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三章 他是騙子

  說句老實話,我是真的已經忘記了還有小劉這件事情。

  之前答應他的時候,是因為我計劃陪著蟲蟲一起,打遍苗疆三十六峒,如果按照行程的話,應該是能夠在春城遇到對方的,然而計劃不如變化,我一入國境,就碰到了布魚,得知了陸左的事情,當時心急如焚,所有的事情都拋于腦后,而后來在茅山和茶荏巴錯那兒走了一遭,哪里還記得起這種小事兒?

  不過這對于我來說是件小事,但對于小劉和他的家人來說,卻是一件生死攸關的大事。

  失信這事兒可大可小,但是經母親一提醒,我頓時就坐立難安起來。

  掛了電話話之后,我立刻找到了蟲蟲,跟她講起了此事來,她沉默了一會兒,問我打算怎么辦?

  我這一次學乖了,對她說既然箐壩蠱苗不知所蹤,那么也不必執著于此,前面幾家,反正也跑不了,不如略過,你們跟我一起走,直接前往敦寨蠱苗去,一來也不耽誤你的行程,二來我們也不必失信于人。

  說完這話兒,我滿臉期待地望著蟲蟲,等她發話。

  蟲蟲沉默了。

  她似乎在想到底要不要按照我的說法去做,而過了好一會兒,她卻是點了點頭,說好,就照你所說的做吧。

  得到蟲蟲的認同,我忍不住歡欣雀躍起來,高興地大叫一聲,然后去準備行程。

  我來的時候,身上帶著足夠的錢,所以并不吝嗇,當下也是趕到了附近的縣城,然后找了一輛車,談好價錢之后,直接就乘車前往老家。

  除了之前在緬甸老街那一段短暫的經歷之外,這是蟲蟲第一次坐汽車,車里面的汽油味讓她十分不喜,而且這附近的山路曲曲折折,行駛起來的時候東搖西晃,然后我和念念驚訝地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蟲蟲居然暈車。

  天啊,這可是一件讓人驚訝無比的發現,要知道在我們的心中,蟲蟲仿佛無所不能一般。

  萬萬沒想到,她居然會栽倒在這小小的汽車上。

  暈車的蟲蟲顯得分外虛弱,我這個時候終于有了照顧她的機會,可以與念念調了座位,從副駕駛換到了后排來,端茶送水且不說,熱毛巾一直供應著,還隨時要準備停車,讓她吐一下。

  不知道為什么,瞧見這時的蟲蟲,我心中反而覺得無比的期待。

  柔弱的她,比平日里還要美麗十倍。

  當然,我也知道蟲蟲之所以肯一直忍著,多少也是在為了我考慮,畢竟那老劉一家人可都在大敦子鎮等著我,整天勞煩我父母,晚一天,就麻煩一天。

  如此一路波折,終于在第二日的傍晚達到了晉平,然后馬不停蹄地趕往了大敦子鎮。

  我們到鎮子上的時候,已經是夜里九點多,鎮子里沒有什么酒店,只有一家林業招待所,條件有限,而老劉一家人則就住在這里。

  我想起這一家人恐怕也是處于心驚膽戰之中,停了車,付了錢,連飯都沒有吃一口,便找上了門去。

  我在林業招待所里見到了老劉,當初一大胖子,此刻居然消瘦了許多,兩眼凹陷,憔悴了好幾分,而旁邊有個燙發的中年婦女,卻正是小劉的母親,在得知了我的身份之后,伸手過來,緊緊拉著我,說陸先生啊,求求你救救我兒子吧,他現在每天就琢磨著自殺的事情,嚇死我了——我就這么一個兒子,可不能失去他啊……

  沒說兩句,她就哭了起來,老劉瞧見我臉色尷尬,慌忙上前解圍,說陸先生啊,不好意思啊,我太太實在是太著急了,本來不想讓她來的,非要吵著過來。

  我滿臉抱歉,說不好意思啊,我這邊出了一點兒事情,所以沒有能夠趕到春城去。

  對于這件事情,老劉一家人肯定是心里很詬病的,不過當著我的面,卻也不敢多講,只是笑了笑,說沒事的,貴人事忙,我們理解。

  我說方便的話,我想單獨見一下小劉。

  兩公婆慌忙說方便,當然方便。

  我被引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里去,里面窗簾拉得死死,燈也沒有開,黑乎乎的一片,隱約能夠瞧見有一個人影在床上窩著,小劉母親沖里面喊道:“劉寶,劉寶,陸先生來了。”

  她伸手就要去開燈,結果床上那人一下子就坐了起來,沖著她歇斯底里地吼道:“不要開燈,不要開燈!”

  小劉母親垂淚欲滴,對我說道:“他出事之后,就不敢見人,也碰不得鏡子,每天都縮在房間里,不敢出去……”

  我點了點頭,說不開燈也沒有關系,你出去了,我跟他談談。

  小劉母親慌忙點頭,說好,你們談,好好談。

  他們離開之后,我把門關上,一路走到了那床頭來,拉來一根椅子坐下,然后很隨意地對床上的小劉說道:“好久不見,對了,你當初答應我的事情,現在可還做得準?”

  小劉拿床單蒙著頭,悶聲悶氣地說道:“什么事?”

  我說就是我們一起被關在那地窖里面的時候,你答應我,說要是有朝一日能夠放出去的話,你招待我去澳門,說那兒有嫩模玩兒,是不是真的?

  聽到我談起這事兒來,同為男人的小劉一下子就不別扭了,郁悶地說道:“有是有,不過老子現在這副鬼樣子,花一百萬都未必有人肯伺候著。”

  我笑了,說多大點事,不跟你講大話,我這幾個月呢,一直在跟人學本事,就你這事兒,問題不大。

  真的?

  小劉一骨碌爬了起來,忍不住地抓著我的手,說你別騙我啊?

  即便是黑黝黝的房間里,這么近的距離,我還是能夠瞧見小劉那張滿是孔洞的臉,就像一馬蜂窩一般,十分可怖。

  來的路上,我跟蟲蟲有過交流,她告訴我,說小劉身體里面的這個,叫做引蠱,施蠱者在他的身上施加了蟲卵,只有血脈適合者,方才會孕育而生,這些蟲子吞噬血肉,最終孕育成蠱,離體之后,會有余毒存留,而且還對身體有著極大的傷害,但是并不是沒有辦法可解。

  我現在已經能夠控制聚血蠱小紅了,便能夠將其植入小劉的體內,吸盡余毒,然后敷藥修養,最快三月,最短半年,他應該就能夠跟尋常人一般了。

  雖然體質難免會弱上一些,不過普通人能夠做的事情,他都能夠做得。

  這里面當然也包括傳宗接代。

  有著蟲蟲的這些話墊著,我說話就有了底氣,拍著他的肩膀,說問題真不大,不然你瞧我為什么活蹦亂跳的呢?

  小劉立刻激動了起來,說那你快點幫我解蠱吧?

  我說這件事情呢,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首先一點,那就是你需要調養好身體,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情,過兩日,我就過來幫你弄,回頭的話,再開一個藥方給你,基本上就妥了——對了,保持良好的心情,至關重要,這個我也幫不了你,總不能咯吱你笑吧?

  小劉說要是能夠治好我,或者說我只要是能夠有一絲希望,我又何必這般不死不活的呢?

  我說那就行了,得了,跟你的心理輔導做完了,我去回復你老爹老媽。

  我推門而出,瞧見小劉母親并沒有守在門口,而是在旁邊的房間里跟人說話,我走過去,敲了敲門,說劉太太,貴公子……

  話說到一半,我瞧見房間里多出了幾個人來,第一個是張大器,緊接著旁邊還有他那當縣領導的父親,還有另外兩個人,看那穿著就知道是政府的公務人員。

  張大器父親瞧見我,也十分的詫異,臉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動了一下,說啊,你怎么會在這里。

  這話兒說得,跟之前相比,卻沒有那般客氣。

  再看向張大器,依舊一副戾氣十足的模樣,一對眼睛瞪得滾圓,仿佛要把我給吃掉了一般。

  老劉站起來,跟張大器父親介紹,說這就是我過來找的大師,陸先生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張書記,之前他去南方招商的時候我們認識的。

  啊?

  原來是這樣啊,我瞧見了這尷尬的場面,就沒有想再摻合進來,這是笑著對老劉說道:“嗯,你忙你的,我就是跟你說一下,這兩天讓貴公子調理一下身體,第三天早上的時候,你們去我家找我就行了。”

  小劉母親說當然可以,不過劉寶他未必肯配合。

  我笑了笑,說我跟他已經說好了,他應該會聽你們的話,別擔心,孩子只是一時間走向了死胡同,并不是真的想死。

  我交代完,轉身離開,蟲蟲她們還在樓下等我,我并沒有時間跟張大器他們寒暄。

  走出房間的時候,我聽到里面傳來了張大器氣急敗壞地聲音:“劉叔,你們怎么能夠信這小子呢?我跟你們講,他就是一個混子,什么都不懂,只知道騙人的錢,我們警察差一點兒就將他給逮起來了。真的,別信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