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 小妖之死

 “你說的,是真的?”

  面對著戴局長的疑問,我苦笑著說道:“我何必騙你?”

  對啊,事實就擺在面前,我又何必欺騙于你呢?

  戴局長不再懷疑,又問起了我許多的細節問題來,我如實一一回答,聽我整個兒說完之后,她長噓了一口氣,說你那朋友,居然是陸夭夭,難怪能夠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來。

  我說你認識她?

  戴局長苦笑一聲,說怎么不認識?雖說我與蕭應忠離了婚,不過因為琪琪的關系,卻與蕭家割舍不得,自然也知道蕭克明有一個好友陸左,也知道陸左身邊的陸夭夭姑娘,只是這兩天太忙,又沒有跟林佑、琪琪溝通好,才沒有來得及見上一面——陸夭夭現如今,應該也頂一流的高手,那秦歸政真的有這般厲害,在殺了十九名靈谷寺僧人之后,還能將她給嚇走?

  我搖頭,說嚇退我們的,并不是秦歸政,而是那個穿著灰色中山裝的神秘男子。

  “中山裝?”

  戴局長不確定地問道,我點頭,說對,那人的確是穿著灰色的中山裝。

  戴局長的眉頭不由得緊鎖了起來,對我說道:“現如今穿中山裝的人并不多,但是宗教局卻有一個習慣,許多出外勤的成員,都會習慣以中山裝作為常用制服,你說的那家伙,會不會有可能是體制內的人呢?”

  體制內的?

  我一愣,說你是說那個人,就是宗教局內部的人員?

  戴局長搖頭,說也不一定是宗教局的,還有民顧委和總政治部的人……

  我有點兒搞不清楚這體制內的編制到底是怎么樣的,只是糾結地問道:“您覺得,體制內能夠如同那個男子一般恐怖的,到底有幾人?”

  戴局長瞇著眼睛看了我一眼,過了好一會兒,方才沉默道:“六扇門中好修行,這體制內的高手林立,未必會比江湖低,只怕境界高的更多,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你且隨我上山去看看吧。”

  我跟著戴局長,還有那個叫做劉霖東的中年人,以及一隊人馬,順著那石階一路往上,來到了中山陵的祭堂前。

  這兒依舊拉起了隔離帶,而且在很下面的地方,就已經阻止外人進入。

  即便是體制內的人,都沒有多少能夠被允許進入。

  我這個屬于特例,因為戴局長的面子還是挺大的,所以倒也沒有多少人敢質疑。

  一路上到了祭堂前面來,頓時就能夠聞到一股沖天的血腥氣,我瞧見好多人的臉色發白,顯然是給那祭堂前面的血腥場面給嚇得不輕。

  我跟著戴局長來到了那些尸首面前,這個時候,氣氛顯得無比凝重,大家瞧著這些斷肢殘腿,還有鮮血浸染的場面,半天都沒有能夠說出話而來。

  這個時候來了一個男子,過來跟戴局長匯報情況。

  她一邊聽,一邊走。

  她走到了一堆血肉面前來,指著一個只有半邊腦袋的頭顱,一字一句地說道:“這就是靈谷寺的空葉禪師,上個月我還和他一起喝過茶,他還說會給我帶半斤靈谷寺后山的茶葉給我,沒想到……”

  戴局長的聲音變得有些哽咽,過了好一會兒,突然扭過頭來,看著我說道:“你真的確認,那個兇手,叫做秦歸政?”

  我點頭,說對,除了他,還有一個吸血鬼!

  戴局長眉頭一皺,說吸血鬼?

  我點了點頭,說對,就是吸血鬼,那家伙能夠變成一大蓬的蝙蝠,應該是血族沒錯——當時那棍陣很厲害,將其逼迫得不能抵抗,唯有化作蝙蝠離開,而即便如此,也有大半蝙蝠被擊落在地。

  這是那個劉霖東低聲說道:“他說得對,我們在現場發現了十幾只古怪的蝙蝠尸體……”

  戴局長揮手,說立刻組織力量,對這些蝙蝠進行化驗,另外通知火車、飛機等客運部門,立刻調查一名叫做秦歸政的男子信息,務必將此人的情況最快查明。

  劉霖東點頭離去,這時先前抵達的那個男子走了過來。

  他沖著我點了點頭,然后對戴局長說道:“已經查清楚了,丟失的國寶是滿清朝的遺物九龍乾坤鼎,這東西放在中山先生墓室東南角,據說是鎮壓風水的,具體的只有空葉禪師知道,不過他現在已經圓寂,可能……”

  戴局長皺眉沉思了一下,對他說道:“當年金陵雙器于墨晗大師曾經參加過中山陵的修葺工作,他應該是知道一些內幕的。”

  那男人苦笑,說戴局,于墨晗大師早就辭世了。

  戴局長眉頭一揚,說你以為我老糊涂了么,于墨晗大師不是還有一個孫子么,你派人去找他詢問一下吧。

  那男人苦笑道:“這可是個哭差事,于南南大師的性子古怪得很,我去了,說不定會給人趕出來呢。”

  戴局長說你要是怕吃閉門羹,那我另外找人去。

  那人搖頭,說算了,領導吩咐的事情,哪里敢叫苦?等這邊差不多了,我立刻過去找人吧。

  那人離去之后,戴局長又繼續詢問起了我一些細節的問題來,我一一回答,差不多完畢之后,她讓我在旁邊等著,她則去處理一些棘手的問題。

  我有心去找尋小妖,于是跟戴局長說了一聲,然后加入了搜山的隊伍,從上而下,朝著林子里搜了過去。

  從山上下來,一路上瞧見許多的樹林子變得格外古怪,原本是豎直朝上的樹木,此刻也是扭曲得厲害,那草叢一下子變得茂密許多,藤蔓四處浮動,感覺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原始森林里面去。

  這草叢繁多,又是夜里,使得找尋工作十分不順利。

  而且因為人手問題,只有差不多十來個人左右在林子里搜尋,小心翼翼的,從上到下,足足走了大半個小時,并沒有任何發現。

  我這個時候的心中,突然多了幾分期望,拿起電話來,想要打給林佑,詢問一下小妖是否回去了。

  然而撥打了半天,我才發現這兒居然沒有任何信號。

  一格都沒有。

  奇怪了,難道是因為這兒的炁場干擾了信號?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突然間聽到前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我側耳傾聽,聽到有人在高聲喊道:“這兒,這兒有一具尸體!”

  我一愣,渾身就是一激靈,趕忙快步跑了過去,瞧見有四五人圍在一個草叢之前,有人搖頭說道:“哎呀,這家伙,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死掉了,真可惜……”

  這話兒倒是正常,結果有個油頭粉面的小子居然說道:“這妹子的胸脯好大啊,不知道有多少罩杯?”

  有人嘻嘻笑道:“你扒開來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那油頭粉面的小子聽得心猿意馬,虛偽地說道:“這個,不好吧?”

  話是這么說,不過他還是俯身下來,伸手朝著那草叢摸了過去,口中解釋道:“你們讓開,我做一些尸檢啊,看看這妹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這是已經跑到了跟前來,快步擠進了人群,往里面一看。

  小妖!

  果然是小妖,那個意氣飛揚、驕傲不做作的女孩子,此刻臉無血色地躺在了草叢之中,口鼻之中全是鮮血,早已是沒有了生息。

  而就在這時,那個油頭粉面的家伙正將他的咸豬手,伸向了小妖的胸口處去。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嗡”的一下就炸響了。

  懊惱、悔恨、自責、難過、悲傷、憤怒……

  所有的負面情緒一下子就朝著我的腦子里噴涌而去,我的心臟被揪得生疼,有一個人似乎在我的耳邊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是你,就是你害死了小妖,是你——你貪生怕死,不知道挺身而出,反而讓一個女孩子給你攔住危險,是你害死了她……”

  啊!

  我猛然一聲怒吼,一把就抓住了那只伸向了小妖胸脯的咸豬手,將他給猛然一拽,然后把人朝著旁邊的地上推了過去。

  那人滿心色欲,正想試一試那挺翹的手感,結果猝不及防之下,給我一把推倒。

  那力氣是如此之大,這人直接摔了一個狗啃泥,頓時也怒了,一骨碌爬起來,沖著我吼道:“你干嘛呢?”

  我的眼睛一片血紅,沖著他,以及旁邊的人怒聲吼道:“你們別碰他!”

  旁邊有人知道我是戴局長的客人,便作和事佬,說兄弟,我們只是做一下簡單的尸檢,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他伸手過來拉我,我卻顯得十分警惕,一把拍開了他的手,怒聲吼道:“滾!”

  那人被我一把扇開,臉上頓時就掛不住了,生氣地說道:“嗨喲,你這人怎么就不是好歹呢,難道這女人是你老婆不成?”

  我伸出了雙手,攔在了眾人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說道:“任何人,不能碰她一根毫毛,否者我……”

  我的話語都還沒有說完,那個被我給推得狗啃泥的小白臉就一下子撲了過去,沖著我大罵道:“我管你特么的是誰,妨礙老子執行公務,我就可以揍你!”

  他揮拳過來,我不閃不避,而是冷冷地說了一句:“你敢!”

  砰!

  拳頭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臉上,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感覺到無比的痛快。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大家別急……

1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五章 小妖之死”

  1. 回復 2019/04/22

    匿名

    大師兄威武,魔化吧,滅了這些渣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