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七章 拘禁

  這話語在喊出兩個音節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小妖在他胸口拍的那幾下,并不是隨意為之,而是相當有講究的,只要他一試圖亂來,立刻一扣要穴,便再難有所作為。

  瞧見此人這般忠誠,即便是在被擒住的情況下,還不忘出聲示警,小妖就知道很難從他的嘴里掏出什么東西來,于是反手一扣,直接將他給弄得昏迷了過去。

  段風在旁邊瞧得有些發愣,說啊,這個家伙是馬清源的保鏢阿龍,他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啊?

  一等一的高手?

  你確定?

  我們白了段風一眼,而這個時候,樓上有人走了下來,說阿龍,大半夜的吵吵鬧鬧干嘛呢,馬少都已經休息了,你可被打擾他,要是他發火了,咱誰都擔待不住。

  那人施施然地走了下來,而這時段風更是一臉震驚,低聲說道:“這叫做黑牛,是馬清源身邊的首席保鏢頭子,十分厲害……”

  砰!

  又一個人被重重地摔在了阿龍旁邊的地板上,一聲不吭,直接就昏死了過去。

  呃……

  段風的一雙眼珠子,幾乎就要凸了出來,嘴張得大大的,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過了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蹲在那兩人的跟前打量著,口中喃喃自語道:“對啊,這人是阿龍,這人是黑牛啊,人沒錯啊,怎么回事呢?”

  我忍住了笑,說你就別在這里糾結了,趕緊上去找人吧。

  這時小妖和蟲蟲已經上了樓,我瞧見他依舊發愣,便吩咐道:“你要實在想不通,那就蹲在這里守著吧,順便幫忙放個哨,我上去找人了。”

  那段風方才反應過來,趕忙說道:“我來,我來……”

  兩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樓,左邊的一個小廳里傳來了吵雜的響聲,隔著厚厚的門都能夠聽得到,我和段風走到了那兒去,稍微拉開一條縫,便聽到震耳欲聾的DJ音樂聲傳了出來,瞇眼往里面一瞧,卻見那兒烏煙瘴氣,兩個上半身脫得精光的男人在七八個女人中間拼命地搖頭,雙眼迷離,卻是興奮得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我掃量了一下,發現這兩個男人里面,其中有一個是那什么四大公子之一的喬羽。

  馬清源倒是不在。

  我有點兒鬧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瞧見這些人生龍活虎的樣子,嚇了一跳,見沒人注意到我,慌忙關上門,段風卻笑了,說這幫人磕了搖頭丸,天王老子都認不住,你放心。

  呃?

  聽到段風的解釋,我下意識地就覺得惡心,這時聽到小妖叫我,說過來,那家伙在這里。

  我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間,只見小妖和蟲蟲都站在了門口,臉上一副很嫌棄的表情。

  我走過去一看,哇靠,好嘛,那一張大床上面,躺著四個光溜溜的身子,其中一個是馬清源,另外三個,前凸后翹,看得人那叫一個熱血沸騰。

  房間里面,充斥著酒氣、香水味還有洗衣粉混合著苦栗子的古怪氣味,格外刺鼻。

  小妖瞧見我瞧得眼神發直,踢了一下我的屁股,說瞧啥呢,別流口水啊,還不趕快把他給拖出來?

  我余光處瞧見蟲蟲的臉上也露出了不悅的表情來,慌忙走進了房間,越過了幾個曼妙的酮體,搭在了馬清源的手臂上,輕輕一拉。

  那家伙被我冰冷的手一摸,身子微微一顫,開口說道:“誰啊……”

  我瞧見他居然抬起頭來,睜開迷離的眼睛,頓時伸手過去,想要控制他,沒想到這家伙“啊”的一聲叫喊,卻是從床上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先是朝著門口這兒沖了兩步,瞧見情況不對,又朝著窗戶那兒跑了過去。

  這家伙的反應快得驚人,不過我也不慢,一把將他的胳膊抓住,往地上猛然一摔。

  那人的平衡感極好,即便是事發突然,也能夠勉強維持平衡,還跟我耍了一個極為精妙的小花活兒,那小擒拿手卻是準備反手過來拿我。

  就在這個時候,早已看得不耐煩的小妖走過來,抬起一腳,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一腳,就將那人踹得口吐鮮血,跪倒在地。

  再一記手刀,馬清源就直接躺倒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這利落勁兒,怎么看都有點兒像是最強王者在吊打青銅五,沒有一點兒抵抗的余地。

  別說段風,我都看呆了,而小妖則沒好氣地說道:“看什么看,找件衣服給他穿上,那丑樣子,真的臟了小娘的眼睛。”

  我這時才發現馬清源這家伙,身上居然什么都沒有穿。

  我在房間里找到一件睡袍,給這家伙穿上,期間難免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液體,弄得我也惡心了一回,讓段風過來背人,而我去衛生間洗手。

  結果到了衛生間,發現馬桶那兒還趴著一女的呢,人是昏睡了過去,我仔細一看,哎呀,阿依娜,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出來的時候,段風指著床上其中的一個女的,告訴我,說那是他的跟蹤對象。

  我表示貴圈真亂,然后催促他趕緊離開。

  此地不宜久留。

  到處都是人,太容易被發現了。

  段風苦著臉,背著馬清源就下了樓,然后我們從后門離開,一路小心翼翼地行走,避開了攝像頭,最終翻出了小區的圍墻,偷偷摸摸地找到了停車場的車。

  結果駕駛室里,沒有看到人。

  呃……

  略過這些細節,我們驅車趕回了段風的別墅,特地找了一個隔音比較不錯的浴室,把他給捆得結結實實,黑著燈,然后打開蓬頭,將這家伙給淋醒了過來。

  一陣冷水澆頭,那馬清源給弄醒了,剛要大叫,這時林佑低聲說道:“馬公子,如果你是個聰明人的話,應該知道沉默,對你會比較有利。”

  那馬清源倒也是個人物,大概感受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之后,也是穩住了心神來。

  他看著前面的黑暗,試圖找到聲音的來源,然后低聲問道:“閣下是誰?”

  林佑說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知道自己是誰。

  馬清源說你既然知道我,就應該知道,我不好惹。

  林佑說既然知道你不好惹,還敢惹你,就說明我已經做好了準備,那么,馬清源馬公子,你做好了擁抱死亡的準備了么?

  林佑這家伙腦子聰明得很,最知道如何打破人的心防,我們藏在暗處,屏氣凝神。

  那馬清源聽到,不由得冷笑一聲,說哦,你敢殺我?

  林佑說你不相信?

  馬清源說不相信,林佑嘿嘿一笑,說你不應該是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啊,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斷了你一只胳膊,讓你認清楚現在的事實吧。

  這話兒一說出,愛惜羽毛的馬清源慌忙說道:“算了,算了,我相信,您怎么稱呼?”

  林佑說你可以叫我老K。

  馬清源說那好,老K先生,你費盡心思,把我弄到這里來,到底有什么想法?綁架,還是勒索?

  林佑說都不是,你想一想,最近有沒有做過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馬清源說你有事直說,別繞彎子,搞誘供這一招,不但沒有用,而且還浪費你我的時間,你說對不?

  林佑點頭,說好,那我有事直說,你跟蘭德公司之間,有什么聯系?

  馬清源愣了一下,立刻就把握到了脈絡,揚聲說道:“你跟那個陸言是一伙兒的,對不對?”

  林佑面不改色地說道:“馬公子,現在的情況是你在我的手上,妄圖揣測我的身份,這對于你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情。我藏頭露尾,你應該高興才對,如果我現在打燈光打開,讓你瞧見我真面目的話,那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這個說法,你同意不?”

  馬清源沉默了一下,方才回答道:“有。”

  林佑說很好,那么,我們繼續?

  馬清源說好。

  林佑說是誰讓你在慈元閣的拍賣會上抬價的?

  馬清源說是金鎮事務所的史密斯,他告訴我,說如果有人出價超過五百萬的話,讓我幫著抬價,而事成之后,他會返還成交價格的四成給我。

  林佑說給了沒?

  馬清源說給了,林佑又問,說你馬公子如此多金,未必能夠瞧得上那點兒酬勞吧?

  馬清源說正好想跟蘭德公司搭上線,史密斯管理的金鎮事務所是蘭德公司的旗下機構,所以就順手而為了,并沒有特別在意。

  ……

  馬清源這家伙知道情況之后,倒也沒有硬扛著,該交代的,都全部交代了去,沒有一絲隱瞞。

  聽到了他的話語,我們最終又不得不把矛頭指向了金鎮事務所的史密斯身上來。

  第一次的審訊到此結束,再一次將馬清源敲暈了之后,我們回到了一樓書房的會議室,開始談論起了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對于是否釋放馬清源,這個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最后林佑拍板決定,說這家伙未必全部都說了實話,需要留著再審一下,而且如果現在放了他,只怕這小子會通報給史密斯,讓我們撲了一場空。

  所以馬清源暫時不放,先拘禁著。

  然而沒想到了第二天,別墅里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那個人,叫做林齊鳴。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在人家的地盤上鬧事,哼哼,看林胖子對付林胖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