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三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這世上有的人,真的就是賤,而段風算是我認識的頭一個。

  不光賤,而且很賤。

  一開始的時候,他什么調查也不做,想當然,氣勢洶洶地就殺了過來,沒想到等挨了揍,頓時就轉了性,不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而且還服服帖帖得跟一條狗似的。

  在餐廳的角落,他跟我們介紹起了這一次鵬城車展后面的事情來。

  結束之后,他告訴我們,說他雖然在這一帶混得比較開,不過馬清源屬于這兩躥紅的新貴,有自己的一個圈子,跟他搭不到一塊兒去,他也是通過一個超跑俱樂部的大哥探聽到的消息,至于參與那車模盛宴,這事兒人家說他也沒有辦法。

  馬清源這家伙的行蹤十分神秘,輕易不告訴外人,所以只知道有這么一件事情,但是具體的其實也不知道在哪里。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去盯著車模了。

  林佑以前在魔都,也是最近到的南方省,連這輛車子都是租來的,不過好在段風倒是有好幾輛車,得知我們需要用車過后,特地給我們弄了一輛本田奧德賽的七座車。

  與段風一起,我們前往鵬城,隨行的還有他的兩個伙伴,幫忙打雜傳消息的。

  這一次前往鵬城,倒不用聯系酒店,段風在龍崗有一棟別墅,我們在鵬城期間,就在那兒落腳。

  從惠陽過來,時間并不算遠,來到了那別墅,發現地方還挺好的,無論是小區環境,還是配套設施,都是一流的,里面的裝修也很不錯,十足的豪宅,而就是這個,段風表示僅僅只是他偶爾來鵬城的落腳點而已。

  像這樣的房子,他在鵬城還有個三五處。

  這話兒說得我心中一陣羨慕,對比了一下鵬城的房價,頓時就感覺揣在兜里的那幾千萬,其實也算不了什么。

  這世間,窮人多,有錢人也不少。

  別墅的一樓有一個大書房,長條桌,正好可以拿來當做會議室,大家安頓妥當之后,來到了這書房里,段風十分狗腿地將所有關于馬清源的資料整理成冊,擺在了桌子上。

  這家伙融入角色還是相當快的,將馬清源來到南方省這兩年所作的事情,跟我們大致講了一遍。

  他口中的馬清源,有兩面性。

  一面的馬清源,是個花花公子,花天酒地,是南方市、鵬城、江城、洪山有名的歡場人物,在這一帶混過的網紅、模特和小演員,基本上都有被他過了手,而且還經常跟人為了爭妞大打出手,另外還飆車,之前報道上面的法拉利撞人案,正主就是他;而另外一面的他又是一個長袖善舞的人,迅速地融入了當地的豪門公子圈,為自己父親編織了很多關系網,跟誰好像都認識一樣。

  有人恨他,有人愛他,有人對他嗤之以鼻,而也有人對他崇拜不已……

  這家伙是個極其有爭議的男人,段風越描述,我們聽得越發懵。

  不過好在我們對這個家伙并沒有打算深入研究,只是想從他的口里掏出一些關于虎皮貓大人的線索來。

  那么最簡單的事情,就是將這家伙給控制在手里。

  倘若是不交代,那就給他吃一頓生活就好。

  說到這個,林佑就忍不住地擦起了嘴角來,總讓我感覺這家伙的興趣似乎有一些奇怪。

  說完這些之后,小妖伸了一下懶腰,說了句大實話:“這么說來,也就是說你的層次太低了,跟人家搭不上關系咯?”

  啊?

  聽到小妖的直言不諱,段風的臉頓時就變得一陣鐵青,繼而發紅,尷尬地笑了笑,說不是這樣的,主要是我們是地方派,跟這樣的外來戶接觸不多……

  小妖撅著嘴巴,說那還不就是層次低?

  段風的臉直接就黑了下來,自暴自棄地說道:“對、對、對!我層次低!”

  林佑瞧見他生氣了,雖說此刻段風的小命被蟲蟲拿捏著,不過既然要拜托別人幫忙,這好話還是得說一說的,便連忙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志不同道不合,確實沒有必要聚攏到一起來。”

  段風感激地瞧了林佑一眼,而林胖子繼續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只有采取最低級的辦法,那就是跟梢。”

  小妖問怎么跟?

  林佑摸著下巴說道:“車展有三天,明天開始,想必在這段時間內,馬清源就一定會出現,而他既然要搞那個車模盛宴,肯定是要找那些車模參加的,不漂亮的不要,所以我的提議是,我們分組跟人,先確定車展之中最漂亮的幾個車模,然后在當天車展結束之后,對其進行跟蹤。只要跟住了這些車模,就不怕馬清源不現身,你們說呢?”

  蕭璐琪這時突然插嘴,說車展上那么多的美女車模,你怎么確定他會邀請誰呢?

  林佑笑了起來,說所以我們要先選定幾個主要目標嘛。

  小妖說你怎么確定咱們的眼光,跟馬清源的想法是一模一樣的呢?要萬一我們覺得丑,他卻偏偏喜歡,那又該怎么辦呢?

  這時我和林佑,還有段風都忍不住嘿嘿笑了起來。

  小妖說你們笑什么?

  林佑說這不是有我們幾個在么,你放心,男人基本的審美觀,差不多就是那幾種……

  小妖還想繼續追根問底,結果林佑立刻就岔開了話題,談起了后面的事情來。

  簡單的會議結束之后,大家今天稍微修正一下,自由活動,可以去附近走一走,也可以在房間里待著,段風提議帶幾位女士去附近商場Shopping,頓時得到了小妖和蕭璐琪的同意,而林佑也不得不同行。

  我心中頗多擔憂,又有強烈的急迫感,倒也沒有休閑的心思,就在這里留守。

  蟲蟲借口要照顧白皮貓大人,也沒有出去。

  眾人午后各自行動,我在房間里修行打坐了一輪,又陪著小紅玩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疲憊,便出了門,在別墅的附近走了一圈。

  這別墅屬于高檔住宅小區,在這兒的人非富即貴,整日忙碌,白天并沒有瞧見什么人影,我瞧見附近有一個人工湖,便來到了湖邊坐下,望著湖畔這一棟又一棟的別墅,風景如畫,不由得想著一年前的自己,恐怕連進入這小區的機會都沒有吧?

  所有的一切,仿佛如同夢幻一般。

  我在湖畔草地上坐了一會兒,陽光一曬,便躲到了樹蔭里去,剛下來瞇了一會兒,就感覺有人走近,下意識地睜開眼睛站起來,瞧見卻是蟲蟲。

  除了她,還有那只沒毛的小雞崽子,今天倒是挺有精神的,自己一個人在草地上蹦跶著,仿佛在捉蟲吃。

  我朝著蟲蟲笑了笑,說出來透氣啊?

  蟲蟲穿著一身素凈的白裙子,顯得很有氣質,像白衣飄飄年代的女神,她走到了我的跟前來,也坐在了草地上,沖著我說道:“你喜歡這樣的生活,對么?”

  我摸了摸臉,說很明顯么?

  她點了點頭,坐在我的身旁,然后說道:“相比于叢林生活,我覺得你跟更喜歡這種人工修筑出來的風景,這些漂亮的房子、草坪、規整的喬木,還有好多好多東西,都是你喜歡的,對吧?”

  我不知道蟲蟲為什么會問起這樣的問題來,不過在她面前,我也不想說假話,便點了點頭,說以前是。

  她愣了一下,說為什么是以前?

  我摸了摸鼻子,說以前的時候,我很窮,努力一輩子估計都買不到你那珠子的一小塊兒,每日辛苦工作,獲得的工資交完房租之后,也就夠生活了,吃幾頓好的都需要反復算計,在貧困線上辛苦掙扎,所以特別渴望過上這種對于我來說,有尊嚴的生活;不過后來,與你在叢林之中走過一回,我突然間就發現了,人的一生,其實可以很豐富的,并不僅僅只是這些物質所能夠滿足。

  聽到我的話,蟲蟲陷入了沉默,過了許久,她又問道:“你現在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呢?”

  我想了一下,說太遠的我講起來有些虛,講一下近期的目標吧,首先是找到虎皮貓大人,再然后就是與陸左匯合,盡量讓他洗清冤屈,再然后,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好……

  蟲蟲盯著我,說就這些?

  我瞧見她清澈的雙眸,一下子就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來,支支吾吾地說道:“如果你能夠陪著我,就更好了。”

  說完這話兒,我一快三十歲的大老爺們,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

  蟲蟲看著我,說你喜歡我?

  我點頭。

  她又問,說什么時候開始的?

  我想了想,認真地回答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這句話出自于湯顯祖的《牡丹亭》,然而用來形容我的心情,卻十分地恰當,而這是進入中國之后,我與蟲蟲第一次坦誠的對話,所以說完之后,我的心臟也是撲通撲通地跳,既希望蟲蟲能夠給我一個正面回應,又覺得這事兒實在是太過于困難,她若是拒絕了我,那我會不會太丟臉,而且日后又該如何與她相處呢?

  蟲蟲瞧著我那滿是期冀的雙眼,張了張嘴,最終卻只是一聲輕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千言萬語一句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