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 嫵媚小妖

  我們找尋了馬清源好幾天,終于瞧見了他人。

  這小子果然還是如同段風所說的一般,搞出了這么一個名模盛筵來,不過把地點放在了一別墅里面來,給我的感覺到底還是格局太小,因為我們原本的推論,應該是在游艇或者高檔會所舉辦的。

  馬清源的身邊,還站著幾個男人,看著形象氣質,跟他應該是一伙兒的,都是些公子哥兒,達官顯貴之后。

  不算前面落車的,光我們觀察到的,就有十四五個長腿美人兒從車子上面走下,然后風情萬種地進了別墅,而有一個矮胖的男人也從車上走了下來,正陪著馬清源在那里說話呢。

  這個家伙,應該就是負責聯絡的經紀人。

  瞧見這情形,段風沒由來的一陣憤恨,說馬清源這家伙,明明就只有四五個狐朋狗友,非要弄這么一大堆女人,他弄得過來么?

  呃……

  這家伙當真是口沒遮攔啊,我瞧了一眼身邊的小妖和蟲蟲,發現兩個女人的臉上都有些不善,而小妖見我看了一眼她,更是冷著臉說道:“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想著這些事情,對不對?”

  我無奈地舉起了手來,說小妖,你可得區別對待啊,我清清白白的,要罵,就罵段風這家伙吧。

  而段風則是一貫的厚臉皮,嘿然笑道:“是啊,男人本色嘛,哈哈……”

  這家伙是半路投誠的偽軍,別指望他的素質有多高,所以小妖只能翻了一下白眼,說干活去。

  段風一愣,說干啥活兒啊?

  小妖眼皮一翻,說你,一會兒想個辦法,刺探一下這別墅的防衛工作,如果有必要的時候,將人給引走。

  段風猶豫了一下,說那段風可不好惹。

  小妖一愣,說很厲害?

  段風想了一下,說沒有人見過這小子動手,不過據我所知,他跟南方省道上的幾位大拿都很熟,而且還是以同輩論交,從這一點上面來說,他的身手應該還算不錯,而且他的幾個保鏢,都是挺厲害的高手,要不然也不可能屢次招惹事端還安然無事了。

  我指著他身邊的那幾人說道:“那幾個人,你認識不?”

  段風瞄了一眼,說認識兩個,左一那個,他老爸是房地產老總,巨有錢的一富二代,歡場常客,還有站在馬清源旁邊那個,也是南方四大公子之一,叫做喬羽。

  我說這個啥公子的,看著好像不是修行者啊?

  段風說不是,不過他是爺爺很有來頭的,直通上面,就是那一位。

  我說哪一位?

  段風翻了一下白眼,說不跟你說了,說了你也不懂。

  嘿,這家伙還慣出脾氣來了,真的是——我有種一把掐死這家伙的沖動,不過卻被小妖給攔住了,她吩咐段風說道:“一會兒你過去,如果被發現了,也沒關系,就說是慕名而來的,人家也未必能夠拿你怎么樣。”

  段風苦著臉,說的確不會拿我咋樣,不過一番羞辱還是逃不了的,要是如此,我以后可還咋在這一帶混啊?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蟲蟲突然來了一句:“怎么,不愿?”

  她才是主宰段風命運的人,段風聽到了,嚇得一哆嗦,說沒有,沒有,我愿意,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們這邊說著話,那邊已經結束了,別墅的大門封閉,然后從里面傳來了悠揚的樂曲,那兒似乎有良好的隔音裝置,隱隱約約,聽得并不真切。

  段風有些坐不住了,扭著身子,時不時地遐想著,說他們現在到底在干嘛啊,真想進去瞧一眼。

  小妖皺著眉頭,說還能咋樣,這幫亂七八糟的家伙,看著就惡心。

  段風不以為然,對我低聲說道:“我跟你講,一般來說,里面應該是學老美的派對行事,有冷餐會,然后有貼面舞會,然后燈光調低,緊接著有人制造氣氛,舞曲勁爆,接著就開始了無遮大會,各種類似于深水炸彈的節目就出來了……”

  這家伙說著說著,就流起了口水來,我皺著眉頭,說如果是這么多人的話,那豈不是很難動手咯?

  我們這回過來,要抓馬清源,只是想從他這里審問到他與蘭德公司之間的聯系,并且探聽一下是否知道虎皮貓大人的消息,不是想把事情鬧大,弄得我們被到處追殺、通緝,給人追得四處逃竄。

  這里面有許多頭面人物,倘若直接動手,恐怕會惹出許多麻煩。

  想到這里,我跟小妖說了一下,她也有些懵,我問蟲蟲,她也不太清楚國內的情況,想了想,我讓她們在這兒盯著,然后又翻墻出來,找到了林佑商量。

  聽到我的描述,林佑表示這件事情,一定要慎重,至少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既然如此,那就得悄悄地行事,不要驚動太多人。

  所以這些人胡天胡帝的時候,我們只能等著。

  等到什么時候呢?

  等到這幫人折騰妥當了,累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再摸進對方的房間里,將其神不知鬼不覺地弄出來,只有這樣子,方才能夠讓事情的影響變得最小。

  在車里,林佑跟我大概地計劃了一番,然后我又潛回了里面去。

  我回來的時候,段風正在獻計獻策,說一會兒他打電話報警,舉報這里有人聚眾淫亂,然后等警察過來的時候,我們正好趁亂動手。

  我翻了一下白眼是,說你不是說馬清源在這一片混得挺開的么,你確定他罩不住?

  段風抓耳撓腮,有些著急,說那怎么辦?

  我說了一個字:“等!”

  眾人驚訝,而我將剛才與林佑商量的結果跟他們講了出來,聽完之后,幾個人都認可了這話兒,便都點了頭。

  我們在綠化區藏著,讓一人監視,而其余人則盤腿而坐,各自修行起來,如此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覺有人拍我,睜開眼睛來,卻聽到蟲蟲的聲音:“該你輪值了。”

  我點頭,站了起來,然后下意識地掏出手機來看,發現已經到了凌晨一點。

  我問蟲蟲,說還在熱鬧呢?

  蟲蟲點頭,然后又補了一句,說差不多了。

  我有些無語,這尼瑪不知不覺,四個鐘頭過去了,居然還沒有腳軟,想想真的有些荒唐。

  我與蟲蟲交接之后,找了一個舒服的觀察位,還沒有等待多久,就瞧見那別墅的門開了,先前那個矮胖的家伙領著幾個黑西裝,將幾個爛醉如泥的女人給抬了出去,然后上了車離開。

  我算了一下,那別墅里應該還有至少十五個以上的美女車模在。

  隨著車子的離開,那別墅漸漸陷入了平靜之中,除了二樓有一個房間還有亮光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變得一片漆黑。

  總算是搞了一段落。

  我心中琢磨著,這個時候應該差不多了,便挨個兒將眾人都給叫醒了來,把現在的情況講了清楚。

  聽到那幫人鬧得差不多了,早已等得不耐煩了的小妖頓時就摩拳擦掌,說得嘞,趕緊過去,把姓馬的那小子給揪出來。

  臨行之前,我掏出了林佑給我們準備的黑布面罩,遞給了每一個人,說為了避免麻煩,我們此次行動不要暴露身份,就連馬清源都不讓他知道,免得留下麻煩,知道不?

  我特別瞧了一眼段風,他嘿然而笑,說知道,我曉得的。

  大家都蒙上了臉,然后開始朝著那別墅摸了過去,因為之前已經有過觀察,所以確定了監視盲角,我們從后院進入,第一時間將監視器給控制住,然后小妖開鎖,我們魚貫而入,進到了這別墅里來。

  一進入其中,一股混合了香水、酒味、煙味和奇怪味道的氣息撲面而來,差點兒沒把人給熏吐。

  一樓這兒被人收拾過了,并沒有什么人,小妖第一個走上了樓梯,就在這時,上面傳來了一個聲音,低聲質問道:“下面是誰?”

  小妖一聽,知道還有保鏢在,便嬌聲說道:“唔,怎么把人家一個人扔在洗手間啊,你好壞……”

  這小丫頭平日里大大咧咧,若不是那張狐媚臉兒,我都把她當做男生看了,沒想到這一句話,聽在耳中,卻把我的骨頭都給喊酥麻了,上面那人也有些受不了,嘻嘻笑道:“哎喲喂,你是哪個小妖精啊,我咋沒發現你呢?”

  說著話,那人從樓上噔噔噔走了下來,剛一露面,就給小妖捂住了嘴巴,然后一個后空翻,直接就摔到了一樓地板上來。

  砰!

  那人腦袋重重砸到了地板上,頓時就有血流了出來,不過他倒也強悍,就是沒有昏迷,而小妖則對著他胸口推擠了幾下,然后掐著他的脖子,低聲問道:“馬清源在那個屋?”

  那個家伙穿著一身黑西裝,顯然是個保鏢,瞧見我們這一幫蒙面人,頓時就明白過來什么事兒了。

  他張了張口,示意小妖掐著他,說不出話來,小妖將手下移,放在了他的咽喉上。

  而這家伙在小妖放下的一瞬間,張口喊道:“有人……”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小妖狐媚起來,還真的沒有幾人能夠比得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