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六章 廝殺慘烈的拍賣會

  隨著講解人的介紹,我的心情激動不已,怎么聽都感覺能夠對號入座,然而當銀幕上的照片一出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尼瑪是什么啊?

  畫面上的照片,居然是一個巨大的彩蛋,據主講人介紹,說這是沙皇十二字母彩蛋的造型,以深藍色琺瑯為背景、以碎鉆鑲嵌而成的亞歷山大三世畫像皇家徽章,含蓄雋永的設計美輪美奐,而在那琺瑯蛋殼的里面,方才是此次拍賣的真品——圣蛋。

  瞧見這個設計,我簡直就是氣炸了,這尼瑪遮遮掩掩,到底是搞什么鬼啊?

  不但是我,臺下許多人對此都有意見,待那講解人介紹完畢之后,便有人提出了意見,說你拍賣的那蛋,倒是拿出來了,搞這么一個花里胡哨的彩蛋在外面,到底想做什么啊?

  立刻有人附議,說對啊,里面的東西不清不楚的,弄一個彩蛋在外面欲說還休,這不是明擺著蒙人么?

  那講解人不由得笑了,解釋道:“這位先生說笑了,這件拍品的提供者是為西方人,崇尚驚喜和冒險,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設計來,慈元閣溝通之后,決定尊重對方的習慣。當然,相應的我們也做出了一定的調整,免得大家抱怨。所以,這件拍品的起拍價是——六塊錢!”

  哈、哈、哈……

  當講解人把起拍價說出來的時候,那些剛剛還氣憤不已的提議者頓時就忍俊不禁起來。

  因為他們剛才所提出的異議,在這六塊錢的起拍價之前,就變成了浮云。

  的確,即便是對方遮遮掩掩,不肯將里面真正的蛋給露出來,但那又怎么樣?別的不說,光外面的彩蛋,拋去藝術價值,從工藝和材料上面來看,就能夠值個好幾萬。

  這起拍價讓人覺得難得的輕松,講解人介紹完畢之后,將現場交給了拍賣師。

  拍賣師經歷過了那么多的巨額交易,人都已經有些麻木了,平靜地宣布道:“第179號拍品,圣蛋,起拍價六元,按照拍賣會最低報價,每一次叫價需增加一百元,現在開始。”

  話音剛落,剛才還質疑講解人的那位先生立刻舉牌,高聲喊道:“兩百!”

  他的話語引發了新一輪的拍賣熱潮,因為這份拍品的價格實在是太低了,很多在這整個拍賣會里都在打醬油的人也忍不住舉牌報價,一時間熱鬧無比。

  我沒有理會此刻玩票式的報價,而是低聲問小妖,說你覺得里面是不是?

  從那彩蛋出現的第一時間里,小妖就一直在瞇眼打量著,聽到我問起,她緩緩地搖了搖頭。

  我一愣,說不是么?

  小妖說不,我看不出來——外面的琺瑯彩蛋殼施加了一些手段,將里面的生命氣息給屏蔽了,只有打開外面的殼,才能夠最終確定。

  我聽到,忍不住罵了一聲粗話,說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里面絕對不會放著虎皮貓大人的蛋。

  小妖一臉糾結,而蟲蟲卻突然出聲說道:“要萬一是呢?”

  她簡單的一句話把我所有的憤恨都給擊潰了,是啊,不管里面到底是不是,我們都得將那東西給拍下來,因為如果是的話,我們怎么可能將虎皮貓大人最脆弱的時候,交給別人呢?

  說句實話,那什么虎皮貓大人,我并不認識,蟲蟲也是,但是從陸左、朵朵和小妖等人的態度來看,就知道它有多重要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應該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價。

  而一直糾結的小妖這時也最終下定了決定,對我說道:“對,從這彩蛋的體型來看,應該是可以藏得下虎皮貓大人的蛋。”

  確定了這個之后,我將注意力回到了拍賣上來,發現價格已經升到了五萬多。

  這個價格,距離起拍價已經増漲了近一萬倍。

  這回報率倘若是放到股市上去,簡直是驚人,不過在拍賣會里面,倒是屬于尋常,因為不管怎么說,能夠被慈元閣看得上眼,并且拿到拍賣會上面來堂而皇之地拍賣,這東西必然有其過人之處,別的不說,就沖著精美的彩蛋包裝,應該就能夠值這么多錢。

  能夠參與這一次拍賣會的,除了少部分醬油黨之外,大部分人都是非富即貴,掌握著大量的資源,花個幾萬塊錢來賭一把,跟買幾個LV的包包,性質差不多。

  就是圖了一樂。

  幾百萬、上千萬的生意都做了,也不在乎這點兒零頭。

  然而當價格叫道了二十萬的時候,現場爭奪的氣氛就降了下來,畢竟花那么多的錢去猜一個謎,著實有一些不劃算。

  在座的都是冷靜而有理智的成年人,一擲千金可以,但是要花得有意義。

  幾十萬下來,買一個二傻子的名聲,這個就有些不劃算了。

  不過叫價仍然在繼續,有幾撥人對這個還是挺感興趣的,其中居然有兩個,我還是認識的。

  一個是之前跟我們同船而來,并且為了五彩生命珠找到我的大長腿女孩兒林雪,另外一個,則是王老板。

  就是小舅子叫牛笑、老婆叫做牛莉花的王老板,這里面叫的最緊的就是他。

  我瞇起了眼睛來,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恐怕并不是在乎那蛋到底是什么,而是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不管如何,能夠拿到這拍賣會上面來展覽的蛋,一定很有營養。

  不管是茶葉蛋,還是生煎蛋,弄給他小舅子吃,應該是很補的。

  說句實話,我有點兒討厭這個小房地產老板了。

  依他和他老婆的性子,估計朱炳文讓他們捐給希望工程的診金,他們也只是當做一個笑話。

  在他們的心中,什么希望工程,還不如他小舅子的一根手指頭重要。

  我嘆了一口氣,靜下心來,讓自己變得冷靜,仔細地謀算了一下,依照著現在的情況,有著兩千萬信用額度的我底氣很足,應該能夠將其一舉拿下。

  價錢依舊在不斷攀升,就在我準備出手的時候,突然間從東南角傳來了一個報價。

  一百萬!

  那人居然將報價直接從三十二萬一千提升到了一百萬,頓時就震驚了許多躍躍欲試的客人,就連一直在執著追價的那幾個人,也陷入了短暫的失神來。

  拍賣會雖然叫價不斷,不過因為金額太低了,所以氣氛一直都有些沉悶,好多人就等著這件拍品趕緊過去,好進行接下來的拍賣。

  然而這個一百萬卻著實刺激了一下所有人,大家紛紛朝著東南角望了過去,想看看這個一擲千金的二傻子到底是誰。

  不過那個角落黑暗,會場又大,從我們這個角度瞧過去,只能夠看到一個輪廓。

  拍賣師適時地變得激動起來,大聲喊了一聲,然后又介紹了一番這件拍品,完了之后,用拍賣師獨有的腔調激動地說道:“這位先生出了一百萬,一百萬,還有沒有更多的報價?有沒有,一百萬一次,一百萬……”

  我終于沒有再等下去,舉起了牌子來。

  兩百萬!

  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加價一倍,仿佛我叫的這個單位不是人民幣,而是歡樂豆一般。

  嘩!

  倘若是之前那一百萬的報價,大家還只是略微精神一振,那么我這直接翻倍的報價一出來,許多打瞌睡的人都不由得醒了,知道即將有一場好戲出現,于是都伸長了脖子瞧了過來。

  兩百萬的報價剛剛一出,剛才那人立刻又報了一個價錢——兩百五十萬。

  知道此刻,許多人都反應了過來,知道既然有人肯出這么高的價錢,這東西自然有其過人之處,于是紛紛來了興致,也有投機客舉起了牌子,跟著追拍了起來。

  兩百六、兩百八、三百、三百五……

  這些金額不斷出現,而它們后面的單位不再是元,而是萬,這足以讓人感覺到驚奇了,畢竟就那么簡簡單單的一個蛋,實在不足以支撐著這樣的價格來。

  雞蛋多少錢一斤?

  五塊五而已,憑什么一個蛋能夠賣到幾百萬?

  就在旁人以為出價者發瘋了的時候,我卻開始跟這幫人一點一點地磨了起來,當價格超過五百萬的時候,追風競價的人終于退散了,只有我,還有一百萬出價者,和另外一個女人在競拍。

  三人你追我趕,價格很快就出到了一千萬。

  到了這個價格的時候,那個女人最終也選擇了沉默,沒有再繼續跟價了。

  爭奪在我和另外一個男人之間進行著。

  說句實話,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如此的揮金如土,那幾十萬、一百萬的報價從我嘴里說出,我自己都感覺到心虛無比,然而想著蟲蟲拿出的五彩生命珠抵押的兩千萬信用額度,就多了幾分底氣。

  不過我越喊,心中越恨,有一種想把那個跟我競價者掐死的沖動。

  當價格過了一千五百萬的時候,整個會場都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沒有人相信這兩個二傻子,居然會為了一個連是什么都不清楚的蛋出這么高的價。

  在最后的時候,那人最終報出了一個價格來:“兩千零五萬!”

  啊……

  我的臉一下子就冷下了來。

  因為我知道,信用額度已經到頂,我再叫下去,就是無效價格了。

  怎么辦?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從六元到兩千零五萬,那戰斗可比廝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