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三章 白衣秦歸政

  什么蛋?

  史密斯還準備裝傻,然而瞧見小妖再一次舉起手來的時候,慌忙大聲叫道:“等等,等等,我說,我說還不行么?”

  小妖瞇著眼睛說道:“你別存在僥幸心理,不然我可不保證能夠攔得住陸言那家伙。”

  史密斯小心翼翼地說道:“是這樣的,我也只是聽說啊,你們得罪了人。”

  小妖說哦,不錯的開端,繼續。

  史密斯說道:“陸左和蕭克明,以前可是曾經殺害過我茨密希的血族親王?”

  小妖皺著眉頭說道:“是有如何?”

  他說茨密希親王有一個嫡系傳承,叫做奧多,他現在從美國回來了,掌控了整個茨密希家族,并且說要給親王大人報仇,借此整合整個魔黨,所以我才會被調派到這里來。但我只負責情報的收集工作,前去黔州的人卻并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伙人。

  史密斯說那些人在哪里?

  史密斯指著昏迷過去的公羊伯爵說道:“那就是其中一個。”

  小妖說很好,你已經贏得了我的信任,那么也就是說,偷蛋的人,就是這位尊敬的公羊伯爵大人咯?

  史密斯搖頭,說他只是幫手而已,真正主導此事的,是蘭德公司的秦歸政。

  秦歸政?

  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小妖曉得有些意外,說那好,介紹一下這位秦歸政先生,到底是什么來頭。

  史密斯說秦歸政先生是美籍華人,父親是臺灣美生會出身,在美國多年,已經成為了洛杉磯名流,而他正是奧多先生的朋友之一,是他親自前往的黔州,拍賣會上面的蛋也是他親自選的,甚至讓人幫著抬價這事兒,也是他吩咐我做的。

  小妖點頭,說也就是說,現在的蛋,就在秦歸政的手里,對吧?

  史密斯點頭,說對。

  小妖說人在哪里?

  史密斯說他的行蹤,我怎么可能知曉?

  小妖抬頭看了我一眼,而這時那家伙立刻慌了,指著公羊伯爵說道:“啊,別,別動手,尊敬的陸言先生。我不知道,但是公羊伯爵他應該是知道的。”

  小妖盯著他,好一會兒,方才問道:“你確定自己沒有撒謊?”

  史密斯使勁兒點頭,說我確定。

  小妖沖著蟲蟲說道:“媳婦兒,讓他睡一會兒,我們來審一審公羊先生。”

  蟲蟲點頭,打了一個響指,那史密斯立刻栽頭昏迷了過去。

  我走了過去,將那公羊伯爵給拽了起來,將其扔在了沙發上,那家伙依舊昏迷不醒,小妖說想想辦法啊,我這時又看了地上的段風一眼,然后掏出了金劍來,平平地刺進了公羊伯爵的右手手掌上。

  噗……

  長劍切入,那人帶著一聲殺豬一般的喊叫聲醒了過來,瞧見自己被捆得結結實實,奮力掙扎而動彈不得,不由得怒聲吼道:“放開我,放開!”

  他像一頭發怒的獅子,然而疼痛卻讓他最終安靜了下來。

  我收回了長劍,讓小妖來主導此次談話。

  然而一開始的時候,那家伙依舊不肯配合,他有著格外固執的驕傲,覺得向人屈服,是一件非常有損貴族尊嚴的事情,他寧可死,也不會投降的。

  小妖微微笑,說史密斯該交代的,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我找你問,不過是相互印證一下而已,既然你這么剛烈,我也不勉強了,那好吧,回頭把你綁到大街的柱子上,讓你迎接明日的第一縷陽光吧。

  她站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那家伙終于屈服了,說道:“你們想知道什么?”

  小妖說你們去了一趟黔州,從一個養雞場里,偷走了一個蛋,而我想知道的事情是,那蛋在哪里?

  公羊伯爵說道:“買了。”

  小妖一對眼睛瞪得碩大,說賣哪兒了?

  公羊伯爵說放在一個大型的拍賣會上面,聽說買了兩百多萬歐元……

  小妖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說不是那顆。

  公羊伯爵說我們當時偷來的蛋,就是那個,是交給了秦先生的,他告訴我們這個東西會拿去賣,換一點兒錢。

  小妖沒有跟他糾結此事,而是問道:“那么,你知道秦歸政現在在哪里呢?”

  公羊伯爵說他去了一個叫做金陵的城市。

  小妖問他去那兒干嘛?

  公羊伯爵回答,說找一位叫做“小佛爺”的先生,他跟秦先生之前有過合作,這一次準備再深入地談一些具體的事情,秦先生不讓我們跟著,所以我就暫時在這里待著了。

  小妖雙眼圓睜,大聲喊道:“你說什么,小佛爺?”

  公羊伯爵點頭說對,就是他。

  小妖說不可能。

  公羊伯爵一愣,說怎么,為什么呢?

  小妖說那個小佛爺已經死了,我親眼見過的,這世間怎么可能還會再有一個人叫做小佛爺呢?

  公羊伯爵搖了搖頭,說我怎么知道,你要問,就去問他咯。

  小妖說那好,你告訴我,秦歸政在金陵的哪兒,怎么能夠找到他?

  公羊伯爵說他應該會前往中山陵,至于如何認他,這個嘛,秦先生素來喜歡白色,一直都只穿白西裝,你若是想要找他,只管前往就是了。

  小妖又問了幾處細節的地方之后,手一伸,那藤蔓便將他給纏住,讓其昏迷了過去。

  史密斯和公羊伯爵兩人都陷入了昏迷,而小妖則沉思了起來。

  她沉默了幾分鐘,方才有些疲憊地說道:“先是一個史密斯,然后又加上一個公羊伯爵,再接著又來了一個秦歸政,連死去的小佛爺都跑出來湊趣了——臭屁貓,你到底做了什么孽,居然有這么多的人惦記著你呢?”

  我在旁邊笑了,說這家伙既然已經承認了是他們盜走的蛋,那么也算是有了一個巨大的進展,你應該高興才對。

  小妖瞧了我一眼,說你不是有林齊鳴電話么,現在打給他,讓他過來領人。

  我愣了一下,說啊,需要找林齊鳴啊?

  小妖說怎么了?

  我說你不是對他畏之如虎么,怎么現在想起他來了?

  小妖指著地上的段風說道:“現在不是擔心這個問題的時候,段風死了,鬧出了人命來,這官司你我若是不想背著,就得林齊鳴來出面攬下;再說了,史密斯和公羊伯爵兩人是血族身份,怎么處理都不好,只有交到宗教局的手上,才能夠將這些東西處理妥當。”

  我聽她這般說,知道她對林齊鳴還是挺信任的,于是掏出了電話來,撥通了過去。

  幾聲之后,電話被接通了,林齊鳴在電話那頭沉聲說道:“陸言,找我什么是?”

  我把當下的情況給他簡單講解了一番,聽到了我的話語,電話那頭的林齊鳴頓時就是一陣精神,對我說道:“你們現在就在那兒等著,千萬別離開,我馬上就帶人趕到。”

  我掛了電話,小妖吩咐我去附近看一下,然后找到林佑和蕭璐琪,將這兒的情況跟兩人解釋一下。

  過了大概四十分鐘不到的時間里,有三輛黑色奧迪車開到了這地方的門口來。

  我攔住了最前面一輛,瞧見副駕駛座上面坐著的,正是林齊鳴。

  他招呼我上車,然后問我道:“跟我講一下具體的事情。”

  我搖了搖頭,說你過去就知道了。

  經過溝通之后,我們進入了里面,一路來到了那房子的跟前來,敲響了門之后,小妖說請進,我和林齊鳴,還有他的幾個得力助手魚貫而入。

  小妖和蟲蟲并沒有跟林齊鳴交談的意思,而是將現場交接之后,然后離開。

  她們過去與林佑匯合,而留下我在這兒講解情況。

  大致跟林齊鳴講解完畢之后,有人過來將段風的尸體給收拾妥當,而史密斯和公羊伯爵兩人則被綁得死死,林齊鳴給他們驗明正身,知道真的就是血族,連忙叫人過來,弄了封印的黑色福袋貼著,防止兩人化作蝙蝠逃走。

  他的手下做事很利落,行云流水,一應步驟都熟絡得很,都不用如何指揮。

  林齊鳴跟我送了小妖和蟲蟲除了屋子,站在門口望著她們遠離之后,從兜里摸出了一包煙來,遞給我一支,說來一口?

  我不怎么吸煙,沒煙癮,不過也不能說不會,接過來,點燃之后,抽了兩口。

  林齊鳴感慨一句,說這兩個家伙里面,有一個是伯爵?

  我點頭,說應該是,聽史密斯這么稱呼的。

  林齊鳴嘆了一口氣,說伯爵啊,那家伙應該是小妖姑娘抓的吧?

  我點頭,說是。

  林齊鳴說小妖這可是送了我一份大禮,不過怎么處理這事兒,可真的有些費工夫,這事情,我會記在心里的。

  我擺了擺手,說你別記掛,這是雙贏的事兒。

  一根煙抽完,我便跟林齊鳴告辭了,回到了外面的樹林子里,遠遠地瞧見四人在那兒談著話兒,白皮貓大人那小雞崽子在旁邊啄地,不時扯出一根蚯蚓來。

  我剛剛過來,小妖就朝我招手,說你回來得正好,我們剛剛商量妥當了,今天晚上就出發,前往金陵,去找那個白衣秦歸政。

  啊?

  又要跑金陵去?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本卷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