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許二爺

  老大爺把碗遞到了我的手里來,我卻沒有接,苦笑著說道:“大爺,我不渴。”

  他十分殷勤地說道:“哎呀,你騎了一路車,風塵仆仆的,累得很,來,喝點水解渴吧……”

  我依舊推辭,就是不肯喝,老大爺頓時就發火了,說咋地,看不起你大爺我是吧?

  我伸出右手食指,在那碗澄清的水里面攪動了一下。

  僅僅只是這么一晃蕩,那碗清澈見底的水突然一下就變得渾濁起來,然后里面卻是出現了千百萬條細小得幾乎肉眼不能瞧的黑色蟲子,在水里面不停地晃動著。

  我指著這滿滿一碗蟲子,氣定神閑地再一次說道:“大爺,我不渴。”

  水中藏蟲,是苗疆巫蠱之中最常見的下蠱方式之一,算得上是爛大街的招數,而這滿滿一碗的水蟲子,甚至都算不得蠱,而是一種叫做蠹厘子的小沙蟲,是苗蠱之中經過特別調配出來的小玩意兒,瞧著好像很恐怖的樣子,但危害性并不大,頂多也就能夠讓人上吐下瀉,胃部不適,多拉點兒肚子就沒事兒了。

  當然倘若下蠱的人鐵了心整你,弄一個胃穿孔、胃潰瘍的內出血,也是能夠要人命的。

  至于我為什么知道的,卻是從陸左在地底里傳授給我的《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之中學得——巫蠱上經,囊括了天底下絕大部分的巫蠱奇術總則,我盡管只能算是囫圇吞棗,卻也能夠知曉大概。

  瞧見我淡定自若的表情,那老大爺卻是將腰桿一下子停直了起來,說喲呵,行內人啊?

  我笑了,說你不正是想瞧一瞧我是不是懂這個么?

  老大爺瞇著眼睛,很自然地將那碗水往旁邊一放,然后說這年頭居然還有人跑過來找龍老蘭的,我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好奇的,小心并不為過吧?

  我學著江湖把式,拱手說道:“沒有請教老大爺的名諱?”

  他平靜地回手,然后說道:“我姓許,你叫我許老二就是了。”

  我恭敬地拜了拜,說許二爺啊,失敬失敬,你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我也不瞞你——小子陸言,受人所托,過來他家老宅拿一個東西,此事緊要,還請您理解一下。

  我不知道為什么要跟老頭兒報備,感覺就跟地頭蛇一樣,這兒是人家的碼頭,多少也得拜一拜。

  許二爺盯著我,突然笑了,說他家的老宅?你說那人,是陸左吧?

  我在別處可以隱瞞,但是這兒是敦寨,陸左的老巢,鬼知道這里面到底有著什么東西,所以我也沒有含糊,直接點頭說是。

  那許二爺說你叫陸左,是他什么人?

  我說勉強算是遠方的堂弟吧。

  許二爺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道:“說起來呢,龍老蘭跟我有一些關系,所以回來之后,就一直幫著她照看著,但你說你是陸左叫過來的呢,倒也可以讓你進去,不過……你拿什么證明你跟陸左有關系呢?”

  我一愣,說這個怎么證明啊,他現在又不在這里,還打不了電話,我怎么知道?

  許二爺平平舉起了手來,對我說道:“來,我試一試的手段。”

  啊?

  這許二爺要跟我打一架?

  我有些發愣,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迎戰,因為我曉得一點,通常來說,養蠱人的身體并不算好,因為常年累月跟毒素打交道,所以衰老得特別迅速,也經不起折騰。

  所以說,養蠱人偷偷摸摸地下蠱就好了,當年動手的少之又少,而我面前這許二爺一副風燭殘年的模樣,更是讓我生不出半點兒興趣來。

  我若是一拳重了些,將人給撂倒了……

  我扶還是不扶?

  呃,錯了,錯了,人家這一手水中藏蟲的手段這么溜,不至于跑來訛我吧?

  我猶豫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呃,大爺,算了吧?”

  許二爺一愣,說什么叫做算了吧?

  我說您挺大一把年紀了,我這年輕小伙兒的,下手也沒輕沒重,要萬一傷到了你,那可不好,就這樣吧,我去問問別人,您歇著吧……

  許二爺:“……”

  我回到摩托車上,擰開鑰匙,然后開始發動,結果發現車子居然一動也不動,我油門擰到底都沒有半分效果,頓時就是一愣,回過頭來,這才發現那摩托車的后輪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被那老大爺給抬了起來。

  他神出鬼沒地將我摩托車抬起,而我一直到現在,方才發覺。

  我的天……

  對方露的這一手直接將我給嚇住了,翻身下了摩托車,說許二爺你挺能耐的啊,年紀這么大了,居然快得跟鬼一樣?

  許二爺一臉郁悶,說好久沒有被人這么輕視了,你剛才是沒有聽明白我的話么?我的意思是,你想進龍老蘭的老宅可以,不過得先跟我交一下手。

  我也納悶,說為什么啊?

  許二爺吹胡子瞪眼地說道:“什么為什么,我說怎樣就怎樣,咋了,有意見?”

  我說不對啊,那是人龍老蘭的老宅,她人死了,就歸陸左了,現在陸左叫我過來取一樣東西,您這非親非故的,就算是認識,也橫不能攔著我啊?

  許二爺怒了,說就憑我是敦寨苗蠱的一員!

  我說得了吧,敦寨苗蠱,就剩下陸左一個獨苗苗的,他再往下,就是我了,您算怎么回事啊,也非要擠進來?

  許二爺翻著白眼,說媽蛋,我真的信了你的邪,小子接招。

  他將我的摩托車往旁邊一甩,然后右手一抖落,朝著我的胸口拍了過來,我瞧見老頭兒這一下挺硬朗的,那手跟尋常干農活的粗糙手掌并不一般,也是留了些心,使出了七分力來,朝著他拍去。

  我有心留手,生怕傷到了對方,結果兩掌一交,頓時感覺對方的手掌之上,傳來一陣澎湃巨力,當下也是沒有再猶豫,雙腳扎地,然后猛然一頂。

  我不頂不行了,因為對方的力量,在一瞬間宛如海嘯一般狂暴兇猛,讓人根本抵擋不住。

  啊……

  我慘叫一聲,感覺右手手臂就仿佛折斷了一般,整個人就直接朝著后面騰飛而去。

  我從村道直接翻到了下面的爛泥田里去,濺得一身泥,當下也是來火了,從田里陡然一翻,直接爬了起來,又沖到了那老頭兒的跟前,手中抓著的一團泥巴就朝他的臉上甩去,那老頭身子一晃,卻是不見了蹤影。

  人呢?

  我心中猶豫半秒,突然間有勁風從身后傳來,下意識地往旁邊一閃,與他另外一掌差了毫厘,偏偏避過。

  我驚魂未定,而那老頭的臉上則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說哎呀,有點兒意思。

  他話語一落,又宛如雄鷹一般騰空而起,朝著我撲來。

  這個時候,我終于明白這位許二爺并非什么山村老農民,而是一頂尖高手,當下也是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想法,將精力全部集中了起來,與其迎戰。

  這是一場絕對不對稱的戰斗,老頭別看這七老八十、耋耄之年,但是那好手段卻比一雄壯的小伙子還要強勢,掌掌生風,讓我根本就無法應付,當下我也是只有硬著頭皮,然后用那耶朗古戰法,與其拼斗。

  耶朗古戰法本來是戰場之中所磨練出來的殺人技,與一老頭兒交手,著實有些太過于兇險,然而此時此刻,我卻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容不得半點懈怠。

  拼了!

  我與那老頭兒交手,每一回合都致命,迫使我不得不拼盡全力,如此與其交手數十個回合之后,我終于頂不住了。

  瞧見他并沒有停手,一副要將我置于死地的模樣,我不得不摸出了金劍來。

  唰!

  出劍之前,我高聲招呼道:“許二爺,我出劍了,你可小心……”

  我話剛說完,突然間感覺右手一空,低頭一看,臥槽——我的劍呢?

  我嚇得魂飛魄散,抬頭一瞧,卻見我的破敗王者之劍,居然就出現在了那老頭子的手上,被他隨意地把玩著。

  呃……

  剛才他那一招空手奪白刃的手段,比先前與我交手時的模樣,直接就提高了好幾個檔次,讓我知道了他剛才只不過是在逗我玩兒的,只有這一回,才是用上了真實的實力。

  這也太、太強了吧?

  我心灰意冷,一臉郁悶地說道:“我輸了,要殺要剮,你隨便吧。”

  許二爺瞇眼打量著我這把劍,過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你倒挺奢侈的,一把劍,居然還拿金子來做,騷包得很;不過這玩意押在這兒,倒也不怕你胡亂偷東西——龍老蘭的老宅在鼓樓后面的那棟房子,門口寫著‘龍宅’字樣的,你想拿什么,只管去吧。”

  啊?

  什么意思,這就讓我去拿東西了?

  我有些搞不清楚他的意思,愣在了當場,而那許二爺則嘆了一口氣,說你到底是理解能力有問題,還是腦子有毛病,讓你去就去,拿了東西就回來,你放心,我有退休工資的,你這坨金子值不了幾個錢,我可不稀罕。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哎呀,你真以為我是碰瓷的老頭兒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