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四章 虎生三子必有一彪

  出事兒,這一灘血跡是蟲蟲的么?

  我心中一陣慌亂,不過瞧見同樣六神無主的念念,立刻就沉下心來,深呼吸,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對她說道:“念念,讓你的小寶貝循著這血跡,找過去。”

  聽到我提醒,念念沒有再慌亂,嘴里吹了一聲口哨,那些老鼠就會意了,身子一弓,就朝著草叢中鉆了過去。

  我和念念跟著這些小東西一路緊追,走了三兩分鐘,卻是來到了一處山澗之前來。

  血跡在這里停止,而老鼠的嗅覺器官十分發達,繼續往前走。

  走進山澗,我們來到了一個狹小的山洞跟前。

  眼見著那老鼠就要往里面鉆去,念念突然間就是心頭一驚,驚聲喊道:“別去……”

  話音未落,從洞子里突然傳來了一聲獸吼,還有那老鼠慌亂的吱吱叫聲。

  怎么回事?

  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從腰間掏出了金劍來,剛剛一拔出,洞子里立刻有一道黑影從里面射出,朝著我們這邊撲面而來。

  我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劍。

  那劍正中黑影,對方來不及閃避,被我一劍斬中,直接分成了兩半,而就在這個時候,鮮血陡然間就炸開,灑得我一頭一臉。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熱血,而念念則蹲下了身子來,檢查這個被我斬成兩半的玩意。

  我聽到了她倒吸涼氣的聲音。

  是什么東西啊?

  我擦干臉上的血液,低頭一看,卻瞧不清楚這玩意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它有一條野狗那般大小,身子柔軟,像野貓。

  念念打量了一下,卻也認不出來,對我說道:“看著好像是獵豹,不過長六條腿是怎么回事?”

  六條腿?

  我心中駭然,順著念念的指點望了過去,瞧見在這畜生的腹下,果然長著六條腿,后腿健碩有力,中腿又細又長,前腿則爪子鋒利。

  無論是我,還是念念,都認不出這玩意到底是什么。

  它的嘴巴里,還咬著念念那大老鼠的半截身子。

  好兇惡。

  我和念念對視一眼,都知道蟲蟲出事了,問題估計就出在這個地方。

  怎么辦?

  念念瞧了我,而我則深吸一口氣,對她說道:“我要進去看一看,你在這門口守著吧?”

  她搖頭,說不行。

  我問為什么?

  念念說蟲蟲姐這一路待我如親妹子一般,不但照顧我,而且還教了我許許多多的東西,如師如姐,她現在出事兒,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觀?

  她執意進洞,我沒有辦法阻止,只有搶在了前面,防止再有類似的襲擊。

  兩人入洞,里面一片黑暗,不過我們都帶得有強光手電,往里面照去,瞧見這兒是一個喀斯特地貌里面的溶洞子,一開始的時候有些狹窄,曲曲折折,而越往里面走,那空間則越發開闊。

  這一路并非坦途,雖說我堅持在前,不過念念并不放心,便讓她的那些寶貝趟路。

  這一路趟下來,當我們走到了一處大溶洞的時候,她的老鼠就只剩下一頭了。

  念念的眼圈一直都是紅紅的。

  這些小東西是她親手養大的,跟了她一路,立下了汗馬功勞,在這兒卻幾乎全軍覆沒了去,叫她怎么能夠不傷心呢?

  不過我們也沒有讓那罪魁禍首好過,一路過來,死在我和念念手下的六腿豹就足有七頭之多。

  六腿豹。

  這是我和念念對這玩意的命名,它矯健得跟獵豹幾乎沒有什么區別,而爪牙更是鋒利,獠牙幾乎吐出了嘴里來,形成一個彎彎的劍齒;它的體型應該跟年齡或者公母有關系,小的也就只有一條土狗那般,而大的,則有小牛犢子一般大。

  兩人一路過來,精神緊張到了極點,而到了這洞穴之中,左右一打量,居然發現這兒有一條小河流,而在河流的旁邊,竟然有人類活動過的痕跡。

  我瞧見了鐵鍋,人為壘砌的土灶,煙熏火燎的墻壁,還有用石頭刻出來的涂鴉壁畫。

  不過我沒有瞧見人。

  目光左右巡視,突然間我聽到溶洞的角落處,傳來了低低的呻吟聲。

  念念比我更早一步反應過來,身子一挺,一個箭步就沖向了那角落去,而我也緊在了她的后面。

  結果剛剛繞過一根巨大的石筍,突然間前方傳來一陣腥風,念念就給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不好!

  我沒有多想,金劍揮出,重重地斬落在了撲倒念念的那黑影頭顱之上。

  鐺!

  一聲炸響,金劍仿佛斬在了城墻之上一般,黑暗中火花一閃,我拿劍的手震得一片酥麻,忍不住倒退兩步,黑暗中瞧見兩對紅色的眼球,惡狠狠地瞪著我。

  好兇狠的野獸,那頭顱硬得,就跟精鋼一般。

  我這邊剛剛后退兩步,那家伙就放開了念念,縱身一撲,卻是要找我的麻煩。

  我瞧見它放開了念念,心中一松,往后推開兩步,也是不慌不忙地將金劍一豎,然后與這畜生拼斗了起來。

  一開始交手的時候,我能夠感覺面前這猛獸就好像是精鋼打造的一般,無論是頭顱,還是四肢,又或者那根長長的尾巴,都堅硬無比,甚至還能夠跟我手中長劍碰撞出火花來。

  你來我往幾個回合,我感覺有些吃不住力了。

  這畜生跟人的最大區別,在于勢大力猛,又格外的矯健靈活,讓人一時半會,有些招架不住。

  不過我這人,自從學了耶朗古戰法,最為堅韌,一板一眼地跟它應付著。

  念念那邊回過神來,拿著手電一照,止不住倒抽冷氣,喊了一聲:“彪!”

  我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吼道:“鏢!”

  喝念完之后,我的左手還結了一個大金剛輪印,朝著那家伙的側身拍打而去,結果被這畜生一尾巴甩來,砸得滾落到了一旁。

  念念急了,說陸言,只是彪,虎生三子必有一彪的“彪”!

  虎生三子,必有一彪!

  相傳猛虎生子,只要生出三個以上的,因為奶水不足,就會有一個虎子奮勇而起,將自己的兄弟姐妹給全部要死,一邊霸占著母親的奶水,一邊飽飲著兄弟的鮮血。

  這樣的虎子,長大之后,就變成了彪。

  而這彪,也是比猛虎還要兇惡十倍以上的野獸。

  順著念念的手電燈光,我瞧見面前這頭黑影,體型卻是比野牛還要龐大,渾身都是黑白相間的花紋腱子肉,碩大的虎頭之上,居然有四顆血紅血紅的眼睛,胡須宛如鋼刷,肋下卻有肉翅,狂怒而吼,整個洞穴之中都是一片顫抖,讓人望而生畏。

  它的腦袋上,有一道猙獰的傷口,鮮血彌漫而出,顯得分外恐怖。

  就在我打量對方的時候,它也終于歇完了起,朝著我縱身一躍。

  它要撲倒我,然后將我的喉嚨咬開。

  它要飽飲我的鮮血。

  可以么?

  絕不,我知道這畜生皮糙肉厚,刀劍之類的,一時半會弄不了它,心中就有了主意,就在它縱身飛撲而來的那一瞬間,一拍胸口,把小紅給放了出來。

  聚血蠱!

  小紅離開了我的身體之后,就像一支利箭,驟然射入了那畜生的胸口去。

  那大彪在半空中陡然一震,身子在一瞬間就僵直住了,朝著我跌落而來,而我則一骨碌滾開,瞧見那玩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想要爬起來,結果四條腿都發軟,又摔倒了地上去。

  我瞧見它再無戰斗力,心中稍安,走到了念念跟前來,關心地說你沒事吧?

  念念這個時候還有些失魂落魄,聽得我問起,慌忙打量了一下自己,發現胸口這兒給那大彪鋒利的爪子給撕開,深深的兩道血口子,下意識地吸氣,痛得不行。

  不過她本身就是神婆出身,對于治傷也有些心得,慌忙弄了點魚骨粉撒在傷口上,然后問我解決了么?

  我回頭瞧了一眼,看見那畜生還在掙扎,不過不成氣候,也是點頭,說對。

  念念眼睛一亮,說陸言你真的長進了,那么兇的大彪,居然被你一下給制住了,可以啊?

  我苦笑,要不是聚血蠱在,說不定我們都得葬身在這畜生的腹中了。

  我給念念處理完了傷口,聽到角落里還有低低的呻吟,趕緊走過去,拿著手電一照,念念便驚叫了起來:“熊、熊大哥,你怎么在這里?”

  角落里躺著的那人,確實是熊飛,這家伙渾身血肉模糊,左臉更是像被爬犁刷過了一般,十分恐怖。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認出了他的人來,慌忙過去把他給扶了起來。

  熊飛閉著眼睛,痛苦地哼道:“水,給我水……”

  我從乾坤囊中摸出了一瓶礦泉水,遞到了他的手上,他接過來,一口氣喝了半瓶,又將剩下的水淋在了自己的頭頂上。

  水從他的頭上滑落而來,帶走鮮血,他痛苦地渾身發抖,不過終于還是睜開了眼睛。

  他瞧見了我和念念,突然間伸出手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激動地喊道:“陸言,陸言,蟲蟲被他們給抓走了,求求你,快去救救她,求你了!”

  他情緒激動,聲嘶力竭,而我則也是心驚膽戰,慌忙問道:“他們是誰?”

  熊飛忍著痛,剛要說話,結果瞧了一眼我的身后,整個人就魂飛魄散,驚聲大叫道:“啊……”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希望大家給我一點兒正能量,謝謝。
鼓勵小佛,我們一起加油!

2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十四章 虎生三子必有一彪”

  1. 回復 2016/03/07

    葉子

    小佛加油~越來越好看了呢

  2. 回復 2016/10/02

    評論不起

    怎么鼓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