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七章 山寨白皮貓

  對方叫出了兩千零五萬的時候,我罕有地沒有繼續跟進報價,而是沉默了一會兒。

  整個會場在這一刻,顯得格外安靜。

  一個莫須有的東西,居然能夠拍出這么高的價格來,這事情仿佛天方夜譚一般,不過卻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了眾人的眼前,而隨著我的沉默,眾人也都將目光轉移到了拍賣師的身上。

  拍賣師講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話語之后,發現我無動于衷,便開始了第一次的確認。

  第二次的確認。

  就在那拍賣槌即將砸落下來的時候,我再一次舉牌,又報了一個價格——兩千零三十五萬。

  這兩千萬是五彩生命石的信用額度,而那三十五萬,則是我剛剛從那樊三爺的手里面強取豪奪而來的。

  這也是一份錢,也是我最后的努力。

  然而這努力對于另一位競拍者來說,卻并不是什么問題,他沒有任何猶豫地說道:“兩千一百萬。”

  他直接提高了一百萬。

  我渾身一震,感覺到眼前一黑,腦子嗡嗡地響著,正猶豫著該怎么辦,旁邊的小妖卻發話了:“沒事,你往上報就是了,別怕沒錢,我就不信方志龍和黃小餅連這點兒錢都不給我賒!”

  我本來是已經準備認輸放棄了的,然而聽到小妖的話語,又鼓足了勇氣來,繼續往下叫。

  一直交到了兩千五百萬的時候,那人還準備再加價,這時有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馬公子,你的信用額度已經到頂了,再叫下去,可就是無效價格了!”

  啊?

  說話的人居然是方志龍,沒想到對面那家伙居然也有信用額度,而且還到達了上限。

  那家伙正興致盎然呢,被方志龍打斷,頓時就有些不爽了,陰著臉說道:“方閣主,不就是區區幾千萬么,你還怕我出不起么?”

  方志龍并沒有退縮,而是平靜地說道:“倒不是怕馬公子出不起,不過規矩就是規矩,你的信用額度是令尊定的,超過這個數額,慈元閣便沒有辦法繼續擔保,所以……”

  他有些不服氣,指著我說道:“那這小子為什么還可以報價?”

  方志龍輕描淡寫地說道:“這位先生的信用額度無上限……”

  無上限?

  聽到這話兒,場下的眾人轟然一下,紛紛交頭接耳,議論起來,猜測這個家伙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哥兒,信用額度居然是無上限,這也太離譜了吧?

  難道是萬達集團的大公子?

  事實上連我自己都有些驚訝,沒想到慈元閣居然給予我這么大的支持,心中多少也生出幾分感激來。

  那馬公子聽到這話兒,郁悶地說道:“靠,沒想到居然是個真壕!得了,不就是一破鳥蛋么,你要就拿去吧,我不跟你爭了!”

  一場持續許久的競拍最終以我的勝利而告終,成交價是兩千五百萬。

  這一場競拍仿佛耗盡了我的精力一般,我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感覺一切皆虛幻似的,過了好一會兒,有工作人員找了過來,問我,說是現在準備交易,還是等待所有的拍品結束之后再說?

  我們千里迢迢地趕到這兒來,就是為了這一刻,怎么可能耐住性子繼續等待?

  我告訴他,說我們現在就要看。

  那人說沒有問題,然后讓我跟著他走,我立刻叫上了小妖和蟲蟲,弓著腰離開了會場,來到了旁邊的會議室里,早有相關的工作人員在這里等待。

  接待我們的那個工作人員,就是之前與我講解合同的田掌柜,他遞了一份拍賣合同過來給我。

  我審閱之后,簽了字,交易就算是自動完成了,至于接下來的款子,將會在五彩生命珠的拍賣款里面扣除。

  田掌柜特地跟我講了一句,說方閣主交代過,說如果五彩生命珠的款子如果不夠的話,多出來的錢有他私人的賬戶里面沖抵,讓我們不用擔心。

  盡管五彩生命珠很難拍出低價,但是方志龍的這句話,卻還是讓我記著他的一份情。

  交易達成之后,有專門的安保人員將拍品呈遞過來,與我們驗明正身。

  對方提過來的是一個沉重的保險箱,打開之后,先前出現在臺上的那琺瑯彩蛋也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來。

  東西沒錯,跟臺上的一樣,至于里面到底是不是藏著虎皮貓大人的蛋,這就不得而知了。

  田掌柜等我簽名確認之后,對我笑了笑,說既然如此,那么你們就驗證吧,我帶我們的人先行回避,祝你好運。

  田掌柜帶著會議室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員離開,并且貼心地將門給合攏。

  我看著那立在長條辦公桌上面的彩蛋,對小妖說道:“還是你來吧……”

  小妖點了點頭,走到了跟前來。

  我瞧著這玩意,不知道為什么,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荒唐的可笑感來,沒想到這么一個東西,居然花了真正兩千五百萬,倘若是虎皮貓大人的蛋,那也罷了;但倘若不是,我估計就變成了一個大笑話。

  這可就給人當做二傻子一般地給玩弄了。

  那琺瑯彩蛋合攏得天衣無縫,想要獲得里面的東西,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其砸碎。

  這是宛如藝術品一樣的東西,貿然將其砸碎,還是需要一定的堅決。

  小妖也顯得有些緊張,她走到了桌前來,先是敲了一敲,東看看、西瞧瞧,大約過了幾分鐘之后,方才下定了決心,用隨蛋配備的小鐵錘在一處支點上面輕輕敲了一下。

  第一次,只是稍微有點兒響聲,小妖耐不住性子,再敲了一下,那琺瑯蛋殼卻是一下子就碎裂開。

  小妖順著裂縫處往外掰,三下五除二,露出了大半個身子來。

  里面的確是一個巨大的蛋,乳白色,有著極美的圓弧形狀,我見過一次虎皮貓大人的蛋,不過印象不深,所以也瞧不出什么所以然來,不過感覺很像,慌忙問道:“是不是,是不是?”

  小妖瞧見這蛋的真面目之后,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鐵青起來。

  我瞧見她這一副神色,就知道應該不是了。

  被騙了。

  就這么一個不知道什么來歷的巨蛋,就將我們給騙得團團轉,這實在是讓人感到心頭憤怒,不過我瞧見小妖的臉色越來越不對,趕忙上前勸她,說沒事的,意料之中的事情,不用太著急上火。

  蟲蟲也勸道:“對,事情要是真的這么容易的話,反而顯得奇怪了呢……”

  小妖一口惡氣咽不下去,拿著錘子,惡狠狠地將那巨蛋給敲破,露出了里面清亮的黏液來,我慌忙過去攔著她,說別激動,這玩意好歹也值兩千五百萬呢。

  我不說還好,一說小妖就氣得怒發沖冠,非要將那巨蛋給砸得稀巴爛。

  我趕忙上前攔住她,好聲勸說,小妖指著我的鼻子,說你讓開,我非要將這冒牌貨給砸得稀巴爛,然后再找那個坑我們錢的家伙算總賬!

  她張牙舞爪發了狂,我趕忙上前攔住她。

  兩人一拉一扯,爭執了一番,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陣古怪的叫聲,從旁邊傳了出來。

  吱吱、吱吱……

  我瞧見小妖一臉震驚,下意識地回過頭來,卻見到蟲蟲從那巨蛋之中撈出了一個肉呼呼的小東西來,捧在手上,正閉目念著什么。

  這玩意呢,怎么講,瞧模樣,有點兒像是小雞仔,不過又是挺大的一坨,跟我們喝水的那馬克杯差不多。

  說是雞仔,不過它的脖子長得過分,鳥喙有點兒彎,腦袋碩大一個。

  丑,這玩意是真的丑。

  大概是被提前打破了蛋殼的緣故,這玩意有些營養不良,身子聳拉著,仿佛死去了一般,得虧蟲蟲口中念念有詞,給它注入了一些五彩光芒,方才緩過了一口氣來,睜開半只眼,無力地搖動翅膀,沖著蟲蟲“吱吱、吱吱”的叫著。

  小妖原本的壞心情給這小東西給氣樂了,皺著眉頭說道:“這到底是什么鬼啊,長得可真丑!”

  蟲蟲睜開了眼睛來,沖著那小東西吹了一口氣,方才說道:“不知道,看這模樣,應該是一只鳥禽,至于是什么,估計得等它長羽毛了,方才能夠知道。”

  小妖瞧著這緩過了氣來,立刻揮動著無毛翅膀晃蕩的小東西,說你可真丑啊?

  那小鳥兒似乎能夠聽懂一般,沖著小妖氣勢洶洶地搖頭晃腦,仿佛要用鳥喙去啄她一般,看得小妖直樂呵,說得嘞,李鬼碰上李逵,山寨貨就山寨貨吧,以后就叫你白皮貓大人——誰叫你一身肉疙瘩呢?

  蟲蟲一臉無語,說有見過叫一鳥兒做貓的么?

  小妖說怎么沒有,臭屁貓不就是一只大鸚鵡,那還不是叫了十多年,也沒有誰反對過啊?

  蟲蟲無奈,伸手摸了摸那小東西的腦袋,說得了,以后你就叫做白皮貓吧。

  那小東西似乎并不知道這三言兩語就將自己的名字定下了,依舊沖著蟲蟲“吱吱、吱吱”叫個不停,而就在這時,會議室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問是誰,卻聽到黃小餅在外面大聲喊道:“拍賣結果出來了,八千八百萬,聽到了沒有,陸言?”

  我的天,八千八百萬,歡樂豆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萬萬沒想到,居然弄出來了一個山寨貨……也是醉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