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八章 交情

  林齊鳴的到來,沒有任何預兆,突然就出現了。

  因為別墅里面還關著一人,所以我們并沒有放松懈怠,輪流值班監視,當門鈴響起的時候,正好是我在值守,盤坐在沙發上的我聽到這不急不慢的鈴聲,只以為是段風那兩個同伴回來了。

  然而當我走到門口,通過貓眼往外瞧的時候,發現并非如此。

  外面有一個三十來歲、氣度不凡的男子,正氣定神閑地在門口等待著,瞧他那模樣,我莫名就有一股心慌。

  為什么會心慌呢?

  我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胸口,仔細想了一下,覺得也許是因為對方的氣質太過于沉靜了,讓我有一種對方很不好惹的感覺。

  這是一個高手,絕對是。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了半扇門,然后透過門縫往外瞧了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請問找誰?”

  男子朝著我微微一笑,說你叫陸言吧,你好,我是林齊鳴。

  我一愣,感覺這名字很熟,仿佛在哪兒聽過,不過沒有反應過來,保持著警戒的表情,說對,我是陸言,請問你找誰?

  男子有些犯難了,摸著下巴,然后說道:“小妖姑娘應該在這里吧,我找她。”

  我說她認識你么?

  男子點頭,說認識的,你提我名字她就知道了。

  他一動也不動,而我也沒有請他進來的意思,說稍等,然后把門關上,跑到了樓上小妖的房間門口,敲響了房門。

  小妖跟蟲蟲是一個房間,敲了兩下,沒有回應,又敲了兩下,這下蟲蟲回話了,說陸言你干嘛,大清早的,讓不讓人睡覺?

  我隔著門,說小妖醒了沒?

  蟲蟲說這小妞有起床氣,我可不想招惹她。

  我說有急事,外面有個自稱林齊鳴的家伙過來,說要找小妖——我們在這兒的事情,她有告訴那個家伙么,怎么什么招呼都不打,就跑到這兒來了呢?

  蟲蟲一愣,說這人的名字好熟……

  啊!

  就在她沉吟的時候,小妖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說你說什么,林齊鳴來了?他在哪兒呢?

  我驚訝于她的突然,說在樓下門外呢,你沒事吧?

  小妖驚惶地喊道:“有事,當然有事了,你知道那姓林的是誰么?”

  這時蟲蟲卻是想起來了,說他難道就是頂替黑手雙城,出任東南局臨時負責人的林齊鳴?

  小妖說對,就這個家伙,他可是黑手雙城心腹的心腹,他怎么來了?

  林齊鳴!

  我終于想起來這人是誰了,林齊鳴,魯東人,黑手雙城手下的七劍之一,玉衡劍,曾任國家宗教總局特勤一組的組長,行動司副司長,黑手雙城回京之后,被調過來負責東南局的一應事務;雖然因為資歷問題,并沒有一下子扶正,不過算得上是統御一方的封疆大吏,而且還是宗教局中最為中堅的少壯派代表人物。

  如此牛掰的人物,此刻居然出現在了我們別墅的門口,而更加讓人郁悶的是,我們剛剛把馬清源給擄到了這里來……

  等等,這兩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聯系?

  就在我費盡心思猜測的時候,那臥室的門突然就被推開,小妖披著一件衣服就從房間里沖了出來,而我越過她,還能夠瞧見蟲蟲半倚在床上,露出雪白的肩膀來。

  還有那半弧形的胸……

  蟲蟲顯然沒有預料到小妖這般匆忙,瞧過來的時候,目光正好與我相對。
  
  她看見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立刻反應過來,氣呼呼地沖著小妖說道:“小妖你個混蛋,出門不說一聲?”

  小妖揮了揮手,說我先去應付大魔王。

  蟲蟲又慌忙用被子蓋住自己雪白的身子,沖著我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說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睛挖下來。

  小妖一把將門關上,拉著我,匆匆忙忙地說道:“別看了,反正以后這妞兒是你的,想怎么看都可以;你去叫林佑起來,讓他來應付一下!”

  她穿著拖鞋蟲蟲往下走,一邊跑,一邊拿著根橡皮圈兒捆著散亂如烏云一般的頭發。

  我應著小妖的吩咐,過去叫醒了林佑。

  那家伙睡眼惺忪地來開門,說啥事兒啊,昨天半夜剛剛交了功課,困著呢。

  我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個曬甜蜜的家伙,說林齊鳴來了。

  那胖子一愣,過了幾秒鐘,臉上大變,說啊,他怎么來了?

  我說我怎么知道,小妖讓我叫你下去應付。

  林佑匆匆忙忙地關了門,一分鐘不到,梳洗打扮,順帶換了一件正式的著裝,匆匆出門,往樓下趕去,一邊走一邊問我,說小妖呢。

  我說去了樓下。

  林佑側耳聽,說打起來了沒有?

  我說沒有吧?

  兩人說著,來到了一樓客廳,瞧見那林齊鳴卻是被小妖領到了客廳,剛剛落座,瞧見了林佑之后,朝著他招了招手,說林佑,你也在這里呢,過來坐。

  哦……

  這個又狡猾又滿肚子壞水的胖子瞧見林齊鳴之后,居然像個小姑娘一樣,規規矩矩地點了點頭,走過去,沖著林齊鳴喊了一聲“鳴哥”,喊完之后,方才坐了下來。

  我跟在旁邊瞧得新鮮,不過感覺好像林齊鳴并不是上門過來找茬的,心中稍微放松了一點兒。

  林齊鳴招呼林佑坐下,并不急著說明來意,而是寒暄道:“你父親最近挺好的?”

  林佑說還好,退休了,就是閑不住,四處閑晃。

  林齊鳴問:“他還在玩股票呢?”

  林佑說對,就這個愛好,閑不住,就是喜歡研究一些,還告訴我,說今年的行情看漲,金融股、銀行股和地產股得翻幾番呢……

  林齊鳴說那敢情好,回頭你介紹兩只股票給我,我也好賺點兒奶粉錢。

  林佑說道:“呃,這個啊,你要是手頭不緊的話,可以適當買一點兒中信證券和同花順,都挺不錯的,預計能夠賺一點兒……”

  兩人談了一會兒股票,林齊鳴瞧見我們有些冷場,不由得笑了笑,說我和林佑認識,你們別覺得奇怪,他父親是我的三伯,濟南大名鼎鼎的特級教師,我以前去布魯謝特技工學校讀書的時候,還是托了他的關系呢……

  小妖不咸不淡地說道:“聽他說過一回,沒想到你們兩家這么親。”

  林齊鳴問道:“你們是怎么走到一塊兒來的?”

  小妖說你堂弟有個女朋友,你可認識?

  林齊鳴搖頭,說我不知道啊,這些年一直忙于工作,都不怎么回家,更沒有心思關心這小子;林佑,你說說,你女朋友是哪兒的?

  林佑有些害羞地說道:“她啊,是江陰省句容的,姓蕭,叫蕭璐琪……”

  姓蕭?

  林齊鳴一聽,腦子有點兒發愣,過了幾秒鐘,大驚失色地問道:“你剛才說什么,她叫什么名字?”

  林佑低頭說道:“叫蕭璐琪。”

  林齊鳴豁然起身,說我擦,你女朋友是蕭老局長的女兒?

  林佑點頭,說對。

  林齊鳴愣了好一會兒,方才坐了下來,一拍大腿,說之前蕭老局長來京里面辦事兒的時候,我見過那女孩兒一面,長得那叫一個俊,你小子當真是好福氣啊,怎么勾搭的啊?

  我在旁邊瞧見這眉飛色舞的林齊鳴,心里面頓時就是一陣疑問。

  這家伙不是一方諸侯么,不是黑手雙城的大心腹、大狗腿么,怎么說話這般接地氣啊,“勾搭”這詞兒你都用上了。

  這話語,真的是從一大局長的嘴里面冒出來的?

  我莫非是聽錯了?

  林佑在旁邊撓了撓頭,嘿嘿地笑,說這事兒啊,說來話長,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總之就是一個美麗的誤會開始,最終歷經千辛萬苦,走到了一起來。

  林齊鳴拍著他的肩膀,說那姑娘是個好女孩兒,你有福氣,莫辜負人家。

  林佑點頭,說我偶知道的。

  這時林齊鳴又轉頭瞧向了我,主動伸出手來,與我相握。

  我跟他握手,他重重地搖了搖,說陸言,久仰大名,我聽布魚和張老大提過你,挺不錯的小伙子。

  我一愣,布魚我知道,就是滇南的俞領導,張老大又是誰?

  瞧見我疑惑,那林齊鳴解釋道:“就是張勵耘,你們應該在西藏那邊見過的,還記得么?”

  張勵耘?

  我想起來了,當初我和五哥一起逃離茶荏巴錯的時候,剛剛出了冰川,正好碰見張勵耘帶著部隊在附近搜索。
  
  那人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不過我并沒有怎么跟他交流,只知道他曾經也是黑手雙城的手下。

  哦,對了,那人曾經是七劍之首,林齊鳴叫他張老大,也是合適的。

  我與林齊鳴寒暄了幾句,夸贊了他幾句,這人倒也謙虛,擺了擺手,說我算個啥,就是個下面跑腿干活兒的,也沒個啥主意,來到這東南局,也只是總局那邊一時半會兒,沒有什么合適的人選,就讓我過來先湊個數,等回頭了,再調重臣過來把守——不過……

  說到這里的時候,他拖長了語調,轉過頭來,對著小妖說道:“那啥,小妖,你要是信任得過我,就把姓馬的那小子,交給我處理吧。”

  啊?

  他果然是為了馬清源而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一通交情聊得,打斷骨頭連著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