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一章 公羊伯爵

  誰在叫我?

  聽到這一聲清脆的話語,我感覺是那么的熟悉,然而一時半會兒卻想不起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史密斯先生和段風的表情則變得十分古怪,死死地盯著我,聲嘶力竭地大聲吼道:“快喝,快點喝,不然就涼了……”

  瞧見他們這怪異無比的表情,我的心頓時就是一陣嫌惡,突然間,我想起來了,那聲音是蟲蟲的。

  她剛才不是消失了么,怎么又出現了。

  她在哪里?

  我使勁兒地搖頭,幾下之后,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一空,沒有客廳,沒有沙發,沒有紅茶,自然也沒有史密斯和段風,只有一道詭異的走廊,還有旁邊的蟲蟲。

  我的瞳孔微微凝聚,然后收縮,過了幾秒鐘之后,方才看著蟲蟲說道:“我剛才怎么了?”

  蟲蟲說你剛才看著那墻布上的花紋,眼神就有些不對勁,發直,然后空空的,我估計你是中了幻覺,怎么樣,你剛才瞧見了什么?

  我說我剛才走到了客廳,瞧見了史密斯和段風,他們兩人請我喝茶。

  蟲蟲低聲喝道:“段風已經死了,至于史密斯,他是我們此行的目標,恐怕已經被段風透露出去了,怎么可能還讓你喝茶?夢里面,你到底喝了沒有?”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

  蟲蟲松了一口氣,說那應該不是茶,而是一種執念,倘若你喝下了,說不定就醒不過來了。

  我說不會吧,什么幻術,這么厲害?

  蟲蟲搖頭,說也許不是幻術,而是血引法,聽說這種巫術能夠讓人陷入無盡的迷宮之中,只要相信自己死了,那就永遠也醒不過來,變成植物人了。

  我突然一愣,說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蟲蟲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一口咬在了我的脖子上,陰森恐怖的話語便從我的耳邊傳了過來:“因為我就會這種巫術啊……”

  這話語扭曲,突然又變成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來,我感覺胸口一疼,低頭一看,卻見有一只血淋淋的手,從我的前面伸了出來。

  那手掌又黑又粗,指甲鋒利,手心處攥著一個桃子般模樣的肉團,還在不停地跳動著。

  噗通、噗通……

  我感覺全身的力量在迅速流失,氣息也再也難以集中在了口鼻之間,意識朝著下方迅速沉落而去。

  我要死了么?

  難道,我已經死了么,是不是?

  無數的疑問浮現在腦海,我感覺自己的意識被黑暗的潮水淹沒,永墜深淵。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又一聲的話語在我的耳邊縈繞:“陸言,快醒來!”

  陸言快醒來!

  言快醒來!

  快醒來!

  醒來!

  來!

  整個空間一片天旋地轉,我下意識地睜開了雙眼,瞧見一個身材高大、足有兩米、披著黑色長袍的家伙站在了我面前的不遠處,而有人則將我給扶著,不停地在我身邊低語。

  啊!

  我使勁兒地叫了一聲,朝著自己的臉上猛拍了一巴掌,火辣辣的,人卻在一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扶著我的人,是蟲蟲,而我們此刻卻是在一個四處黑暗的房間里,這兒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除了那個穿著黑色袍子的大漢之外,在他身后的不遠處,站著兩個人。

  一個是穿著英國貴族禮服的史密斯,還有一個,卻是段風。

  不過此刻的段風與我之前夢境里面的截然不同,他雙眼下方的眼袋又黑又重,嘴唇青紫,整張臉仿佛裹了白粉一般,格外的怪異。

  我看了一眼蟲蟲,只見她渾身都冒著香汗,口鼻之間有鮮血在流淌著。

  叫醒了我之后,她便沒有再管我,而是用眼神,死死地盯著那個穿著黑色袍子的家伙。

  那人的袍子是一個大斗篷,將腦袋給遮掩得嚴嚴實實,然而渾身卻冒著森寒的黑氣。

  經歷了兩次幻境,我沒有立刻就相信此刻的景象,而是將手拍在了胸口,與聚血蠱產生了聯系。

  什么都可以騙我,眼睛可以欺騙我,耳朵可以欺騙我,但是聚血蠱不會。

  它應該能夠給我分辨這所有的一切。

  很快,我得到了回饋。

  這一回,是真的。

  我在確認的一秒鐘之后,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與蟲蟲并肩而立,然后問道:“小妖呢?”

  很顯然,蟲蟲在我中了幻境的情況下,跟這個家伙有過交手,而瞧見她此時的模樣,我也能夠猜得出她應該是落了下風。

  我們這一行人里面,最厲害的,莫過于小妖姑娘,這個女孩兒別看這嬌嬌柔柔、大大咧咧,卻有著超出常人的修為,既然對方如此厲害,還是交給小妖來會比較好一點兒。

  然而蟲蟲卻告訴我,說小妖進不來。

  對方早就預料到了這一點,將這兒做成了一個法陣,出口給他們封住了,足有打破了,小妖方才能夠進來。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桿來,一臉緊張。

  這兒到底怎么回事?

  瞧見我恢復了清醒,那史密斯瞧了一眼前面的大個子,躬身說道:“對不起,公羊伯爵,我沒有能夠留住這個家伙的神志。”

  伯爵?

  這個身材高大的家伙,居然是血族里面的伯爵?

  我的心底止不住地往下沉去,要曉得,公侯伯子男,吸血鬼貴族里面,伯爵已經是非常厲害的存在了,這樣的人物,絕對是統領一方的霸主。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那公羊伯爵揮了揮手,說無妨,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這個女人挺特別的,我想要給她初擁,讓她成為我的玩具,帶回歐洲去。

  史密斯畢恭畢敬地點頭,說好,公羊伯爵,我幫您。

  他說罷,人一下子就化作了幻影,朝著我們這邊撲了過來,而對方在出動的一剎那,我也跟著動了。

  出劍!

  長劍朝著前方的殘影斬落而去,并沒有削到史密斯的衣角,不過還是將他給避開了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段風也陡然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我對史密斯動手,沒有半分心理負擔,然而若是將這長劍刺向段風,到底還是有一些猶豫。

  出劍的那一瞬間,我沖著他吼道:“段風,你現在回頭,我可以饒你不死!”

  那段風一聲嘶吼,直接撲到了我的跟前來。

  我讓開他,剛想要再勸解一下,結果蟲蟲一把抓住了那家伙,將他猛然一摔,砸落到了地上去,沖著我喊道:“段風已經死了,這個家伙,不過是他們的血奴而已,你別傻了!”

  我一聽,低頭一瞧,卻見那段風被重重一摔,居然若無其事地又緩緩爬了起來。

  血奴是什么?

  我瞧見了段風眼珠子里那讓人觸目驚心的紅色,沒有再猶豫,長劍遞出,刺在了他的脖子上。

  段風渾身一陣顫抖,抖如篩糠,幾秒鐘之后,卻是停住了動靜。

  而就在這時,那個公羊伯爵出手了。

  他向前走了兩步,就仿佛一整堵墻朝著前方一動,緊接著他的手一揮,有一股血紅之氣頓時彌漫在了空間之中,然后朝著我們席卷而來。

  我瞧見他身高體重,應該會比史密斯要笨重一些,毫不猶豫地揮劍上前,朝著他斬落而去。

  說句實話,這家伙的氣勢逼人,給我的感覺沉甸甸的,難以戰勝,然而在蟲蟲的面前,再大的困難我都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

  因為這個時候,我若是不站出來,難道還能讓蟲蟲去拼命么?

  然而當我的長劍揮向了那家伙的時候,蟲蟲卻沖著我大叫了一聲:“小心,別沾到那股血氣。”

  她的提醒剛落,那弄如實質的血霧陡然之間翻滾,卻是避開了劍刃,朝著我卷了過來。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開兩步,持劍的左手就給那血霧包裹,感覺好像有無數吸血蟲在上面吸附一般,手掌在瞬間就干癟了下去。

  不過好在這時一陣暖流游過,卻是聚血蠱出現在了這里,緊接著破敗王者之劍上面的信仰之力也散發了出來,將這血霧驅散。

  盡管如此,我還是嚇了一大跳,向后退開了去。

  倘若沒有小紅,沒有金劍,只怕我已經給這血霧吸成了人干。

  那公羊伯爵瞧見我手中這破劍居然能夠將他的血霧避開,猛然將那斗篷的帽子取下,露出了一張全部都是腐肉的頭顱來。

  他的口中一聲嘶吼,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朝著我重重一拍。

  我揮劍去擋,結果被他拍在了劍脊之上,撐不住這股氣力,整個人一下子就騰飛到了半空之中。

  好恐怖的力量。

  這家伙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夠對付的,我憑借著耶朗古戰法,在半空中翻滾一番,護在了蟲蟲的身前來,這時那家伙又是一陣沖撞,我與他硬生生地碰在了一起。

  那個兩米多高的家伙,輕而易舉地就將我給撞飛了去。

  而半空之中的我,也瞧見了他將那粗大的手掌,朝著蟲蟲飽滿的胸口抓了過去。

  眼看著蟲蟲即將要被他給抓到,這時蟲蟲突然間朝著前方結了一個印法,口中輕喝道:“裂!”

  一聲清喝,卻又有一個身影從半空之中落了下來。

  那人伸出一只手,與公羊伯爵對拼了一記。

  砰!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血族十大圣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