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我不是呼格吉勒圖

  百口莫辯是什么感覺?

  那就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那馬局長一句話把我給問住了,頓時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對啊,我怎么說呢?

  難道跟這幫人講,說我飛往緬甸,其實只是去找人治病解蠱。

  至于為什么沒有入境記錄,是因為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一路向北,穿越雨林和崇山峻嶺,一點一點地走回來的,不但如此,我還將一幫毒販子給弄倒在地,為我國的緝毒事業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那么問題來了,誰會信這話兒呢?

  尼瑪你不販毒、不走私,心里沒鬼的話,怎么會好好的關口不走,偏偏要偷渡走私回來呢?

  而且還是從緬甸的果敢地區。

  那個鬼地方,可是大名鼎鼎的毒品種植基地,雖說沒有附近的金三角聞名,但是當地的軍閥回了籌集軍費,指不定在那深山老林里面,種了多少罌粟花呢。

  瞧見我一時語塞,那年輕警察頓時就得意了,指著我的鼻子說道:“還有什么可以狡辯的?你分明就是龍阿棍的上線,從緬甸販毒到滇南,再從滇南發貨到我們晉平來,將貨物集中在亮司村,然后進行分裝,散賣到晉平、天柱、栗平、鎮寧還有湘湖的懷化一帶,把控了市場——你以為我們都是吃屎的呢,早就把你們的行蹤掌握得一清二楚了,就等著收網呢……”

  面對著這樣的指控,我冷笑了一聲,說對了,別人不說,你特么的就是個吃屎的!

  那年輕警察豁然而起,指著我罵道:“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對吧?”

  他這一吼,旁邊的馬局長卻發話了,說大器,張大器同志,別這么兇,注意點方式方法。

  領導一說,他的臉色立刻一變,沖著馬局長笑,說馬局,你是不知道這家伙有多囂張,根本就沒有把我們這些辦案人員放在眼里呢。

  馬局長不理他,而是回過頭來,說陸言,你有什么要求么,直接說出來就是,能滿足的,我們盡量滿足。

  我說如果有可能,我想見一見棍子。

  馬局長皺起了眉頭,說按規矩來說,在事情沒有審問清楚之前,你們是不能見面的。

  我笑了笑,說你放心,我不是想跟他串供,你們在旁邊看著,一旦有這種跡象,直接把我們分開就是了;我就想見一見他,可以么?人見過了之后,我什么事情都交代……

  聽到我的話語,馬局長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道:“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啊,不過……也不是不可以。”

  他說著,然后讓那年輕警察去安排,而他則坐在了主審位上,盯著我,說陸言,你是不是有什么顧慮,不要著急,你說出來就是了,我們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

  我笑了笑,說還好,我沒啥大事兒,你放心。

  馬局長說我瞧見你這笑容,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就沒底了,你還是說一下。

  我想起一事兒來,說對了,你們之前搜我身,有個小袋子沒搞丟吧?

  馬局長說你的東西,都放在證物室呢。

  我點了點頭,這時門外有敲門聲,馬局長說請進,那年輕警察就押著棍子走了進來。

  這家伙顯然也是吃了苦頭,全身上下都是泥巴,鼻青臉腫的,右手還包著紗布,吊在胸口,跟左手一起銬著——顯然被抓的時候并不好過,畢竟他手上拿著槍,沒有被當場擊斃,就算是萬幸了。

  他被抓起來之后,整個人老實得不行,低眉順眼兒的,頭都不敢抬。

  年輕警察把他押了進來,而馬局長看了我一眼,說人已經給你帶過來了,你有什么話,就當著我們的面說吧,記住你的承諾啊……

  我點了點頭,斜眼瞧著低頭不敢看我的棍子,平靜地說道:“棍子,你抬頭。”

  棍子翻了一下眼皮,瞄了我一眼,說咋地?

  我看著這個同村和發小,心中突然間涌起一陣疲倦,說棍子,你我是小學同學,還是一個村子的,記得以前小的時候,我們沒事兒就在亮江河里光屁股游泳,然后去別人地里偷紅苕,在野地里燒來吃;山里野果成熟了,我們又漫山遍野地跑,都不歸家;想一想,還真的是有些懷念啊……

  棍子抿著嘴巴,說你講這些干啥子喲?

  我說我記得以前的時候,我們讀小學,你和狗子、拴柱他們幾個成績不好,老是被老師留下來,我那個時候是班長,主動幫你們補課,后來你們的成績提高了好多,你那一年還得了個“三好學生”的獎狀。

  棍子嘴角一撇,說你成績好,是,也沒有見你最后考上大學啊,切……

  我沒有再緬懷往事了,而是直接問道:“棍子,我們好多年沒有見了,今天只不過是沒有讓你躲在我家里,你至于這么把我往死里面整么?”

  棍子瞪著眼睛,說陸言,可別這么說,我把你交代出來,是為了坦白從寬,爭取寬大處理,你就別賴了;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你的上線和聯絡人都給交代出來,警察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活命下來……

  旁邊那年輕警察忍不住說道:“你瞧瞧人家這覺悟……”

  我冷笑了一聲,然后說道:“我之前看過一個新聞,說的是內蒙古呼格吉勒圖冤殺案,一個無辜的青年人,就因為別人說的幾句屁話,就給拖去槍斃了,家人一直奔走,結果無一人理睬;一直到十八年后,真正的兇手趙志紅承認了這案子,并且指認了現場,他才沉冤得雪,而當初辦案的那一幫人,至今還沒有受到什么實質性的懲罰——棍子,你是不是覺得我會是下一個呼格吉勒圖?”

  棍子梗著脖子,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么。

  我背靠著那椅子,顯得十分淡然,那馬局長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對我說道:“陸言,你別急,有什么話我們慢慢講,我馬海波以自己的人格向你保證,咱們這里絕對不會出現屈打成招的事情!”

  我沖他笑了笑,說馬局長,你是個成熟的警察,不過帶的兵就不咋地;我也不是不信你,不過我只想說,我真的不是呼格吉勒圖,也不可能任人擺布。

  聽到我的暗諷,那年輕警察張大器的臉上就掛不住了,說陸言你想干嘛,你別亂來啊!

  我盯著棍子,說別人倒還情有可原,雖然態度惡劣,但畢竟也是為了工作;而你,為了那么一點兒小仇恨,居然就把往日朋友給送進死路里,看起來你真的已經是沒有良心了,不如去死吧?

  棍子冷笑起來,說你特么有本事咬我啊?

  是么?

  我雙手一漲一縮,直接從那手銬里面就掙脫了出來,然后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

  這情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為吃驚,馬局長和記錄員下意識地站了起來,而年輕警察張大器則下意識地往腰間摸了過去。

  這時他才發現這不是出任務,并沒有配槍。

  我站起來,緩步走到了門口,年輕警察慌忙過來攔我,說你別亂來啊,這里可是派出所……

  他話兒還沒有講完,被我一把抓住了手,然后朝著旁邊猛然一摔。

  這家伙先前逮捕我的時候,劈頭蓋臉一頓猛打,下足了黑手,所以我根本就沒有留手,將他一摔,整個人直接跨越了整個審訊室,從這邊一直飛到了那一邊,身子重重地砸落在了墻上。

  “砰”的一聲,他滑落倒地的時候,口中滿是鮮血。

  我回頭瞧了他一眼,并無半點兒愧疚之心,只是報以淡淡的冷笑。

  我可以理解他這是嫉惡如仇,不過若是施加在我身上,那就不行。

  以前的我,不過是一個小屁民,隨意欺負,我也沒有辦法,又或者如同當年的呼格吉勒圖一般,即便是被冤枉了,槍斃了,也沒有半點兒法子。

  但現在我不是了。

  我不囂張,也從來不會欺負任何良善之人,但絕對不是軟柿子,任何人也別想隨意揉捏我。

  特么的,老子軟了小半輩子了,還指望著我一直軟下去?

  我不是麻木的屁民,我不是!

  瞧著一臉驚慌的馬局長和記錄員,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說馬局,別慌,我不針對你們,只是給你們瞧一下,我是怎么證明自己清白的。

  說罷,我一把揪住了棍子的脖子,將他給拖到了剛才我坐的地方來。

  就在我剛才掙脫手銬,一把摔飛那警察的時候,棍子就給嚇得夠嗆了,他右手受了傷,又給銬了起來,根本反抗不得,被我一把拽到了審訊桌前,然后被我把腦袋按在了桌子上。

  我按著他,說棍子,現在能說實話了么?

  棍子嘴硬,把心一橫,說你別以為你狠就行,老子是坦白從寬,絕對不會包庇你這個大毒梟!

  大毒梟?

  我冷笑了起來,伸手把他那受傷的手臂猛然一拽過來,放在桌面上,然后猛然一拳砸下去,只聽到骨節一陣炸響,那手掌卻是給我錘成了碎塊去。

  啊……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我是陸言,遇見了蟲蟲,涅槃了之后的陸言。
所以,沒事,別欺負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