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五章 婚禮

  熊飛一聲尖叫,把我都給嚇了一大跳,回過身來,瞧見剛才腿軟倒地的大彪此刻卻是出現在了我的身后,四只眼睛瞪著我,喉嚨里面發出低低的吼聲,旁邊的念念也嚇了一跳,說陸言,怎么回事?

  我揮了揮手,說無妨,它現在不會攻擊人了。

  念念將信將疑,走上前去,輕輕摸了一下那畜生宛如鋼須一般的胡子,結果它只是搖了搖頭,張開嘴巴,露出那尖厲的獠牙來,卻并沒有再次攻擊。

  念念驚訝萬分,說陸言你真厲害,這都能夠被你給馴服?

  我說我哪里有這本事,都是小紅的功勞。

  念念原本還有些擔心,聽到是小紅在控制,終于松了一口氣。

  她之前與我文斗之時,就是吃了小紅的虧,差一點兒就讓自己多年豢養的小冰蟲寶寶死去,自然知道小紅的厲害,回過頭來,才瞧見熊飛居然被那突然出現的大彪給嚇暈了去。

  瞧見這家伙的慫樣,念念嘆氣,說一直覺得熊飛這人樣貌又帥,長得又高,還有一身好本事,虧我還以為他是你有力的競爭對手呢,沒想到居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我想起他剛才對我說的話語,知道他即便如此,最關心的還是蟲蟲,不由得心中一軟,說他也不容易。

  念念不置可否地說道:“原本還生了一副好皮囊,現在半邊臉都毀了,更加不可能了……”

  兩人說著話,那大彪卻是走到了昏迷的熊飛跟前來,伸出舌頭,舔了舔他完好的右臉。

  這一舔,熊飛慘叫一聲,卻是又醒了過來。

  我走過去一看,得,這右臉上面也都是血棱子,我心中一跳,把那大彪給拽了過來,仔細一看,瞧見它舌頭下面竟然有滿滿的倒刺,就是這些,把熊飛給毀了容。

  醒過來的熊飛瞧見我拽著那兇惡的畜生,調教的服服帖帖,下意識地一愣,脫口而出:“這畜生是你養的?”

  我搖頭,說不是。

  說著話,那大彪又想要朝著念念舔去,結果給我一巴掌,悻悻地躬身離開了去,熊飛瞧見,更加是氣不打一處來,說還說不是,不是你養的,怎么可能那樣聽話?原來你跟他們是一伙兒的?

  我瞧見熊飛一身傷勢,腦袋上面全部都是血,也不想跟他多扯,讓念念跟他解釋,而我則拿著點頭,打量著這寬闊的洞穴。

  走了一圈,念念找到了我,說解釋清楚了。

  我點頭,說蟲蟲怎么了?

  念念說熊飛說蟲蟲姐被一幫全身無毛、長得像人又像猴子一般的家伙給捆走了,這頭大彪就是其中的幫兇之一。

  我說這怎么可能,蟲蟲的本事,你我都是清楚的,怎么可能熊飛沒事,她反倒是被帶走了?

  念念搖頭,說那些人訓練有素,一上來,就用了大網,將蟲蟲姐給兜住,然后拖著就走,而熊飛則被人暗算了,又給那大彪給糾纏著,所以一直拖在角落里,昏迷了又醒來,醒來了又昏迷。

  我說時間過了多久?

  念念搖頭,說熊飛的情緒有些失常,搞不清楚這些。

  我想了一下,說熊飛既然說這大彪跟那幫怪人是一伙兒的,那么讓它帶路,我想應該沒有問題,不過既然蟲蟲都中了招,我們也未必能夠幸免,所以此事危險,你和熊飛離開,讓我一人去吧?

  念念搖頭,說這怎么行,我說過,此事我跟到底,別試圖甩脫我。

  我沉默了兩秒鐘,然后說道:“如此也好,多一個人,多一份力,時間不早了,我們得趕緊過去,不要停留,否者后果不堪設想。”

  我與念念商量妥當,然后折回了來,看了熊飛一眼,說我們要去救蟲蟲,你若是傷了,不如離開,在門口接應我們。

  熊飛一聽,立刻就急了,說你們去救蟲蟲,怎么可以丟下我?

  我遲疑了一下,說你這傷勢……

  他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瓷瓶來,從里面倒出了幾顆丹丸來,也不管幾個,直接塞進了肚子里去,然后行了一遍氣,那臉上的血痕就結了疤,完了之后,他深吸一口氣,說走吧,老子的命就算是撂在這里,也要把蟲蟲救出來。

  熊飛雖說是我的情敵,不過這話兒說得卻讓人心中發熱,我沒有拒絕,點頭說好,那我們走吧。

  當下由那大彪帶路,我們往洞子的深處走去,道路曲曲折折,不知道有多少岔路。

  如此一致往下走,到了一處拐角,突然間前方有風吹來,讓人感覺渾身一陣,而那大彪則一抖,發出了一聲興奮的吼叫聲,朝著前方狂奔而走,我喊它,卻根本叫不住。

  它瘋了?

  我們快步向前,走了十幾米,突然間發現竟然又鉆出了石洞子,來到了外面的山上來。

  這兒應該是一處峽谷,旁邊有水澗,而出口這兒有人工開鑿而出的棧橋,一直蔓延到了下面的河灘上去。

  那大彪身子輕如貍貓,幾個縱身,便跳到了山壁下方的河灘去,而我則使了兩腳,發現這棧橋看著松松垮垮,不過根基處卻是堅硬的,應該能夠承得了我的重量。

  我跟著那大彪跳落到了河灘上,剛剛想要追上那畜生,卻瞧見遠處有人影晃過,下意識地朝著旁邊躲了起來。

  我這一躲,藏住了身子,探頭出來的時候,瞧見四五個長得跟人差不多、但個頭卻矮了一倍的家伙從遠處跑了過來,圍著那大彪又唱又跳,然后簇擁著它朝著遠處走去。

  我凝目看向遠方,瞧見夜火闌珊,卻有燈光籠罩。

  念念和熊飛謹慎,一直等到那些古怪的東西離開,方才爬了下來,找到我,熊飛顯得很激動,說就是那些東西,就是他們。

  我回憶起這些介于人類和猴子之間的玩意兒,腦子有些亂,說這些到底是啥玩意啊?

  念念想了想,說這東西我好想在哪里見過。

  我緊張地看著她,而念念回想一番,終于點頭說道:“我想起來了,我在族里面一本祖宗傳下來的古書里面瞧過,這玩意叫做矮魅,也是一種智慧生物,書上說苗疆三十六峒的前身耶朗祭殿,之所以分崩離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跟這東西交戰,折損了實力,方才被漢朝趁虛而入……”

  我閉上了眼睛,不由得想起了那位身陷重圍而死的戰將,又想起了屈死于監獄之中的使臣。

  所謂耶朗覆滅,應該就是他們身處的時代吧?

  我莫名就想知道更多的信息,趕忙問她,說這玩意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的呢?

  念念也奇怪,說對呀,聽說這玩意是被當時的耶朗王用大法力給封印,返回了靈界去,怎么在這里,還會有殘余呢,不應該啊?

  她也不明白,那我便不再問,對兩人低聲說道:“蟲蟲被它們抓起來了,我們得趕緊過去瞧一眼,確定蟲蟲的安全,然后再想辦法把她給救出,不到萬不得已,我們都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蹤,免得自身不保,知道么?”

  兩人點頭,一副唯我馬首是瞻的架勢。

  就連一向對我有意見的熊飛,在這個緊要時刻,也收斂起了自己的脾氣來,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一意孤行,未必能夠救出蟲蟲不說,還會把自己的性命給搭了下去。

  我瞧了他一眼,想著他不會是后悔自己的沖動了吧?

  念念和熊飛雖說都是苗蠱三十六峒的傳人,不過到底都是閉門造車,也沒有跟旁人交流較量過,雖說底子厚,但終究還是欠一些實戰,遇到大事,難免心慌。

  我是半路出家,比不得他們基礎扎實,然而經歷的卻非常多,特別是在地底的時候,與陸左并肩而戰,使得我學到了太多。

  對于那種場面的大戰,這個似乎又變得那般不值一提了。

  矮子里面選將軍,我當仁不讓,吩咐完了大家之后,低伏著身子,沿著山壁往山谷的深處走去。

  如此走了幾分鐘,卻是來到了那邊的亮光前,瞧見卻是十幾堆的篝火,而每一堆的篝火旁邊,則圍坐著十來個渾身無毛的矮魅小人兒,這些家伙臉上、身上抹著白色的泥土,每四五個中間,極有一個頭上插著鳥羽的家伙,應該是出類拔萃者,而在它們的身后,則是一個小村子,建筑很古怪,亂七八糟的,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協調感。

  在最大的一堆篝火之前,我瞧見了蟲蟲。

  她被捆在了一根堅硬的樹木枝干上,雙手雙腳給捆得結結實實,那繩索把她勒得緊緊,凸顯出了飽滿修長的身材,而一個長得明顯比旁人要高的矮魅則站在她的跟前,不斷地哼著話兒。

  如此嘶吼了許久,它突然間就拜倒在了蟲蟲的跟前,用嘴巴去親吻蟲蟲的足尖。

  蟲蟲似乎有些反感他,下意識地想要踢他,結果給捆得嚴嚴實實,終究還是動彈不得,而那些矮魅小人卻突然間歡呼起來,有一個披著麻衣的肥胖矮魅拿出了一個布滿了鮮花的花冠,套在了蟲蟲的頭上去。

  那個高大的矮魅轉過了身來,舉起雙手,所有的矮魅在這一刻,同時歡呼了起來。

  念念與我們窩在草叢中,瞧見此景,忍不住喊道:“這是婚禮么,蟲蟲姐不會被許配給這家伙了吧?”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蟲蟲要嫁人了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