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趙司長示好

  五哥告訴我,這人叫做張勵耘,以前是曾經就職于宗教總局的特勤一組,是黑手雙城陳志程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七劍之首,后來的時候陳志程調往東南任職,而接替那職位的并不是眾人所認為的張勵耘,而是另外一人,叫做林齊鳴,自此張勵耘便失去了消息,后來他也是聽人說的,講張勵耘卻是去了軍方。

  他與此人算不上熟悉,不過彼此也有過交集,倒也不會太過于陌生。

  車子一路走,卻是回到了那個荒涼的藏族村莊來,而到了這里,才發現有一塊地方燈火輝煌,應該是救援隊駐扎于此處了。

  張勵耘聯絡過這邊,到了地方,立刻有人過來,將楚領隊等幾人帶去治療,而剩下我和五哥,則被引到了附近的一間房子里去,講解我們突然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因為陸左的關系,我對于官方的這些東西比較抗拒,所以之前的時候就已經跟五哥商量過,此事由他來做主。

  我在旁邊,當個啞巴便是了。

  進了房間,還沒有說起開場白,那門就被推開,我之前見過的那個趙司長就帶著兩人匆匆趕來。

  五哥跟這人是認識的,面對著那人的熱情,他不冷不淡地伸出了手,稱呼道:“想不到趙主任百忙之中,還趕過來看我們,實在是受寵若驚啊……”

  旁邊有人糾正他,說我們領導,現在是中央巡視組的組長,司級干部……

  五哥一愣,說哦,原來不但官復原職,而且還升了官,龍虎山倒是好手段啊……

  他這話語里帶刺,一般人都有些受不了了,然而那趙司長依舊滿面笑容,平靜地說道:“最近也是實情頗多,中央實在是忙不過來,就讓我們這種人戴罪立功咯,實在算不得什么;句容蕭家,名滿天下,應武兄弟也是江湖聞名,莫要笑我——我聽勵耘同志說你帶了極為失蹤人員回來,能夠具體講一講么?”

  這邊正說著話,突然間門外傳來一陣吵鬧聲,我側耳傾聽,結果發現居然是小郭姑娘的聲音。

  趙司長顯然也是聽出來了,皺著眉頭,說怎么回事?

  有人出去,很快又折了回來,告訴他外面的郭小姐說要見陸言先生,被攔著了,就在鬧騰。

  趙司長眉頭一皺,說這孩子怎么這么不聽話,這里是公務呢……

  我本來就不愿意面對這幫人,笑了笑,說這事兒五哥跟你們談,我先出去見她一面,很快就回來。

  我并不是嫌疑人,所以他們對我倒也還算客氣,點頭同意,只是讓我盡快回來,我答應,然后推門而出,瞧見小郭姑娘一臉灰撲撲的,在外面正跟人鬧騰呢,于是跟她打了一聲招呼,迎了上去。

  小郭姑娘瞧見了我,不由得大為驚喜,而門口的人員也不好攔我,于是兩人走到了院子的外面去。

  一出院子,小郭姑娘就打量著我,說啊,你怎么好像受了傷啊?

  我前些天一身傷痕,都是給鞭子抽的,雖說此刻包成木乃伊的布條解開許多,不過為了防止傷口感染,有些地方還是包裹著的,多少能夠瞧得出一些來。

  我和五哥之前就有過統一解釋,倒也不會隱瞞太多,只是告訴她,說我們碰見了一個叫做摩門教的邪派組織,這些人藏身于冰川之中,我和五哥為了救人,費盡周折,方才將楚領隊他們幾個給救了出來。

  小郭姑娘歡喜雀躍,說楚領隊活著回來了?

  我點頭,說對,人應該在臨時醫務室那邊吧,除了他,還有另外三位女同志。

  小郭姑娘說想去看看,我說對,去瞧一瞧,他們心里挺脆弱的,有熟人在旁邊陪著,應該會好一點兒。

  她問我,說你沒事吧?

  我說皮糙肉厚,倒也耐得,并不妨礙什么。

  小郭姑娘此番過來,就是想確定一下我的情況,知道我在里面還有事情,也不多做打擾,說一會兒我再來找你,然后轉身離開了,我望著她的背影,嘆了一口氣,然后又回到了房間里來。

  回來之后,才發現五哥將事情已經簡單地講完了,那趙司長看了我一眼,然后對張勵耘說道:“勵耘同志,此事你應該最有發言權吧?”

  張勵耘點了點頭,說對,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跟十幾年前那樁案子有關。

  五哥皺眉,說哪樁案子?

  張勵耘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開口說道:“此事絕密,本來不應該再談及,不過在場的諸位都不是外人,我也不做隱瞞——十幾年前,在青海玉樹的一個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型洞穴,當時宗教總局奉命前往探尋,結果發生了一些詭異的事情,使得當時的調查組全軍覆沒;后來我所在的特勤一組前往增援,才發現此事,就跟你們剛才說的那個摩門教有關……”

  因為事情涉及機密,所以張勵耘只是有選擇地跟我們說了一些,在他的講述中,那個摩門教以及創始人阿摩王已經被特勤一組的領導,也就是現如今的黑手雙城,帶領著手下將其滅去。

  這些事情,我在地底也曾經聽毛球、阿奴它們說過一些,基本上算是一致。

  談完這些,張勵耘的眉頭皺起,說摩門教死灰復燃,并且再一次回到地表,這事情十分復雜,可能并不是我們這些人所能夠處理得了的,趙司長,我建議我們各自向自己的上級匯報吧?

  趙司長點頭,說事關重大,肯定得上報研究一些的。

  這邊的情況基本了解完畢,張勵耘和趙司長瞧見我和五哥一臉疲憊,知道我們在這段時間里,肯定是受盡了折磨,便讓我們先行離開,回去歇息再說。

  到了第二天,又有人找到我,跟我進行約談,并且將這過程寫成文字,并且讓我簽名。

  我們講述的東西,半真半假,大部分的東西都是真的,唯有一點隱瞞住了。

  那就是陸左、二春和朵朵的存在。

  我知道趙司長之所以出現在這兒,并不是碰巧,而是專門過來追捕陸左的,倘若是讓他知道陸左就在那冰川下面的茶荏巴錯,而我則是陸左的徒弟,事情肯定就變得復雜許多。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五哥的關系,我們并沒有受到太多的為難,做筆錄的人員還是挺通情達理的,禮貌客氣,倒也沒有出什么岔子。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們都在營地里養傷,小郭姑娘偶爾會過來看我一眼,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其余的三個女孩子待在一塊兒,給我的感覺,好像是刻意地疏遠一般。

  不過我倒也不介意,畢竟自己心有所屬,也不敢胡亂禍害人家姑娘。

  如此待了幾天,事情差不多告一段落,有關部門在這里設立了觀察點之后,也著手撤離事宜,然后大家便準備離開這兒。

  臨走之前,趙司長派人過來,找我單獨談話。

  起初的時候,我有些鬧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而到了約見的地點時,那趙司長開門見山地說道:“陸言,黔州省黔東南州晉平縣大敦子鎮亮司村人,看到你的家鄉和名字,讓我不由得浮想聯翩啊……”

  我十分淡定,平靜地問道:“趙司長這是什么意思?”

  趙司長說道:“從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聯想到了一個人,前兩天的時候,我專門找人查了一下,覺得十分有趣啊——冒昧地問一句,晉平有一個很知名的大人物,叫做陸左的,你可認識?”

  我瞇著眼睛,說我有一個遠方堂哥,就叫做陸左,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大人物?

  趙司長點頭,說就是他。

  我搖了搖頭,說我那個堂哥一直都在外面打工,雖然聽說后來發了點兒小財,但還真的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特別是像您這樣身份的人口中說出來的,就更加離譜了。

  趙司長似笑非笑地說你真的不知道你那堂哥陸左,到底是干什么的么?

  我搖頭,說不知道。

  趙司長嘆了一口氣,說既然如此,那我問你,我聽人說起,你也算是有些本事,這些東西,是在哪里學來的?

  我一時找不到借口,直接嘴硬地扛著,說這涉及到個人的一些隱私,我就不方便回答了。

  趙司長笑了,說晉平敦寨,先是平地驚雷,出了一個陸左,短短幾年時間內就崛起于江湖,環視天下,現如今又出了一個你陸言,當真是人丁興旺啊,特別是你們還有些親戚關系,就由不得人聯想了……

  我十分坦然地說我不能控制別人的想法,只管做好自己就是了。

  兩人沉默了許久,他突然笑了,說好了,我也只是看到資料之后,一時好奇,就忍不住多問了一嘴,既然沒有關系,那也就算了,你卻回吧,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盡管找我,能幫忙的,一定不含糊。

  我拱手告謝,然后轉身離開,就在我剛剛要出門的時候,身后突然幽幽地飄來了一句話:“你記住,現在能夠幫陸左的,也許只有我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能夠給陸左洗去污垢,回復清白的,莫非只有趙承風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