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佛也有真怒

  我剛剛做完了夢,雖說已經有了兩次的經驗,不過到底還是有一些迷糊,對自己身份的轉換有些猶豫。

  不過看著蟲蟲匆匆而走,我還是下意識地跟了過去。

  很快,我們從來到了祭堂的附近,這時小妖突然從黑暗中出現,對我們說道:“剛才那兒,來了兩個人,好像是奔著祭堂后面的墓室去了。”

  我一愣,說這墓室不是不開放么?

  小妖說就是因為不開放,所以才會這么急地叫你們過來呢,你說說,這兩人干嘛去墓室啊?

  我說難道是準備盜墓?

  小妖忍不住瞪了我一眼,說這人好端端的,去墓室干嘛,你以為這兒是秦始皇墓呢?這兒是中山陵好吧,墓室里面除了那漢白玉臥像和美國制造的銅棺之外,什么都沒有,什么人吃飽了沒事,跑過來偷這些?

  我訕笑道:“那不是還有國父先生的遺體呢?”

  小妖說中山先生的遺體而已,又不是真龍,有什么好偷的?

  蟲蟲在旁邊停著,身子突然一抖,抓著小妖的胳膊說道:“等等,你剛才說了什么?”

  小妖說中山先生的遺體而已。

  蟲蟲說后半句。

  小妖說又不是真龍——啊,媳婦兒,你難道是說這中山陵之下藏得有龍脈,有人準備對這龍脈下手?

  蟲蟲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你剛才在這里監視,那兩人的身手怎么樣?

  小妖沉思了一番,說道:“強,很強!”

  能夠擔當得起她這三個字的人,那就已經讓人渾身發冷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祭堂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打斗聲來。

  出事了!

  我們面面相覷,來不及多言,便趕忙跑到了祭堂的門口不遠處,還沒有喘口氣,就瞧見有兩個男子從那祭壇之中倒退了出來。

  而緊接著,有十八個上半身赤裸,涂著金粉的光頭和尚,持著硬木棍兒,跟著這兩人沖了出來。

  再然后,有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也從里面沖了出來,沖著那兩人高聲吼道:“這兒是中山先生的陵墓,不是你們這些宵小胡鬧的地方,拿走的東西,留下來!”

  那十八個持棍僧人一下子就將這兩人給團團圍住,擺出各種警戒的姿勢,死死盯著這兩人。

  這架勢,有點兒像是電視劇里面的那種少林十八銅人陣。

  而被圍在正中間的那兩人,一人披著一件大斗篷,而另外一人,則穿著一身白西裝。

  白西裝?

  我仔細打量那人,瞧見此人戴著金絲眼鏡,溫文爾雅,五十來歲,比起一個半夜里鬼鬼祟祟跑到中山陵的賊人來說,更像是一個大學講堂里面的教授。

  他拄著一根太平紳士的紳士杖,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書卷氣質。

  而他身邊的那個大漢,懷中則抱著一個鞋盒子一般大小的金屬盒,瞧那模樣,卻是一個鼻高眼深的外國人。

  等到了,這人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秦歸政。

  小妖也認出了此人來,顯得十分激動,下意識地往旁邊一抓,卻是抓到了我的胳膊,待她發現之后,將我給扔開,又抱住了蟲蟲,低聲說道:“就是此人。”

  蟲蟲低聲說在怎么辦?

  小妖說見機行事,先讓這幫和尚消耗一下他,到時候我們瞧瞧情況再說。

  我們這邊剛剛說完,祭堂之前,那應該是秦歸政的白西裝卻不慌不忙地說道:“我只是過來,拿走我祖父當年留下的東西,你們讓開道路來,我可以饒過你么不死。”

  啊?

  語氣居然這么囂張?

  聽到秦歸政的話語,那老和尚撫著花白的胡子,一字一句地說道:“出家人以慈悲為懷,不過卻從來不會縱容惡事,這中山陵既然被政府交托于我靈谷寺管理,老衲就不會坐視國寶被爾等盜走;居士,最后再跟你說一遍,放下手中的東西,我可以放你離開。”

  雙方是針尖對麥芒,一步也不讓。

  那秦歸政瞇眼瞧了一會兒圍住自己的十八棍僧,淡定自若地說道:“放光般若十八空,內空、外空、內外空、大空、空空、真實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前后空、不舍離空、佛性空、自相空、一切法空、無法空、有法空、無法有法空、不可得空——你這個,應該就是靈谷寺傳承白馬而來的十八大空陣吧?”

  他如數家珍,娓娓道來,那老和尚不由得眉頭聳動,說哦,你居然還知道我靈谷寺的十八大空陣?

  秦歸政淡然自若地說道:“這世間之上,若是論及劍陣,當屬已然沒落的慈航別院之中,那十年磨劍、十年成陣、陣出則天下無敵的靜齋明通陣;而若是論起棍陣,則是那傳承白馬的十八大空陣最是厲害,是否?”

  老和尚微微施了一禮,說居士既然知曉,又何必以身犯險呢?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秦歸政微微一笑,說道:“我之所以如數家珍,是因為當年我祖父與貴寺之前的方丈曾經秉燭夜談、切磋過手藝,正因為如此淵源,我方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讓與你。”

  他沉了一口氣,然后再一次說道:“讓出路來,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在知道那十八大空陣的厲害之后,他居然還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阿彌陀佛。

  老和尚終于收起“善了”的心思,長頌了一聲佛號,然后開口說道:“居士屢次挑釁,不思悔改,當真是欺人太甚。佛也有真怒,你既然要自取滅亡,那我就讓你得償所愿吧。”

  戰!

  他將手中的禪杖高高舉了起來,怒聲吼道。

  戰、戰、戰!

  僧人們一聽這令,立刻就瘋狂大喊了起來,他們抖動著那金光閃閃的肌肉,然后將手中的長棍陡然揚起,朝著前方撲了上去。

  棍乃長兵器,講究的是手、眼、身、法、步協調合一,不但如此,而且還得與旁人配合,方能夠成就最大的威力,所以最先上前的,只有四人。

  他們手中的長棍約有八寸長度,大蹦大跳,倭、劈、掃、舞,靈活多變,棍聲呼嘯,氣勢極為勇猛,直至要害之處。

  這棍花一舞,立刻讓人眼花繚亂,那四條長棍宛如出海的蛟龍,在那一刻仿佛活過來了一般。

  四根根子,兩根沖著秦歸政,而另外兩根,這沖著那外國人。

  至于其余十四人,則在外圍督戰。

  我在遠處看得心驚膽戰,感覺自己倘若是陷入這樣的棍陣之中,恐怕走不出幾個回合,也越發地緊張起來,想著這家伙莫不會被那棍陣幾下就給纏住,然后擒下吧?

  若是那般,只怕我們要從這些和尚的手中把人給弄過來,又多了一些麻煩。

  而就在我這般想著的時候,小妖突然低聲喊道:“糟了!”

  我沒有明白他的這意思,下意識地朝著那祭堂前方廣場望去,卻見一陣眼花繚亂的交錯過后,那四個和尚居然倒退了回來,而且仿佛吃了些虧。

  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怎么就處于了下風?

  我這邊道行尚淺,看不出蹊蹺來,而旁邊的蟲蟲則跟我解釋了起來:“這些和尚的棍陣,法度森嚴,連環而坐,從氣勢上來看,當得起那天下第一棍陣的稱號,只可惜成員并非都是一流強者,不但如此,而且還沒有殺意,下手的時候處處留情,估計要吃虧了。”

  她的話語剛剛落下,卻瞧見一個和尚的胸口被那外國人陡然踹了一腳,發出一聲沉悶的砰響。

  那和尚渾身一陣,騰空而起,口鼻中的鮮血就噴灑了出來。

  而當他落地之后,居然癱軟在了那兒,再無生息。

  死了。

  戰斗打響之后,死亡幾乎在一瞬間就產生了,這情況讓棍陣里所有的僧人都為之一驚,有個年輕一些的僧人悲憤欲絕地大聲喊道:“慧寧!”

  沒有回答,那人躺倒在地之后,一動也不動,而老和尚飛身躍了下來,將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之間。

  是真死了,沒有一點兒氣息。

  對方下死手,這并非是演習,也不是什么客客氣氣地挑戰,而是真正的殺人。

  秦歸政之前所說的話語,并非妄言。

  他真的敢殺人!

  和平太久,那被譽為天下第一棍陣的十八大空陣在這群靈谷寺僧人的手里使出來,難免有些軟綿綿的。

  畢竟對方只不過是小偷,過來偷了些東西,倘若是一棍子打死,著實有些不講道理。

  再說了,這里面還有外國人,如果真的出了人命案,牽扯的面太大了,所以他們才會有所留手。

  但是現在卻不同了,佛也有真怒,對方既然動過手就殺人,這就是沒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管你他么的是誰,管你是美國還是英國還是哪兒的外國人。

  一句話,死!

  老和尚在探明了這僧人已然死亡之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手中的禪杖一扔,身上的袈裟一甩,操起那慧寧的長棍,就沖入了陣中去。

  他用顫顫巍巍的話語,大聲喊了一句:“慧寧死了,殺了這兩個家伙,出任何事情,老衲負責!”

  長棍豎起,如林而立。

  殺!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苗疆之中,罕有僧人的描寫,并不是說僧人不厲害,而是真正厲害的,大多避世不出。
但是,佛也有真怒!
只是,血性這東西,很難講的,就算號稱天下第一,如果不拿出來練一下,見點血,說不定還不如茅廁棍。
比如十八大空陣。
比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