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章 團滅

  和尚也是人。

  是人,就有血有肉,也有感情,親眼瞧見朝夕相處的兄弟被這兩人輕描淡寫地就給擊殺,棍陣之中所有的僧人在那一刻,心頭都騰然生出了一股怒火來。

  哀兵!

  殺氣!

  憤怒!

  各種情緒在一瞬間就充斥在了棍陣僧人的心頭上來,緊接著長棍如林。

  這棍陣分作兩個層次,一方主攻,一方主受,進退自如,招招有勢、勢勢有法、法法有用、奇絕古拙、長短兼用、勢法齊整,一下子就將那騰騰的氣勢給施展了出來。

  當這幫僧人所列的棍陣一沾染殺氣之后,秦歸政和另外一人頓時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來。

  那長棍如雷霆,毫無回旋之地,一棍打到底,即便是想要再次故技重施地突圍,旁邊立刻伸出一根全力施展的長棍來。

  每一棍,都仿佛用盡了全力,而它所露出來的破綻,卻立刻由另外一根來填充抵擋。

  這一根,依舊也是十成十的爆發力度。

  砰!

  終于有人被那長棍打到了,卻是那個身材魁梧的外國人,他的后背被那老和尚重重捅了一下,身子一個踉蹌,向前跌去,而立刻有四五根長棍宛如毒龍一般鉆入,朝著他的周身要害封了過來。

  瞧這架勢,靈谷寺的人顯然是已經不在乎此人的外賓身份。

  不管到底會惹出什么樣的國際麻煩,先把你殺了再說。

  國人皆有血性,只是被自己人給壓抑了而已。

  它終將爆發!

  吼!

  就在那四五根長棍即將捅入那人的身體之時,卻瞧見這外國人身子猛然一扭,那人竟然變得如同麻花一般,擰成一圈,棍子居然全部都被那外國人用身子給擰住。

  這不是人!

  沒有人能夠把自己的身子擰上十幾個圈,變成麻花模樣。

  呼!

  那人困住了這五根長棍之后,猛然一扭身,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將這幾個僧人給弄得東倒西歪,失去了平衡,而那秦歸政則趁著這縫隙,步走斗罡,三兩下,居然繞出了棍陣之外去,而他的所過之處,又倒下來兩個僧人。

  此人出手,一樣兇狠,倒地之人,便再難有爬起來的可能。

  這個時候,我方才瞧見了那秦歸政手中的武器。

  那是一對短兵器,每一個都如同兩把彎刃組合而成,不過看著卻又十分古怪,這時小妖突然低聲喊道:“是子午鴛鴦鉞!”

  我說子午鴛鴦鉞是啥玩意兒?

  小妖低聲解釋道:“此鉞分子午,一雄一雌,演練時開合交織,不即不離,酷似鴛鴦,故名“子午鴛鴦鉞”;它是八卦掌門派的獨特兵器。最為詭異的近身短兵器,演練起來千變萬化,出手即傷人!”

  我深吸了一口氣,瞧見棍陣在一瞬間,卻是化作了兩團。

  一團守住了那身子軟得跟一坨面團似的外國大漢,而另外一團,則再一次圍住了秦歸政。

  老和尚也在其中。

  他望著輕松得如同閑庭信步一般的秦歸政,難以置信地喊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十八大空陣的奧秘?”

  什么?

  秦歸政之所以能夠逃離棍陣,卻是因為他知道此中秘密?

  我心中駭然,而那家伙則點頭承認了:“我說過,我祖父當年曾經與你靈谷寺的主持切磋過,所以對于你們這十八大空陣的諸般變化,本就了然于心。”

  老和尚嘴唇上面的胡須直抖,說道:“既然如此,更不能讓你活著離開!”

  一幫僧人下了殺心,立刻開始攪動棍陣,雙方開始拼得你死我活,那場面一團火熱,看得不遠處的我都不由得面紅耳赤。

  這雙方的交手很快,有一種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倘若是尋常人,或許就只能瞧見雙方分又、合又分的場景,根本瞧不見雙方在交錯的那一瞬間,手中的兵器和腳上的步伐到底有著什么玄妙。

  看得懂的人不多,而我恰好是其中一個。

  可以說,作壁上觀的我,在這一場讓人熱血沸騰的拼斗之中,學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

  它不但與我記憶之中的耶朗古戰法形成了相互印證,還教會了我修行者之間真正的交手,到底是怎么樣子的。

  快,更快!

  強,更強!

  而這一切,都與冥冥之中的某種意境相連,雙方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已經決定了彼此的命運。

  幾分鐘之后,那個外國人最先受不了了,他在又傷了兩人之后,將一大股宛如血池一般的紅霧逼發出來,朝著將自己圍住的棍僧籠罩而去。

  不過那棍陣卻有著一種掌控炁場的作用,偏偏將其逼回了去。

  而接下來,那外國人兒的身上,至少挨了十四五棍。

  每一棍都抽到了筋骨,就好像是在敲鐘。

  他終于受不了了,借了一個機會,把手中的銅盒遞到了秦歸政的手上,然后身子一扭,竟然化作了漫天的蝙蝠,朝著空中騰飛而去。

  吸血鬼?

  這外國人居然與公羊伯爵、史密斯他們一樣,也是一個血族!

  我在遠處瞧得詫異,而這人變化成蝙蝠的時間也非常突然,不過即便如此,那棍陣已經攔住了大部分的蝙蝠,長棍不斷舞動,卻是“啪、啪、啪”的一陣急響,那些蝙蝠紛紛落地。

  我仿佛聽到了慘叫。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秦歸政突然間將身子一搖,暴漲了幾尺高,身上散發出了墨綠色的氣息來,將整個場間籠罩住。

  老和尚倒是挺有見識,瞧見他這般模樣,不由得驚悸大叫,沖著所有人喊道:“此人借用巫體,成就大魔,不能讓他成功蛻變,所有弟子聽令,與我全力絞殺此獠!”

  十八大空陣在這一刻爆發出了巨大的戰斗力來,那長棍化作蛟龍,不斷地抽打在了秦歸政的身上來。

  那家伙不閃不避,盡管渾身被棍子抽打得搖搖欲墜,然而那墨綠色的氣息,卻愈發濃郁了起來、十幾秒鐘之后,秦歸政整個人都幾乎被那團氣息包裹。

  我們已經看不出人形來了。

  小妖下意識地抓住了我和蟲蟲,一臉緊張地說道:“不好,這個人不簡單,可能我們扛不住,一會兒見機行事,如果不對,我們趕緊逃走!”

  需要逃?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小妖,發現她并沒有在開玩笑。

  在我的心中,小妖姑娘已經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那馬清源身邊重金聘請的保鏢,個個都是厲害之極,結果都被她一招擊倒,就算是那個讓我感到不寒而栗的公羊伯爵,也給她活生生地擒住了去。

  而即便如此,在面對這個神秘的秦歸政,她的臉上居然有了很明顯的忌憚,并且說出了讓我們逃命的話語來。

  而就在小妖的話語剛剛落下之時,卻又有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祭堂的跟前來。

  那個人站在黑暗的角落,讓人看得并不真切。

  事實上,他竟然能夠通過扭曲炁場,將自己的面容給遮掩,我們遠遠瞧過去,只能夠看見他穿著一身洗得發白的老舊中山裝。

  那人出現之后,打量了一會兒場中的形勢。

  我下意識地以為他應該是過來幫靈谷寺眾人的,然而沒想到他這個時候,卻是朝著棍陣之中的僧人遙遙拍了一掌。

  這一掌顯得有些輕描淡寫,就仿佛平平地推動了一下薄紗。

  然而它卻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場間的整個炁場都為之一亂,而那團墨綠色的氣息之中,突然伸出了兩只滿是黏液的手掌來。

  這手掌化刀,將一個又一個的頭顱給活生生地切了下來。

  手掌化爪,將一個又一個的頭顱給抓出五個孔洞。

  手指戳成劍,點在了那些僧人的心口……

  幾乎是在一瞬間,那十八大空陣驟然崩塌了去,無數僧人慘遭屠戮,化作了斷肢殘腿,鮮血飆射而起,濃濃的血腥味將整個場面渲染,夜風一吹,拂動到了我們的這一邊來,我聞到了,忍不住又產生了一陣嘔意。

  場中最后只有三人站立,置身事外的灰色中山裝,滿身鮮血、宛如惡魔降世一般的秦歸政,和同樣滿身鮮血的老和尚。

  望著滿地的尸體,那老和尚一臉的驚駭,指著秦歸政喊道:“你,到底是誰?”

  穿著一身騷氣白西裝的男人朝著老和尚微微施了一禮,淡然說道:“秦歸政。”

  說完這話,他欺身而上,沖到了老和尚的跟前來。

  而老和尚則揮出了自己這一輩子最為驚艷的一棍,重重地砸在了秦歸政的腰間。

  棍斷,而秦歸政則忍著痛,一把抓住了老和尚的頭顱。

  他使勁兒一捏,老和尚的半邊腦袋就爆裂了開來。

  砰!

  一聲碎裂之聲響起,整個祭堂之前就陷入了一片死一樣的寧靜之中,而這個時候,小妖沒有任何猶豫地推了我們一把,臉上浮現出了最為驚悸的表情來。

  我不知道她為什么會這樣,只知道她拉著我們,就從山下跑去。

  而我在回頭的那一瞬間,瞧見中山裝已經朝著這邊瞧了過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覺那人在沖我笑。

  是冷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