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蟲蟲拜師

  小紅從我的身體里浮現,歡欣鼓舞,身子在半空中浮動,圍著我不停地繞圈,柔軟的身子不時滑過我的臉龐。

  它這是在像我撒嬌。

  主人,主人,你怎么現在才放人家出來玩兒啊?

  這種感覺真好,小東西不再是我身體里的定時炸彈,而是服從著我的指揮。

  我沒有讓小劉瞧見聚血蠱,而是背著他的身后,讓小紅輕輕地抱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小劉嚇了一大跳,說陸哥,陸哥,怎么回事,我的脖子上好像有個東西,你幫我拿掉。

  我按著他的額頭,說別緊張,你閉上眼睛,坐在里面就行了。

  小劉顯得很驚恐,哆哆嗦嗦地說道:“可是……”

  我繼續安慰他,說一切都會過去的,你放心,很久以后,當你回憶起這一段經歷來,就會發現,這不過是一場噩夢而已。

  聽到我的安慰聲,小劉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而這時小紅則一下子擠進了他的身體里去。

  它進入的方式很特別,并沒有從口鼻之處,而是直接從他身上孔洞處進入,如絲絮一般,小劉感到了渾身一陣麻癢,難受不已,下意識地扭動身子,不過感受到放在額頭上面的手掌,卻也不敢站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又麻又癢,然而到了后來,隨著身體的毒素被清理,他終于放松了警惕,在水桶里面伸展,整個人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

  過了一會兒,他卻是睡著了去。

  瞧見躺在藥水之中陷入熟睡的小劉,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想著倘若我沒有陸左這么一個堂哥,說不定此刻跟他是一般模樣呢。

  又或者還不如,畢竟我沒有一個億萬富翁的父親。

  我閉上了眼睛,能夠感受得到聚血蠱在小劉的身體里不停地流動著,雖說小紅出現的時候,感覺就像一大蓬的花兒,但實際上它的體積很小的,縮成一團,也就一丁點兒大,而對于這種事情,它其實也是蠻喜歡的,畢竟聚血蠱以毒為食,這些讓小劉痛苦不已的余毒,對于它來說,都是美味。

  如此過了半個多小時,小紅終于將小劉體內的余毒給清理完畢,然后開始利用藥湯,刺激起小劉傷口處的肌肉和皮膚,激發潛力,讓其快速增長。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其間加了兩次藥水,然后回到堂屋,跟老劉夫婦聊了一會兒天。

  他們擔憂不已,抓著我詢問狀況,我告訴他們,說這事情急不來的,需要等,至于效果好不好,得等治療結束之后,讓他們問自己的兒子便是了。

  到了中午,老劉要求我們去鎮上最好的飯莊吃飯,我擺手拒絕了,說小劉這邊,我需要一直盯著,走不開,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就在我家吃點吧,粗茶淡飯,填填肚子就好。

  老劉夫婦也不想離開,便客氣地對我母親說道:“那就麻煩您了。”

  我母親是個熱情的性子,揮了揮手,說客氣啥,就怕做得不好吃,怕貴客笑話呢。

  她瞧見這兩口子的座駕,還有打扮和氣質,知道非富即貴,也是在心里琢磨了一下,想著倘若是招待好了,說不定能夠求著他們幫我弄一份工作,總好過我現在這般胡亂漂泊,也沒個事情做。

  如果工作辦妥了,再找一媳婦,給她生一個大胖小子,她的人生也就圓滿了。

  小劉母親別看養尊處優,不過也是過了苦日子的,挽起袖子來,說大姐,我去廚房給你幫忙。

  我母親雖然不認識對方身上的那一身名牌,不過也知道可費不少錢,慌忙攔住,說別啊,廚房里亂七八糟的,要是弄臟了你的衣服,可就不劃算了,你們等著,我很快就好。

  兩人說著話,在廚房門口爭著,而這時外面卻聽到念念的說話聲,我心中一動,快步走到門口,卻見蟲蟲回了來。

  我心中欣喜,迎了上去,說你怎么回來了?

  與前日相比,蟲蟲的臉上明顯多了幾分人氣,她指著堂屋里的人說道:“你今天不是要幫人治病么,我放心不下,就過來瞧一眼。”

  我一愣,說啊,你還要回去啊?

  蟲蟲說對,師父交代了,讓我夜里再回去。

  我詫異,說什么,什么師父?

  蟲蟲微微一笑,說我前天夜里的時候,已經拜了許映愚為師父,跟隨他一起修行。

  我愣了一下,說不會吧,你還需要拜師?

  蟲蟲瞪了我一眼,說我為什么不能拜師?我就是我,又不是蚩麗妹,雖然傳承了她的記憶,但還是有著許多的偏差,如果能夠有一個師父指導的話,一定能夠變得更強;而我師父他戎馬一生,雖然教過幾個徒弟,都不成氣候,如今與我有緣,收我當了關門弟子,機會難得,哪里能夠錯過?

  我搖了搖頭,在腦子里面算著——許映愚是洛十八的徒弟,而他還有一個師弟叫做許邦貴,許邦貴有個徒弟叫做龍老蘭,龍老蘭有個再傳弟子叫做陸左,陸左收了個徒弟,那就是我。

  而現在蟲蟲成為了許映愚的弟子,那么……

  一一得一,二一得二,三八婦女節,五一勞動節——按照敦寨蠱苗的傳承來說,蟲蟲可不就是我的師姑奶奶了?

  楊過和小龍女相差也只有一代,就已經為世間所不容了,我跟蟲蟲這之間的差距……

  我有些頭疼了,這明擺著是不給我機會啊?

  蟲蟲因為新拜了師父,心情很不錯,眉目之間都洋溢著會心的笑容,而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說那你還要不要繼續挑戰三十六峒呢?

  她點頭,說這是自然,不過并不是現在。

  我說為什么?

  蟲蟲說當年蚩麗妹北上而來,也是在敦寨蠱苗這兒就截止了啊,我這重走北上路到了這兒,就算是結束了,至于接下來的事情,我需要跟隨著師父修行,等到達了一定的境界,然后才會再一次出山,將當年蚩麗妹未盡的野望,給繼續完成。

  我苦笑,說那你這算是白河蠱苗的,還算是敦寨蠱苗的啊?

  蟲蟲說都算啊,總之我就是要成為三十六峒第一人。

  我說你要是就這么一個目的,就別那么麻煩了,陸左現在不是被三十六峒共奉為苗疆蠱王么,你回頭把他給敗了,事情就結束了。

  蟲蟲撇了一下嘴,說得了吧,就幾個不入流的家伙吹捧兩句,陸左就成了苗疆蠱王,這也太兒戲了,你根本就不知道,苗疆三十六峒里面,到底有著多少厲害的角色,只是很多人都隱世不出而已。

  我沒有與她爭辯,其實她落下了腳來,讓我知道她在哪里,總比在路上漂泊不定要好一些。

  至于輩分這種事情,在敦寨蠱苗之中,反而是最不讓人在意。

  你看我除了拜師的時候之外,就沒有交過陸左一聲師父。

  兩人簡單交流一陣,便走進了堂屋里去,正在陪著我父親說話的老劉瞧見我身邊的蟲蟲,頓時就眼前一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忍不住地吸了一口氣。

  顯然他也是給驚艷到了。

  我瞧見老劉這家伙跟他兒子一般,都有那好色的基因,便說道:“老劉,蟲蟲你應該有見過吧,這一次給你兒子治病的藥方,就是她提供的;而她擔心我這邊手藝不精,特地趕了過來坐鎮,所以你放心,令郎一定會康復的。”

  老劉有心上前來握手,又有些自慚形穢,沖著蟲蟲躬身說道:“多謝蟲蟲姑娘的援手,劉某自有重謝。”

  蟲蟲不喜歡跟人交際,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客套話,然后讓我帶著她來到了后院。

  在那木桶邊上,她瞧了一眼正在沉睡之中的小劉,伸手在他腦袋上的孔洞上輕輕撫摸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他現在主要的問題,就是余毒未盡,又沒有及時治療,使得這些孔洞都已經存留下來,想要不留痕跡,用藥物實在太難。

  我說那怎么辦?

  蟲蟲說你把小紅叫開,還是我來吧。

  蟲蟲是蟲池化身,而那蟲池的根本,卻是傳說中的五彩補天石,最富含生命能量的物件,我當時千瘡百孔的體內臟器,也是她給補全的,對于這些,倒是小意思。

  我喚出小紅,而蟲蟲則將手掌抵在了小劉的額頭之上,深深吸一口氣,然后有五彩光華從手心流出,籠罩在了小劉的身上去。

  不多時,那孔洞旁邊的肌肉開始快速生長,緊接著卻是把里面的腐肉擠開,填得滿滿。

  再過了一會兒,小劉卻是恢復了正常人的模樣。

  蟲蟲弄完之后,回房去回氣歇息,而我在吃過午飯之后,將小劉給喚醒。

  瞧見小劉此刻的模樣,老劉夫婦頓時就是幸福得老淚縱橫,而瞧見鏡子里面的自己,小劉也是興奮得發狂,噗通一下就給我跪了下來,不斷地磕頭感謝。

  我好言安慰一番,然后寫了兩張藥方,跟他們交待了一下接下來的治療過程。

  老劉握著我的手,滿眼淚花,激動地說道:“陸先生,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謝你才好,你說吧,我該怎么做,才能報答你?”

  面對著老劉給我開出的空白支票,我只是淡淡說了兩個字。

  不用。

  對,不用,老子就是這么任性,看那張大器狗日的,還有什么說法?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蟲蟲居然拜了許映愚為師,那么這個輩分,該怎么算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