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二章 融入北上隊伍

  我們當天在山里面的一戶農家借宿,那家人房間有空余的,所以兩男人一房間,兩女人一房間,倒也合適。

  與農戶接觸的事情,是熊飛去做的,他長得一表人才,口才又好,而且還塞了錢,女主人十分熱情,不但張羅著給我們做飯,而且還把灶房剩下為數不多的老臘肉都取了下來,用淘米水泡過之后,準備給我們打牙祭。

  熊飛忙前忙后,表現得長袖善舞,人情世故十分熟絡,而我卻顯得有些拘謹。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還記得之前與蟲蟲分離的時候,她所說的話。

  她說:“就當我不認識你,再見!”

  這話語是那般的決絕,透著一股冰冷的疏離感,我不確定蟲蟲是當時的情緒所致,還是深思熟慮之后說出的這話兒。

  這一點很值得推敲,因為她表明了蟲蟲最終對于我的態度,如果是前者,那么我與蟲蟲之間就并不存在隔閡,這熊飛根本就沒有戲,只需要我多加殷勤即可,而倘若是后者的話……

  我很難想象若是蟲蟲對我死了心,我又該如何。

  我有些猜不透蟲蟲的心思,她總是給我一種很神秘的感覺,就如同現在一般,對于我的回歸,她表現得很平淡,沒有欣喜,也沒有抗拒,就仿佛我只是昨天開了小差一般。

  正因為如此,我方才更加忐忑,琢磨不透她的心思。

  在農戶女主人張羅晚飯的等待時間里,蟲蟲瞧了一眼我,說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情問你。

  我習慣性地服從她的意見,說哦,然后跟著離開房間。

  熊飛正在跟農戶的男主人聊天侃大山呢,聽到這話兒,頓時就停住了,想跟著一起出去,結果旁邊的念念一把拉住他,說人家好久沒有見了,說些體己話兒,你跟去攙和什么?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熊飛的臉上莫名就是一陣陰沉,繼而笑了笑,說沒有,我就是去拿一下柴火。

  不理兩人的對話,我和蟲蟲離開房子,走了一段距離,來到了前面的田坎邊。

  蟲蟲停下腳步,看了我一眼,說是念念叫你來的吧?

  我老老實實地點頭,說對。

  她說你既然都離開了,為什么還要回來呢?

  我猶豫了一下,這才說:“放心不下。”

  蟲蟲盯著我,說你覺得我會有危險?在東南亞叢林那種地方,我帶著你一個累贅,都活得好好的,這兒太平盛世,哪里會栽跟頭呢?

  我說國內的治安肯定好,不過人的心思壞。

  蟲蟲沒有再繼續說,而是問我陸左的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我在這世間,能夠毫無保留信任的,只有兩人,一個是陸左,另外一個則是蟲蟲,聽她問起,我便將與她分離之后發生的事情,毫無保留地講述了一遍,還將陸左交代我的三個任務也跟她說了起來。

  蟲蟲問我,說既然如此,為什么不趕緊去找人,偏偏跑她這兒來浪費時間?

  我不假思索,直接說:“兩個原因,第一是我暫時也沒有什么辦法找到人,沒有任何頭緒;再有一個,就是念念一打電話給我,我就懵了,什么也不想,就想趕緊過來瞧你一眼。”

  蟲蟲的眉頭揚了起來,說那你瞧也瞧了,還不趕緊去辦正事?

  我想起念念以前跟我說起的話,便耍賴地說道:“不,對我來說,陪著你才是我的正事……”

  蟲蟲依舊是平日里那一副平淡的表情,但是眉眼卻舒展開來,瞇眼瞧了我一會兒,然后嘆了一口氣,說天山大戰之后,陸左的名聲大振,江湖上很多事情,都繞不開他,所以方才會遭此一劫;如果照他跟你說的事兒,如果是真的,只怕以后還會有許多動蕩,想要能夠在這大時代中存活下來,就得有厲害的手段——這些日子以來,你可有長進?

  我點頭,說有,接著把聚血蠱的兩次夢境跟她詳細地說起。

  說到聚血蠱,蟲蟲也很是懷念,我趕緊叫出小紅來,那小蠱蟲對蟲蟲也親熱,一會兒貼在蟲蟲飽滿的胸口,一會兒又摩挲著蟲蟲的臉龐,熱情得很。

  瞧見小紅如同放風的犯人一般,異常興奮,我不由得反思起來。

  這些日子我一直東奔西走,小紅就直接藏在了身體里,根本就沒有放出來,實在是憋屈,而它本身還是有著活潑好動的天性,一直壓抑著,似乎并不太好。

  想到這里,我決定以后沒事的話,就把她放出來,一來是增進彼此之間的感情,二來也能夠讓它多熟悉熟悉環境。

  正如蟲蟲所說,日后的變故肯定會天翻地覆,想要活下來,就得有些本事。

  而小紅,則是我最大的底牌。

  久別重逢,而且分別之時還鬧了些小別扭,兩人重新走到一起,頗覺得有些尷尬,不過有著小紅這可愛的小蠱蟲作為潤滑劑,仿佛又回到了我們相依為命的叢林生活,蟲蟲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來。

  她對我說你說你做了兩回夢,學了些本事,那就耍來看看吧。

  我滿心愿意,不過卻沒有立刻動手,苦笑著說第一回夢見的將軍,那完全就是戰場殺伐之術,玩的是搏命,跟現有的套路有些沖突,沒辦法演示;第二回夢,就只是一種氣節和堅持……

  蟲蟲點頭,說傳聞中聚血蠱神秘無比,甚至隱藏著巫蠱之術的終極秘密,這個自然夸張,不過這夢境,對你的幫助挺大的,都是最實用的東西。

  我撇嘴,說前面的倒還好說,至少讓我不吃虧,第二回就實實在在沒啥用。

  蟲蟲搖頭,說你不知道,有的時候,意志才是比那根骨、悟性還要更加珍貴的東西,也是通往至道的不二法門。

  談完這些,蟲蟲突然問道:“你手上,有洛十八的靈牌?”

  我點頭,說對。

  她說拿來看看,我趕緊從乾坤囊中拿出,蟲蟲從我手中接過了那靈牌之后,臉色一下子就變得肅穆起來,過了許久,她方才回過神來,說這靈牌之上,并無任何炁場波動,看來應該是凡物,陸左為何會特意讓你把這個東西帶給他?

  我搖頭,說不知道,不過他做事向來都有分寸,應該自有道理吧。

  兩人聊著天,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這時熊飛過來喊我們,說吃飯了。

  農家飯,算不上好,也算不得差,簡單吃過之后,主人家燒了開水,兩個女孩子洗漱完畢,回房睡覺,而我和熊飛就只能在院子的壓水井里提水,用冷水沖洗了一番之后,回房歇息。

  為了表示自己的大度,回房之后,熊飛并不睡覺,若是跟我聊起了天來。

  他是一個很會來事兒的人,不斷地提出話題,并且在交談之中試探我,還有意無意地宣示自己跟蟲蟲之間的關系,以及對于蟲蟲的喜歡。

  對于他的心思,我心知肚明,不過卻不太想搭理他。

  在我看來,熊飛有點兒聰明過度了。

  愛情這東西,怎么講呢,并不是說靠一個人就能夠熱得起來的,它就是得王八看綠豆,相互看得順眼,方才能夠繼續進行下去。

  蟲蟲雖說剛剛誕生不久,但是傳承的卻是蚩麗妹的記憶,而蚩麗妹欣賞的是什么男人呢?

  洛十八!

  天下三絕,蠱王洛十八,這樣絕頂的男子,方才能夠入得蚩麗妹的眼,而繼承了蚩麗妹記憶的蟲蟲,不管怎么樣,應該都不會對這個家伙另眼相看的。

  當然,蟲蟲不會對熊飛這般才貌雙全的優秀男子另眼相看,自然也不會對我青睞有加。

  我們是同一起跑線的難兄難弟。

  聊了好一會兒,我瞌睡來了,便對熊飛說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這話兒讓談興正濃的熊飛有些郁悶,兩人躺下之后,過了很久,他終于忍耐不住了,對著黑暗說道:“蟲蟲是我的,從我見到她的第一眼起,我覺得自己這輩子,就她了,你千萬不要跟我爭,你爭也爭不過的……”

  聽到他這自信滿滿的回答,我微微一笑,報以微微的鼾聲。

  重新融入了北上小隊之中,我突然間就感覺到了渾身的勁兒,每天都跟著隊伍一路步行,翻山越嶺,不但感覺不到一絲疲倦,而且還精神抖擻,連修行也變得飛速起來。

  唯一讓我有些不爽的,就是熊飛這家伙。

  也不知道蟲蟲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對我平淡親切,對熊飛也是如此,每一次瞧見她含著笑容,跟熊飛說話的時候,我的心里就像被針扎了一般。

  那個時候我多想走過去,一把攔住蟲蟲柔軟的腰肢,沖著熊飛說道:“這是我的女人,你滾開!”

  然而理智卻告訴我,蟲蟲不屬于任何人,她跟誰交往,是她的自由。

  即便是蟲蟲成為了我的女朋友,我也不能限制她與人交往的權力。

  時間在這樣的幸福和糾結中緩慢度過,經過了一個星期的行程,我們終于來到了大婁山,而在這里,我們將找到最高峰箐壩大山的箐壩蠱苗,進行再一次的挑戰。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不好意思,有些晚了。
腹痛不止,在衛生間里待了好幾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