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四章 雨紅玉髓

  咳、咳、咳……

  三叔一陣猛咳,然后將口中的麒麟胎吐了出來,他剛想坐起來,然而伸手去撐起桌面,卻是一陣無力,差一點就栽下了地來。蕭大伯伸手將他扶住,然后把盛著銀針的盤子拿到一邊去。三叔的神情有一些恍惚,使勁搖了搖頭,然而四處張望,問:“我、我這是怎么了?咦,大哥,你怎么回來了?”

  我們都圍了上去,將三叔扶下桌子,幾個女眷激動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而蕭老爺子也高興得很,胡子直顫。蕭大伯將麒麟胎用紅布包裹,遞給了我,然后將這大半個月來發生的事情,都告知三叔。

  旁人七嘴八舌地補充,三叔依舊還是很疑惑,仔細回憶,卻頭疼了起來,太陽穴的青筋直跳。蕭老爺子一看人這么多,便將婦孺全部趕走,叫人扶著三叔返回了堂屋坐下,問起當日之事。三叔告訴我們,他其實記得也不是很清楚了,只是感覺自從神農架回來之后,周林就有些不一樣了。后來那小子回家了好長一段時間,再來到他這里,就看到周林眉間有一股很濃重的黑氣。

  那個時候他便覺得有些不怎么對勁了,然而卻也沒在意。

  萬萬想不到,周林竟然會做出“弒師”這種事情來。

  三叔是在午覺的時候被周林下了“銀針追魂術”的,第一針就扎在了耳門穴,此為手少陽三焦經,立即陷入昏迷之中,而后渾渾噩噩,似乎有一種力量一直想要將其神魂吸收。然而三叔人雖昏迷,但是大腦的防御機制卻并沒有放松,所以一直在做堅持,而后又有虎皮貓大人做了拖延布置,所以才無大礙。

  周林到底為何會對三叔下手呢,而且還是在蕭家大院里,明目張膽?

  我們不得而知,他從耶朗祭殿中偷拿的東西是黑蝠雕老玉佩,還是從姜寶的口中知道的。

  三叔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身體有些僵硬,而且他的眼神迷離,眉頭皺起,頭似乎很痛。蕭老爺子拿來布墊,給三叔號起脈來。他瞇著眼睛把了一會兒,然后說老三這是氣滯血瘀,經脈不暢,有可能是頭部有淤血腫塊了。蕭大伯不信,他自認為剛才自己拔針的手法十分利落,并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于是顧不得老爹的面子,也探手上去號了一番。

  過一會,他嘆氣,說真的是。用現代醫學來說,老三這可能是因為神經受阻出現的不正常局部充血,血管壁被撐薄了,所以才會頭疼。

  我在旁邊聽著,不明其意。雜毛小道悄悄跟我說:“這意思就是三叔的頭部終究還是受損,動不得怒,也集中不了精神了——道家法術想來需要聚精會神,動靜之間一口氣。如此一來,三叔的一身本事算是徹底毀了。狗日的周林,他定然是擔心三叔醒轉報復于他,所以提前將三叔給廢了。不過他卻想岔了——蕭家可并不只有三叔一個,我們這伙人,個個都能要他的命。”

  他說是這么說,然而好幾個人都忍不住地搖頭,直嘆氣。

  三叔的心態倒是很好,他說他在外闖蕩了這么多年,心倦了,現在年紀也大了,不如就留在家里,跟二哥一起種種田,伺候老爺子,閑暇之余再多帶帶幾個小的,把姜寶這個臭小子培養出來……這樣的生活也不錯,無妨、無妨的……

  蕭老爺子本來是抽旱煙的,然而因為三叔剛剛醒轉,身體沒恢復,便沒吸了,拿著煙桿子磕桌子。

  他沒有說話,但是眼神中流露出來的痛苦,卻是我們所能夠看到的。

  蕭大伯卻是哈哈一笑,輕輕地拍了拍三叔的肩膀,說老三你要能夠這么想也就對了。本事越大,責任越大。你看看我,常年奔波在外,老娘死了都不能夠回家奔喪,這樣的人生果真是一點都不快活……三叔搖了搖頭,說大哥你這是為國盡忠。蕭大伯含笑點頭,話鋒一轉,說:“不過,這淤血腫塊老是留在腦子里,是會壓迫視神經和思維感官的,要是你變成了瞎子或者什么,可就不好了。過兩天帶你去軍區醫院做一套全身檢查,看看能不能夠用現代醫學的技術,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樣最好。”

  蕭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這事情很重要,老大你來安排。

  一直在旁邊嚼茶葉梗子的虎皮貓大人插話了:“能夠開刀做手術,將這血瘀腫塊消除,這是最好;如果不成,我倒還有一個法子的。”見我們的目光都投向了它,虎皮貓大人慢條斯理地喝一口茶水,說:“有一種名為‘雨紅玉髓’的瓊汁,可以疏通經脈,排毒通靈。我曾經服用過,可以肯定地說,有一滴,老三的病不但能夠立刻化解,而且通神能力還會更上一層樓。”

  雜毛小道忙問:“肥鳥……貓大人,既然喝過,那肯定還有存貨了,你還不趕快批發幾瓶過來?”

  虎皮貓大人“呸”一聲,說那已經是前世之事了,歲月變遷,哪里還有存貨?這雨紅玉髓并不是市場上的那種晶質石英集合體,不是寶石,而是在溶洞石筍之中冒出來的一種神奇液體,鐘天地之靈秀,蘊山水之華英,可遇而不可得,他當日也是有幸喝上兩口,才能夠從那幽府返回……呃,好漢不提當年勇,今天這么一說,也是防止老三去檢查后難以治療,提出一個方向而已。

  蕭大伯臉色嚴肅,說大人,你所說的雨紅玉髓可是一種本為乳白色、但是一遇見氧氣就變得殷紅如血的液體?虎皮貓大人說然也,老大你可是知道?蕭大伯苦笑,說這個雨紅玉髓另外有一個名字,叫做龍涎液,向來都是供大內使用的貢品……他伸出食指曲折,說沒有達到這個級別,哪里能夠見到?這可真難為了。

  虎皮貓大人嘎嘎笑,說確實是罕見,這種玩意是少有的養生奇藥,秦始皇當年煉不老藥,四處找尋,幾乎都用絕跡了。不過你倒也是說對了,這東西,一般都是在有真龍的地方,方才有見,唉……

  我聽得一頭霧水,什么大內、什么真龍,也不知道他們在打什么幌子。說了一陣,都是虛的,太玄,還不如去軍區醫院檢查來得實在。三叔淡淡地笑,說我這個人就不奢望有大人你這般的奇遇了,只要不是生命危險,還是閑下來算了。這些年,我也是真的累了。

  三叔說完這些,眼皮就累得打架,精神不濟,蕭老爺子便讓小叔和雜毛小道扶著三叔,返回臥房休息。

  堂屋里還剩下了蕭老爺子、蕭大伯以及我三個人,以及懶洋洋躺在茶幾上的虎皮貓大人。

  老爺子也不避諱我,直接跟蕭大伯談事,說老三這次受到的打擊不小。有些心灰意冷了——說句實話,你也別在意,若論道法家學,你們這些兄弟姊妹中還是老三最有天賦,連你都差這么一頭。蕭大伯點頭,說是,我們這一輩人,老三確實算是蕭家的衣缽傳人。

  老爺子嘆氣,將手中的旱煙點燃吸了兩口,說去醫院檢查的事情要抓緊,但是還有三件事情:第一就是虎皮貓所說的雨紅玉髓,你在機關部門里有關系,盡量打聽消息——這是我欠老三的,當初他并不喜歡周林,可是我就是看在大妹的面子,才硬塞給他的;第二,利用你的人脈,幫忙找一下有沒有精通治療的中醫;第三,周林這畜生不管是怎么了,他既然做出了弒師的惡事,我們就要清理門戶,我老了,這件事情你們幾個兄弟來搞。

  蕭大伯點頭說好,眼睛里也有了一些殺氣。到底是負責一方的頭目,殺伐果斷起來,自有一股子氣勢。

  談完這些,蕭老爺子又看向了手拿著麒麟胎的我,笑了,說:“陸左,你跟我家小明是生死與共的好兄弟,我也不拿你當外人,都是自家的子孫。”我點頭說蒙老爺子你看得起,他擺擺手,說老三的問題雖然麻煩,但是好歹也是醒了過來,現在便輪到你了。說句老實話,這麒麟胎是個好寶貝,你們說的那個叫做雪瑞的女孩子眼睛都不眨一下,送給了你們,真是個好姑娘;但是重寶留在身上,還不如趕緊把它給用了,以免夜長夢多。你打算什么時候將你的鬼妖裂魂?

  我說還沒有具體的計劃,請老爺子指教。

  老爺子說兩天后,9月6日,宜祭祀、解除、沐浴、移柩,是個好日子,你若有心,我幫你準備一切用具,我們便可以將兩個朵朵裂魂了。我說好,多謝老爺子張羅。蕭老爺子哈哈笑,說你曾經為了老三老四出生入死,何必又來說這矯情的話語?不過你可想好了,你的朵朵,此時的靈體為鬼妖之體,而移出的魂則為麒麟胎妖身,如何分配,這可要思考清楚。

  我點頭,說已經想好了,移魂至麒麟胎上的,是后來的小妖朵朵。

  老爺子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說好,有件事情你需要注意了,起初移魂到麒麟胎上的,有一個孕育的過程,這段時間多則三月,少則兩個星期,是最虛弱的時候,你一定要照顧好,不要出什么意外,如若不然,到時候麒麟胎妖身便很有可能就會夭折了,你懂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