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九章 段風之死

  小妖的臉冷了下來,盯著林齊鳴,說你這是威脅我?

  林齊鳴苦笑,說我若是威脅你,就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你知道么,馬清源的父親現在正在守在我的辦公室外面,讓我給主持公道呢,我也是剛來東南不久,并沒有完全罩住場面啊。

  小妖說你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

  林齊鳴說你覺得你們做得很謹慎,天衣無縫么?

  林佑一愣,說難道不是?

  林齊鳴站了起來,說參加慈元閣拍賣會的人那么多,陸言與馬清源的爭執,很多人都瞧在了眼里,不用費心就能夠知道;段風數次找人詢問馬清源的下落,甚至在昨天還詢問了馬清源的住址,這個也容易查到;最重要的一點,車展三天,你們都在會場,上百個監控像頭都能夠找得到你們的身影,我找過來,很奇怪么?

  呃……

  聽完林齊鳴的一些話,我直接愣在了當場,看著林佑一臉窘狀,想著這家伙到底是從國家總局出來的,專業的和業余的,就是不一樣。

  無論是縝密的邏輯思維能力,還是高效的執行能力,那都是令人望其項背的。

  不服不行。

  小妖的臉完全黑了下來,說我說不適合我做的,你會相信么?

  林齊鳴點頭,說我知道,都是林佑這個家伙不自量力,不過你放心,只要把人交給我,后面的事情我都會幫你們處理妥當的,不會讓馬清源的父親找到你們,這個請放心。

  小妖說我不交,會怎樣?

  林齊鳴的目光變得凝聚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緩緩說道:“小妖,我和陸左是朋友,你別這樣為難我。”

  小妖的情緒一下子就變得激動起來了,豁然而起,指著林齊鳴的鼻子說道:“是朋友?陸左蒙受冤屈的時候,你們這些朋友在哪里?虎皮貓大人至今下落不明,說不定就落入了別有用心之人的手里,或許已經被殺害了,而您呢,你在哪里?你們該升官升官,該發財發財,該落井下石的時候好不眨眼,可曾想過當初陸左為了你們千里奔波,不顧生死的時候?”

  一通指責罵出,那林齊鳴居然沒有回嘴,而是滿臉憋得通紅。

  這場面鬧得很僵,林佑瞧見,慌忙上前打圓場,說哈哈,大家都是朋友,打斷骨頭連著筋,何必這樣說呢,鳴哥他也是有苦衷的么。

  小妖毫不留情面地說道:“什么苦衷,不就是黑手雙城翻臉不認人了么?”

  林齊鳴的臉憋得通紅,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平歇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對小妖說道:“陸左的事情,沒有能夠幫上忙,我很抱歉,也知道小妖你對我們這些老朋友失望了;不過我還是想要告訴你,我們不會害你的,至少我不會害你,而我現在之所以出現在你的面前,也都是為了你好。”

  小妖轉頭,看了一眼我。

  盡管一直以來,林佑都充當了我們這一行人的大腦,但是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她卻是在詢問我的意見。

  我看著真誠無比的林齊鳴,點了點頭。

  馬清源既然已經撂了實話,那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趕緊趕到東官去,趁著消息還沒有走漏的這時間,把那金鎮事務所的史密斯掌握在手里。

  我點了頭之后,小妖變得頹然,她坐回了沙發里,指著一樓雜物間說道:“人關在那里,你帶走吧。”

  林佑跳起來,領著林齊鳴過去,很快,那男人抱著昏迷過去的馬清源折回了來,對我們說道:“人我帶走了,不過你們放心,我會留他二十四小時,在這段時間里,你們還有什么事情沒有干的,就趕緊吧。”

  說完,他轉身離開,一直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轉過了身來。

  他鄭重其事地看著小妖,開口說道:“陸左的事情,我插不上手,幫不上忙,這個很抱歉;不過虎皮貓大人的事情,我會幫你追查的,如果可以,留一個聯系方式給我。”

  小妖別過了臉去,不看他,卻指著我說道:“你要有什么事情,聯系這小子吧!”

  頓了頓,指著林佑說道:“他也可以!”

  我趕忙上前,與林齊鳴互換了聯系方式,而林齊鳴點了點頭,指著林佑說道:“你送一下我吧……”

  林佑慌忙上前,跟著林齊鳴離開。

  兩人剛剛走開,那段風就賊頭賊腦地探出了頭來,一臉羨慕地說道:“你們居然跟東南地界上的官方大頭子這么熟啊,簡直就是碉堡了!”

  小妖正在氣頭上呢,虎著臉,沖著他罵道:“滾!”

  段風灰溜溜地離開,而我則小心翼翼地問道:“小妖,這個林齊鳴,跟我堂哥的關系咋樣?”

  小妖面無表情地說道:“陸左當年受黑手雙城招攬進入了宗教局,陳志程手下七劍之中,這林齊鳴與他的關系最是密切,那家伙的老婆貓兒便是陸左以前開的茅晉事務所的財物,關系很鐵。”

  我說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那么對待他呢?

  小妖說今時不同往日,現如今誰都不知道黑手雙城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就連布魚都往你的身上放竊聽器了,誰知道他會不會通過我們來探知陸左的事情,我覺得還是防著好一些。

  我想起陸左跟我講起的擔憂,說現如今內憂外患,我們得多結盟友才對;再說了,想找到虎皮貓大人,我覺得還是林齊鳴這種專業人士比較有力。

  小妖嘆了一口氣,說我這不是也沒有拒絕他么?

  林佑沒一會兒就回來了,而這時蟲蟲和蕭璐琪也都下了樓,聚到了書房來。

  林佑告訴我們,說馬清源這家伙若是處理不當,會有很多麻煩,林齊鳴幫著帶走,其實挺不錯的,而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趕緊找到史密斯這個家伙,將他給鎖定,不要給他反應的時間。

  我點頭,說對,馬清源的失蹤是今天早上發現的,消息應該傳得不是很廣,那個家伙未必能夠反應過來。

  簡單商議完畢之后,我們便立刻出發,乘車前往東官。

  鵬城相距東莞并不算遠,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路程,對于金鎮事務所,林佑在此之前就已經打聽清楚了,就在南城一處比較有名的CBD寫字樓里。

  路上,我們商議對策,決定讓段風出面去找那史密斯。

  至于我們,因為都暴露了,就只有在外圍等待。

  段風有些緊張,不斷地流汗。

  事實上,若是在他的那一畝三分地,不管怎么鬧騰都沒事兒,但是出了惠州地界,他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

  特別是跟神秘的蘭德公司作對,這多少還是需要一些勇氣。

  我和林佑不斷給他鼓勁兒,而小妖也給他打氣。

  蟲蟲甚至告訴他,如果這一次真的能夠找到虎皮貓大人的消息,那么就會給他解開身體里面的蠱蟲,讓他恢復自由。

  這話兒聽得段風怦然心動,頓時就是干勁十足。

  到了地方,我們找地方停車,然后讓段風直接趕到金鎮事務所那邊去,找尋史密斯。

  我們在大廈的附近等待著。

  過了大半個小時,段風打電話過來了,說史密斯最近有事,沒有在公司,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去他的家里。

  史密斯在城東一個不出名的山莊居住。

  我們沒有太多逗留,拿到了地址之后,就趕往了史密斯的住址,那是一個不對外開放的私人莊子,為了避免對方起疑,林佑給段風設計了一整套的說辭,再加上這家伙在惠州地面上的名聲,應該是可以瞞得住的。

  一旦段風確定了史密斯的具體所在,我和小妖、蟲蟲就出動,務必將這家伙給捉到。

  對于他變身蝙蝠的手段,小妖心中也是有了一定的辦法解決。

  在莊子外的樹林,我們下了車,然后看著段風開車進了里面去,然后耐心等待著。

  因為怕對方對他身上進行檢查,所以我們并沒有準備什么竊聽的東西。

  時間一點一點地推移,段風好像在見史密斯的時候,遇到了一些麻煩,一直沒有出現。

  不知不覺就到了傍晚時分,距離段風進去已經有了三個多小時,太陽西斜,落下山去的時候,小妖就有些坐不住了。

  那史密斯既然有可能是西方的血族,那么夜晚的來臨,也將使得他的力量倍增。

  到了那個時候,再抓他,可就得廢不少力氣了。

  林佑忍不住抱怨,說這個段風,行事從來都不靠譜,不管有沒有見到,多少也得來一個電話不是,讓我們在這里干等著,他難道一點兒愧疚都沒有么?

  我也有一些埋怨,說要不然我打個電話給他?

  林佑說不好吧,這個時候去電話,要是他正好跟史密斯在談事情,豈不是很被動么?

  我說都過了這么久,怎么也得確認一下他的安全才是;再說了,一個電話而已,他又不是蠢人,應該額可以解釋得過去的。

  林佑想了一下,然后說道:“還是用琪琪的電話打了,會比較安全一點。”

  蕭璐琪開始打電話了,然而撥了好幾遍,都沒有接通。

  就在我們還想再打過去的時候,這時蟲蟲突然皺起了眉頭來,搖了搖頭,說別的了。

  我們問為什么,蟲蟲沉默了一下,開口說道:“他死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個逗比突然死了,想想還真的有些不適應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