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八章 賣方線索

  我勒個去!

  八千八百萬,這什么數字?

  就在我為了兩千五百萬砸出一個白皮雞崽子而感到懊惱,覺得自己真是個二傻子的時候,卻被黃胖子帶來的消息給砸暈了去——這世界上的有錢人,你們要不要這么任性啊,不就是一顆破石頭么,至于弄出這么一個天價么?

  再添一千二百萬,那可就是一個億了。

  一個億什么概念,晉平縣二十多萬人,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也不過二三十個億,那可是二十多萬人啊,敢情這兒拍賣槌一響,就敲定了這么多!

  我的腿肚子都有些打顫,過去把門打開,一把抓著黃小餅,說你是說真的?

  黃小餅熱情地反手抓著我,說你剛才是沒有瞧見那場面,我的天,這珠子一出來的時候,吵得跟菜市場一樣,好多人不要命地往上加價,恨不能砸鍋賣鐵了都,真的!不過說句實話,你這東西也實在是太招人待見了,有錢人都怕死,這世間能夠讓普通人長命百歲、無災無難的東西,那樣不是珍稀之極?再說它對修行者一樣有效,簡直就是大還金丹了,可不得有人搶么?

  我說錢呢,關鍵錢在哪兒?

  黃小餅喘了一口氣,說老子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跑過來給你小子報訊了,管我要錢真的合適么?

  這家伙殺起人來的時候,面不改色,冷酷異常,盡顯梟雄本色,然而平日里相處的時候卻十分逗比,說話辦事都挺搞笑的,我忍住心中的歡喜,說真不合適。

  他哈哈一笑,說五彩生命珠給一晉西煤老板拍走了,不過要完成交易,可能還要等一會兒,回頭的時候人家可能要過來跟你們碰個面,另外這筆錢肯定不是全部交給你們,扣除拍賣會組織方百分之二十的傭金抽成之外,還需要繳納5%的稅金和手續費,另外你們拍賣那蛋的錢也得從這里面扣……

  小妖在后面聽到,忍不住說道:“黃胖子,你別忽悠我啊,你殺人的時候可是說過了,這兒是公海;在公海上面的交易,你那稅金交給誰去?莫不是揣自己的兜里了?”

  黃小餅苦笑著說道:“大小姐,別以為你是前輩就可以隨便亂說啊,我會告你毀謗的!”

  小妖說難道不是?

  黃小餅跟我們解釋,說自然不是,這兒是公海沒錯,不過你這么多的資金流動,是從國內的賬戶出來的吧,另外你拿到了錢,需要轉回國內去吧,巨額收入來源不明,很麻煩的,這5%里面有一部分是這里面的手續和保證金;說白了,就是花錢買個心安穩?你放心,我們有專業的法律隊伍,絕對能夠把錢弄得清清白白,讓你花得舒爽……

  小妖撅著嘴巴,說我這錢本來就是清清白白的,有什么不心安呢?

  黃小餅嘿嘿笑,說平日里賺個三瓜兩棗的時候,倒不用這么費事兒,但是真正手握重款的時候,就會有各種各樣的監督出現,把漏洞補足了,也沒有人找茬不是?

  小妖說那你這百分之二十的傭金抽成也太高了吧?

  黃小餅喊屈,說大小姐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慈元閣又不是做慈善的,這兩個點的抽成里面,包括了舉辦拍賣會的籌集、策劃和場地租用的費用,以及安保人員的開支,服務人員的酬勞,還有各種各樣的花銷——你在這兒就圖一樂了,就沒有想過花錢如流水的痛苦啊,就這比例,已經是很低了的好不好?

  小妖依舊不滿意,說虧咱們還是熟人呢……

  她不停埋怨,我倒是十分滿足,在旁邊說道:“行了,其實對我咱們來講,幾千萬和一個億,有什么區別么,只要夠錢花就行了,講究那么多?”

  蟲蟲在旁邊也勸,說對,是這個理,我們的花銷也不多。

  她一說話,黃小餅就注意到了站立在她肩膀上面的那丑貨,瞪圓了眼睛,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就是你們剛才花了兩千五百萬買下來的蛋?”

  他不提還好,一提小妖頓時就瘋了,一把抓著黃小餅的胳膊,說對了,正想找你說這事兒呢?

  她氣勢洶洶的模樣嚇到了黃小餅,那個殺人不眨眼的胖子一臉苦笑,說干嘛啊,大小姐?

  小妖說你趕緊給我查一下,這破蛋的賣家到底是誰,我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誰騙了我的兩千五百萬!

  她咬牙切齒,而黃小餅則一臉苦笑,說大小姐,雖然咱們是一頭的,但我也是有一說一啊——這東西呢,買的時候是你情我愿,沒有人逼著您,對吧?再說了,我又不是慈元閣的人,只是在這兒給人幫忙而已,客戶的資料都在方志龍手上呢,且不說我拿不到,就算是拿到了,人慈元閣拿著個當做招牌呢,咱這么做也有些過分。

  小妖氣鼓鼓地瞪著他,說你不會跟那騙子是一伙兒的吧?

  黃小餅待不住了,告饒道:“得,我那兒還有事啊,回頭再找你們聊;對了,你們就在這兒等著,一會兒會有人過來找你們交接合同手續的。”

  他倉皇離去,蟲蟲都看不過眼了,說那小胖子挺不錯的,你有何必為難他?

  小妖也被他逗笑了,說我對他是沒意見,不過一瞧見這丑東西,心里面就忍不住來氣……

  大概是感覺到面前這女子在說自己,剛從蛋殼里孵出來的小東西睜開眼睛,沖小妖“吱吱、吱吱”地叫著,好像在抗議一般,惹得小妖又好氣又好笑,指著它說道:“我說你丑你還有意見了對吧?有本事你長個漂亮的模樣給我看!”

  那白皮雞崽子也挺有脾氣的,扭過了頭去,一副高傲模樣,好像在說:“爺也不理你,哼!”

  小妖瞧見這小雞崽子剛剛出生就露出了性格來,頓時就來氣了,叉著腰,說嘿喲,你還跟我耍性子,瞧我這暴脾氣……

  一人一鳥,兩人居然斗起了嘴來,反倒是蟲蟲像個母親一般,瞧見這鳥兒精神懨懨,說它可能是有些餓了,陸言,你去看一下那雞蛋殼里面是不是還有些東西,弄過來,先給它吃一點兒。

  我過去一看,瞧見蛋殼里面確實有一些黏液和渾濁物,便用半塊碎蛋殼舀著過來。

  小雞崽子瞧見,頓時就撲棱著翅膀,想要過來啄,小妖一把搶了過去,威脅它道:“白皮貓,白皮貓,你這麻皮小崽子,敢不聽我的話,就讓你餓肚子,來叫一聲給小娘聽一聽?”

  吱吱、吱吱……

  在食物的誘惑面前,這小東西倒是沒有節操得很,前一秒還憤慨不已,這會兒倒是諂媚起來,惹得小妖哈哈大笑,遞到它面前來。

  三人正逗著鳥兒,氣氛融洽,這時會議室的房門被敲響,傳來了方閣主的聲音:“我是方志龍,可以進來么?”

  我過去把門開了,一臉精神的方閣主在外面等待,與我握手,說剛才我碰到胖子了,他說他把這拍賣的消息告訴你們了,恭喜,恭喜。

  我與他相握,說同喜,同喜。

  方閣主哈哈一笑,然后問我道:“買主希望交接的時候,有五彩生命珠的主人在旁邊,你們覺得可以么?”

  我說這個沒有問題,隨時恭候。

  方閣主松了一口氣,說那好,一會兒我叫人過來通知你。

  我想起一事兒,說對了,剛才我們拍下來的那東西,能夠見一下賣主么?

  方閣主一愣,看了我一眼,說怎么,東西不滿意?

  我讓開身子,指著蟲蟲肩膀上那頭蠢鳥,說你看吧,就這玩意,花了兩千五百萬,實在是有些不值得,不過這不是重點,最關鍵的事情是,我想知道到底是誰放了風出來,誆騙我們的。

  方閣主沉吟了一番,對我還有小妖、蟲蟲說道:“慈元閣因為經營策略的問題,所以這個可能不能透露,而且賣主并不在這里,所以我也沒有辦法轉告;不過我可以講一點,這東西,是……蘭德公司交付的。”

  方閣主點到為止,沒有繼續深入下去。

  臨走前的時候,他征詢我們的意見,說他慈元閣有經驗豐富的鑒定師,如果需要的話,他可以找人幫我們鑒別這個鳥兒,到底是什么品種。

  小妖搖頭拒絕了,說算了,不知道的話還可以自我安慰一下,若是知道了,只怕有一種錢扔在水里的感覺。

  方閣主哈哈一笑,然后離開。

  蟲蟲和小妖都沒有閑工夫陪買主閑聊,所以尾款的交接手續就全部囑托給了我,她們則回房間收拾東西去了,我跟著工作人員一起來到了另外一個包廂里,有一個長得像《功夫》里火云邪神的男人在在那里等待,負責介紹的是田掌柜。

  現場的氣氛十分融洽,雙方寒暄過后,田掌柜去拿相關文件,兩人有了獨處的機會,那人開口問道:“不知道陸先生還有沒有類似的東西?”

  我搖頭,說沒有了,這東西如此罕有,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呢?

  那人干笑了數聲,然后說道:“實不相瞞,我上面是荊門黃家,財力雄厚,只要先生還有,只管找我便是,價格好商量,而且咱們私底下交易,比較劃算一些,你說是不?”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臺下的紛爭,即將到來……
還記得太行山被滅掉的武家不,旗下可有不少煤礦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