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言傳和身教

  陸左向前走,路過那蜥蜴統領都昌的時候,輕輕抬起腳來,跨過了他的身子,仿佛邁過一道門檻一般,云淡風輕,視若無睹。

  他能夠如此平靜,我卻不能。

  路過那家伙的時候,我下意識地瞧了他一眼,發現此人七竅流血,死得十分恐怖。

  我心中方才明了,這家伙剛才之所以如此合作,并不是屈服于陸左的“王霸之氣”,而是在腦門被摩挲的那一下,給陸左下了蠱毒。

  很多人都告訴過我,說陸左是苗疆蠱王,手段神出鬼沒。

  又有人說,陸左離開了金蠶蠱,什么也不是。

  然而此刻,我卻見識了他的手段。

  當真是匪夷所思,讓人覺得驚嘆莫名,實在是天馬行空,難以覺察。

  陸左率先走出了通道,而在門口的看守,給朵朵用手中的那藥師佛慈悲棍給一一降服了。

  那是兩個體型跟阿奴一般模樣的巨漢,不過并非虎頭,而是類似于熊一般的腦袋。

  看得出來,冬日瑪挑選守衛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塊頭大。

  能夠被挑選出來守衛通道的,絕對是十分厲害的高手,然而卻并不能發出半點兒的聲息來,就給朵朵給撂翻了,這情況讓我想起了之前和我五哥突圍的情形,當時可是要了我們的老命,再對比此刻的輕松,讓我對于朵朵這個梳著小西瓜頭的女孩兒,莫名多了幾分敬意。

  我的天,這小娃娃到底是吃什么長大的,厲害得簡直就是沒天理了。

  三聚氰胺么?

  陸左重新回到地表,指著遠處的宮殿群落說道:“當初我們進這里來,還以為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奇跡呢,沒想到居然藏著一個逆天的大魔頭,差點兒就栽在了這里。走吧,先去把小叔的朋友救出來再說。”

  我們行走在廣場之上,朝著依山而建的冰宮走去,一路上并沒有瞧見什么人,而一直上了山,方才會偶爾瞧見一兩個人。

  陸左對這些人熟視無睹,而對方卻顯然并不客氣,問了幾句沒有回應之后,直接就操家伙殺上來。

  然而他們的結果,無一例外,都被我們給干翻在地。

  陸左從頭到尾,就沒有動過手,要么就是朵朵,要么就是我和小叔。

  走到半路的時候,陸左突然讓我把手中的金劍遞給他瞧。

  大概打量了一會兒,他笑了,說劍不錯。

  我之前跟他說過這破敗王者之劍的來歷,不過他并沒有仔細打量,此刻瞧見之后,說若是以后有機會,讓老蕭幫你篆刻些符文,說不定能夠如虎添翼。

  蕭克明是當代符箓煉器的大師級人物,這事兒我可是聽得耳朵都要起老繭了,聽到這話,忍不住笑,說若是有機會就好了。

  陸左嘆息,說老蕭此刻去了幽府,眼不見心不煩,未必是一件壞事。

  眼不見心不煩?

  這是什么意思呢?我有些納悶,而他又是長長嘆了一口氣,說不過這些年來,跟他并肩而戰慣了,江湖人都說左道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此刻驟然一下,瞧不見他,心中怪空的……

  我心中嘀咕,想著我感覺身邊沒有蟲蟲,心底里空落落的;而陸左瞧不見蕭克明就發慌,這是什么鬼?

  此事過于調侃,我也不敢多言,把疑問藏在心中。

  如此一路,居然順利無比地走到了之前的那處大殿前,我和五哥推門而入;而這個時候,冬日瑪也得到了有人闖入的消息,帶著人匆匆趕了過來。

  雙方在宮門附近撞了一個正著,彼此瞧見,都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那冬日瑪一開始最先瞧見的就是壞了他好事的五哥和我,當下就是破口大罵,召集部下上前來殺我,然而當瞧見陸左和朵朵的時候,嘴巴下意識地就閉了上來。

  我不知道他是否認識陸左,卻曉得在一瞬間,他的牙齒在打戰。

  他害怕了。

  對著一個幾乎沒有什么修為的人,他居然這般害怕,倘若是說出去,或許會笑掉大牙,然而此刻卻沒有人敢笑他半句。

  陸左就像一個神秘的黑洞,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遲鈍了幾秒鐘之后,冬日瑪做出了一個出乎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動作來。

  他轉身,掉頭就跑。

  他一跑,身邊的那些人一下子就愣住了,弄不清楚到底是個什么情況,為什么一向要求最為嚴苛的門徒大人,咋就什么話兒都不說,便倉皇逃離呢?

  來的這些人,到底什么來頭?

  就在那幫人都納悶的時候,依舊是朵朵出了手。

  她向前一跨步,感覺世間的距離一下子就縮減了無數分,然后下一秒,她出現在了冬日瑪逃跑的前方。

  瞧見一個小女孩兒攔住自己的去路時,冬日瑪的臉上露出了惱羞成怒的表情來。

  我都自覺地逃開了,你們還要苦苦相逼,這到底是想鬧哪樣?

  真的要拼個魚死網破才行么?

  在與朵朵撞上的一瞬間,他陡然間就抽出了那根短杖來,朝著面前的這個小不點兒猛然揮了下來。

  一股寒冷的凍風,朝著朵朵的西瓜頭砸落。

  那短杖的尖端處,光芒四射。

  他這一上來,就盡顯兇悍之色,然而朵朵卻應對得法,只是簡單地避開了去之后,身子一晃,居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后,然后用棍子一挑,點到了冬日瑪右手手肘上面的麻筋上。

  啊!

  冬日瑪一聲慘叫,手中的短杖因為拿捏不住,頓時就跌落在了地上去。

  那家伙的短杖離手,立刻變得有些慌張起來,下意識地低頭去撿,結果被朵朵腳尖勾起,猛然一踢,卻是朝著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陸左一揮手,那短杖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他仿佛一點兒都不關心那些紛紛集結的冬日瑪手下,而是認真地打量著那短杖。

  許久之后,他直接揣了起來,說這玩意不錯,回頭仔細研究一下,說不定打敗摩門教的關鍵,就在這兒了。

  冬日瑪短杖被奪,頓時就有些發瘋了,避開朵朵,直接就朝著陸左沖了過來,氣勢洶洶,看模樣仿佛要把人給活吞下去一般。

  陸左拿著短杖,平靜地看向了我,說老弟,這人沒了冰霜短杖,威脅到不是很大;對了,你可還記得前些天我跟你講的那些東西么?

  我點頭,說記得。

  陸左十分滿意,說那好,把他給干翻,讓我知道前些天的心血,并沒有白費。

  說這句話的時候,冬日瑪都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

  那拳頭,卻還是已經快要揮到了陸左的鼻尖。

  陸左一動不動。

  他淡定,而我卻不能無動于衷,當下也是直接將金劍出鞘,朝著那家伙迎了上去。

  朵朵既然能夠奪了對方的兵器,自然也能夠壓制住他。

  不過朵朵顯然沒有這么做。

  也就是說,陸左其實想考核一下我的手段,避免我太過于差勁,并不能完成他所交托的事情;而若是如此,他或許會考慮換一個人離去。

  不行!

  這種事情,終究還得我來做。

  想起這幾日跟陸左的交流,我手中的金劍已然揮到了冬日瑪的拳上,對方是個老江湖,一身經驗豐富異常,哪里會與我硬拼,而是抽身后撤,想要與我糾纏。

  我上前,用耶朗古戰法與他激烈交鋒,雙方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不知道拼了多少記,最終賣了對方一個破綻。

  那冬日瑪瞧見,只以為我太嫩了,就想著從我這里找到突破口。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峰回路轉,我將身上諸般手段一下子就施展了出來,將那冬日瑪壓得節節敗退,而兩人經過幾次的生死交鋒話之后,我陡然間將那金劍提升至璀璨的時刻,然后用以命搏命一般的兇悍打法,將那家伙給趕得滿地亂竄。

  平日的冬日瑪絕對不會如此狼狽,但是陸左和朵朵給予他強烈的壓力。

  最終他被我一劍捅中了左胸口,然后讓我一腳給踹飛了去。

  當冬日瑪落敗之后,我將金劍遞到了他的脖子上來,有些猶豫,而旁邊的五哥則毫不猶豫地沖上了前來,掐住了他的脖子,怒聲吼道:“我的同伴呢?你們擄來的那些人,到了哪兒去了?”

  冬日瑪下意識地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廂房指了一下,而五哥則抬頭看了陸左一眼,說接下來該怎么辦?

  陸左說這家伙是不是殺了你很多的朋友?

  五哥點頭,說對。

  陸左輕描淡寫地說道:“那就血債血償咯,小叔何必再多問呢?”

  他這般一說,正合五哥脾胃,直接雙手一擰,那冬日瑪的人頭,就給他直接擰了下來。

  一切簡單得就好像是在做夢。

  然而對于這一切,陸左卻顯得十分平淡,渾然不顧周圍那些嚇傻了的家伙,說小叔,朵朵跟你去救人,我在這兒給陸言多說幾句話。

  小叔點頭,跟著朵朵匆匆離去,而陸左則回過頭來,對我說道:“這一路過來,你可有看出我手段里面的門道?”

  我詫異,說似乎清楚了,仿佛又有些糊涂。

  陸左耐心地跟我解釋道:“這些手段,其實都在我傳給你的那兩部正統巫藏里面,首先是抵御箭雨的,是我用了巫力上經里面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