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章 小妖回歸

  聽到馬海波的消息,我沒有任何猶豫,馬不停蹄地騎著摩托車,趕到了陸左的草廬前。

  然而在這里,我并沒有瞧見半個人影,

  我心中詫異,便在房前屋后都找了一番,依舊沒有任何發現。

  我頓時就郁悶起來,拿起電話,準備打給馬海波問清楚,然而就在我準備撥通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少女。

  我認識她,因為在我人生最為黑暗的時刻,就是她的出現,把我給救了。

  如果說陸左、蟲蟲是我救命恩人的話,那么小妖應該排在第一位。

  對于這個馬尾辮少女,我有著發自內心的尊敬,因為沒有她當日的拔刀相助,我或許就已經被那九分女夏夕給得逞了,肚子里面的小紅也就換了主人,甚至都不知道我在這世間,居然還有陸左這么一個牛波伊的堂哥。

  小妖是我能夠走到今天,最重要的幫助者。

  瞧見她,我的臉上露出了真誠的笑容來,沖著她點頭說道:“小妖姑娘,你好。”

  小妖瞧見了我,瞇著眼睛走了過來,指著草廬門口的紙牌,說我打電話給馬海波,他說你會過來找我,告訴我一切的;那么你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草廬這兒,屬于被重點監控的地方,我左右打量了一會兒,沒有跟她立即說起,而是說道:“這里不安全,你跟我換一個地方,好么?”

  小妖后退一步,說等等,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說我現在是陸左的徒弟。

  她眉頭一挑,說誰能證明?

  我愣了一下,發現還真的沒有人能夠證明,因為知道內情、而她又相信的人里面,蕭克明去了幽府,陸左、二春和朵朵則在茶荏巴錯。

  不過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低聲說道:“小妖姑娘,不知道陸左有沒有跟你講過他的經訣法門?”

  小妖似笑非笑地望著我,說比如?

  我說我能夠對《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倒背如流,對兩部正統巫藏也有著深刻理解,如果你需要的話,我現在就給你背誦出來。

  瞧見小妖訝異的表情,我知道不露出點兒真正的實力,她未必取信于我,于是開口便開始背誦起來。

  背了四五百字,小妖立刻捂著耳朵,說夠了、夠了,別對我念經,小娘最煩的就是這些嘰里呱啦、不知道說些什么玩意兒的東西了,我信了,信了成不?陸左到底是抽了哪門子風,居然會收你當徒弟?

  我低頭瞧了自己一眼,說我很差么,二春他都能收,我為什么不行?

  小妖想想也是,說也對,二春那吃貨他都收來當徒弟,你這個癆病鬼想來也是有可能的;對了,你的蠱毒,陸左給你解開了沒有?

  我不想在這里談太多,含糊地說了一句,然后說跟我走吧,去我家,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你講出來。

  小妖這時方才沒有再懷疑,跳上了摩托,說行,我載你。

  呃……

  再一次的風馳電掣,不過經歷了蟲蟲之前的一回,此刻我倒也沒有什么可以吐的了,將摩托車停在了村子邊的小道上,我并沒有跟小妖一起回家,而是來到了附近的河灘前,兩人邊走,邊談起了話來。

  對于小妖,我并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一來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二來她是陸左的紅顏知己,再者說她還是朵朵的姐姐。

  憑著這三重身份,我知道她是絕對的可靠,于是便將與她分別之后,我回到大敦子鎮,找到陸左之后的事情,跟她一一講述了起來。

  我還將在藏地茶荏巴錯里陸左交代我的三件事情,跟她一一談起,并且講述起了陸左對于未來的擔憂。

  我已經在盡量地精簡,然而這一席談話,終究還是講了一個多小時,一直到了天黑,方才結束。

  講完了這一切之后,我抬起頭來,才發現小妖的眼眶之中,隱有淚光。

  我以為是我看錯了,正待仔細打量的時候,小妖卻扭過了頭去,低聲說道:“你的意思是,陸左現在已經失去了修為,而只有朵朵陪在身邊?”

  我搖頭,說不是,還有二春和他在藏區收的徒弟莫赤。

  小妖撇嘴,說那兩個蠢貨能有什么用?若是有用的話,他早就派出來幫著辦事了,哪里還用你這個入門沒幾天的家伙出來奔走呢?

  呃……

  雖然小妖說得挺有道理的,不過這般簡單直接,倒是讓我有點兒尷尬。

  妹子你也太口直心快了吧?

  我沒有說話,小妖則沉默了一會兒,有些坐不住了,對我說道:“不行,他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我要過去,守在他的身邊。告訴我,茶荏巴錯怎么走?”

  我搖頭,說我們進去的入口處,應該已經被摩門教給堵住了,也被宗教局列為了禁區,根本無法進入,我現在唯一能夠知道的方法,就是去日喀則的白居寺找一個叫做江白的喇嘛,又或者是寶窟法王……

  小妖是個急性子,說他兩個我都認識,既然如此,那我立刻出發,前往日喀則。

  我慌忙攔住她,說等等。

  小妖瞪了我一眼,說干嘛,還有什么事情?

  我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嗯,小妖姑娘,我在離開茶荏巴錯的時候,陸左交代了我三件事情,第一是回到祖屋,拿到祖師爺洛十八的靈牌,第二件是幫他找到你,而第三件,則是幫忙找尋虎皮貓大人那顆被偷走的蛋。我現在已經完成了兩件,唯有第三件,我是一點兒眉目都沒有,而陸左告訴我,說第三件事情,特別重要……”

  小妖思索了一下,說你的意思,是想讓我幫著你一起,找尋虎皮貓大人的蛋咯?

  我點頭,說對,陸左現在在茶荏巴錯,并非孤立無援,身邊有一大群的朋友與伙伴,他并不是最需要你的;你過去,不過是錦上添花,而虎皮貓大人此刻蹤跡全無,如果你能夠帶著我一起,去找尋他的話,方才是雪中送炭。

  我絞盡腦汁地跟小妖游說著,因為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從哪兒下手,而小妖她之前離開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要憑著自己的手段找到虎皮貓大人,說不定有什么線索。

  聽到我的話語,小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對我說道:“你說,如果我找到了臭屁貓,陸左和朵朵會高興么?”

  聽到這話兒,我心里頓時就樂開了花,堅定無比地說道:“一定會的!”

  她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輕重緩急,終于決定了,說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急著過去找他,先把臭屁貓找到吧……

  小妖的加盟讓我心中歡喜,連忙問她之前的幾個月時間里,到底有沒有找到什么線索。

  小妖告訴我,說她之前奔走各地,查訪了很多可疑之處,然后所有的線索最周都指向了一家叫做蘭德公司的境外機構,聽說在一個星期之后的慈元閣年度拍賣大會之中,蘭德公司會委托慈元閣對一個蛋進行拍賣,如果不是聽到陸左出事的消息,我已經準備前往參加了。

  我說陸左出事,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了,你怎么才知道?

  小妖搖頭,說怎么可能沸沸揚揚,江湖上大部分人其實都不知道的,這事情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被人刻意隱瞞著,我也是碰到一個熟悉的人,才得到的消息好吧?

  啊?

  聽到小妖的話語,我不由得回想起整個過程,感覺的確如此,我知道陸左的事情,是在邊境的時候,余領導特地追蹤而來的。

  他表面上是為了追查毒販一案,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告訴了我陸左的事情,然后還在我的衣領上面,安裝了竊聽器。

  如此想想,這里面當真有極大的陰謀啊。

  我沒有再糾結此事,而是繼續問起小妖剛才透露出來的信息,說那個什么慈元閣拍賣大會,在哪里舉行呢?

  小妖說慈元閣是當今修行界最大的商業組織,每一年都會進行業內規模最大的拍賣會,每一次也會選取不同的地方,這一次是在南方省的惠州市,如果我們現在確定去的話,我可以想辦法弄到邀請函。

  我點頭,說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吧。

  小妖說時間不多,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我猶豫了一下,說等等,我想征詢一個人的意見,問她愿不愿意同行。

  小妖一愣,有些警惕地問是誰?

  我還沒有說話,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這馬尾辮女孩兒的眉頭就是一皺,右手往前面一指,厲聲喊道:“是誰,出來,別藏頭露尾的。”

  她連續喊了三聲,弄得我莫名其妙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因為在我的眼中,那兒空空如也,除了一條淺淺的河流,什么都沒有。

  小妖三聲喊過之后,臉色一變,人一下子就沖上了前去,手往前方空處陡然一抓。

  隨著她的出手,那空氣之中突然間就是一陣扭曲,有一個黑褲白襯衫的女人陡然出現在了前方的河灘之上。

  小妖沒有二話,直接上前,抬手就拍,那女子招架,兩人的交手處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

  砰!

  氣浪翻滾,我一不小心,卻是摔倒在了河灘的鵝卵石上去。

  好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