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七十一章 重返苗寨,神婆贈丹

  仿佛是知道了我們的到來,村寨口,頭人黎貢、神婆蚩麗花、熊明那悶茄子一般的婆娘和他叔叔熊付姆、十幾個垂垂老朽的老者以及上百號村民,都在這里等候。當然人群之中還有一個外人,就是雪瑞的女保鏢,這位姓崔的小姐正在用足可以融化鋼鐵一般的怒火,瞪著拐帶走她主顧的我呢。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吳武倫并不愿意在此逗留,他與村中長者寒暄了幾句之后,帶著手下以及四十多號疲憊的受害人,便折往不遠處的福龍潭扎營歇息,等待我們回轉。熊明救出了一個寨子里的姑娘,受到了英雄一般的接待,場院里的桌子上擺著大碗的苞谷酒,灌得他直發暈。

  我們都受了傷,喝不得酒,但是盛情難卻,我代表眾人喝了一碗。

  不知道是肥蟲子歇息了,又或者酒太烈了的緣故,我有些暈,罕有的不勝酒力。

  其實我們也不太想進村的,神婆的姐姐臨了搞了那一手,局勢不明朗,不知道她是敵是友,如果她萬一蠻橫起來,我們這里可沒有一個能夠對付她的。問雪瑞,她也不肯講,但是身上有后遺癥,解鈴還須系鈴人,唯有蚩麗妹可解。所以才會重返此處。

  來的路上我、小叔和雜毛小道分析,預想的結果都很糟糕:人和人之間本來應該有所信任,然而青蟲惑最后竟然銜著那顆珠子跑路,由不得我們不往最壞的地方去想。最后還是虎皮貓大人拍板,說去看看,艸,有大人我坐鎮,那個老女人難道還能搞出花來不成?

  一番熱鬧過后,我找到了蚩麗花,說我們想再見她姐姐一面。

  神婆咧嘴一笑,露出了僅存的幾顆老牙,說:“她已經知道你們要來了,所以提前醒了過來。不過,她只會見你和雪瑞那個小姑娘。其他人,沒資格……”我看著正在跟頭人黎貢和長老團應酬的小叔和雜毛小道,點點頭,說可以。蚩麗花含笑點頭,說走吧。我過去跟小叔和雜毛小道說了此事,他們雖然有些猶豫,但也沒有多說什么。蚩麗花拄著竹棍往前走,人群立刻分出了一條道路,而我和雪瑞則跟了上去。

  村子里人很多,然而走到祠堂附近的時候,便沒有見到一個人,冷冷清清的。虎皮貓大人在我們頭頂上空相隨,被神婆瞧了一眼,然后搖頭,說鳥也不行。肥母雞火大,灑下一片罵聲之后,飛到祠堂旁邊的樹下,生悶氣。

  與上次一樣,我們經過祠堂的廂房,下到了神婆她姐姐容身的土洞子里。

  依舊是燭火搖曳,墻壁上的爬蟲涌來游去,不是發出“嗶啵”的響聲,密集得讓人心中生寒,泥土的腥氣和爬蟲的冰涼氣息結合,有一種讓人背后發麻的感覺。

  因為來過一次,我們也并沒有太多的好奇和害怕,由蚩麗妹領著,將我們帶到了最里面的房間門口。

  值得一說的是,外面幾個房間墻壁上都有燭火油燈,然而到了這里間,卻沒有,外面昏黃的燈光從門中傳來,將這整個土洞子的氣氛變得格外的陰冷。我又看到了那個池子,因為在薩庫朗的地下基地中,也有這么一個池子,雖然一個里面盛著蟲子,一個里面盡是死尸血漿,但是同樣的巧合,讓空腹喝了點酒的我不由得浮想聯翩,產生了很多沒有根據的猜測來。

  這些所謂的血池、蟲池,不會就是生物科學上常說的培養皿吧?

  所有的血漿人體、蟲尸香料,就是培養液?

  太顛覆了吧?

  望著黑洞洞的池子,蚩麗花恭敬地朝著里面說道:“姐姐,他們來了。”隨著她的這一句話,原本靜如止水的池子中開始鬧騰起來,有許多白色的蛆蟲從水底里泛起,然而一個龐大的白色蠶繭從里面升了上來。讓人稱奇的地方是,這白色蠶繭看似如同棉花,然而表面卻有一層油質,將所有的骯臟屏蔽。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當蚩麗妹重新出現在我們視線中的時候,我心中只有北宋周敦頤《愛蓮說》中的這兩句話。

  再一次見到蚩麗妹,我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陣難以言敘的錯覺,仿佛已經被烈火焚燒殆盡的小黑天,又重新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剛開始還不覺得,然而此刻一見,心中立刻砰然作響,所謂美麗各有千秋,然而總有殊途同歸之處:蚩麗妹和小黑天都屬于鵝蛋臉,精致的眉目如出一轍,特別是她們的眼神,都有一種神圣不可侵犯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嚴。

  簡單來說,她們兩個,看起來都不是人。

  不過相比之下,小黑天更像個懵懂無知的少女,臉上是純粹的天然呆,而蚩麗妹,則成熟多了,有一種超脫于物的清麗,而且比起前幾天來,更加美麗,也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是空氣一般,沒有什么存在感。我看見雪瑞也蹙起了眉頭,咬牙不說話。

  蚩麗妹靜靜地看著我們,然而依然沒有說話,而是通過她的妹妹來與我沒做溝通。

  這個苗寨現任的神婆用右手食指,從池子里蘸了一點兒液體,在雪瑞的腹部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號。雪瑞不敢動,任她將衣服掀起來,然后磨磨蹭蹭地在自己的肚皮上涂抹,有黑褐色的濃漿順著肌膚流下去,她也不敢作聲。畫完之后,蚩麗花告訴我們,人既然已經救出來了,那么青蟲惑她姐姐也將其收回,雪瑞身上與青蟲惑的聯系,到此終結。不過她也不是沒有好處,有了這一回經歷,以后便不會再怕任何蠱毒了——她說到這,看了一下我,笑著說:“不對,還有金蠶蠱,不能解……”

  我有些暈,敢情這東西還有疫苗的作用。

  雪瑞也看了我一眼,嘴角上翹,臉色終于好了一些。

  蚩麗妹注視著我們,眼神不悲不喜,仿佛仍然在沉睡一般。不過我現在的氣感已經十分敏感了,能夠感覺到蚩氏姐妹之間,有著神念在聯系。而真正讓我驚訝的是,雪瑞和蚩麗妹之間,似乎也在作神念之間的溝通——敢情就我一個糙老爺們,在聽啞巴戲。

  還好有蚩麗花在給我翻譯,她說你心中肯定覺得我們拿走了蛟珠,不地道。雖然這東西對我姐姐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其實對于你們用處不大。她也是為了你們好,需知“龍珠主福,蛟珠主殺”,這個蛟珠很容易招惹莫名的殺身之禍,是死神最眷顧的東西。不過不管怎么解釋,終究是虧欠你們的,所以她可以給你們補償一些東西。

  我一聽,心中不由得狂喜:本以為強者為尊,我們悶著頭忍受便是,卻沒成想碰到一個講理的。

  蚩麗花接著說:“你既然已經有了洛十八、龍老蘭的傳承,又有了金蠶蠱,修行的路上也沒有誰能夠幫到你的。我們這里窮鄉僻壤,但是卻也有些特產,我姐姐百年煉蟲,有蟲丹數十顆,今天分你五顆,以作報酬,另見你養有小鬼一頭,已成鬼妖之體,此處有一玉符,里面封印純魂數十股,可作吸收之用……”

  她說著,從墻壁的邊緣處掏出一個木盒子,里面有一個白色瓷瓶和一個做工粗糙的綠色玉符,這玉符有小半個巴掌大,里面有十八個孔洞,陰氣逼人:“這些都是給你那本命蠱和小鬼的吃食,至于雪瑞,”她將雪瑞身邊的竹籠子拿下來,說這咒靈娃娃是相由心生,既然已經有歸順之意,且留此處,我姐姐幫你們好好磨礪一番后,不敢輕易背叛。待換了形狀之后,叫熊明進城帶給你們——你們要什么樣子的?”

  我剛準備說小美人,雪瑞開口了:“吉娃娃……”

  蚩麗花看了一下白色蠶繭中的姐姐,然后點了點頭,說好的,沒問題。她短暫地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說:“陸左,我姐姐讓我轉告你,洛十八英雄一世,縱橫苗疆,你莫要弱了他的名頭。好了,她累了,需要沉眠……”我點點頭,朝池子中的那個露出一張美女臉容的白色蠶繭一鞠躬,拉著雪瑞轉身離去。

  出了祠堂,外面有絢麗的太陽光,我看著手中的木盒子,心中舒暢。

  苗家的人果真是講究啊!

  那個時候的我,根本就沒有想到寨黎苗村中的這位前任神婆,對于我來說,是一個什么樣子的存在。

  我們急著回市區給遠在仰光等待的諸人報信,于是便沒有再作停留,與熊明作了交談,然后匆匆前往附近的福龍潭去與吳武倫匯合,同行的還有認為失職、自責不已的女保鏢崔曉萱。其實她還好沒去,若去了,估計也就沒有自責的機會了:越獄八人,內訌死掉兩人(肥婆、獨目人),戰死三人(老和尚巴通、獨臂大俠和日本小子),失蹤一人(英國攝影師威爾崗格羅),而唯一幸存的我和雪瑞,均身負重傷。

  可見越獄,真的是一件高危險的事情,還不如姚遠老先生舒適。

  我們朝著村外走去,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已經完全將失蹤的威爾給拋于腦后。因為當時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崗格羅(Gangrel)”這個姓氏,到底代表著什么含義。

2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七十一章 重返苗寨,神婆贈丹”

  1. 回復 2014/09/24

    祭沫

    由崔麗妹帶路?不是崔麗花么? 。。。

  2. 回復 2015/03/24

    陌陌

    樓上真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