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七章 運籌帷幄

  呼、呼……

  我就像離開了水的魚兒,肺部幾乎都陷入了一陣干涸之中,深呼吸,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瞧見那矮魅首領居然在受到重創的情況下還跑開了去,而念念和蟲蟲兩人則拖著熊飛走到了我的跟前來。

  嗨!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朝著蟲蟲喊道:“你沒事吧?”

  蟲蟲走到了我的跟前來,伸出手來,擦了一下我臉上的血,忍不住笑,說先問問你自己有沒有事吧。

  我摸了一下臉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流出了鼻血來,止不住惱怒,惡狠狠地說道:“那小矮子的勁兒可真大,差點兒就給他弄死了。”

  蟲蟲說矮魅一族是靈界之中十分強悍的戰斗民族,曾經統治了冥河千里中游,并非尋常的物種所能夠比擬的。

  我詫異,說這玩意是靈界的?

  我知道靈界,甚至還去過——之前在緬甸寨黎苗村的時候,我就曾經與精神錯亂的蟲蟲一起,在那靈界的溶洞之中待過。

  雪瑞當時還告訴我,說如果順著那溶洞往外走,就會到了酆都山。

  直走百里,還能夠瞧見冥河,以及奈何橋。

  那是一個與現實世界有著迥然不同環境的地方,它在中外的神話傳說和宗教典故中廣為流傳,有著無數古怪而離奇的生物。

  只是,這些東西,它們是怎么出現在這大婁山箐壩峰的呢?

  我心中疑惑,而蟲蟲則跟我解釋道:“有兩個可能,第一種,就是這兒的空間結構并不穩定,與靈界構建出了一個裂縫或者通道來;而另外一種,則是這些家伙是以前曾經的入侵者,這么多年之后,存留下來的。”

  我說你覺得是哪種?

  蟲蟲說我比較傾向于第一種,因為這東西與耶朗后裔是死敵,如果他們一直生活在這里,之前的箐壩蠱苗不可能不知道,雙方一定會大打出手,要么你死,要么我亡,不會留有第三種可能。

  旁邊的念念扶著滿臉鮮血的熊飛,說你們現在有討論的閑心,不如先考慮一下怎么逃離這兒吧。

  此刻是那頭大彪擋住了門口,使得外面的矮魅沒有辦法沖入,而一旦大彪扛不住了,那么我們就會直面整個矮魅族群。

  我剛才與那矮魅首領交手,幾乎是用了吃奶的勁兒,卻還是差點兒落敗。

  這樣的實力,實在太強,如果其余的矮魅有他一般的實力,只怕我們最終還是得落敗于此處。

  怎么辦?

  念念問我,而我則望向了蟲蟲。

  似乎感受到了大家期待的目光,蟲蟲嘆了一口氣,說強沖的話,肯定是必死無疑;這些矮魅如果是剛來不久的話,應該會比較害怕陽光,我們如果能夠堅守一晚上,應該就能夠有一線生機。

  害怕陽光?

  我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發現如果要熬到天亮的話,至少得等差不多八個小時以上的時間。

  我們能夠成功么?

  蟲蟲說完話,沒有再啰嗦,而是對著念念說道:“你過來幫我,一起布置法陣,盡量維持住局面;陸言,你負責警戒,任何人沖進來,你就負責將它給趕出去——熊飛,你……好吧,你先躺著,抓緊養傷,不要傷了根本。”

  蟲蟲一聲令下,我們都趕緊行動了起來,我執劍來到了門口,瞧見那頭大彪依舊還是騰挪跳躍。

  它是我們能夠堅持得住、最為關鍵的所在,所以我想確定一下它的狀況,然而剛剛走到了門口,就有投槍破空而來,擦過了那畜生的身邊,直直地插入了那土地上去。

  一根一米六七的投槍,足足進去半米深,這樣的力量,看得實在是讓人心驚膽戰。

  投槍如雨點落下,那大彪也扛不住了,退進了房間里,我一把將它給拽了過來,瞧見它的背上,插著好幾根投槍,就跟那刺猬一般模樣。

  這家伙先前與我交手的時候,刀劍不入,沒想到此刻卻是受了傷。

  一陣投槍完畢,然后外面傳來了沙啞得如同鴨子一般的聲音來:“里面的人給我聽著,立刻走到門口來,舉起雙手,等待處置,要不然等我們殺進里面來了,定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聲音,卻正是那矮魅首領所言,他似乎受了一些傷,血氣有些不足,說話的時候嘴里好像有痰,吞不進含不化,古怪得很。

  房間的邊緣處,蟲蟲和念念兩人在抓緊布陣,不斷地從包里拿出一些粉末、骨頭和石塊來,精心地排列著。

  蟲蟲負責統籌所有的東西,而念念則在她的吩咐下,不停地忙碌著。

  她們做這些的時候,聚精會神,絲毫不理會外面的聲音。

  我有心拖延時間,于是便說道:“投降沒問題,但是你可得保證我們生命安全不受傷害。”

  那人聽到,立刻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殺你,只要美人兒沒事,一切都好談。”

  我問,說美人兒,你什么意思?

  那人說就是我剛剛挑中的那女子,按照我們矮魅一族的規矩,經過了跪求,又戴上了花環,她就已經是我的妻子了,你們只要放開她,我可以放你們離開。

  你妻子?

  你這樣剃頭挑子一頭熱真的好么,人同意了么你就一口一個妻子,漢語說得還挺溜的啊?

  我心中憤怒,不過為了給蟲蟲她們爭取時間,卻還是咬著牙拖延,說你說的是真的么,那你拿什么保證呢,如果我放了人,你們卻翻臉不認,我可怎么辦?

  那矮魅首領冷哼一聲,說你放心,我們矮魅一族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絕對不會像你們人類一樣出爾反爾!

  我滿嘴跑火車,跟他就著交接事宜胡謅了好一會兒,又你來我往地探知虛實,演了好一會兒,那家伙終于覺察出了我在拖延時間,不由得憤怒異常,沖著我怒聲吼道:“我要殺了你,你這個騙子……”

  話音未落,周圍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轟隆隆,有人沿著墻壁沖到了門口,然后擠了進來,我提著金劍上前,揮劍就戳。

  這一次我用盡了全力,破敗王者之間在一瞬間璀璨奪目,金光四溢,陡然刺入了那人的胸口處,而旁邊那大彪也驟然撲了過來,將這些試圖往房間里擠的家伙給按在了地上,張嘴就咬。

  正門這兒洶涌,而窗戶那邊也不停歇,不斷地矮魅從那兒跳入其中,揮著石頭棒子砸來。

  這些家伙不動則已,一動就如同水銀瀉地,鋪天蓋地而來。

  我本以為守著門口,就能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卻忽略了那房子四周的窗戶,既然熊飛能夠鉆入,這些比我們矮了近一倍的小東西,自然是輕松得很。

  怎么辦,要被人海戰術給淹沒了么?

  就在我心中慌亂,想要趕過去護住蟲蟲的時候,突然間一陣“嗡”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片紅云浮現,將那些從窗戶上跳入的矮魅一下子就給兜住了去。

  在第一波的攻擊之中,從窗戶里跳入的矮魅就足有六個,這些家伙被那紅云籠罩,甚至都落不到地上,就直接懸空托著。

  我聽到了尖叫聲,歇斯底里的尖叫,回過身去,瞧見這些矮魅落下來的時候,居然變成了一副白色骨架。

  從兇惡的矮魅,變成一具骷髏,僅僅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

  這是什么法陣啊,居然這般厲害?

  我的心中駭然,不過頓時間也感受到了蟲蟲的恐怖,不愧是蟲池化身,那些家伙或許能夠靠著突襲的方式拿下她,然而一旦讓她有所準備,必然就是一場災禍。

  我信心倍增,手中的金劍舞動得更加有力,拼死抵在了門口,與那大彪一起,死死守著,不讓那些家伙有機會往里面沖。

  一開始的時候,這些矮魅沖得兇猛,幾乎是那種不要命的狀態,然而過了十幾分鐘,當房間里的尸骨已經超過了二十多具的時候,那攻擊突然一下子就變得緩慢了起來。

  對方似乎感覺到了什么,開始收縮了攻勢,而門口這兒,也不再一片洶涌嘈雜。

  尸體幾乎將門口給堵上,而那頭大彪已然奄奄一息,快沒有了生氣。

  我靠著墻,不停地喘息著,還好這些后來的矮魅跟之前那首領的實力,相差得很遠,雖說筋骨堅韌,卻終究還是皮肉之身,金劍倘若到了最巔峰的狀態,還是能切入其中的。

  殺……

  剛剛停緩過來,突然間就感覺到那墻壁一陣巨震,外面的人居然想把房子給弄垮,直接用石頭在砸了。

  就在這個時候,蟲蟲終于將那法陣布置妥當,口中一陣喝念,周遭的氣息陡然一變,無數粘稠的味道散發了出來。

  緊接著我感覺自己就好像身處于一個氣泡之中一般,整個房子,居然變成了一個蜂窩般的巢穴。

  太神奇了,蟲蟲是怎么做到的?

  我心中驚訝,感覺那房子不斷地被撞擊,卻被六角形的穩定結構給抵擋住,而后外面的矮魅又試過了火燒、投槍和各種手段,一夜過去,終究還是沒有能夠突破得了這法陣。

  天終于亮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