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拍賣首場

  方志龍?

  這就是慈元閣的大當家啊,這也太年輕了吧?

  瞧著面前這個年輕男子,雖說兩鬢有些微白,不過從那精神氣度來看,應該比我大不了多少,很難把他和江湖上第一大商家的慈元閣大當家給聯系到一起來。

  不過驚訝歸驚訝,這禮數還是該做的,我朝著那人伸出手,兩人寒暄了一番。

  拍賣會馬上開始,方志龍事務繁忙,也是長話短說,對我說道:“我剛才聽黃胖子說你手上有件寶貝,不知道可否拿出來一觀?”

  我點頭,從兜里將蟲蟲遞給我的那珠子拿了出來,擺在了他的面前。

  那珠子出現之后,立刻將房間里的燈光給喧賓奪主,五色光華暗暗浮動,卻有些許氤氳冉冉而起,光輝閃耀,無論是方閣主,還是黃小餅瞧見了,都忍不住屏住氣息,睜大眼睛望著我手掌心上面的珠子。

  瞧了幾秒鐘,那方閣主終于忍不住了,說陸言兄弟,能夠給我瞧一眼不?

  我遞了過去,方閣主并不敢接,而是從辦公桌里面摸出了一雙金絲手套來,戴上之后,小心翼翼地拿了過去,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掏出了一個放大鏡來,仔細再瞧。

  他足足瞧了幾分鐘,這時有人過來催他了,方才停歇,長長舒了一口氣,說陸言兄弟,恕我眼拙,你這珠子叫什么名字?

  我說叫五彩生命珠。

  方志龍愣了一下,說啊,沒有聽過世間有這般的珠子啊,它有什么奇效呢?

  我說我也不是很明白,是我朋友的,她告訴我,說這玩意能夠益壽延年,補充生命體能——這是原話,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回頭驗證一下就是了。

  方志龍點頭,說我們慈元閣有專業的法器和珠寶鑒定師,還有大量高精尖的裝備,應該很快就有結果的;對了,我聽黃胖子的意思,你們是準備拿著個珠子出來拍賣?

  我說對,這一次拍賣,我們想買點兒東西,不過錢不夠,就想拿著個來換點兒錢。

  方志龍沉吟了一會兒,對我說道:“陸言兄弟,是這樣的,這個珠子呢,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絕對有很高的價值,如果你對我們慈元閣認可的話,現在就將其交到我們的手上,而經過評估和確定之后,我覺得應該可以拿到第三天當做壓軸的拍賣品——至于這幾天之前,如果你們有想要的拍品,也沒有關系,委托合同簽訂之后,我這里會給你兩千萬元的信用額度,你們可以任意使用。”

  他講得清楚,我一聽那兩千萬,頓時就懵了。

  天啊,若是擱在以前,我不吃不喝不睡,這一輩子說不定也掙不到這么多錢,然而蟲蟲稍微弄了點兒手段,就值這么多……

  這樣掙錢的媳婦,我可不能讓別人給追走了。

  這般想著,我全盤同意了方志龍的提議,不過他現在太忙了,沒有辦法親自跟我談委托合同,于是叫了手下一個掌柜過來與我核對條款,而他則匆匆離開。

  在黃小餅的見證下,我與那掌柜的逐一核對了合同的相關條款,包括傭金、稅款以及相應的手續等等。

  最后,我在合同上面簽了名,然后將那顆閃耀著五彩光華的珠子放在一看這就很安全的盒子里,由黃小餅和一眾安保人員給送走,臨走之時,那掌柜的還交了一張黑卡給我。

  黑卡里面,有兩千萬的保值額度,也就是說,即便是那珠子拍不出去,慈元閣也愿意用這么多錢對其進行收購。

  重要的是,稅后的。

  這樣一大筆錢對于本質上還是窮人的我來說,實在是一件小心臟撲通亂跳的大事兒,因為里面有芯片,不能夠放入乾坤囊中,我只有貼身放著,害怕被人給偷了去。

  當然,原則上來說,這卡需要跟人一齊使用才行,所以即便是被偷了,也不會有事。

  我懷揣著巨款,暈暈乎乎地回到了餐廳,發現這兒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有些發愣,問了一下服務員,才知道為期三天的拍賣會,首場已經于中午十二點開始,而現在已經過了四十多分鐘了。

  我這才想起來,方閣主匆匆離開,卻是為了去參加開幕儀式。

  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我來到了郵輪的一號會場,里面不斷地傳來歡呼聲,我走進里面去,只見在舞臺上有一個主拍人,然后有巨大的屏幕,上面播放著短片,講解員聲情并茂地介紹著拍品,說到神奇之處,下面的觀眾席里忍不住發出一陣又一陣的低呼聲。

  我到的時候,正在拍賣的是一套來自于龍虎山天師道的符箓,它是由望月真人親自繪制,由天將符、總如符、鎮宅符、衛靈符、安泰符、縛神符、收魂符七張構成。

  雖說望月真人被茅山前任掌教蕭克明掀落神壇,名頭大減,不過在市場上的號召力還是有的,經過一陣熱鬧的競拍,最終由一位來自陽江的土豪給拍下。

  成交價格足有兩百六十八萬之巨。

  這場景將我給看得有些傻了,現在的我畢竟不是剛剛入門的初哥,自然知道這一套符箓不過是些祈福安康、鎮壓家宅的尋常玩意,用不著太多的心思,除了費點兒筆墨紙硯和朱砂之外,大概也就是他望月老人家的時間和心思了。

  人比人氣死人,修行者打生打死,而他們那學符箓之道的家伙倘若是成了名,這簡直就不是在畫符,而是在印錢啊。

  而且印的不是人民幣,草草幾筆畫出去,幾臺大奔馳就出來了。

  這才是修行者的楷模啊。

  我兩眼冒金星,結果回想了一下,發現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雖然有畫符之道,但是我問過陸左,得到的答案,是基本上沒有什么卵用,自娛自樂而已。

  據陸左說,他看過雜毛小道畫符之后,從此就將自己畫符的那一套工具都給丟了。

  這般想著,我方才記起來,那雜毛小道可是比望月真人還要厲害的符箓行家,炙手可熱,回頭倘若是見面了,得讓他幫我給多畫幾組,等日后我缺錢用了,拿出一兩套來,吃穿也不愁。

  我在過道上瞧見這套符箓成交之后,方才開始在觀眾席中找起蟲蟲和小妖來,結果這兒黑壓壓的,四五百號人呢,一時半會還真找不到。

  我摸了一圈,給人罵了好幾回,沒有辦法了,只有隨便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來,等著這一場結束了,再去尋她們。

  我這邊剛剛一落座,突然間周圍又傳來了一陣歡呼聲,震耳欲聾。

  我看向了大屏幕,發現這回的拍品,還是符箓。

  不過這回只有一張,叫做祈福符。

  就這么單薄的一張黃符紙,從兩百萬起價,很快就被追到了五百萬,并且一路往上飆,那些人就像打雞血了一般,不要命地喊價。

  這事兒看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如果把這張符箓的制作者說出來,只怕所有人都會理解。

  符王,李道子。

  終于,這張來自于已故符王李道子的符箓被一個匿名者用八百四十萬的巨額價格拍下,出于客戶的要求,并沒有立刻完成現場交接,而是等待回頭私下聯絡交易。

  由此可見,這張符箓到底有多珍貴,以至于拍者都開始擔心起了自身的安全起來。

  望月真人和李道子的符箓掀起了本次拍賣的高潮,也大大刺激了在場所有人的拍賣熱情,接下來的一些法器、材料以及相關的物件,都屢屢拍出了比估價要高得多的價格。

  我之所以清楚這估價,是因為身邊有兩個家伙,總是在旁邊議論,說這東西頂多值多少,那東西應該不低于多少……

  他們說得很專業,評述也很有水平,倒是讓我學到了不少東西。

  我大半的時間,都在側著耳朵聽話,突然間,從左下方的角落處,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段老大,我剛才聽說了,就是和我們一起坐船過來的那小妞,今天在餐廳里拿出了一個東西來,說要拍賣,有人看到了,說那東西至少能夠值一千萬以上……”

  這人是……

  我想起來了,這人的名字我雖然叫不出來,但是臉型卻在腦海里,而另外一人則說道:“那小妮子讓我難堪,正想找她麻煩呢,沒想到還挺有家底的,回頭的時候注意一下,正好人財兩得。”

  說話的這人我記憶最深,叫做段風,他和一同前來此處的幾個同伴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雖然他們刻意控制了音量,不過我的耳朵卻十分靈敏,全部都聽見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沒想到我們算計別人,別人也在算計我們,只是……他們準備在這郵輪上面動手么?

  正在我心頭疑惑的時候,突然間會場的燈光大亮,一身黑西裝的黃胖子走到了舞臺正中,平靜地說道:“現在通報一件事情,有一位小姐攜帶的珍貴轉珠,在半個小時之前,被人給偷了,那人就在我們會場之中,我希望有人能夠站出來,把東西還給失主,謝謝……”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接下來輪到了南海一脈的show time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