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 持重之計

  什么,有戰士失蹤了?

  王老局長皺著眉頭,問那軍官是什么時候的事情,軍官說應該是剛才在洞子里面的時候,一開始沒有注意,剛才他集合隊伍、清點人數的時候才發現的。

  這一次跟隨著我們行動的武警戰士有四十多人,而另外的人要么隨著省局秦隊長繩降,要么就守在了那邊的洞口處。

  本以為這一次進洞的人手足夠多,又有像我這樣的老司機帶路,應該不會出現什么問題,結果到底還是出事了。

  王老局長沒有說話,而秦隊長卻發了火,說怎么回事,出發前不是反復交代過紀律,讓你們注意前后的同志么,為什么到現在才發現不正常?

  那軍官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錯就是錯,無可辯駁。

  場面一時變得很僵,王老局長嘆了一口氣,說算了,他們都是當地的武警部隊,不是專業處理這方面事務的人員,出了問題也是正常的。

  秦隊長還是惱怒,批評道:“你們的訓練太懈怠了,一點兒戰斗意識都沒有,要是真的出現了什么問題,人民能夠指望得了你們么?”

  顯然,在西南局的領導面前丟臉,這事兒讓秦隊長有些難以釋懷。

  不過責怪并不能夠解決問題,批評過后,他們聚在一起商量,過了一會兒,楊操過來找我,說可能還是需要進洞子里面去搜尋的,問我要不要跟著去?

  我反問,說能不去么?

  楊操不好意思地笑了,說可以是可以,不過王老局長點名讓你作陪了,你不去的話,我那邊有些不好交代……

  我說呃,現在到底什么情況嘛,你們怎么商量的?

  楊操說有人失蹤了,這事兒肯定大有問題,肯定是要找到的,所以大佬們剛才決定一部分人駐扎在這里留守,配合局里來的專家進行深度挖掘和考察,而大部隊則返回洞子里,盡量把人給找到,這是其一;另外還有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找到那幫失蹤了的矮魅到底去了哪里。

  我說你們還是懷疑這里有不穩定的時空裂縫什么的?

  楊操點頭,說這個最麻煩,因為一旦確認的話,這里就會變成我們局重點關注的地方,需要進行大量人力物力的調集和政策的改變,所以趁著老王局長在,就把事情給確定下來。

  我表示同意,反正抱著大腿,需要我沖鋒陷陣的地方并不多,危險性也不大,反而是能夠賣王老局長一個人情,方便我以后的行事。

  不過我想讓蟲蟲和念念留在峽谷里。

  楊操說沒有問題,王老局長對你很感興趣,至于那兩個女孩子,柔柔弱弱的,也就隨她們吧。

  說完這個,楊操去回話,而我則跟蟲蟲她們講起此事。

  念念有些不同意,擔心我會有危險,而蟲蟲在了解了一下這邊的陣容之后,卻沒有太多異議。

  事實上,她的性子比較冷淡,在這么多人的面前,她會選擇封閉自己,盡量地不顯山露水,展示太多的個人能力來。

  我們在說話的時候,楊操他們那邊也在集合訓話,然后開始整頓隊伍。

  宗教局這邊的人員都是精干之輩,而且長期處理類似的事物,并不會有太多的疏漏,只是這些武警戰士,是從附近臨時抽調過來的,平日里疏于訓練,到底還是有一些問題,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對他們進行整訓。

  差不多七八分鐘之后,終于再一次出發,而這一次,王老局長和他帶來的十幾個西南局精英、省局的秦隊長以及楊操都有隨行。

  宗教局的人員有超過二十五人以上,而隨行的武警戰士則也有五十人。

  這一次可謂是重兵集結,殺雞用了牛刀。

  出發之前,還有誓師。

  聽到一眾鐵骨錚錚的漢子聚在一起,怒聲大叫,殺聲震天,我莫名地就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緒在心中升騰,盡管知道這是集群效應,不過還是為之熱血沸騰。

  再一次進發,這一次的準備比之前要充分許多,隊伍的前后左右,都有宗教局的精干人員在聯絡,每走一段路都會刻得有標識,隨時溝通,在岔路口,也會有人進行決策,并且逐一搜索。

  在龐大的人力面前,那深深的洞穴變得沒有那般復雜恐怖,面貌也漸漸地展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來。

  這是一個具有典型性喀斯特地貌的大型溶洞,除了我們過來的主道之外,還有許多曲折之處,這些復雜的路口需要人逐一探索,我們主要搜尋了之前來路上的一些岔口,經過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搜索,終于在一處岔口的不遠處,找到了第一個戰士。

  他是因為不小心誤入其中,然后掉進了那吊洞之中去。

  所謂吊洞,就是在溶洞的下方,有一個缺口,通向另外的洞子,如果不小心踩到里面,就很容易跌落下去的。

  這些吊洞,有的有底,而且并不高,有的則深不見底,一不小心,性命皆無。

  好在我們找到他的時候,發現只是昏迷了過去,通過繩索將他吊了上來,簡單地治療之后,被送出了洞子里去。

  另外一個戰士也在兩個多小時之后被發現了。

  不過遺憾的是,這是一具尸體。

  他躺倒在一片冰冷的溪流之中,身上有七八處撕咬的痕跡,脖子上有淤青,裝備和槍支被奪,一看就知道是被襲擊了。

  不用猜,襲擊他的人,應該就是我們一直在找尋的矮魅。

  瞧見這戰士的尸體,許多人都陷入了恐懼之中,而以王老局長為首的領導層卻大為震怒,發誓一定要將那幫藏在暗處的小東西給清繳干凈。

  然而經過再一次的探尋,我們發現了一個無奈的事實,那就是這個洞穴遠遠要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得多,除了我們之前所以為的主道之外,腹地曲曲折折,居然有七八十條道路分散出來,根本就沒有辦法一下子探索完畢。

  時間飛快過去,很快就到了下午三點多,我們依舊沒有找尋到矮魅的蹤跡。

  因為害怕兵力分得太散,導致被那些邪惡的小人有機可乘,我們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大洞子中來,幾個領導層聚在一起,開始商量起了事情來。

  我在旁邊聽著,討論十分激烈,不過最后卻還是由王老局長拍板,決定對面向峽谷的道路進行爆破,把這條通道給炸塌了去,然后派人駐守另外一邊的通道。

  當然,這只是權宜之計,回頭他們還會調集專業的人手和裝備,對這里進行深度調查。

  這是一個老成持重的方案,盡管有可能給那些矮魅許多緩沖和逃逸的時間,不過卻不會因為太多的不確定性而犧牲人員。

  這一次行動,有一名戰士的犧牲,已經讓所有人的心中蒙下陰影了。

  我們走出洞子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晚,大部隊在洞口附近扎營,領導層再一次召開會議,而我們這些身處其外的顧問則隨著大部隊一起開餐,吃了一頓粗糙的野外餐之后,楊操過來找到了我。

  他告訴我,說這件事情,一時半會可能解決不了,問我是否會在這里久留。

  我說我又不是你們的工作人員,具體的情況我跟你們說明清楚了,該幫的也都幫了,這兒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我也還有事,就先離開了。

  楊操似乎早就猜到了我的回答,說沒有問題,回頭跟老王局長打聲招呼就好了;至于你的事情,我已經找人去辦了,問題也不大,你回頭給我一個聯系方式,做好了,回頭給你快遞回去。

  他的爽快讓我十分受用,當下也是找到了蟲蟲和念念,詢問她們的意見。

  蟲蟲和念念本來就不太喜歡這種人群聚集的地方,畢竟心中有所顧忌,聽到我們可以離開了,也是十分高興,說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要在這兒久留,立刻離開吧。

  我說好,然后等著領導們開完了會,便找了個機會,去跟王老局長告別。

  王老局長對我有些不舍,不過知道我不是他的部下,也沒有辦法勉強。

  臨走前,他拉著我的手,說陸言,我看你也是一身本事,流落鄉野,實在是可惜,不如出來做點事情,你若是有意,我可以當你的舉薦人。

  面對著王老局長的熱情,我顯得很冷靜,說王老,我這人閑散慣了,受不得拘束,還是自由自在的好。

  他有些遺憾,留了一個電話給我,說你什么時候若是改變了主意,隨時可以聯系我。

  離別了大部隊,我、蟲蟲和念念下山,當天在山下的潘寨住了一夜,次日清晨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我母親打來的,她問我,說認不認識一個姓劉的老板?

  我問叫什么名字?

  她說叫做李海波,是個胖子,找到家里來,說之前跟我約定過,在滇南春城見面,結果我一直沒有赴約,還在有家里的地址,就找上了門去……

  聽到母親這么一說,我豁然想了起來,哎呀,對了,是小劉,說好給他解蠱治病的,我居然都給忘記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