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三章 錯綜復雜

  牛笑的姐姐發出了驚悸的叫聲來,而朱炳文則不為所動,淡定自若地布置著水蛭。

  他是如此的淡定,而牛笑的姐姐則陷入了一陣極度的恐懼之中,奮力沖進了臥室里面來,我這才知道朱炳文留我在這里的原因,連忙上前過去阻攔,結果那胖女人又抓又撓,而且還沖著我吐口水,臟話齊出。

  我的臉給那女人用指甲撓了一下,心中也惱了,沖著在門口探頭的王老板吼道:“王子道,你婆娘在這里撒潑,你到底管不管?”

  牛笑姐姐扯著嗓子吼道:“我撒潑?你們把我弟弟弄成這個樣子,你們這是謀殺,謀殺!”

  王老板也上前來賠笑,說陸先生,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會變成這樣子呢?

  我沒辦法,只有跟他們解釋,說你小舅子體內太多的殘毒了,如果不用這些水蛭將其吸出來的話,就會越存越久,最終對他的身體機能產生最大的破壞,我們這是在救人,懂不懂?

  王老板點頭,表示理解,而牛笑姐姐瞧見自家小弟的背后上面全部都是大拇指一般粗細、不斷蠕動的水蛭,頓時就忍不住了。

  她又揮舞著手,朝著我臉上撓來,口中大吼道:“你們是在殺人,那些螞蝗把我弟弟的血都吸干了,他可怎么活?”

  我瞧見她胡攪蠻纏,心中頓時就火了,一把將其推到了地上去,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氣呼呼地沖著王老板罵道:“把你婆娘給拉走,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那婦人一屁股摔在了厚厚的地毯上,頓時就惱了,放聲大哭了起來,她干嚎一陣,瞧見自家老公并不管,卻是想起了拍賣會上的情形來,一骨碌就爬了起來,沖著我們吼道:“別以為會些三腳貓的功夫,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去找慈元閣的人做主,弄死你們這些狗日的……”

  她匆匆而去,而王老板則在旁邊點頭哈腰地賠罪,朱炳文一臉木然,而我則平靜地說道:“把門帶上,謝謝。”

  門關上之后,我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回到房間里來,朱炳文已經將水蛭全部布置妥當,然后開始將吸滿了血的水蛭拔出來,找了一個盤子擱著,當里面擺下二十幾根手指粗的水蛭時,他撒了一把粉末,那水蛭就開始吐出了臟物來。

  這些臟物五花八門,有殘缺不全的蟲尸、有凝固的血塊、有古怪的結締組織……

  那些吐出了各種臟物的水蛭又給放回了牛笑的身體里去,尾巴被朱炳文捏了一下,卻不得不將過濾之后的鮮血重新吐回了牛笑的身體里去。

  如此忙碌一會兒,套間外面又傳來了那女人的大嗓門兒:“你們慈元閣不是說會照顧所有客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么,里面兩個家伙現在在謀殺我弟弟,你們到底給不給我們做主?”

  黃小餅的聲音傳了過來,說女士你先別激動,走開一些,我進去看看再說。

  吱呀……

  門被推開,黃小餅那肥碩的軀體擠了進來他,探頭瞧了一眼,最先看見了我,驚訝地問道:“啊,陸言,你怎么在這里?”

  我說你進來的時候,能不能順帶著把門也關上呢?

  黃小餅目光移到了床上的牛笑和正在專心拔毒的朱炳文身上來,瞧了一下,擠進來,并且將門給關上,說你們這是在救人呢?

  我說你倒是見多識廣。

  黃小餅說這都看不出來,我不是白混了?

  我說他在跟人治病呢,家屬不理解,一直鬧的話,影響挺不好的,你要是有空的話,出去安撫一下吧。

  他說你不跟我一起去?

  我說我還要見識一下,黃小餅點頭,離開了臥房,出去跟王老板夫婦解釋了一下,這時外面終于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再進來打擾我們。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朱炳文終于將所有的余毒都通過那水蛭拔出,裝了滿滿一大盤子,而血也換了大半,方才松了一口氣,對我說道:“還好有你在,要不然耽誤了治療,麻煩還挺大的。”

  我說你救了五個人,是不是都遇到這樣的情況?

  他搖頭,說不會,事前跟家屬做過溝通,只要不是特別難纏的主兒,一般問題都不大,只有想剛才那女人一樣以自我為中心的奇葩,方才會比較麻煩,所幸這事兒我遇得不多。

  我指著那堆得滿滿的盤子,說這些東西你怎么處理?

  朱炳文說這些東西有劇毒,直接丟棄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有條件,我會把它們都給丟進高溫爐里,而實在不行的話,可以用厚塑料袋包裹起來,埋在土里面去。

  我說既然如此,不如交給我吧。

  朱炳文一愣,打量了我一眼,隱約猜到了一些事情,也沒有問我用途,點了點頭,說我沒有意見。

  我在房間里找到了一垃圾袋,將其兜好,留著給小紅加餐,而這時朱炳文也終于將最后一條拔毒雄蛭給收了起來,這時瞧見那牛笑的渾身上下又紅又腫,不過那些孔洞卻是都被封堵了起來。

  有一層黏液一般的東西積累,形成了新的皮膚層。

  忙完了這些,朱炳文口中念念有詞,對著那一罐拔毒雄蛭拜了又拜,完畢之后,方才長舒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差不多完成了。”

  我伸手與他相握,說恭喜你。

  兩人推開了房門,走到了客廳里面來,等待多時的王老板和胖婦人趕忙走到我們跟前來,王老板一臉期待地問道:“怎么樣了?”

  朱炳文顯得十分疲憊,看了他一眼,說差不多了,叫你們準備的草藥熬了沒有?

  王老板搓著手,尷尬地笑道:“這個,嘿嘿,這個……”

  旁邊的牛笑姐姐一臉笑容,沖著我道歉,說這位大兄弟,對不住了,姐姐我剛才是關心則亂,聽到黃食神解釋了之后,才知道你們這是在治病救人,哎呀,你們說這是……

  她一邊賠笑,一邊忍不住拿眼睛往里面瞟去,我沒有回她話,只是讓開位置來,她也顧不得別的,直接就把我擠開,跑到了臥室里面去了。

  王老板在旁邊賠笑,說兩位不好意思,我老婆人就是這樣,急性子,你們多擔待啊。

  他剛剛說著,里面牛笑姐姐就喊了起來:“老王,你快進來看看,牛笑醒了!”

  我們來到了臥室,卻見剛剛拔過毒的牛笑幽幽醒來,他姐姐問他感覺怎么樣,他感受了一下,說感覺渾身好像輕松了許多,沒有以前的那種沉重感了,好多了。

  王老板聽到這些,慌忙向我們表示感謝,而牛笑姐姐則不停地問起自己弟弟的情況來,甚至都不看我們一眼。

  呃……

  瞧見這情況,我和朱炳文便沒有想法再待,說了一聲,便離開了房間,剛剛到了走廊,那王老板匆匆追出來,說兩位先別在啊,我們來談一談酬金。

  我聳了聳肩膀,說無功不受祿,我可什么都沒有做。

  朱炳文也搖頭拒絕,說我只是在盡本分而已,這些錢你若真的想給我,不如找個希望工程捐了吧。

  王老板倒也罷了,他婆娘實在是有些讓人討厭,我們沒有久留,離開了這一層,我急著喂小紅,問了一下朱炳文的房間號之后,便離開了,回到了我們的套房,發現小妖和蟲蟲并沒有在,便將那臟物攤開,把小紅給喚了出來。

  小東西如同一貴婦人一般,優雅浮現,不過在瞧見桌子上的零食之后,卻再也沒有矜持,身子一晃,直接伏在了上面去。

  小紅吃著東西,而我則盤腿在沙發上修行起來。

  兩女一直到了很晚才回來,我睜開眼睛,問她們去了哪兒,蟲蟲笑而不語,而小妖則告訴我,說她們去了水療SPA,完了之后吃了飯,然后又約著一起看了電影。

  這行程說得我羨慕不已,倘若是換做我和蟲蟲,那得有多完美啊?

  小妖瞧見我一臉吃味,擠眉弄眼地說道:“怎么樣,羨慕吧?”

  我老老實實地點頭,說對,羨慕。

  小妖說你有本事你也去啊,外面大把好玩兒的地方,我可沒有攔你,你想去就去。

  我閉上眼睛,說算了,明天還有大把事兒呢。

  小妖說你怕了?

  我睜開眼睛來,打量了她一下,站起身,說好,我去逛一逛吧,反正我也沒有吃飯。

  我不知道兩個女人有什么悄悄話要講,不過既然小妖幾次暗示我離開,便也出了房間,到了附近找了家中餐廳,隨便點了一些吃食,吃了沒一會兒,卻有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人在我對面坐下,沖著我笑了笑,說先生介意拼桌么?

  我愣了一下,搖頭,說不會。

  我一開始以為是餐廳的位置坐滿了,沒想到那人就點了一杯飲料,就沒有再點吃的,而我用余光瞧了一下左右,發現還有好幾處空桌子呢。

  瞧見這,我就知道對方有事情要找我談了,不過我也裝作不知,慢條斯理地吃著飯。

  那人倒也有耐心,安靜地坐著,一直等到我吃完了飯,準備離開的時候,方才開口說道:“先生請留步,能聊一聊么?”

  我揚眉,說聊什么?

  他一字一句地說道:“聚血蠱!”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