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章 情敵現

  終于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就在我準備離開晉平的時候,苗女念念終于打了電話過來。

  讓我激動的,并非念念,而是另外一個人。

  蟲蟲。

  曾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年少的心總有些輕狂/如今已四海為家/曾讓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無蹤影/愛情總讓你渴望又感到煩惱/曾讓你遍體鱗傷……

  每當想起那個讓我念念不忘、日夜思念的姑娘,我的心中,總會浮響起許巍那一首《曾經的你》。

  曾幾何時,我陪在她的身邊,仿佛那日子能夠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

  愛情并不會以時間的長短來作為積淀,在此之前,我曾覺得我與她之間平平淡淡,至始至終都沒有真正走到那一步,然而在四排山的那個夜晚,我一個人獨自望著月亮流淚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其中了。

  有的愛情,總是不知不覺地就種進了我們的心中。

  母親見我臉色有些不正常,問我說怎么了,是不是因為馬局長的事情?

  我搖了搖頭,說那女孩兒的電話你還記得么?

  母親說我哪里記得啊,還以為是你在哪兒欠下的感情債呢……

  我心中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悔恨起來,扶著額頭,痛苦地捂著臉,說我的親娘唉,你昨天就不能強硬一點兒,我再發脾氣,也是你的崽,你就不能把我給拽下床去?

  母親十分八卦地問,說啊,這么說,那女孩兒跟你有關系咯,是不是你女朋友?

  我搖頭,說不是,不過她旁邊那位……

  母親說她朋友是你女朋友?

  我說我只是爭取把她變成女朋友,至于成不成,這個我還不知道。

  母親繼續追問,說啊,這樣啊,那女孩子長得怎么樣?我跟你講,女孩子呢,不要找太漂亮的,這一漂亮吧,就嬌氣,你還罩不住,回頭化妝品七七八八的,還費老鼻子錢,得善良、孝順、知道疼人,另外身材也很重要,你小子不要光看人家胸口,要看屁股——屁股大的,好生養……

  呃!

  我的親娘唉,你兒子在這里傷心欲絕,你在旁邊跟我說這些合適么?

  什么胸口屁股的,咱們的談話能不能正常一點兒?

  我無力地揮了揮手,說媽,我回房了。

  正郁悶著,母親又摸出了一張小紙條來,說這電話號碼,你不要了么?

  我回過頭,接過那紙條來,瞧見上面有一串手機號,驚喜地問道:“這是昨天那個叫做念念的女孩兒留下來的?”

  母親笑著說不然呢?

  我忍不住親了一口我母親的臉蛋,說親娘,你總算是做了一回靠譜的事情。

  說完話,我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座機旁,撥通了電話。

  聽筒里,一直“嘟、嘟”地響著,就是沒有回應,不過我就是不放棄,反復地撥打著,一直打到了第五次的時候,終于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迷迷糊糊的聲音:“喂,誰啊,這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念念!

  我欣喜若狂,對著電話那邊大喊,說念念,我是陸言——我是陸言啊,不好意思,你昨天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沒有接到,你在哪兒呢?

  苗女念念聽到了我的聲音,懶洋洋地說道:“哦,是陸言啊,我們在哀牢山蠱苗這兒呢,下一站應該就會前往大婁山,在接下來的行程,應該就是苗嶺一帶,估計再有三四家,就到你們敦寨蠱苗了;打電話給你呢,是想跟你提個醒,讓你最好在敦寨等著,要不然碰不到人,豈不是很尷尬?”

  我聽到她調侃的聲音,不由得苦笑,說念念咱自己人,別這么說,這么久了,你還好么?

  苗女念念毫不留情地揭穿我,說得了吧,你是想問蟲蟲姐還好吧?

  我討好地笑,說都一樣,都一樣。

  苗女念念聽見我低聲下氣的,便忍不住笑,說好了,不逗你,跟你說吧,我們在四排山分別之后,蟲蟲姐就發了狠,這一路過來,又連挑了三家,算上兩家找不到蹤影的,我們已經過了八家了,過程曲折,但還算是一帆風順吧——我跟你講,蟲蟲姐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

  我傻笑,說那就好,那就好,對了,她現在還生我的氣么?

  呃……

  電話那頭稍微地遲疑了一下,我一愣,立刻緊張起來,說不會吧,她對我還是很生氣么?

  苗女念念說這倒不是,我跟你講啊,我之所以打這個電話,就是想告訴你一聲,如果你再不過來,說不定蟲蟲姐就要給被人搶走了。

  我驚詫莫名,說什么,什么個情況啊這是?

  念念說我們過哀牢山的時候,碰見了這邊的一個阿莫,那小子是哀牢山蠱苗神婆的關門弟子,據說這神婆當年也是一個頂尖人物,這阿莫也學得一身本事,蟲蟲姐也是費了不少力氣,才把他打敗了。

  所謂“阿莫”,在苗語里面的意思是很優秀的年輕人,我心中一跳,說然后呢?

  念念說那阿莫呢人挺好,雖然被打敗了,但卻能屈能伸,與哀牢苗蠱熱情地招待了我們,在得知蟲蟲姐是準備挑戰完苗疆三十六峒之后,就跟自己的師父請愿,說想跟著一起去歷練一下,結果她師父同意了。

  我一下子就跳腳了起來,說他師父同意了管什么用,咱不帶他玩兒就是了。

  念念在電話那頭悠悠地說道:“呃,關鍵是——蟲蟲姐似乎也沒有什么意見……”

  啊?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說蟲蟲到底什么意思啊?

  念念說我怎么知道啊,那阿莫一直圍著蟲蟲姐獻殷勤,我感覺蟲蟲姐好像并不怎么排斥他,而且好像還挺喜歡他的安排,就覺得不對勁,想著這事兒多少也得跟你說一聲,畢竟咱們也得有個先來后到不是?

  我著急了,說不會吧,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蟲蟲會稀得搭理他?

  念念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這才說道:“陸言,實話跟你講,那阿莫長得又高又帥,修行又好,性子還陽光,笑起來帥呆了,要是他這么對我,說不定我都得淪陷進去了。”

  啊……

  念念的話語給我帶來了強烈的危機感,一直到掛掉了電話,我還有些難以置信。

  蟲蟲,她怎么可以喜歡上別人?

  她不是應該只在乎我么?

  我想了許久,突然想笑了——我曾經那么嚴重的傷害過她,又怎么能夠奢望她一直喜歡我呢,而念念說那叫做熊飛的男人又高又帥,比我可強上不少,我又怎么能夠阻止她找尋自己的幸福呢?

  如此痛苦了許久,我不斷地回想起跟蟲蟲認識、交往的種種往事,突然間一下子就反應過來。

  對了,我和蟲蟲才是天生的一對,那家伙才是第三者啊?

  憑什么我在這里顧影自憐,像個盧瑟一樣凄凄慘慘?

  我現在最需要做的,是跑到蟲蟲跟前去,表明自己的立場,把那個女孩兒追到手上來,并且跟那個情敵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權啊?

  像蟲蟲這樣的好姑娘,倘若是讓我給錯過了,我這一輩子肯定都不會開心快活的。

  這般想著,我再也沒有猶豫,回到房間里收拾起了東西來,母親見我風風火火的,說你干嘛啊,跟火燒房子一樣?

  我說媽,你兒媳婦快要被人給拐走了,我得趕緊過去掌握一下場面。

  母親說都沒影子的事,你少在這里跟我畫大餅。

  我沒有再跟她多講,收拾完東西之后,便與她草草告別,然后讓我父親開著摩托車,送我去鎮子上坐車。

  哀牢山在滇南春城以西,我現在坐車去縣城,然后轉車去黔陽,坐飛機抵達春城,應該很快。

  我離去的心思匆匆似劍,而在半路上卻給攔了下來,一輛警車路過,搖下車窗來,卻是馬局長,他沖著我說道:“去哪兒呢,你電話怎么老是打不通,正找你呢?”

  我說找我干嘛?

  馬局長說有事唄,你干嘛去,我載你?

  我說我要去滇南春城,你怎么送?

  馬局長詫異,說怎么好好的,又跑到滇南去了?

  我知道他有話要跟我說,便跳下了摩托車,跟我父親說你回吧,我坐馬局長的車去縣城。

  父親點頭,又低聲囑咐我,說跟人家馬局長好好談,別耍小性子。

  我坐上了馬局長的車,說馬局,你找我啥事?

  馬局長說別,你以后還是跟陸左一樣,叫我老馬吧,我馬海波在你們這些家伙面前,還真的提不起架子來。

  我無所謂,說那好,老馬啥事你趕緊說,我很趕的。

  馬海波說是這樣的,老張說想請你吃頓飯,表達一下感謝,又怕你不搭理人家,我正好在這邊辦案子,讓我順便幫著傳個話。

  我搖頭,說感謝就算了,他有時間多管教一下自己兒子,別讓他再犯事兒,我就謝天謝地了。

  馬海波說人誠心誠意的,你也別拒絕,俗話說得好,多個朋友多條路,你說對不?

  我說下回吧,我現在真的有急事。

  馬海波的眼睛突然瞇了下來,對我說道:“是不是有陸左的消息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永遠也不要期待自己什么都不付出,別人卻一直等著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