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五章 圣蛋來了

  慈元閣不但與黑手雙城有關系,而且牽連很深。

  這事兒小妖原本不知道,也是聽林佑提及的,說慈元閣的老閣主方鴻謹當年在洞庭落龍事件中死去之后,現如今的閣主方志龍繼承父業,許多元老和掌柜都起來造反,準備要分家另過,而那個時候,是黑手雙城給予了方志龍最堅定的支持。

  也正是因為如此,方志龍方才將慈元閣平穩過渡下來,并且一手操持,越辦越大。

  以前的慈元閣僅僅只是一個江湖門派,現如今的慈元閣已經橫跨了實體、電商、網絡,成為了一個以運勢命理為支撐的龐大財團來。

  而這背后黑手雙城到底參與了多少,這個沒有人能夠知曉。

  有人傳聞,黑手雙城才是慈元閣背后的老板,而方志龍卻是他的私生子;又有人說慈元閣本來就是黑手雙城的斂財工具,他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股份。

  當然,最靠譜的說法,是慈元閣因為以前的首席供奉一字劍的關系,與上面的關系十分良好。

  它們共同投資和監管一個基金會,而黑手雙城則是基金會的創始人之一。

  不管怎么樣,兩者之間終究還是有著密切聯系的,就這一點來說,就足以讓我們感到敬畏了。

  第二天的拍賣會依舊熱鬧,慈元閣對于這一次的拍賣會十分注重,策劃方案做得完美無缺,無論是開頭的氣氛,還是接下來的拍品,選擇都十分用心,而且節奏感很好,總是讓人眼前一亮,滿足了許多人的好奇心,也使得不少人躍躍欲試,有一種“買、買、買”的沖動。

  當天的壓軸是一個叫做“清正藥王鼎”的煉丹爐,據說此法器是從天山神池宮中流落而出,用這玩意來煉丹,事半功倍,結丹率能夠提升好幾倍。

  對于這樣的東西,對那些宗門豪族來說,自然是有著天大的吸引力,要知道現如今煉丹的人不多,并非是別的緣故,而是珍貴的藥材越來越少,而且往往煉一爐的丹藥,不是全部都毀了,就是收獲太低,讓人興趣缺缺。

  但倘若是這清正藥王鼎在的話,丹成率上去了,那可是能夠生錢的東西。

  經過一番熱捧,價格節節升高,最后被龍虎山花了四千八百萬給買下,成為了此處拍賣會單價最高的拍品。

  當拍賣師將那錘子落下的一瞬間,我的心臟幾乎都在抽搐。

  四千八百萬啊,這是什么概念?

  就那一破爐子,居然能夠值這么多錢?而且看著架勢,好多人還都是因為給了龍虎山面子,并沒有抬價的關系,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指不定那價錢能夠拍到什么高度去。

  清正藥王鼎的成交,代表著第二天拍賣會的結束,眾人再一次離開會場,而這個時候,就能夠感覺得到三五成群了。

  這一次拍賣會并非單純的拍賣交易,也是許多人溝通認識的一個場所。

  許多人通過這拍賣會結成了朋友,也達成了合作關系,更多的人對慈元閣產生了信任和認同感,這才是慈元閣花了大錢舉辦此次拍賣會的根本原因。

  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影響力,這才是慈元閣歷年以來一直在做的事情,難怪別人總說慈元閣是江湖中最會賺錢的門派,果不其然。

  會后不久,郵輪的工作人員找到了我,很客氣地說閣主找我,問我有時間的話,跟他去一趟。

  我問什么是,那人告訴我,說昨天我們給慈元閣的拍品,現在已經有了鑒定結果。

  我想了想,問小妖是否需要去。

  她點頭,說正好去跟黃小餅見一面,聊一聊。

  我說既然這樣,不如蟲蟲與我一起去吧,畢竟那五彩生命珠是她,談什么東西,她在場比較好一些。

  蟲蟲搖頭,說你談生意呢,我去干嘛?再說了,那珠子我已經拿出來了,就不是我的了,你們誰愛要誰要,反正我不管。

  小妖說你怕啥啊,人家找你過去,指不定是想要聽你講解一下這玩意的神奇功效呢,走吧。

  在小妖和我的催促下,蟲蟲滿心不情愿地跟著一起來到了位于船頭部分的一處辦公室里來,慈元閣大東主方志龍早已在此等待,負責安保工作的黃小餅也跟在旁邊。

  雙方見面,方志龍對小妖十分恭敬,點頭哈腰,表現得像個后輩。

  這氣氛有些奇怪,小妖瞧了一眼旁邊的黃小餅,說我聽陸言說你有話跟我講對吧,走,我們隔壁聊去。

  黃小餅陪著小妖去了隔壁,方閣主方才長吁了一口氣,將視線轉移到了蟲蟲的身上來,說聽陸言說,這五彩生命珠的主人,是蟲蟲小姐,對不對?

  蟲蟲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勢,說我只是過來看看,有什么事情,你跟陸言談就是了。

  瞧見明艷不可方物的蟲蟲,方閣主略微有些艷羨地望了我一眼,然后抿著嘴唇說道:“事情是這樣子的,收到那五彩生命珠之后,這兩天我們一直在組織手里面的力量,對其進行鑒別,確定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新寶石,它并不僅僅只是美輪美奐而已,更加讓人吃驚的,是這珠子里富含著濃郁的生命氣息,有著很多未知的奇效……”

  我說對,然后呢?

  方閣主沒有理會蟲蟲剛才的話兒,而是問她道:“不知道蟲蟲小姐能否告訴我,這五彩生命珠,能夠延緩人體衰老,并且給人提供活躍的生命能量?”

  蟲蟲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思索了一番,方才說道:“按理說應該是可以的,佩戴這珠子的人,能夠受到生命能量的磁場影響,保持體內器官的活性,并且減緩代謝,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會越活越年輕!”

  啊……

  方閣主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這樣的東西,那真的是無價之寶了——我會把它放到拍賣會最后一件來拍賣,而在此之前,會提前進行預熱,很期待能夠拍賣出一個天價來。

  蟲蟲一愣,說不會吧,這種小功能,對于很多修行者來說,應該不會有太多的吸引力吧?

  方閣主笑了,說對于普通的修行者來說,或許并不算什么,它面對的人群也并不是修行者,你要知道,這世間有錢、有權卻又怕死的人那么多,為了能夠延長自己的生命,花再多的錢,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什么問題——冒昧問一句,這樣的珠子,蟲蟲小姐你可還有?

  蟲蟲搖頭,說沒了,目前就只有這一顆。

  方閣主很敏銳地捕捉到了蟲蟲話語里面的意思,熱情地遞了一張名片過來,說蟲蟲小姐日后倘若還有這樣的珠子,希望也能夠與我們慈元閣合作,畢竟我們是業內最強的團隊,也能夠賣出最高的價錢來。

  隨后方閣主又問了很多細節方面的東西,將這五彩生命珠列了六項十三類功能,做成了一份表格出來。

  我們談過話之后,便告辭離開,這時小妖也跟黃小餅談得差不多了,走了過來,我問她到底跟黃小餅談了些什么,她卻閉口不言,說都是些小事。

  慈元閣做事的效率很快,到了傍晚時分的時候,各大餐廳和娛樂場所都貼出了最后一天拍賣會的出色拍品來。

  我們的五彩生命珠,占據了最顯眼的位置。

  方閣主請了專門的策劃師,將這玩意給吹得格外珍貴罕有,連我瞧見了這種種廣告,都有一種占為己有、不肯拍賣的心思來。

  跳過了五彩生命珠,我在清單里面也找到了我們此行前來的目標。

  圣蛋!

  我翻來覆去地看了三遍,發現跟五彩生命珠詳細的備注不同,除了名字之外,再無任何解釋。

  圣蛋、圣蛋,當真是虎皮貓大人藏身的蛋么?

  我心中隱隱有一些期待,甚至想找黃小餅或者方閣主來問一下,不過想來他們處于自身的考慮,一定會為客戶保密的,這般冒冒失失地去問,吃閉門羹的可能性很大,便放棄了。

  時間到了第三天,中午十二點,最后一天的拍賣會開始,第一件拍賣的藏品是一張圓靈掌心雷的修煉圖譜。

  掌心雷是道家雷法的一種,屬于袖里乾坤,而圓靈掌心雷曾經在江湖上鼎鼎有名過,是一門很高深的法門,如果能夠從這修煉圖譜中學得其中精髓,對于修行者的提升,有著顯著功效。

  很多人蠢蠢欲動,開始試探著出價,不知不覺,氣氛就開始堆疊了起來,變得火熱。

  隨著一件又一件的拍品被人以高價紛紛競走,現場變得白熱化了,那拍賣師的木槌一次又一次的敲響。

  每一次的敲動,都會伴隨著幾十萬、幾百萬的巨額資金達成交易。

  坐在觀眾席上的我不由得感嘆,這世間的有錢人,這特么的多。

  隨著時間的流逝,拍品越來越少,也越來越貴重,我不斷地深呼吸,調整起自己的心情。

  就在此刻,卻聽到講解人用滿腹激情的語氣說道:“現在我們來介紹179號拍品,這是一個碩大的蛋,沒有人知道它里面到底藏著什么,據說里面有著一個圣潔的生命,所以我們稱它為圣蛋……”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鐺鐺鐺,出現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