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六章 按章執法

  我那一路幾乎是燒紅著臉回的家,仔細想一想,家里面是木房子,隔音很差,母親跟我嘀咕的那些話兒,估計都給蟲蟲和念念聽了去。

  我有些欲哭無淚——我的媽呀,你好端端的,沒事說什么屁股的事情?

  就這般一路尷尬地下了山,回到家里,母親熱情地過來招呼,說咋這個時候才回來呢,做了一大桌子的飯菜,就等你們呢。

  待瞧見只有我和念念,她愣住了,說怎么沒有瞧見蟲蟲姑娘啊?

  我說她有一個親戚在敦寨,今天就留那里歇息了。

  很明顯我母親對念念更加關心一些,也沒有再多問,而是張羅著洗手吃飯,而飯桌上,她給念念不斷地夾著菜,然后有意無意地打聽起了念念的個人情況來,饒是念念的性子活潑,也擋不住我母親這活力十足的攻擊,不免有些尷尬,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想起念念下山前跟我說的那句話,老臉羞得通紅,慌忙止住了母親的問話,說你問那么多干嘛,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母親瞪了我一眼,說也就是關心關心念念,關你什么事請?

  念念在旁邊暗笑,卻也添油加醋地說道:“就是,我和伯媽聊天呢,你自己吃飯就是了——伯媽,我跟你說哦,陸言他喜歡我蟲蟲姐的。”

  她輕輕松松地就把自己給摘了出來,我母親聽到,多少有些遺憾,說啊,這樣子啊。

  說罷,她又跟念念打聽起了蟲蟲的情況來。

  念念挑了一些不重要的東西跟母親說起,兩人在飯桌上嘀嘀咕咕,不是露出狡猾的笑容來,我和父親在旁邊吃得無味,早早地就離開了。

  一夜無夢,次日我早早地起來,騎著父親的摩托車去了一趟縣城,到中藥房里采購了明日一些必須的藥材。

  蟲蟲不知道要在敦寨待上幾天,所以指望她來主持解蠱工作并不現實,好在之前在來的路上,她跟我講清楚了具體的辦法和方子,再加上我對于巫蠱之術的理解也隨著陸左在茶荏巴錯傳我的兩套巫蠱上經開始逐漸地加深,想來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生黃芪、當歸、赤芍、香附、醋柴胡、廣木香、雞血藤、菟絲子、路路通、莪術、半枝蓮、丹參、甘草、制何首烏、炒王不留……

  一應物品準備妥當,花了我不少錢。

  按理說這些錢應該羊毛出在羊身上,找那老劉一家人要的,不過想起當日在林業招待所里,我離開之后張大器說的那些話,我就打定主意不要報酬,免得落人口舌。

  此時此刻,我對于錢財之物的概念已經沒有以前奮力求存之時那般濃烈了,常人所謂的“買車、買房”這些重大支出,對于我來說幾乎沒有什么吸引力。

  這就是眼界的不同,當你常年在生死邊緣徘徊,今天不知道明天事的時候,最看重的,自然不是這些俗物。

  而是情分。

  無論是師徒情、兄弟情、親情還是愛情,才是最值得珍惜的東西,其余的一切,都不過是過眼云煙而已。

  我不蒸饅頭爭口氣,還非得把這件事情給干得漂漂亮亮的。

  將這一大包的東西捆在摩托車后座上面,我騎著車準備回家熬藥,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突然拐過來一輛警用皮卡,是交警,有兩個警察從車上跳了下來,沖到了我的面前,大聲喊道:“別動!”

  我愣了一下神,有點兒摸不清楚什么狀況,騎在摩托車上面看著他們。

  兩警察走到了我的跟前來,打量了一下我的摩托車,然后惡狠狠地對我說道:“你摩托車怎么沒有牌照?”

  啊?

  我愣了一神,這才反應過來,我父親這摩托車還真的沒有牌照,不過像晉平這種地方,地廣人稀,到處都是山路疙瘩,管理其實并不嚴格,而上牌的話,七七八八搞下來,差不多又能買一臺摩托車了,所以全縣的摩托車有九成沒有上牌,也就是那些事業單位的干部和公務員因為工作的原因,才會弄一個牌照掛前面。

  我這里論理,肯定是行不通的,不過平日里沒牌照的摩托車滿大街的亂竄,也沒有誰管過,怎么單單就盯上我了呢?

  難道是有人故意在搞我?

  我心中疑惑,卻還是很配合地下了摩托車,說得,車你們拿走,東西我帶回去。

  一般來說,縣里面逢年過節的時候會突擊檢查,應付一下上面,所以這個時候會在縣城里抓摩托車,處理也很簡單,摩托車沒收,然后批評警告就算了事。

  到時候,沒關系的人只有跳腳罵娘,有關系的,花點錢,還是可以把摩托車給贖回來的。

  而那些沒有主的摩托車,到時候也會給賣出去,也算是增加創收。

  我對他們這一套十分清楚,不過到底還是我有錯在先,現在既然被抓了一個現行,那就只有認栽了,車扔那兒,我回頭再想辦法弄出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得回去熬藥,趕著明天給小劉治病要緊。

  然而我是這么想的,結果那兩個警察卻像門神一般,把我給攔住,一本正經地說道:“出示你的身份證和駕照。”

  我樂了,說誰沒事出門帶這個啊。

  其中一個警察對我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屬于無證駕駛,無牌無證,按照交通安全法的規定,需要對你處以兩千元的罰款,并處于十五日的拘留,來,你在這里簽一個字,然后跟我們走。”

  什么?

  罰款兩千元,拘留十五日?

  我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頓時間就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陰謀氣息,左右一看,試圖找到那個藏在背后使陰謀詭計的人來。

  然而我往周圍一望,只瞧見那些過來瞧熱鬧的圍觀群眾,別的什么也沒有看著。

  那警察瞧見我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上前一步,對我說道:“你配合點,免得大家都難做。”

  他言語之間,頗多威脅之意,我不由得氣樂了,說行,你有本事就把我給抓起來,回頭的時候,看你怎么收場。

  那人一本正經地說道:“打擊違反交通安全的不法行為,是我們的責任;我們這是照章辦事,誰也說不著我們。”

  我給押到了車里,而我父親的摩托車以及我從藥房里買來的那一大包藥材都給搬到了皮卡后面的車斗去,接著前面油門一轟,就朝著交通大隊那邊開了過去。

  我再一次進了局子,而且還是這點兒小破事,關在一個小房間里面的我透過狹小的窗口瞧了一眼外面的世界,頓時就一股火氣冒了出來。

  真的,老子要是殺人放火了,也就認了,就一摩托車沒牌照,居然就給我拘留十五天。

  這算什么事兒?

  而且我還跟老劉一家人約好明天給小劉治病,現在人在局子里,哪里還能赴約?

  想到這里,我也很無奈,被關進這里面來的時候,我的手機還有錢包之類的,都給沒收了,想打電話給馬海波都沒辦法;而這房間只是短暫關押,等到他們辦完了手續,就可以把我直接往拘留所里面一送,十五天牢房妥妥地吃上了。

  我越想越不對勁,倘若這不是在晉平,而是別的地方,依照我這暴脾氣,直接就奪門而出了。

  真的是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我在那小房間里待了半個多鐘,接著有人過來押我前往看守所,走過樓道的時候,前面走來一警察,瞅著面熟,而他卻是一眼認出了我來,說啊,陸言,你怎么在這里?

  我這時也想起了這人的名字來,笑了笑,說李東啊,你好。

  這李東是馬海波的心腹部下,之前我被關在派出所里面的時候,就是他過來給我送夜宵的,挺不錯的一人。

  旁邊押著我的那交警愣了一下,說李東,你們認識?

  李東點了點頭,然后打量著我們,疑惑地說道:“這到底是什么情況,陸言你是犯了什么事么,怎么會在這兒呢?”

  我聳了聳肩膀,說你問他們唄。

  把我給逮過來的警察走上前,說李東,是這樣的,他在縣城里面無證駕駛那無牌摩托車,被我們抓了個正著,根據相關規定,處于十五日的行政拘留……

  李東是熟知當地情況的,一聽到了這個,眉頭頓時一挑,說你們這是搞什么,這不是在胡鬧么?

  他的言語很不客氣,那個警察立刻就惱了,他跟李東本來就不是一個系統的,雖然大家平日里彼此之間給一些面子,但是李東這么簡單明了的批駁,卻還是讓他的臉上有些掛不住,瞪了李東一眼,說我們是按照規章制度和程序辦事的,你要是有意見,等你李東做到我的頂頭上司,再來對我指手畫腳吧。

  他說完話,氣呼呼地叫人押著我就走,而李東則在后面跟著過來,說老羅,你這樣亂來,會出事的。

  那老羅不陰不陽地說道:“李東,管好你自己就行,我的事情,用不著你擔心。”

  說著話,我卻是給推搡著進了車,朝著看守所送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