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森林之怒

  我們在下山的林邊狂奔,風聲從身邊呼呼刮過,莫名就有些寒冷。

  蟲蟲似乎感受到了小妖心中的驚悸,并非來源于那個手段恐怖的秦歸政,而是那個出現之后,僅僅拍出一掌之后,就做壁上觀的中山裝男子。

  她問小妖,說那男人是誰?

  小妖沒有回答,而是使勁兒地搖頭,說一會兒如果出現什么意外,你們兩個立刻逃走,千萬不要回頭,知道么?

  蟲蟲說你不說清楚,我們跑哪兒去呢?

  小妖猶豫了一下,說你們去找蕭璐琪的母親,在她那里待著,明天我過來跟你們匯合。

  我緊張起來,說你不跟著我們么,你要去哪里?

  小妖說你們就別管我了,記住,趕緊跑,明天我們在蕭璐琪的母親那兒匯合,知道么?

  蟲蟲盯了她一眼,然后點頭說好,我們在那里等你,你可一定要過來。

  就在這時,小妖的眉頭一皺,突然間就抱住了蟲蟲,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然后猛然一推,說媳婦兒你們快走,那人追上來了,快點走……

  蟲蟲沒有任何遲疑,拽著我的胳膊,就往前匆匆而走。

  我十分擔心,對蟲蟲說道:“小妖是準備自己去攔住對方么?我覺得那個秦歸政跟那些和尚拼過之后,已經到了體能的極限,憑著我們三人,應該不會沒有機會。”

  蟲蟲沒有說話,一直埋頭往前走。

  我聽到她沒有回應,便再一次跑到了她的身邊,說真的,我這里還有小紅在,說不定能夠蠱殺那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間聽到了蟲蟲的哭泣聲。

  我慌忙跑到了她的面前來,低頭一看,卻見蟲蟲此刻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為什么哭?

  我心慌意亂,說蟲蟲你到底怎么了,小妖剛才到底跟你說了些什么?

  蟲蟲一抹淚水,沖著我怒聲吼道:“問那么多干嘛,趕緊逃命啊!你要是厲害的話,就不會變成這樣了——趕緊走!”

  蟲蟲罕有跟我真正發火,即便是當日我準備與她分離,前去找尋陸左,她都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永不相見”的話語,便不再多言,然而此時此刻,我卻能夠感覺得到蟲蟲內心里那股炙熱的怒火。

  還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深切情感。

  就在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兩人終于跑到了山下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那中山陵上,傳來了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浮動。

  我下意識地朝著山上望了過去,瞧見那山上的老林子突然間就像發瘋了一般,一瞬間就活了起來。

  無數的樹林在搖曳,那青草瘋長,藤蔓揮舞,青色的光芒將半邊夜空都給照亮了去。

  我擦……

  我被這種異象給震驚住了,下意識地去拉蟲蟲,大聲喊道:“蟲蟲,你快看,這到底是什么?”

  然而我并沒有拉到蟲蟲,回頭一看,卻見那個美麗的女子居然跪倒在了地上,雙手抱著臉,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是如此的傷心,淚水順著她的指縫就朝著外面肆意奔涌。

  到底怎么回事?

  我蹲下身子來,瞧見蟲蟲跪倒在了地上,而在她的跟前,有一株剛剛從泥土里面長出來的幼苗,兩片葉子,隨手能夠掐滅。

  我低聲問道:“蟲蟲,怎么了,是小妖出事了么?”

  蟲蟲將眼淚擦干,然后看了一眼那依舊還在咆哮瘋狂的森林,并沒有再哭,而是咬著牙說道:“走吧,我們去蕭璐琪家里。”

  她說完這話,沒有再多說一句,而我則問道:“不等小妖了?”

  蟲蟲沒有再說話,而是從布兜里面將那個剛剛長出絨毛的小雞崽子摸出來,抱在了懷里。

  我瞧見蟲蟲的情緒有些異常,害怕她的人格變得又不穩定了,便也沒有再刺激他,而是走到了道路上,隨手攔住了一輛汽車,那人一開始的時候不太想停,不過瞧見了我身邊的蟲蟲,下意識地剎了一腳車。

  司機搖下窗戶來,問我們干嘛,我說能不能把我們搭到前面好打車的地方去?

  那人遲疑地看了我一眼,我直接掏出了一百塊錢來,說幫忙。

  司機點頭,說上車吧。

  我將蟲蟲扶上了車,隨即離開了中山陵。

  路上的時候,我其實已經猜到了一些,那就是小妖此次回去,應該是去阻攔那個中山裝,而剛才鬧出來那么大的動靜,恐怕也是小妖弄出來的。

  我之前瞧見過她生擒那公羊伯爵,也是用的這么一招,只是沒想到小妖居然能夠驅使這么恐怖的自然力量出來。

  那人到底是誰,居然將小妖逼出這種手段來。

  而蟲蟲又是為什么要哭?

  難道她覺得小妖逃不出來么,這世界上有幾人,居然還能夠留得住小妖?

  我沒有直接讓那車將我們給載過去,而是在中途轉了幾道車,一路上蟲蟲都沒有說話,表情也顯得有些冰冷,我試圖跟她溝通,但是她都沒有理我,而是在默默地念著什么咒訣一般。

  幾經折騰,我們在半夜時分,趕到了那個大院。

  下了車,我打電話給林佑,這才得知他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下,并沒有能夠成功混入蕭璐琪的家中。

  不過在得知了我的講述之后,表示他現在立刻過來,并且讓蕭璐琪下樓來接我們。

  林佑住得很近,沒一會兒就趕到了,而這個時候,蕭璐琪也匆匆趕了下來。

  在林佑和蕭璐琪的陪伴下,我們再一次來到了她家。

  蕭璐琪的母親戴巧姐并沒有睡,在沙發前接待了我們,比起上一次來說,這回她倒是沒有再給我們臉色,而是微笑著與我們點頭,然后問發生了什么事情,這么晚還要過來。

  我瞧見蟲蟲沒有說話的興致,便將今天晚上在中山陵發生的事情跟她講起。

  得知一個叫做秦歸政的家伙,將看守中山陵的靈谷寺十九個和尚都給殺害了的事兒,一開始的時候,她表示不肯相信。

  戴巧姐對我說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中山陵里看守的是靈谷寺的師父,不過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靈谷寺的空葉禪師是金陵地界一等一的高手,而經過他調教出來的十八大空陣更是厲害,等閑人絕對走不出十幾個回合;能夠將他們給全部屠戮一空的人,估計都沒有生出來呢……”

  我實在是不明白她的自信是從哪兒來的,但還是心平氣和地跟她解釋,說那個秦歸政的祖父,以前是國府高手,知道十八大空陣的奧秘。

  戴巧姐依舊表示不相信,跟我說道:“夜已深,早些睡吧。”

  她并不相信我們的話語,打著呵欠準備去睡,而就在這個時候,客廳里面的電話突然刺耳地響了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

  她過去拿起電話,聽了幾句之后,突然皺起了眉頭來,用手遮住話筒,然后對我說道:“你剛剛從中山陵那邊趕過來?”

  我點頭,說對。

  戴局長的眉頭皺了起來,對著電話那頭說道:“好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叫人備車,我現在就趕過去,你通知一下局里面的其他同志。”

  說罷,她掛掉電話,嚴肅地對我說道:“我剛剛接到報告,說地方剛剛發了協查通知過來,說中山陵所在的鐘山風景區發生了巨變,大片的森林被毀,然后傳來了野獸的吼聲,有點兒地震的波動,讓我們的人趕過去協查!”

  我趕忙說道:“不是地震,是有人在交手,那個森林被毀的變化,是我們的朋友弄的,她現在很危險,戴局長你趕緊帶人去看一下。”

  戴局長瞧了我一眼,說我現在出發,你去么?

  我猛然點頭,說去。

  蕭璐琪這個時候也喊道:“我也去,我也去……”

  戴局長橫了她一眼,說你去湊什么熱鬧,老實在家待著,林佑你陪她們在家啊。

  林佑連忙十分狗腿地笑道:“好的,阿姨。”

  我瞧向了蟲蟲,小心翼翼地問她道:“你去么?”

  蟲蟲似乎還在默默念著什么,聽到之后,緩緩地搖頭,對我說道:“小妖讓我們在這里等她匯合,我不去,在這兒等她。”

  時間緊急,我沒有再等待,而是跟著戴局長一起來到了樓下的大院,這時有一輛黑色奧迪開了過來,司機下來打開車門,招呼我們之后,然后朝著紫金山方向行去。

  那司機的車技沉穩,很快就趕到了中山陵,那兒已經有警察在封鎖了,一些看熱鬧的群眾在封鎖線外面伸長著脖子。

  車子越過封鎖線,一直開到了里面。

  下了車,立刻有一個濃眉毛的中年男人跑了過來,沖著戴局長敬了一個禮,然后說道:“戴局長,你來了?”

  戴局長望著黑乎乎的中山陵,皺著眉頭問道:“霖東,到底怎么回事?”

  那中年男人下意識地瞧了我一眼。

  戴局長說不用管他,你直接說便是了。

  聽到這話兒,那人方才匯報道:“戴局長,我們也是剛剛趕到不久,不過探測到這山上應該有修行高手在此拼斗過;而上山的同事也傳了消息下來,說中山陵被盜,負責守衛的靈谷寺眾僧侶,無一人存活,全部都遭到了殺害……”

  啊?

  戴局長回過頭來,一臉詫異地看向了我。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沒想到說的居然是真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