地底出口的時候,才發現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什么都顯得那般的渺小。

  望著遠處被壘砌成碉樓一般的守衛營地,陸左并不急于進攻,而是靜靜地等待著。

  他顯得十分安靜,平靜地蹲坐在一塊山石之中,眼睛微微瞇著。

  他就好像一蹲在自家田地里的農家漢子。

  在他的身后,我、二春、五哥、毛球、阿奴等一大幫人都站著,而那些被陸左強擄過來的野豬騎士,這一律緊緊地低伏在了那野豬的身上,隨時保持著沖鋒的姿態。

  在整個隊伍里面,陸左擁有著絕對的權威,即便是五哥這種輩分頗高的人物,對他的決斷都言聽計從。

  過了差不多一刻多鐘,朵朵從天空之上落了下來。

  她落在了陸左的跟前,然后說道:“那碉樓里有三十多個人,都是摩門教的好手,別的地方,倒是沒有瞧見什么人物,想必都被抽調著去了莫赤他們那里了。”

  陸左點了點頭,說摩門教武力雖強,但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到底還是太廣闊了,一旦分散,他們的兵力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五哥有些激動,說小左,我們沖么?

  陸左搖了搖頭,說小叔,此事我來辦就是了,你們無需費力——對了,我先前聽你說有幾個驢友,也被摩門教的人給扣押了起來,是不是給關在了上面那兒?

  五哥點頭,說應該是吧,這通道狹長,對方未必能夠有耐心送人下來。

  陸左說嗯,一會兒上了地面去,記得派人找一下,畢竟是你的朋友,如果能夠救出來,也算是有一個交代。

  說完這話,他伸出了手,說朵朵,你陪我走一趟吧。

  朵朵乖巧地點頭,然后扶著陸左,拄著那根如同禪杖一般的棍子,朝著前面的空地走去。

  我想跟上去,然而二春卻攔住了我,說陸言,師父吩咐過,讓他來解決此事,大家就在這里等著吧。

  我有些擔心,說可是師父現在的身體狀況……

  二春嘴角一翹,說師父的實力,你還不相信?只要不是那個新摩王在,這兒誰能夠拿得下他?

  聽到二春這般篤定的話語,我莫名就是一陣心安,瞧見陸左在朵朵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朝著入口處前方的平臺處走去,很快就被人給發現了,有號角響了起來,緊接著從那堡壘碉樓的營地里沖出了一隊人來。

  為首的人沖到十幾米之外的一處簡陋營地前,借著這兒的幾團篝火的火光,仔細一瞧,慌忙朝著身后大聲呼喊著。

  這一喊,那堡壘里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沖了出來。

  這些守衛里,除了一小半人類打扮的黑袍人之外,大部分的家伙都是長得奇形怪狀的,高高低低,不一而足。

  有一個騎著巨大披甲蜥蜴的家伙沖到了陸左的跟前來,舉起手中的刀,哇啦哇啦大聲喊著。

  陸左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似乎猜到了對方聽不懂自己的話語,那個蜥蜴上的男人換了漢話,高聲喊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立刻跪下,交出你們的武器,不然殺無赦!”

  陸左停下了腳步,平靜地望著面前的這個男子。

  朵朵左手牽著他的手掌,右手則拄著那根棍子,我的心在這一刻,幾乎就要跳出來了,而旁邊的二春則很堅定地對我說道:“放心,師父會有辦法的。”

  陸左不言不語,仿佛將那人當做了空氣。

  三、二、一……

  那人在倒計時,喊道最后一個數字的時候,沒有任何言語,陡然下令道:“射!”

  一聲令下,陡然之間,陸左和朵朵的面前,就多了一大蓬的箭雨。

  那玩意就好像一瞬間就出現了。

  我在遠處瞧見,心中倏然一緊,然而瞧見這些箭雨即將射下來的時候,卻突然好像遇到了什么屏障一般,一下子就變得混亂起來,紛紛貼著陸左和朵朵的身子滑落而去。

  對方并不信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一蓬的箭雨出現,結果再一次落空。

  如此連續出現了十幾波的箭雨,一直到那些家伙將身上所有的箭支都射空了,這才詫異的發現一件事情。

  他們所有的攻擊,都沒有任何效果,那些箭支,連一根都沒有射中。

  陸左和朵朵身邊的箭雨密密麻麻,幾乎將他們四五米的空地都給射滿了去,卻沒有一根射在了他們的身上。

  事情就是這般詭異。

  那些守衛看呆了,而騎在披甲蜥蜴身上的那家伙則舉起了手中一把巨大的斧頭,狂聲怒吼了起來。

  他一吼,周圍的人都陷入了瘋狂之中,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就朝著陸左這邊沖來。

  箭射不到你,砍還砍不死你?

  眼看著這一大群的敵人蜂擁而上,隱藏在黑暗之中的我們都已經能夠感受得到那種壓迫性的力量了,然而陸左卻平靜地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或許在他看來,目前的狀況,對于他來說,不過是只是一個小場面。

  對于他經歷過的一切來說,這真的算不得什么。

  當最近的人,已經快沖到了他面前來的時候,陸左方才緩緩地舉起了右手。

  他手一伸,遠處篝火的火焰突然間就是一漲,火舌朝著這邊蔓延過來,然后在瞬間將地上的那些箭支都給點燃,使得陸左的身邊,一下子就化作了一片火海。

  火焰在瞬間就將這些人都給淹沒,然而在跳動的火舌之中,我卻能夠瞧見陸左和朵朵所站立的地方,就好像是龍卷風的風眼。

  他們那兒,一丁點兒的火焰都沒有,平靜得可怕。

  我在遠處瞧見,止不住地驚嘆。

  我之前一直不理解陸左的修為盡失,為何還能夠讓那些飛龍墜地,而此刻同樣也不能理解陸左為何能夠操縱那些火焰,并且讓它變成自己的力量,壓制住對方囂張的氣焰。

  看得出來,陸左渾身的氣勁空空如也,卻并非手無縛雞之力。

  那個蜥蜴騎士瞧見手下十幾個人一下子葬身火海,頓時就氣憤不已,揮著手中的斧子,直接沖入了火場。

  他的身上帶著濃烈的殺氣,那些火焰似乎也被這煞氣壓制,陡然減輕了許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朵朵終于出手了。

  她將手中的棍子猛然一舉起來,然后騰空而起,從上而下地將棍子砸落下去。

  我下意識地抓緊了一對拳頭,擔心著朵朵,而旁邊的二春則笑道:“朵朵這棍子是有來歷的,叫做藥師佛慈悲棍,那家伙即便是十二門徒之一,也未必能擋!”

  仿佛是印證了她的話語,朵朵手中的棍子暴漲一倍,直接砸落下來。

  那蜥蜴騎士舉斧來擋,結果被連人帶著斧頭、帶著蜥蜴,給直接砸下了火場那兒去。

  雙方好像在僵持,而這個時候,陸左則舉起了左手。

  號令,沖鋒!

  我還沒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就聽到毛球和阿奴一聲大吼,率先沖出了黑暗,而在它們的身后,那二十多個蓄勢待發的野豬騎士也在一瞬間啟動。

  它們如同潮水一般,呈扇形展開,然后朝著前方的守衛沖去……

  鐵騎錚錚,烈焰跳躍。

  戰斗在五分鐘之后結束,那些野豬騎士在之前表現得相當的軟蛋,然而面對著自己曾經的戰友,卻無情地舉起了屠刀來。

  在場的所有守衛,沒有一個能夠活命,統統都被削去了頭顱。

  唯一一人還在堅持。

  火場中的那蜥蜴騎士,從頭到尾,都被朵朵用藥師佛慈悲棍給壓制著,既不殺他,也不讓他動彈。

  當我們走到跟前來的時候,陸左將手揮了揮,那些火焰就仿佛聽到了他的指揮一般,紛紛熄滅了去,而他則小心翼翼地繞過那些燒得漆黑的箭支,走到了那人的面前來,平靜地說道:“新摩王的十二門徒,個個都挺有名的,我允許你報上自己的名號。”

  那人憋紅了臉,方才吐出了一句話來:“蜥蜴統領都昌。”

  陸左點了點頭,然后伸出了左手,在那人的腦門上摩挲了一會兒。

  那人本來是怒目圓睜、勢不兩立的態度,然而過了十幾秒,眼啊眉毛啊,都突然變得柔順了起來,眼簾低垂,直接一咕嚕跪倒在了地上去,將額頭緊緊地貼在了焦黑的土地上。

  陸左說蜥蜴統領都昌,我們要上去,帶路吧。

  那人木然地站了起來,根本就不管身下那奄奄一息的披甲蜥蜴,動作僵直地走向了不遠處的入口。

  陸左要送我們回去,不過卻讓毛球、阿奴和二春,率領著這一群大獲全勝的野豬騎士,在此駐守。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和五哥,隨著陸左、朵朵一起,在那都昌的帶領下,一路朝上而行,走了許久,前方突然有光明傳來,卻是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呼吸著這寒冷的空氣,我神情為之一清,而就在這時,一路帶領著我們上來的那蜥蜴騎士,卻陡然倒在了洞口。

  陸左望了外面一眼,輕輕嘆道:“走,我送你們離開。”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一切宵小,皆如土雞瓦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