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既然確定了跟蹤對象,那么就進入了一對一的環節,不過車模并不是一站就站一天,而是時不時出來站一下臺,然后有專門的休息室進行補妝和休息。

  等到車站結束了,工作人員過來趕人,我沒有辦法再待下去,只有離開了展館。

  然而一出來,我才發現其余的人都不見了蹤影。

  到哪兒去了?

  下午六點多的時候,我在停車場附近晃蕩,有些納悶,拿起電話來,這才想起小妖和蟲蟲都沒有手機,打林佑的電話號碼,結果沒有人接。

  我在腦海里思索了一番,這才想起了段風的電話,打了過去。

  過了好久,他才接通,不過這小子居然回了一句“陸哥我這有事兒,一會兒再聯系”,說完之后,直接就給我撂了電話。

  我隱約聽到電話那頭有女人的笑聲。

  到底怎么回事?

  我有些納悶,過了好一會兒,才瞧見林佑施施然地走了過來,趕忙走過去,說你們都去哪兒了,人呢?

  林佑正在擺弄著手機,瞧見我,一愣,說你不是在跟那俄羅斯車模么,怎么擱這兒蹲著呢?

  我說剛才車展結束了,工作人員在趕人,我就出來了。

  他說那妞兒呢,在哪兒?

  我說我怎么知道啊,興許在休息室唄,興許走了,誰知道——對了我剛剛看到好多車模走了員工通道離開,不知道是不是在那兒……

  林佑嘆了一口氣,說陸言啊,你真有夠笨的,若是馬清源這個時候找了那個妹子,你是不是就錯過了?

  我大囧,說那我能怎么辦?

  林佑說想辦法啊?

  我指著他,說你看你說得天花亂墜,還不是跟我走到了一塊兒來了?

  林佑把手機揚給我看,說喏,看到這個沒有,我加了那妹子的微信,正聊著呢,她現在在哪里,去了哪兒,我一手掌握。

  我大為好奇,說你怎么弄到人家的微信號碼的?

  林佑露出了壞笑,說這個就看各人手段了,說是說不清楚的。

  這家伙捧著手機上了車,一邊聊著微信,一邊呵呵直樂,我聽他說得肉麻,說你故弄玄虛是吧,等著,回頭我就給你家琪琪說這事去。

  林佑聳了聳肩膀,說我這是工作需要,逢場作戲而已,琪琪會理解的。

  我說你家琪琪可是母老虎,真的會?

  林佑猶豫了一下,沖我一招手,說得,你上來吧,我教你。

  我上了副駕駛,林佑說道:“車模這行業呢,看起來光鮮靚麗,其實吧也挺苦逼的,不但要穿著那么高的高跟鞋四處晃蕩,而且穿得又少,又得保持笑容,還得面對著各路色狼的追殺和垂涎,很難過的,所以呢,只要稍微掌握到一些談話技巧,然后再加上穿著打扮比較有素養一些,知道疼人,就能夠泡得上……”

  我咳了咳,說林佑,我是問你怎么跟蹤,你跟我講這個干嘛?

  林佑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說你只要泡上了,行程啥的,不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么?

  我翻了一下白眼,說得了,我是學不會,也不打算跟著了,就指望你們了。

  沒一會兒,小妖、蟲蟲和蕭璐琪三個女人聯袂而至,瞧見我和林佑早就已經在車上了,頓時就嘰嘰喳喳起來,小妖說你們兩個是不是在偷懶,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林佑連忙舉手,說我可不是啊,我負責盯著的那個瑤瑤,她現在已經跟公司的人回去了,現在正在商務車里面。

  小妖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那個啥阿依娜呢?

  我聳了聳肩膀,說會展結束,工作人員趕人,我就出來了,不知道在哪兒。

  小妖生氣,說你怎么一點兒都不用心呢?

  我說你們難道知道跟蹤對象在哪兒?

  小妖說我當然知道——我在那女人的頭發里放了一粒種子,不管她到哪里,我只要想知道,隨時都能夠感知到她在哪兒。

  我看向了蟲蟲,而蟲蟲則抿嘴一笑,說我在那車模的身上放了一個蟲子。

  我看向了蕭璐琪,她微微一笑,說我給她留了一個印記……

  我滿臉無語,說你們要不要這么強大,弄得我好像挺無能似的?

  小妖說請你把“好像”和“似的”去掉,謝謝。

  眾人對我好是一陣嘲諷,我因為成績不佳,也只有默默承受,而過了許久,小妖才發現旁邊的白色寶馬不見了,說啊,姓段的那小子人呢,到哪兒去了?

  大家都說沒瞧見,而我則說剛才打過電話給這小子,結果說有事,一會兒再打給我。

  林佑警覺起來,看向了蟲蟲,說你能感受到他么?

  蟲蟲閉上了眼睛,找尋了一番,然后說道:“應該就在附近,大概在——那里!”

  她指向了展館不遠處的一家五星級賓館,我想起段風那猴急的模樣來,似乎猜到了什么,而小妖則虎著臉,說陸言你趕緊給他打電話,問他到底干嘛去了?

  我說我剛才打過了。

  小妖說再打。

  我沒辦法,只有再一次撥通了電話,那鈴聲響了兩遍歌曲方才被接通,電話那頭的段風氣喘吁吁地說道:“啊、啊,陸哥,我不是告訴你么,我現在有事,有啥話兒,咱回頭再說行不?”

  我說倒不是我找你,她們讓我問你,叫你跟蹤車模呢,你跑哪兒去了?

  段風說這不就在我身下么……

  電話被扔到了一邊,而就在這個時候,聽筒里傳來了一陣聲嘶力竭的嬌喘聲,我聽得骨頭發酥,直接掛掉了電話。

  我這按得是擴音,所以整個車廂里的人都聽到了,蟲蟲和蕭璐琪都有些臉紅,而小妖則咬牙切齒地說道:“讓他去跟蹤人家,沒讓他把人弄到床上去,等著吧,等那家伙回來了,蟲蟲你幫我折磨死他!”

  蟲蟲一本正經地點頭,嘴角卻掛起了嫵媚的笑容來。

  我則聽得一陣耳熱,這段風別看人不咋樣,不過當真是有手段啊,我剛才還對林佑佩服不已,而此刻瞧見段風的手段和速度,簡直就給跪了。

  第一天就這般過去了,我在所有人里面,屬于最差的,菜鳥級別,而車展三天,我們都在展廳里晃蕩著,試圖等待著馬清源的出現,而這家伙一直都沒有露面,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什么。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我們都有些著急了,因為這個時候他再不露面,車展就要結束了。

  然而一直到封館的時候,他依舊還是沒有出現。

  就在我們垂頭喪氣的時候,林佑這個時候突然站了起來,拿著手機對我們說道:“唉,有情況了哈。”

  我精神一震,而這個時候段風也說話了:“我那邊也來了消息。”

  兩個了。

  我說你們別賣關子了,到底什么情況?

  林佑說瑤瑤發了朋友圈,說今天公司老板有朋友組織活動,開了加長林肯過來接她們,你看,這是車子的側影,這是車牌……

  蕭璐琪看了一眼,說這車牌厲害啊,好多個八。

  段風也說道:“對,我剛才約了那妞出來玩,她回信息給我,說今天晚上有應酬,可能過不來了。”

  我憋悶幾天,擔心受怕,心中頓時就一陣通暢,惡狠狠地喊道:“狐貍終于露出了尾巴來。”

  對照著林佑提供的圖片,我們很快在對面街道瞧見了那車隊,好幾輛加長林肯、賓利豪車緩緩駛離,林佑讓我們坐穩了,然后發動汽車,見縫插針地擠了出來,然后遠遠地跟在了那豪華車隊的后面。

  這時蟲蟲也開口了:“我跟的那個女人也在這里面。”

  經她提醒,小妖和蕭璐琪則趕忙嘗試了一下,發現那兩個車模并沒有跟隨其中,要么就是沒有被挑中,要么可能就是拒絕了邀請。

  車子一路行駛,因為是下午高峰時期,所以比較堵,而林佑則發揮了極大的車技,不斷地插塞,漸漸地追到了那車隊的后面。

  車隊離開了會館之后,一路朝南,來到了一處靠海的海邊別墅群來。

  車隊鉆入了里面去,而我們則被外面的門崗給攔了住。

  我們不敢打草驚蛇,便開著車離開了,而這個時候夜幕已經降臨,林佑將車子找了個地方停下,我們則下了車。

  段風這一回是跟著我們一起的,另外兩個家伙并沒有跟過來。

  他打量著這個小區,琢磨了一下,打電話給他朋友詢問,很快,他就將屬于馬清源的別墅單元給查到了,然后地給了我們。

  瞧見這號碼,我們一行人來到了小區外面的樹林邊緣,小妖說道:“林佑,你和琪琪留在車上,隨時準備接應我們離開,其余人,我們翻墻進去吧,都小心一些,這兒的攝像頭挺多的。”

  蟲蟲這個時候站了出來,說我先走吧,對付這個我有辦法。

  小妖說好。

  我們從西北角翻墻而入,這小區的綠化做得十分不錯,樓與樓的間隔合適,彼此叨擾不到,而我們循著號碼找了過去,終于瞧見了一處大房子。

  那車隊正好停在了房子的門前,一雙又一雙的大長腿從車上走了下來,而那門口處,則站著一個男人。

  馬清源。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終于找到你,還好我沒有忘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