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六章 美救英雄

  在我們的猜疑之中,蟲蟲被人給抬著,朝著村子里那最高最大的建筑送了過去,而那個高個兒矮魅則在同伴的歡呼和口哨之中,跟隨離去。

  一開始,我以為這些家伙是食人族,綁著蟲蟲,是準備開吃呢。

  沒想到果真如同念念所說的一般,感覺好像真的是婚禮之類的。

  這舉行完了儀式,該干嘛呢?

  就算是小孩子,就算是用腳趾頭來想這件事情,都能夠猜得到,接下來的步驟,卻應該是洞房。

  我頓時就感覺到頭大。

  蟲蟲的魅力真的有這么強么,居然還能夠跨越了種族,連這些看著不人不鬼的東西,都產生了那樣的想法來。

  不過她這大長腿,那家伙真的合適么?

  我心中一陣焦急,沒有再潛伏在外圍,而是繞了圈子,在邊緣走了一圈,然后悄無聲息地潛入其中去。

  我、念念和熊飛三人,借著這村子高低錯落的建筑陰影,飛快地接近那棟高大建筑。

  我們緊趕慢趕,不過到底還是繞了好大的一圈兒,趕到近前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許久,我們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屋子,因為對方身高的關系,所以即便是高大,比例到底還是顯得有些小,所以我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窗戶,朝著里面瞄了過去。

  我瞧見蟲蟲被平躺著放在了一塊黑曜石材質的石床之上,雙手雙腳給特殊的繩子捆得在了床的四周,結結實實,而旁邊則有幾個穿著麻衣的矮魅在又唱又跳,載歌載舞。

  從外貌上來看,差不多能夠瞧得出來,這些矮魅,應該都是女性。

  她們滿懷著羨慕和嫉妒的眼神,望著床上宛如謫仙一般的蟲蟲,口中念著歌訣,然后不斷地朝著蟲蟲的身上灑水。

  我聞到了薄荷味,顯然那水是給蟲蟲凈身用的。

  而先前那個高個兒的矮魅則坐在了不遠處,說是高個兒,其實也就一米多一點,上身赤裸,露出油光水滑的腱子肉,而腰上則套著一條皮裙,大概是受了氣氛的影響,皮裙的前端,有一個木橛子一般的東西凸起。

  我擦……

  還真的是啊?

  我心中平白就多出一股怒火,而旁邊的熊飛也是怒不可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蟲蟲是我們兩人共同的女神,而這家伙算什么?

  屁眼大的小東西,居然敢玷污我們心目中的女神,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等死吧,小子!

  我感覺身邊的熊飛眼神之中,散發出了濃郁的殺氣來,當下也是不動聲色地拔出了金劍,兩人對視了一眼,相互之間讀懂了對方的眼神。

  同仇敵愾。

  不敢怎么著,咱們心中的女神,也不能夠折騰在這個家伙的手中。

  就在這時,那些矮矮肥肥的女矮魅終于結束了類似于儀式一般的祝福,然后開始退下,離開了房間,而剛才那個一直坐著,顯得十分不耐的矮魅終于站了起來。

  他應該是此間的首領,要不然也不可能享用得到這般珍貴的俘虜。

  不過此刻的他,臉上的表情跟大部分的豬哥一般,并無太多的區別,顯得十分的惡心。

  他臉上洋溢著輕浮的笑容,緩慢地摸向了床邊,而熊飛也終于忍不住了,腳尖一點,人直接從那窟窿大的窗子里鉆了進去。

  縮骨術?

  我心中驚訝,不過卻沒有太多的猶豫,與念念一起,繞到了正門,不管旁邊那些矮矮肥肥的矮魅,直接一腳飛踹而去,將門給踢飛,然后沖到了那房間里來。

  當我和念念沖到房間里去的時候,卻瞧見熊飛已然躺在了地上,口中鮮血狂涌。

  什么情況?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那生龍活虎的熊飛就倒下了?

  我雖然并未有與他交過手,但是從念念的評價來說,他應該還算是挺厲害的啊,為什么會這般不中用呢?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就感覺面前一陣掌風飛出,朝著我腦門印了過來。

  轟!

  一陣炸響,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好幾步,然后足尖一轉,堪堪避開這襲擊,定睛一看,卻見剛才襲擊我的人,卻就是那個準備欺負蟲蟲的矮魅。

  這家伙的掌力,簡直可以說是可怕。

  剛才的那一掌,居然有一種掌控了整個空間的氣勢,我倘若是被拍中的話,估計下場并不會比熊飛好上許多。

  在那一刻,我瞬間就明白了熊飛為什么會這么快地落敗了。

  輕敵。

  從他剛才鉆入那窟窿一般的小窗戶里面去時,我就感覺這家伙還是有著一身本事的,只可惜實戰的經驗太過于淺薄,使得一身修為打了折。

  這矮魅看著矮小,卻并非弱者,要不然也不可能如同念念所說的,曾經間接導致了耶朗大聯盟滅國。

  永遠都不要輕視你的對手,即便他看起來比你弱小得多。

  全身修為盡廢的陸左尚且能夠在茶荏巴錯大開殺戒,這個把蟲蟲都給擒住了的家伙,有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熊飛之前就吃過虧,現在居然還不知道上心,著實讓人失望。

  不過我沒有再多想,因為那家伙剛一落地之后,居然再一次地朝著我縱身撲來,那氣勢兇狠,仿佛要將我立刻置于死地。

  我揮劍去擋,心中卻多少也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大家都是男人,放著一美女在身邊為所欲為,結果卻始終不能有所作為,如此想一想,還真的是難過。

  一難過,那手段就變得兇猛許多。

  我揮劍與其拼殺,結果發現對方的手臂宛如精鋼一般,叮叮當當,竟然像打鐵一樣,讓我無從下手,當下也是盡力抵擋,讓念念過去把蟲蟲給救下來。

  然而在我纏住那矮魅的時間里,念念卻根本解不開蟲蟲身上的繩索。

  我被那家伙步步緊逼,有些熬不住了,不由得大聲喊道:“念念,你好了沒有?”

  念念焦急地喊道:“不行啊,那繩索是金蠶絲編織的,我割不開!”

  她的話音剛落,那矮魅就越過了我的頭頂,跳到了念念的身邊來,一把拽著念念,就朝著墻上砸落而去。

  我飛身過去,把念念給接住,結果兩人還是給巨力重重砸落到了墻壁上,而這時門口處突然傳來了嘈雜的喊聲,卻是其他的矮魅紛紛趕來過來。

  如果讓這些家伙擠進來,恐怕我們所有人都得報銷在這里了。

  怎么辦?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突然間門口傳來一陣怒吼,那大彪卻是飛躍過來,堵住了門口,然后朝著那些跑過來的家伙憤怒地嘶吼著,阻止他們進入。

  時間有限,我必須有所作為。

  這般心想著,我再一次揚劍,朝著石床那邊刺去。

  那矮魅首領也是氣憤到了極點,雙手不斷結印,就在我沖上跟前的時候,他突然結了一個古怪的手印,朝著我的劍尖罩了過來。

  我瞧見他那山呼海嘯的氣勢,心中多少有些不安,于是身子一滑,讓過了那一掌,結果瞧見一股宛如放炮般的炸響,一股力量陡然射出,卻是在不遠處的墻上,直接砸出了一個腦袋大的孔洞來。

  這么厲害?

  我將長劍遞出,在那家伙的周身刺去,他毫無畏懼,全身仿佛都沒有任何罩門一般,硬碰硬地與我對剛,震得我手腕酸麻,差點兒拿捏不住。

  倘若不是我學了耶朗古戰法,有些戰陣廝殺的底子,說不定直接就栽倒在這里了。

  就在我被那家伙步步緊逼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蟲蟲的聲音:“我胸口這兒有個結,你一會兒賣個破綻,讓開他,然后什么也不管,沖著這里劈來,用盡全力,不要猶豫太多!”

  這聲音低沉,仿佛就在耳邊,我心中一動,余光打量了一下石床之上的蟲蟲,發現她嘴唇微動,卻沒有半點兒聲音流出。

  傳音入密。

  得到了她的提示,我心中大安,與那家伙搏命一般地拼殺一個回合,突然間錯身而過,然后將手中的金劍高高揚起。

  在那一刻,金劍在一瞬間變得璀璨奪目,而下一秒,它落在了蟲蟲的胸口處。

  不!

  那家伙居然口吐人言,悲憤地喊著,然后身子一繃,竭盡全力地朝著我撞了過來。

  他這一下的速度,簡直讓人難以捕捉,我感覺后背被猛然撞了一下,瞬間就失去了平衡,跟著跌落到了角落去,腦袋重重地磕到了墻壁,咚的一聲,整個人都有些發暈了。

  這時那家伙一下子就撲到了我的跟前來,掐著我的脖子,怒聲吼道:“你殺了她,你殺了她,我要殺了你!”

  他的聲音粗糲,就好像砂紙打磨過一般,說得人渾身雞皮疙瘩冒出,我被他掐得喘不過氣來,左手抓著他的手,而右手則執著金劍,朝著他的身子里戳。

  那家伙渾身堅硬,宛如精鋼,我根本就刺不進去,卻給他掐得渾身無力,眼前越發黑暗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香風一陣,然后有一只瑩白的小手,輕輕地拍在了那家伙的頭頂上。

  啪!

  輕輕一響,那家伙仿佛受到了重創一般,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而這個時候,快要陷入昏迷的我,終于瞧見了蟲蟲那種絕美的臉。

  太好了,她自由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蟲蟲,從來,如此,霸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