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三章 三叔醒轉

  朵朵的這句話,讓我一下子就愣了起來:

  對啊,如果小妖朵朵和朵朵本體分離成功了,她不就是自由之身了么?依照這個小狐媚子的德性,她還不趕緊離開我們,跑出外面去惹風惹雨,逍遙自在啊?要知道,這個小妮子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輩,妖性不改,腹中的黑墨水比我可多,一直以來都是個猛人。

  當初若沒有蕭老爺子傳我縛妖咒,只怕朵朵早就給她吞噬干凈了。

  雖然兩個小妮子后來親熱得跟姐妹一樣,可我卻一直還記得小妖朵朵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差一點兒就用手把我掐死的情景。我不是記仇的人,而且小妖朵朵后來也多次救我,但是,我總有著一絲隱隱的擔憂,害怕她突然翻臉,將所有的一切都給毀去——這也是我一直都不怎么待見小妖朵朵最根本的原因。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一聽到天天在一起相處的小狐媚子有可能要離開,我心里就空蕩蕩的,總有著一種蛋蛋的憂傷,十分惆悵,就像是學生時期總和我吵架斗嘴的同桌女生那一次轉校,外婆的離去以及……我們會永遠都不再見面了么?

  我莫名地慌了起來,拉著朵朵的手,說為什么會這么問?

  朵朵吸了吸鼻子,說是啊,小妖姐姐說你對她不好,不跟她聊天說話,也不關心她,而且最重要的是本事太弱了,根本保護不了她,這樣的主人一點用都沒有。她還慫恿我跟她一起離開,去深山里面,那里有好多好多的黃精蟲草、野參玉竹,而且山林里面的靈氣重,對我們的修行也是有好處的……

  她說著說著,見我的臉色有些難看,伸手摸了摸我的刀疤,笑嘻嘻,說我沒答應她呢,沒有陸左哥哥在的地方,就便是天堂,朵朵也是不喜歡的。我可舍不得你呢……

  我看著朵朵萌得讓人心碎的小臉,笑,說是啊,我也舍不得我家朵朵寶貝,你要跑了,我可不得傷心死?朵朵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食指放在了嘴巴里,望著我問:“那小妖姐姐呢?”

  我:“……”

  略微有些消腫的肥蟲子在一旁,看著無語的我,強勢圍觀。

  ********

  第二天清晨,我很早就起來了,在蕭家大院子里練了一套固體練氣功,渾身熱氣騰騰。

  雜毛小道也起得很早,他沒有打拳,而是坐在院墻邊的銀杏樹下,用那把卡車底盤軋鋼改制的刻刀,在細細地雕著手上的東西。這東西時不時從身體里閃耀出一種紅黑的光芒,透露著一股兇戾之氣。

  這是小叔從蛇蛟的下巴處刨出來的玉石,也就是從105號石頭里面剖出來的紅翡,經過虎皮貓大人鑒定,這玩意是吸取了遠古劍齒虎精華而成的血虎玉,與麒麟胎一般類型,不過一股子狠戾之氣無法磨滅,不好馴服。善藏法師當日獲得此玉,便將其植入蛇蛟體內,以期能夠盡快化蛟,沒成想竟然轉手就被我們干掉了,又取了出來。

  相比之前提過的麒麟胎、青龍角、白虎鞭相……它品級低,沒有那些的玄妙,只能夠用來當攻擊法器的材料。當然,若做比較,卻比那黑鹀之骨還是要厲害幾分的,而且持久。

  殺蛟一事,雜毛小道出力最大,小叔也不敢貪功,況且這東西留在自己手里也無用,還不如給雜毛小道,畢竟這個家伙曾經跟隨茅山近代符箓第一人李道子學過師,也是個制符煉器的高手,用來煉制法器,人養玉,玉養人,最好不過。

  反正也是自家侄子。

  雜毛小道這幾天一直在琢磨這塊玉,現如今已經有了大概的形狀,是一把虎形彎刀,巴掌大,造型古樸,刀法凌厲——雜毛小道往往是靜坐幾十分鐘,有了靈感才下一刀,所以時間慢。不過我相信,這作品若能夠完成,雜毛小道的境界又將躍上一層。這個家伙倒是越來越厲害了,不知道為什么一開始那么挫?

  我伏地大拜,腿腰碰起,做了一個十分困難的動作,然后完成了這一整套法門,緩緩走過去看。我還沒到,他便睜開眼睛來,看我。我說艸,你的氣感越來越厲害了?他嘿嘿一笑,將玉刀的刀尖指向我,說紅塵煉心,老子已經參透了一些法門了。

  我問什么法門?

  他說此生千萬秒,每一次流逝都讓人感動,然而世間之人多如恒沙,唯有了解眾生,方能夠普渡眾生,我已立下誓言:這紅塵滾滾,人性喪失,唯有將人們心中的真善美給喚出來,方能夠解脫……

  我聳聳肩表示聽不懂,他左右看了一下,院子里只有姜寶在老老實實地打拳念經,湊在我耳朵邊說:“這些日子素得慌,我知道金陵有條學府街不錯,舉目望去皆是正妹,而且最近又正好開學,更有不少新鮮妹子,我們給三叔解完銀針追魂術,不如去那里嗨皮一下?不過說一句,我好久沒有擺攤算命了,最近囊中羞澀,經費有些不充足,所以……嘿嘿!”

  我眉毛直跳,見老老實實踏著禹步的姜寶朝這邊奇怪地望來,不由得苦笑。

  本以為這個家伙變了性子,沒成想他隱藏得更深了。

  終究是個好色的命!

  我問他前段時間中了降頭之術,腎不虛么?他摸摸褲襠,笑嘻嘻,說自從善藏那吊毛掛了,又將那泥娃娃埋在槐樹下,早就好了,不信可以一起去試試嘛。我聳了聳肩,不再理他,也沒有去注意這個小子垂下的眼簾中會有著怎樣的目光,返身走開,朝著剛剛起床的小莫丹走去。

  比起雜毛小道這種猥瑣男人而言,我更喜歡和這種可愛天真萌態的小蘿莉交流。

  太陽漸漸升起,天氣好得出奇,藍瑩瑩的天空上竟然沒有什么白云,像一塊純粹的藍晶,陽光照在身上并不是很熱,而有一種絲絲的暖意。日上三竿的時候,我們就吃了早飯,等待著良辰美景的到來。為了這次拔針,蕭大伯已經沐浴戒齋三日,除了昨天去接我們之外,一般都在后院的神臺邊,祈求神靈的護佑。

  和南方苗疆祭拜的黑殺大將和赤帝不同,蕭家祭拜的是二郎真君和華陽隱士陶弘景。

  午時為太陽光最為強烈的時辰,然而物極必反,陽極必衰,當陽氣到達極限的時候,其實也是陰氣產生之時,這一個極限時間僅僅只有一刻鐘,而蕭大伯正是要在這一刻鐘之內,將三叔頭顱上的銀針給全力拔出。十三針中有九種銀針,每一種都有著自己獨特的功用,即使有著麒麟胎鎮壓銀針上附屬的邪氣,但是如果拔出手法不果斷準確,定會傷及三叔的大腦,導致面癱、恍惚、失憶、腦淤血或者腦死亡。

  這些才是找蕭大伯過來拔針的真正原因。

  中午十一點鐘,三叔被安放在一個齊腰高的木桌上躺著,接著被擺放在場院之中。我們所有人都站在五米遠的距離,院子外還安排著人在執勤看守,防止有人貿然闖入。在眾人關切的目光中,蕭大伯焚香凈手,在燃燒了一張凈心神咒符之后,盤腿坐起,在他的前方,有用紅布墊著含有麒麟胎的翡翠項鏈。

  這項鏈異常美麗,在陽光下發出璀璨的光芒。

  而虎皮貓大人則掛在銀杏樹的紙條上,眼睛將瞇未瞇,打著盹。

  時辰未到,我們靜靜等待著。有蟬在叫,知了知了,蟲兒唱秋天,風吹滿庭院。

  12點34分,有風從北面緩緩吹來,擱置在桌子旁邊的紅銅羅盤天池處開始有規律地搖晃,一會東,一會西,而那翡翠項鏈則越發地蒼翠靚麗了。我們所有人都吸氣凝神,睜大了眼睛,蕭大伯這時站了起來,一把抄起紅布上面的麒麟胎,口中念著驅邪的咒語,將三叔緊閉的嘴巴啟開,然后將麒麟胎放置于他的舌下。別人或許看不清楚,然而從“炁”之場域給我的反饋中,我能夠看見三叔的生機在迅速攀升。

  沉寂了半個多月的三叔,開始有了蘇醒的跡象。

  蕭大伯結了一個古怪的手印,此手印應該屬于道家,跟我所熟悉的九字真言配套手印有著天壤之別。接著虎皮貓大人開始出聲了,大聲念著穴位和拔針手法,或捻或提,速度快慢、前后順序皆有它一語指揮。關鍵時刻虎皮貓大人絲毫不含糊,完全沒有撒潑罵街的半分模樣。

  我仿佛看到了一個如同《笑傲江湖》中笑談之間指點令狐沖的風清揚,那種高人形象。

  自開始后,蕭大伯沒有一絲毫的猶豫,該果斷的時候一針拔出,該細致的時候,就如同大姑娘繡花,認真之極。終于,十分鐘之后,三叔頭頂上的所有銀針都已經放入了旁邊的金屬盤中。拔完針之后還不算完,蕭老爺子也走上了跟前,與蕭大伯一起給三叔的身體擠按打穴,疏通經脈。

  如此又過了十幾分鐘,虎皮貓大人銜著一片青色的銀杏葉飛到了桌子上來,將這葉子放在三叔的右眼之上,然后大喊一聲:“醒過來喲,蕭老三……”

  仿佛為了應這話,三叔的喉嚨中發出一聲長嘆,居然睜開了眼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