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二章 蕭家

  因為大霧,航班足足延誤了二十幾分鐘。飛機在機場上空盤旋了好一陣子才落下,讓我們心情都有些陰霾。

  出行不順是一件很讓人忌諱的事情,世間萬物皆有聯系,我知道得越多,便越信這些。雜毛小道掐指一算,提議說我們最后下飛機,如此方才吉利一些。小莫丹第一次坐飛機,有一些興奮,整個航程都沒有休息,滴溜溜的小眼睛四處張望,一會兒看向舷窗外的藍天白云,一會兒看向飛機內陌生的乘客,一會兒又羨慕地看著過往的漂亮空姐,嘴唇抿得緊緊的,眼睛里有月亮一般的光芒。

  我們的語言不通,有的時候虎皮貓大人能夠勉強當著翻譯的角色,不過此刻大人憋屈地待在有氧艙,便沒有多少交流。莫丹也乖,逢人就露出天真的笑容,默默地吃著我們從空姐那里要來的巧克力糖,也不說話。

  小叔決定回家之后請一個會說緬甸語的家庭老師,教小莫丹說中國話。

  因為不放心托運,我將麒麟胎貼身放著,然后雜毛小道在我旁邊,兩個人一同看守。然而因為心情終于輕松下來,我在飛機上免不了打了瞌睡,夢見一箱又一箱的黃金,在我眼前晃蕩。我是在黃金萬兩的美夢中醒過來的,流了一臉的口水。

  我醒過來的時候愣了半天神,才想起是我在地下基地安放人彘的白色房間里陷入的幻境。當時我以為真的只是幻覺,日本人掩藏的黃金只是一個傳說而已,然而后來我竟然看到大師兄手下的包裹里,竟然有類似于金磚的棱角出現,讓我又一直心存懷疑。

  我怎么會有那樣的幻覺?

  薩庫朗盤踞在那地下基地幾十載,為什么就沒有發現,而大師兄卻像是逛自家后花園一般,直接就掏出來了?幻境當中的耶朗壁畫是真是假?

  好吧,我、我有些迷糊了。

  當然,不管怎么說,若真有黃金,要么是被大師兄選定弄走了,要么就被地主吳武倫給征收了,定然沒有我的份。話說回來,大師兄他們是怎么千里迢迢趕到緬北,又怎么離去的呢?緬北莽莽群山,窮山惡水之地,徒步穿越肯定行不通,難道是坐直升飛機?

  還是有什么玄妙的道法?

  大師兄身上謎團重重,神秘如斯——還好,我們不是敵人,要不然我只有哭的份了。

  離開仰光之前,我曾經見過加藤原二的父親一面,日本小子的尸體吳武倫已經交給了他,而我則將加藤原二臨死前的遺囑,除了幫他姐姐蘇醒的那一段外,全部都講給加藤一夫聽。這個頭發灰白的中年人對逃獄時加藤的表現和細節十分關注,問了許多問題,然后眼含著熱淚,向我鞠躬道謝。

  至于怎么幫助加藤的姐姐,我真的沒有想過。畢竟,他們加藤家族都沒能解決的問題,我何必去湊那個趣?

  ********

  出了機場,雜毛小道的大伯蕭應忠已經在外面等待我們。

  蕭老爺子一共有六個子女,大兒子蕭應忠,已經加入有關部門,隸屬于新疆局,長年在那一帶打擊拜火教和某些反動勢力,工作最忙;二兒子蕭應信,即使雜毛小道的父親,在家務農,照看家里;三子蕭應文,四子蕭應武,皆在外游歷漂泊,各有一竿子事情;除此之外,雜毛小道還有兩個姑姑,大姑嫁在鄰市,小姑在茅山后院修行。

  蕭氏一門,多英杰爾。

  因為某些原因,在08年的時候,雜毛小道大伯分管的區域不安穩,所以即使母親去世,他都沒有抽出時間來奔喪,所以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蕭家大伯。這是一個舉手投足之間都有這一股威嚴之氣的男人,眼神銳利,須發皆白。雜毛小道曾跟我說過,他大伯已經快六十了,然而此刻一見,整個人的精神氣質,卻僅僅只有四五十歲的模樣。

  匆匆寒暄之后,我們并沒有多做停留,蕭大伯帶了兩輛車過來接我們,小叔和莫丹上了第一輛,我和雜毛小道上了另外一輛,虎皮貓大人因為被困在有氧艙里,生悶氣了,誰也不鳥,自己鉆進了第二輛車里,睡起了懶覺來。

  這個家伙就連睡覺說夢話,都一直在罵人,可見它心情有多郁悶。

  它恨飛機里的有氧艙。

  從金陵祿口機場前往位于句容市天王鎮的蕭家大院,不到四十分鐘的車程,這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到達蕭家之后,小叔把莫丹拜托給雜毛小道的母親,然后我們直接奔向西廂三叔家,查探三叔的現狀。進了房間,只見他躺在床上,面色蒼白,頭用枕頭高高墊起,而頭上則插著十三根長短不一、形狀各異的銀針,密密麻麻,形如刺猬。

  針灸之道在十二法門中也有記載,我知道些,發現這區區十三根里,竟然包含了镵針、員針、鍉針、鋒針、鈹針、員利針、毫針、長針和大針九種銀針。

  周林這狗日的,果然是個深藏不露的家伙,

  看著三叔躺在床上,氣若游絲,我們都忍不住嘆氣:好好的一個人,就變成了這副模樣,讓人心中痛恨。小叔說周林之所以會心性變化,應該還是在神農架的耶朗祭殿中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所以才會走火入魔,中邪了。終歸到底,還是他惹的禍端。蕭大伯一巴掌拍在小叔的肩上——他這老弟的左手齊肘而斷,現如今裝了一只假肢,并不方便——他搖搖頭,說不要講這些屁話了,治好再說。

  三叔新收的徒弟姜寶在床頭守著自家的師傅,也不說話,只是用小心翼翼的目光,打量著我們。蕭大伯摸了摸他的腦袋,說其實老三選徒弟的眼光還是不錯的,這個娃娃,十年之后,可堪大用;不像你,帶回來的那個丫頭像個黃豆芽兒,能干個啥?

  姜寶的頭被揉來揉去,又被夸得像一朵花,不好意思地笑。

  小叔被自家大哥如此一說,也笑了,說本就是領回來當女兒養的,也不指望她能夠有什么出息。

  夜色黃昏,并不是解術的好時辰,當下我們也不多說,吩咐在旁邊姜寶好好照看三叔,然后出了房。晚飯過后,我們在堂屋商談給三叔解術的細節問題。麒麟胎并不是一次性用品,它在給其中的一個朵朵寄托神魂之前,拿來給三叔鎮壓針上邪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當看到桌子上那美麗如迷夢的玉石吊墜,蕭老爺子拿著放大鏡研究了一會兒,然后又翻出一本陳舊的書,根據上面的記載做對比,最終確認——是!

  雖然知道果真是麒麟胎無疑,但是經過老爺子這一番鑒定,我們的心情都大好。

  老爺子卜了一卦,說明天中午午時,陽氣最盛的時候給老三解術,是最合適的,大吉。解術的顧問自然是虎皮貓大人,在經過小莫丹的一番松骨后,大人顯然已經沒有多少脾氣了,在一旁跟明天拔針的蕭大伯講解其中的細節和注意事項。蕭老爺子年高,眼力不好,小叔單手,雜毛小道并不精通醫術針灸,所以蕭大伯這次是特意趕回來做這拔針之人的。

  說起來,若論針灸之術,蕭家最厲害的還算是三叔蕭應文,這從他的徒弟周林身上就能夠看出。

  商量完畢之后,老爺子又跟我講起如何運用麒麟胎,給雙魂同體的朵朵裂魂。

  自上次我過來之后,他便將蕭家祖上傳下來的古籍翻看了一遍,從一本筆記之中找到了記載,說此事甚為簡單,只需在在子時陰氣最濃烈的時候,將麒麟胎供奉于臺上,再將靈體放置于前,撒下無根之水,不斷洗滌,念安魂咒催眠,一魂心有所往,然后有一人往那麒麟胎中打入一道溫和的氣息,裹挾里面的胚胎,那分出來的魂體,便可以寄生在麒麟胎上,緩慢成長了。

  之所以往那麒麟胎中打入一道溫和氣息,是因為麒麟胎深藏地下無數載,早已磨滅了意識,而這道氣息,將是引導分離魂體附著到上面最重要的燈塔。而這個人,需要獲得這兩個魂體的完全信任。

  好吧,厚著臉皮說一句,我想我是當之無愧的人選。

  談完這一部分,我見雜毛小道他們家里人似乎還有很多話要說,便不再停留,返回客房歇息。

  幫我張羅房間的是雜毛小道的二弟,他那個水靈靈的小妹蕭克霞回學校了,很可惜。

  說實話,我有點想念那妹子做的茶泡飯和肴肉了。

  躺在床上,朵朵在旁邊陪我聊天。

  在吸收了黃金蛇蛟的生命精化后,朵朵的實體感更加強烈了,有一種溫溫的、軟乎乎的肉感。我掐著她肥嘟嘟的小臉,逗她玩。她的下巴有些尖了,眉目之間有些黃菲的模樣,我看得入神,突然之間好像千里之外的那個女孩,她英姿颯爽的制服裝和飄逸的長發,又進入我的心里來,撓動著我的心。

  我想我要仔細的考慮大師兄給我提出的建議了:有了大師兄這個牛波伊的靠山在,我在有關部門里面,應該會很好混吧?而且是編外人員,應該會很自由的吧?這時,正坐在我腿上玩蹺蹺板的朵朵突然認真地問我:

  “陸左哥哥,要是小妖姐姐離開我們了,怎么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