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 陸言解蠱

  我到底還是沒有進看守所,在門口的時候,一輛警車將準備辦交接手續的警察老羅給攔了下來。

  李東攔不住,但是馬海波卻攔得住。

  當瞧見怒氣沖沖的馬海波從車上跳了下來,一大腳踢在了那汽車駕駛室車門前時,老羅終于慌了,他把車門打開,跳下來立正敬禮,還沒有說話,就給馬海波一通話給震住了:“羅友文,身為警務人員,駕駛車輛不系安全帶,知法犯法,立刻給我停職反省,現在、立刻、馬上!”

  馬海波氣得渾身直哆嗦,嘴唇發白,而那老羅也給嚇到了,嘴唇嚅喏,說馬局,不就是沒系安全帶么,多大點事兒?

  聽到這話兒,馬海波立刻朝著旁邊跟過來的李東喊道:“李東,我命令你,立刻將羅友文的工作證、駕照給扣留……”

  李東冷笑著走了過來,而老羅頓時就慌了,沖著馬海波說道:“馬局,馬局你這是什么意思?”

  馬海波指著車里的我,對他說你這又是什么意思呢?

  這個時候老羅也是頭發了昏,慌不擇言地說道:“馬局,這事兒是張書記兒的公子張大器吩咐的,我只是給這小子一個教訓而已,并沒有真想怎么樣……”

  馬海波終于雷霆大怒了,指著老羅的鼻子罵道:“張大器吩咐你的?他叫你去吃屎,你是不是也要去?”

  老羅腦子一時間轉不過彎來,賠著笑說道:“倒也不是……”

  對于這樣滑不溜手的老油條,馬海波知道不敲重錘是不行的,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公器私用,羅友文你好大的膽子啊。那好,你現在就打電話給張大器,問他是不是他指使你干的。若是他承認,一切都還好說;若是他否認了這件事情,你就等著停職查看吧!”

  馬海波長期從事刑偵工作,一張馬臉又黑又硬,眼神犀利,瞧得老羅心慌意亂,趕忙拿起手機來,撥通了出去。

  幾聲之后,電話接通,老羅開了擴音,慌里慌張地喊道:“大器啊,我是老羅,今天你交待我的這件事情啊,我說,等等,你……”

  嘟、嘟、嘟……

  老羅開口沒幾句話,那便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去。

  他再一次撥通了電話,結果發現對方用戶已關機,根本就已經接收不到任何信號了。

  瞧見張大器這動靜,老羅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猙獰了起來,將那手機惡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憤恨難平,一臉悔恨地沖著馬海波說道:“馬局,我、我,唉……”

  他一聲長嘆,眼淚都快憋了出來,完全沒有先前的那副囂張模樣。

  他似乎想說些什么話兒來挽回,然而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而馬海波則根本就不理會他,過來給我開了門,說陸言,走,到我車里面去聊。

  我全程沒有說一句話,聽了馬海波的招呼,下了車,然后上了他車的副駕駛室里去。

  馬海波帶著我走了,臨行前吩咐李東,讓他把這邊的爛攤子給收拾妥當。

  馬海波帶著我開了幾百米,來到了河邊的風雨橋前停下,然后對我說道:“下去走一走?”

  我點頭,跟著他走上了風雨橋。

  風雨橋橫跨清水江,對岸是著名的學府路,上面有晉平一中、晉平職高和晉平衛校等好幾個學校,風雨橋上人來人往,很多人都會來這兒乘涼,逢年過節的時候,還會有歌會,不過現在人很少,我和馬海波走在那橋上,他長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唉,對不起,是我隊伍沒帶好,讓你受驚了。”

  我笑了,說主要是我沒有做對,讓人抓到痛腳,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

  馬海波說那摩托車,回頭我叫人幫著上了牌照。

  我說這都是小事,我就是過來買點兒藥材,以后未必能夠用得著。

  他說你用不著,你父親可不還是常用?對了,你賣的藥材,是不是給南方省那個劉老板的兒子給備的?

  我說對,約好明天給他治病,而如果我現在給關到看守所里面去,就用不著了。

  馬海波嘆了一口氣,說今天早上政府辦公室那邊還打來電話,說南方的李老板是身家億萬的大老板、企業家,讓我們照看著點,若是有什么問題,要及時跟進,看看能不能從他手里漏點兒投資出來,擱我們這兒呢,沒想到他們又給我弄這么一出。

  我低著頭,沒有說話,馬海波瞧見我情緒不好,低聲問道:“你是不是有點兒后悔救活張大器那小子?”

  我說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張大器的蠱毒,是我下的,他若是死了,我這里肯定逃不了——你們或許抓不住我,但肯定會有人斷清楚的,如果不救他,那將是我一生的污點,所以救肯定還是得救的。

  馬海波嘆了一口氣,說他其實也是孩子氣,就是想給你找點兒不自在,太多的壞心眼倒也沒有。

  我笑了,說的確是孩子氣,可是我又不是他爹,還真的忍不下來。

  馬海波說這樣吧,我回頭警告一下他,然后跟張書記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調到市里去,又或者趕到鄰縣去,眼不見心不煩。

  我說那是你們的事情,跟我沒關系;有時候我還在想,倘若他真的動點兒真格的,我自衛,殺了他就是了,結果總是這么不疼不癢的,弄得難受。

  馬海波頓時就黑臉了,說陸言,擺脫你尊重一下我的職業好吧,好歹我也是個警察,你這么說話合適么?

  我笑了,說我既然沒有進看守所,你又親自出面了,這事兒就算是結了,你別擔心,我不會對張大器怎樣的,在我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我不至于為了一兩只臭蟲而耽誤自己的好心情。

  馬海波松了一口氣,說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給我開脫了心情,馬海波又叫李東連車帶人給我送回了大敦子鎮去,我回到家里,沒有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任何人,而是找來了念念,準備起熬制草藥的準備工作。

  準備的藥分為兩份,一種是熬湯內服,一種是煮開了,加水熬煮,然后弄成一大鍋藥湯,給人泡澡。

  如此準備妥當,次日清晨,早已經等待得不耐煩了的劉家三口登門拜訪。

  他們開的車是一臺白色路虎,一臺保時捷卡宴。

  除了劉家人,還有老劉的助理和司機,以及隨行的工作人員。

  畢竟是億萬富翁,出行還是挺有架勢的。

  一番寒暄之后,我也沒有多聊,讓老劉夫婦在堂屋坐著喝茶,而我則帶著腦袋包得結結實實的小劉來到了后院。

  大清早的,后院這兒架著一大鐵鍋,正在咕嘟咕嘟地煮著藥湯,古怪的氣味四處洋溢。

  有點兒像是小時候豬食的那種味道,聞不慣的人就只想嘔吐。

  小劉明顯也聞不來,不停地發嘔。

  我從灶臺上把熬煮了一天的藥湯倒成一碗黑乎乎的藥湯,遞給了小劉,說來吧,喝完了。

  小劉端過來,聞了一下,說唔,你這藥怎么這么臭啊,跟狗屎一樣。

  我說你要是想治好病,別說像狗屎,就是狗屎,你也得喝了。

  小劉不敢違背我的意思,捏著鼻子喝了下去。

  溫熱的藥液喝完了之后,他渾身發熱,忍不住地不停扇風,走來走去,我笑了,說怎么,熱不熱?

  小劉說好熱,我點頭,說好,那把衣服都給脫了吧。

  他一愣,說脫衣服干嘛?

  我說你放心,我不是基佬,這里也沒有肥皂,瞧見那里的木桶了沒有?

  我指著不遠處一個齊腰高的大木桶,他點頭說看到了,我說一會兒你就進那里面去,我給你泡一下澡,將留在你身體里面的那些蟲尸給弄出來。

  小劉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照著做了,脫得只剩下內褲。

  他問我還要不要脫。

  我阻止了他。

  呃,說句實話,脫光了的小劉,渾身都是黃豆大的孔洞,密密麻麻,有好幾百個之多,密集恐懼癥者若是瞧見,只怕會頭發豎起,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

  我有些不忍心瞧他最后的隱私處,到底長啥樣了。

  灶臺上的鐵鍋里,藥液不斷翻騰,我試了一下水溫,感覺合適了,便把藥液都傾倒在木桶里,然后兌了一些冷水,水溫大抵合適,便讓他翻進去。

  小劉試了一下水溫,說好燙,好燙,我受不了。

  事實上,依照他這滿身都是空洞的樣子,里面的腐肉恐怕連三四十度的水溫都抵受不住,更何況我這是六十來度呢?

  我沒有跟他商量,很直接將他給抓起來,一把扔進了水桶里。

  啊……

  小劉發出了慘痛欲絕的叫聲來,嚇得堂屋里坐著的老劉夫婦趕忙出言詢問,被我搪塞了過去,他慘叫聲聲,不斷地試圖爬出水桶,都給他按進了里面去。

  過了一會兒,他沒有再反抗了,躺在木桶里,發出了舒服的嘆息聲來。

  我走到旁邊一看,瞧見那木桶里面的藥液之中,漂浮著厚厚的一層蟲尸,而且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瞧見這讓人驚悸的畫面,我沒有再猶豫,一拍胸口,把小紅給請了出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渾身都是孔洞的小劉,躺進了熱水之中,那酸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