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 五彩生命珠

  “滾!”

  小妖沒有給這個笑嘻嘻的胖子任何好臉色看,開口就一句話,將那人所有搭訕的話語都給封在了嗓子眼兒,噎了半天,終于吞下去了,尷尬地笑道:“啊,你們玩啊,吃好喝好……”

  這胖子滿臉都是和善親切的笑容,盡管在小妖這兒吃了一個大跟頭,表現得卻極為紳士,還沖我友好地點了點頭。

  他給我的感覺,可要比之前乘坐渡輪過來時的那段天,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那人離去之后,蟲蟲平靜地說道:“這個人很強。”

  我愣了一下,說有多強?

  蟲蟲思索了一番,然后很認真地說道:“很強、很強!”

  小妖在旁邊翻白眼,說你們兩個別在這里嘰里咕嚕了,這個人就是海天號郵輪的安保頭子食神餅日天。

  啊?

  我愣了一下,說不可能吧,這人看著年紀好像也不大,為什么慈元閣會讓他來負責這么大的一個盤子啊?

  小妖說他年紀不大,來頭卻不小,江湖風傳,此人是前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劍黃晨曲君私生子,是風頭正盛的南海一脈成員,有這兩個招牌在,敢鬧事的人應該就不多。

  我對于這所謂江湖,了解得并不多,但是隱約知道一點兒一字劍的事情,說那一字劍不是已經死了么,怎么還算是招牌呢?

  小妖聳了聳肩膀,說你想啊,一字劍雖然死了,但是他在這世間的人脈卻并沒有斷——他不但跟中央民顧委的鐵齒神算劉關系深厚,與黑手雙城也是相交莫逆,而且跟咱家陸左,也有很深的淵源,陸左現在拿著的石中劍,也是一字劍臨死之前傳承給他的,我后來聽說這劍,已經交還給了一字劍的后人,想必是在了這家伙的手上了。

  我吸了一口氣,這才曉得當今之上的風云人物都給此人有些關聯,難怪他的面子會這么大。

  不過我還是有些猶豫,說既然他跟陸左應該算熟悉,為什么你還不給他好臉色看啊?

  小妖盯著我,說我這不是為了你好么?那胖子是個花花公子,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而且花樣還挺多的,倘若是將你的蟲蟲給勾引走了,到時候哭得可還不是你?

  蟲蟲在旁邊拍了一下小妖,說你說話就說話,別往我身上扯啊……

  這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小妖嬌蠻任性,沒想到對蟲蟲卻最是心服,被這么一嬌嗔,居然歪過身子來,親了蟲蟲的臉蛋一口,說好,不扯你。我說實話吧,陸左拿了石中劍,好歹也是一把飛劍,對自己的提升很高的好不好?沒想到那小子卻偏偏傻不隆冬的,還把劍給還回去了,我一想到這個,心里就不舒服。

  呃,原來到底還是為了陸左啊?

  這小妮子表面上嘴硬得要死,結果剝開那內心一瞧,里面裝著的,滿滿都是陸左,也是讓人有些無語。

  我們點的菜到了,白汁燴小牛肉、法式干煎塌目魚、酥皮洋蔥湯、土豆泥焗牛絞肉還有圣雅克扇貝,配了夏布利干白,色香味俱全,讓人食欲大振,而這時服務員又端來了一個份菜,每人一份,銀盤妝點,打開那明晃晃的蓋子,卻是香煎鵝肝。

  小妖一愣,說我們沒有點這個啊?

  服務員微笑著說道:“這是食神先生點的,正好餐廳里有一部分從法蘭西空運過來的新鮮鵝肝,便給幾位嘗一嘗。”

  小妖冷著臉,說我不要,你端走。

  服務員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趕忙制止,說不用了,她不吃,我們吃就是了。

  服務員離開,我笨拙地拿起刀叉來,嘗試著切一塊吃著,感覺口感很松軟、細膩,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還算是不錯,不辜負它的名頭,忍不住再切了一塊兒,,三兩下就吃完了,瞧見小妖面前的并沒有動,便說你不吃的話,拿給我吧。

  小妖連忙拿著叉子護住,說吃了碗里又看著鍋里的,你這樣的男人,能值得信任么?

  蟲蟲在旁邊吃吃地笑著,我則顯得很尷尬,說你不是說自己不要么?

  小妖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開始大吃大嚼起來。

  盡管新鮮,但是這法國菜對于我來說,還真的不如一鍋熱騰騰的紅油火鍋,勉強吃過之后,我站起身來,告罪一聲,去上了一個衛生間。

  剛剛出了衛生間,旁邊走來一人,微笑著對我說道:“你好,我叫黃小餅,請教您是……”

  得到了小妖的介紹,我大約知道了此人的來歷,也沒有任何別扭,伸手與他相握,說你好,陸言。

  哦?

  黃小餅的眼睛一亮,說我怎么感覺你挺面熟的,不知道陸言兄跟陸左是什么關系?

  我搖了搖頭,說除了姓一樣之外,并無別的關系。

  黃小餅眼神一黯,說原來如此,不知道陸言兄前來參加這一次拍賣會,可有什么特別想要的拍品,或者能夠提供一些什么東西,拿來拍賣,我這邊都可以幫忙聯系的。

  我笑了笑,說啊,我只是過來瞧一瞧,增長一下見識的,倒也沒有參與的實力和想法。

  黃小餅瞧見我似乎有所隱瞞,點了點頭,對我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打擾了,希望你們在這里玩得愉快;另外說一句,小弟現在負責此次拍賣會的安全工作,還請陸言兄多多支持啊……”

  這話兒,應該算是協商和溝通吧?

  我點頭,說行,沒問題。

  黃小餅離開了,我則回到了餐桌前,小妖對我說道:“黃小餅找你了?跟你說了些什么?”

  我詫異,說你怎么知道的?

  小妖說你身上一股那胖子的肥油味,憋著氣都能聞得到。

  我聞了聞袖子,還真的啥都沒有聞出來,只有搖頭苦笑,然后將我與黃小餅之間的對話,跟兩人一一說來。

  聽到我的話,小妖眉頭一皺,說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難道是在警告我們別鬧事?

  蟲蟲卻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來,說啊,你是說他可以幫忙聯系拍賣事宜?

  我點頭,說對啊?

  蟲蟲說道:“倘若這一次那些人真的拿臭屁、啊,虎皮貓大人的蛋來拍賣的話,我們到底還是得買下來的,總不能去搶吧,所以我們還得有錢才行。”

  我說錢咱有,昨天剛剛從那樊野的手上搜刮了三十八萬,不知道夠不夠。

  小妖嗤之以鼻,說三十八萬?你再加上十倍,在這兒,扔水里也未必能夠有個聲響呢……

  啊,這兒居然這么花錢啊?

  蟲蟲聽到小妖的話語,從懷里摸出了一顆珠子來。

  那珠子有跳棋珠子那般大,卻是一顆紅寶石磨制而成的,光亮打在上面,卻散發出五彩光芒,有一股很柔和、富有生命力的氣息傳遞出來,一下子就吸引了無數目光。

  蟲蟲亮出來之后,手一翻,就不見了,然后說道:“這個東西,叫做……且把它叫五彩生命珠吧,能夠益壽延年,補充生命體能,你找他問問,看看能不能拿來拍賣了去,說不定能夠籌到些款子!”

  這珠子出現的那一刻,簡直就是絢爛奪目,讓小妖瞧得雙眼迷離,說蟲蟲,這么好的東西,干嘛賣啊?

  就在這時,鄰桌走來了一個女孩子,對蟲蟲說道:“這位妹妹,你的東西若是要賣的話,開一個價給我吧,我爺爺應該正好需要這東西。”

  我抬頭一看,卻見這女孩兒正是之前跟我們同一渡輪過來的其中一人,而在她來的地方,那兩個老人正一臉緊張地望了過來。

  蟲蟲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我這時站了起來,對那姑娘說道:“不好意思,這珠子我們會交到慈元閣,委托他們進行拍賣,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到時候可以留意的。”

  那女孩兒心有不甘地又說了兩句,旁邊一個老人叫她,說林雪,回來吧。

  他大概知道我們不會私下交易,便也不再堅持。

  餐廳中很多注意到這邊的人瞧見有人受挫,便也矜持著不出手,而我感覺剛才那珠子有些眼熟,問蟲蟲哪兒來的這寶貝?

  蟲蟲笑了,說先前宰了巴鬼切的時候,不是得了些珠寶么?

  哦?

  我想起來了,當時我們取出一箱子,里面的確有一些好東西,我的乾坤囊就是哪兒得的,只不過那些珠寶都很普通啊,怎么會是這樣呢?

  瞧見蟲蟲古怪的笑容,我立刻明白過來了,那珠子其實很普通,不過蟲蟲并不普通。

  它是因為蟲蟲,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吧?

  我這邊剛剛明白過來,黃小餅便又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說陸言,我聽人說你找我?

  瞧見這胖子的熱情,我就忍不住翻白眼,說雖說我正想找你,但是你也不用出現得這么快吧?

  那胖子朝我擠眉弄眼,說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一點通嘛。

  蟲蟲伸手過來,把珠子放在了我的手心處,說道:“我和小妖去逛一下,談生意的事情,就由你這男人做主吧。”

  我拿著那珠子在手心,感受著蟲蟲手上的溫度,而黃胖子連拖帶拽地拉著我來到了附近的一處辦公間來,指著一個兩鬢微白的青年人,說道:“介紹一些,這位就是慈元閣的大檔頭,方志龍!”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大生意啊……
少東主,也長大了啊……唉,時光匆匆。

1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三十八章 五彩生命珠”

  1. 回復 2016/02/26

    郅寒

    石中劍中的劍靈會承認自己的新主人嗎?如果承認了,那說明這個人肯定灰常牛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