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郵輪上

  變成一大堆的蝙蝠飛走了?

  聽到小妖的話語,我們面面相覷,是在不知道怎么還會有這般的秘法,反倒是林佑想起一事兒來,說我聽說在西方,有一種物種叫做血族,修為得到爵位的家伙,就會有一種秘法,能夠化作蝙蝠……

  我一愣,說這不就是吸血鬼了,這玩意還真的有?

  林佑鄭重其事地說道:“我沒有見過,但是卻聽一個朋友談起過,應該是真的。”

  吸血鬼啊……

  我感覺腦袋有點兒痛,問小妖,說憑你們的手段,怎么可能把人給放走了呢?

  小妖聳了聳肩膀,說我一直在追那人,結果一拐角,就瞧見一大蓬的蝙蝠在亂飛,地上還留著一封包裹燙金的邀請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驗明真偽,待我回過神來的時候,那一堆蝙蝠早就已經逃得不見蹤影了。

  我很明智地選擇了閉上了嘴,打量了一下她手中的邀請函,說既然東西沒有丟,那么回頭我們再找那人的麻煩就是了。

  小妖好奇,說人你確定是誰了?

  我指著旁邊低著頭不敢說話的樊野,說樊三爺剛剛跟我們透了底,說那人叫做史密斯,是南方金鎮信息事務所的頭兒,他開著那么大一公司呢,總是跑不掉的。

  小妖點頭,說對,回頭了,一定得好好收拾這個家伙。

  事情辦得差不多了,我也沒有再跟樊野和毛頭計較,便離開了這個鬼地方,揚長而去,一路下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敢攔著,至于樊野和毛頭之間又有什么牽扯,這個我可就沒有辦法去管了。

  我雖然打了毛頭一頓,不過卻并沒有讓他將自己的不法收入給拿出來,而這家伙居然也不自覺,那么就別怪我撒手不管了。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這事兒,我想他當賊的那一天起,應該就有所了解的。

  一行人朝著蕭璐琪預訂的酒店過去,路上的時候,小妖不斷地夸獎我和蟲蟲,說你們兩個簡直是太棒了,不聲不響的,就把最重要的事情給辦到了,厲害得一塌糊涂。

  我謙虛,說這事兒都是蟲蟲在主導,至于我,只是跑跑腿而已。

  小妖認真點頭,說我之前還有些不理解,現在終于知道你為什么一定要叫蟲蟲過來了,原來她可是比你更重要的人啊——有你們在,說不定找回臭屁貓指日可待了!

  找回邀請函,她的心情很好,而我和蟲蟲被大家認可,也是十分開心。

  最重要的是,我的乾坤囊中,可裝著一大堆的好貨色。

  別的不說,光那一大堆的現金,估計就得我摳摳索索個十來年,方才能夠有這樣的積蓄。

  發財了。

  我的心中歡喜,一直回到了新的酒店,才集中在了林佑的房間里,大家相互交換信息,方才將這一晚上的事情給弄清楚。

  林佑稍微講解了一下明天的注意事項,然后告訴大家,讓我們安心歇息,養精蓄銳,等待明日。

  一夜無夢,次日眾人都一大清早地起了來,林佑鄭重其事地將邀請函交到了我的手上,對我說道:“我和璐琪不能剛跟你們一起去了,不過會一直在這里等待著你們的,有任何事情,一個電話打過來就行了。”

  我跟他握手,說多謝,感激不盡。

  林佑笑了,說都是自家兄弟,別那么客氣,我昨天差一點兒還誤會了你,現在想一想,還真的有些臉紅。

  我們這一次出發,并沒有讓林佑去送,而是找酒店訂了一輛車,將我們一路送到了一處漁村碼頭處。

  那郵輪巨大,并不能停靠在內海之中,需要有渡輪運送,有專門的接待人員在此等候,只要抵達了碼頭,找到工作人員,將邀請函驗證之后,就能夠乘坐那種漂亮的白色渡輪,朝著海對面駛去。

  一艘渡輪差不多能夠載近三十名客人,不過我們來得比較不是時候,整條渡輪就只有十來人。

  我打量了一下,發現這十來人中,總共分為四撥。

  我、小妖和蟲蟲自然是一伙,而另外三撥人,一撥人是兩個老頭兒加上一個年輕女子,另一撥人則是幾個穿著古舊袍子的老古董,至于最后一撥人,則是四個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子。

  上船的時候,大家都挺安靜的,各自顧著自己,而船行了一段時間,坐在角落里的幾個青年男子的眼睛,就止不住地朝著小妖和蟲蟲這里飄了過來。

  我對于蟲蟲,有一種老母雞護崽的心里,十分敏感,所以一下子就感覺得出來了。

  不過對方只不過是眼神關注一下,時不時地掃描,所以我也沒有什么借口,只是總感覺他們的那目光有些淫邪,讓我心里不舒服。

  當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在此,換了是我,能多看兩眼,也忍不住偷偷地多看兩眼。

  但是那些人卻偏偏不甘寂寞,沒一會兒就忍耐不住了,幾個人你推我、我推你,終于選出了一個人過來搭訕。

  那人唇紅齒白,臉色俊俏,卻是生了一副好皮囊,走上前來,露齒一笑,牙齒健康而白皙,讓人憑空就多出幾分好感,隨后他開口說道:“幾位是過來參加慈元閣拍賣會的吧?”

  這話兒聽得我直翻白眼——這不是廢話么,不參加拍賣會,人能夠讓我們上船么?

  蟲蟲看了那人一眼,沒有回答,而小妖則饒有興趣地說道:“對啊,怎么了?”

  那人套路雖然老,但是卻成功地搭上了話,心中頓時就得意了起來,說既然是來參加拍賣會的,那么必定就是同道中人,相逢不如偶遇,在下段風,嶺南派順德王的門下弟子,見過諸位。

  他拱了一下手,貌似朝我也晃了一下,不過到底還是對著小妖和蟲蟲,想著她們也許會投桃報李,也跟著自我介紹。

  緊接著兩邊人就算是認識了,便可以湊過來,深入地了解一番。

  沒想到小妖聽在耳里,半天方才回答道:“哦!”

  哦……

  這一句話實在是讓人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不過那人既然敢來搭訕,自然也是有著豐富經驗的角色,尷尬地笑了笑,說小姐我瞧你風華絕代,必定不是凡人,不知道……

  話兒還沒有說完,小妖就變了臉色,沖著那人就罵道:“你才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你們一村子的都是小姐!”

  呃……

  那人被小妖給罵得一頭一臉,頓時就僵在了當場,而旁邊那些人瞧見了,都忍不住哄堂大笑了起來。

  就連這人的同伴都忍不住笑了,唯有他一人臉色鐵青,惡狠狠地盯了小妖一眼。

  他一言不發地回到了座位上,然后扭身看海。

  我被那男人一直主動性的忽視著,心中窩了一肚子的氣,要不是因為不想主動惹事,早就跟他干起來了,聽到小妖這邊畫風陡轉,破口大罵,忍不住哈哈大笑,最開心不過。

  白色小渡輪并沒有行駛多久,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艘巨大的輪船,就跟電影里那《泰坦尼克號》一般模樣,讓人看得浮想聯翩。

  一番周折,從白色小渡輪上了大郵輪,自有招待過來檢查,完了還有人過來引導我們到房間里休息。

  跟著人離開的時候,我感覺身后有人在盯著。

  我不動聲色地轉過頭去,瞧見死死盯著我們的,卻正是剛才被小妖給羞辱了的嶺南派段風,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慌忙下意識地低下了頭去。

  這家伙懷恨在心了啊,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到了房間之后,我大概瞧了一下,發現這套房里十分豪華,還分里外間,窗外能夠瞧見一片碧藍的海平面,還有海鷗在附近飛翔,瞧見了就感覺心曠神怡,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一般。

  還是有錢人會享受啊,居然把這么大的一個移動行宮,放到了海上來。

  小妖對主臥里面的床特別滿意,在上面跳了跳,然后指著倚在門口的我,義正言辭地說道:“這張大床歸我和蟲蟲了,陸言你就睡外面的沙發,倘若是敢有半分歹意,小心我閹了你!”

  這小姑娘說話的確嚇人,我嚇得趕忙夾緊雙腿,對她們說道:“你們可得小心點那個段風,我感覺他應該不會善罷甘休的。”

  小妖毫不在乎地笑了,說怕啥,難道他還敢在這兒鬧事不成?

  這小妮子唯恐天下不亂,是最不害怕事兒的,我知道不能提醒她,便看向了蟲蟲,她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表示記在心里了。

  我們在房間里稍事休息了一下,離中午十二點鐘的正式拍賣還早,于是在這船里玩了一圈,有游泳池、健身房、餐廳、電影院和各種娛樂設施,應有盡有,本來這一切應該都很貴的,不過慈元閣為了舉辦這一次拍賣會,卻是承辦了所有的費用,一切都免費。

  我們逛了一圈,終于來到了一個法國風情的餐廳,剛剛落座,卻是又有一個滿身虛肉的家伙走了過來,笑嘻嘻地說道:“兩位美女,我叫黃小餅,有什么可以幫助你們的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看似一片繁華,實則危機叢叢……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郵輪上”

  1. 回復 2016/05/11

    fffffop

    嘿嘿,小黃你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