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章 英國紅茶

  什么,段風死了?

  聽到蟲蟲的話語,一車子的人都忍不住瞧向了她,莫不是一臉驚訝,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蟲蟲搖頭,說應該是的,我在他身上種了蠱,大約能夠感應一些。

  林佑說多久了?

  蟲蟲思索了一下,方才回答,說之前的時候,我一直以為是有什么法陣在屏蔽這感應,不過現在想著,十有八九是沒錯了的;那蠱蟲在宿主死亡之后,還能夠存留一個多小時,按照這個算起來,段風應該死了有一陣子了。

  林佑再一次確認道:“段風他真的死了?”

  蟲蟲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大家對這個平日里話不多,溫婉平和的女子性格最為了解,知道她如果沒有什么把握,是不會說出這么絕對話語來的,當下也是陷入了一陣死一樣的沉默之中。

  段風死了。

  這事兒是我們萬萬沒有想到的,盡管猜測到此行也許會發生危險,但我們并不相信那史密斯敢在這兒動手殺人。

  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他的膽量居然這般大。

  雖說段風并不算是什么好人,與我們認識也是從廝打開始的,不過自從他屈服以來,一直都在盡心盡力地幫著我們做事,雖說有的事情做得欠妥,但是心思還是花了的。

  我們也一直覺得,此事一了之后,便給他解蠱,讓他恢復自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希望段風經過這一次的教訓之后,能夠浪子回頭,不要再為非作歹。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隨著他的死亡而變得那般蒼白無力。

  沉默大概持續了幾分鐘,小妖終于開口了:“不行,我得進去瞧一眼,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蕭璐琪和蟲蟲異口同聲地說道:“我陪你去!”

  我也點頭,說走吧。

  小妖瞧了蕭璐琪一眼,說你留下來,一是保護林佑,二來也幫著給我們守住退路——那發動機不要停,隨時準備出發。

  行事如此沒有忌諱,鬼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所以我們不得不謹慎一些,做著萬全準備。

  大概準備妥當之后,我、小妖和蟲蟲三人出發了。

  從山莊邊緣快速突入,越過田園和房子,很快就到達了史密斯所在的大屋。

  此刻太陽已下山,不過天色并沒有完全黑下來,所以我們顯得十分謹慎,而那屋子有四層樓高,建設得頗有歐洲古堡的氣質,我們在角落處遠遠地瞧著,打量四周,發現并無什么人影,仿佛空屋子一般。

  瞧了一會兒,我對小妖提議道:“里面看著好像有點兒問題,我先進去探路,你們兩個在外面等著吧?”

  小妖猶豫了一下,似乎想同意我的意見,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開口說道:“小妖在外面等著,鎮壓場面,我陪你進去吧。”

  我想著里面危險,有心推卻,然而蟲蟲卻毫不留情地說道:“我之所以去,就是怕你一進去就掛了。”

  我頓時就郁悶起來,說我有這么弱雞么?

  兩個女人不約而同地點頭,說對,你真的是太弱了,讓人不得不保護著……

  呃,好吧,既然你們都這么說,我就只有把它當做關心了。

  商量妥當之后,我和蟲蟲從側面摸入那大屋,行走快速,很快就到了屋子的東面來,我瞧見那窗戶微開,便躍上了陽臺去,小心翼翼地打開,聞到里面有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兒,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發現沒人,便從窗戶口進了屋子里。

  這是一個仆人房,我與蟲蟲進入之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門口,推開房門,瞧見這屋內裝飾十分豪華,又是雕像又是油畫,有一種藝術品展覽中心的感覺。

  我沒有閑心打量那屋子里的裝飾,躡手躡腳走到了寬闊的客廳拐角處來,瞧見那兒有一根蠟燭,而沙發上,則有兩人對坐。

  有一個人戴著高高的紳士帽,背對著我們,而正面對著我們的那人,我們卻認識。

  段風。

  他似乎在小聲跟那高帽子說著什么,燭火幽暗,不斷跳躍,讓我有些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不過我卻能夠確認他還活著。

  怎么回事?

  我回頭瞧了一眼蟲蟲,然而詫異地發現蟲蟲居然不見了人影。

  我正心驚之時,卻聽到那個高帽子用強調古怪的話語悠悠說道:“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先生既然進來了,就不用藏頭露尾。出來吧,我這里有上好的英國紅茶,你不來一杯么?”

  聽到這話兒,我渾身頓時就是一陣僵直,而這個時候,段風站起了身子來,沖著我這邊喊道:“陸言,史密斯先生叫你呢,過來吧。”

  我擦……

  我真的被發現了,只不過蟲蟲呢?

  我心中慌亂,不過被架在了火上面,再藏頭露尾的,實在也不是一回事兒。

  我想起自己好歹也是見過一些場面的,飛頭降都不怕,茶荏巴錯也闖過,小妖和蟲蟲都在附近,心中方才放松一些,于是向前走了兩步,強作鎮定地說道:“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危,不得不做一個不速之客,還請見諒!”

  我走到了那寬闊的客廳前來,段風走過來,引導我坐在了那高帽子旁邊的沙發上,還給我倒了一杯紅茶。

  這家伙表現得就跟一家仆似的,十分古怪。

  我瞄了一眼那紅茶,暗紅色,宛如鮮血一般濃艷。

  走過來的時候,我一直在打量那個高帽子,也就是所謂的史密斯先生,他是一個典型的盎格魯人中,高鼻梁深眼眶,有點兒像是某部007的男主角,臉型削瘦,眼睛是藍色的,炯炯有神。

  最關鍵的問題在于他那穿著打扮,有點兒像是以前中央六臺放的那種譯制片里面,那種英國貴族的模樣,莫名就讓人覺得有些古怪。

  我不知道西方人的禮節到底是什么樣的,也不知道這家伙聽不聽得懂中文,坐下之后,沖著他點了點頭,說你好,史密斯先生,我叫陸言,是段風的朋友。

  史密斯笑了,嘴角咧開,十分迷人,開口說道:“陸言先生你好,我的名字是A.O.史密斯.茨密希,你可以叫我史密斯。”

  他的口音有些怪,讓我琢磨不透,聽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這外國人為什么名字這么長。

  他到底是姓史密斯,還是姓茨密希,還是叫做史密斯?

  不過我也沒有太多的在意,而是跟他解釋道:“你好,史密斯先生,我是段風的朋友,他告訴我進來找你談生意,不過很久一直沒有出來,又聯絡不上,所以我不得不采用這樣的方式進來探尋,實在是有些抱歉。”

  那史密斯表現得十分紳士,微微一笑,說沒事的,來者都是客,陸言先生既然來了,不如一起嘗一嘗我們英國人的下午茶,然后聊聊天,晚宴已經準備好了,一會兒你也參加好了。

  他說得淡定自若,反倒是讓我有些起疑,看了段風一眼,那家伙臉色有些木然,對我說道:“喝茶。”

  我有些拘謹,下意識地端起了那茶杯來,剛想喝一口緩解緊張,然而那燭光之下,卻見那茶水越發像那鮮血,止不住地手掌一晃,將茶水灑落在了地上去。

  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茶水灑入其中,立刻出現了一大片的印痕來,我慌忙放下杯子,說對不起,天冷,手有些不穩。

  史密斯笑了笑,說天很冷么,我怎么不覺得?

  我起初還不覺得,這般一說,越發地覺得冷了,雙手抱著胸前,哆嗦了一下,說對啊,怎么會這么冷呢?

  史密斯說紅茶驅寒,段,你再給你的朋友倒一杯。

  段風站起身來,過來給我倒茶,我慌忙攔住他,說不用,我自己來。

  段風沒有理我,而是固執地給我倒,我這時低頭去看那地上兒的痕跡,發現不光是我這兒,段風的腳下,也有一大灘的水跡,而且瞧這模樣,可不是一兩杯茶水能夠弄出來的。

  難道剛才那兒灑了整整一壺?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段風已經再一次地給我倒上茶水,端到了我的面前來。

  那史密斯則慢悠悠地說道:“自從茶葉這種偉大的飲料從中國傳入西方之后,整個歐洲都在為它而著迷,經過數百年的沉淀,英國人將取自于印度、斯里蘭卡、尼泊爾的茶葉進行炒制,然后加上牛奶、方糖,或者橙片、茉莉以及果醬等等,形成了自己的飲食文化。我這個,是最正宗的公爵紅茶,你試一試,看看合不合胃口……”

  聽到他極具誘惑力的解說,我不知不覺就有一些恍惚了,正準備再一次嘗試的時候,突然間聽到“公爵”二字,整個人就是一愣。

  公爵?

  怎么聽著那么耳熟啊,剛才我們在車上,似乎討論了一些關于爵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我努力思考的時候,段風在旁邊催促,說陸言,快喝吧,不然茶冷了,就不好喝了,快點,快點……

  這話語越來越急促,我下意識地望了段風一眼,發現他的眼神格外詭異起來。

  就在這時,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一陣炸響:“陸言,快醒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