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章 欲加之罪

  我認真地盯著戴局長的眼睛,過了許久,方才緩緩開口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可能就要采取必要的行動了。”

  戴局長眉頭一掀,說你可被做傻事。

  我搖了搖頭,說古人都說“逼上梁山”,實屬無奈,林沖風雪山神廟,獨挑長槍的無奈,此刻我也有——小妖是陸左的摯愛,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夠讓她在還有存活希望的情況下,被你們用解剖刀生生弄死……

  戴局長嘆了一口氣,說你不要沖動,事情沒有到那一步,還是有回旋余地的。

  我說我只是講一個態度,我的底線,就是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小妖姑娘的遺體——你知道我為什么會跟譚昕他們起沖突么?

  她愣了一下,說不是因為你悲傷過度么?

  我冷冷一笑,說我再悲傷過度,又怎么可能腦殘到跟你們的人硬碰硬呢?事實上,若不是譚昕那家伙準備猥褻小妖姑娘的遺體,我又如何能夠跟他們打起來?

  戴局長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低聲問道:“真有其事?”

  我說我不清楚當時在場的人,是否會相互包庇,不過我可以跟你用人格擔保,我剛才所說的話語,都是真的,而之所以會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還信任你,要不然,半句解釋的話,我都不想提。

  戴局長的眉頭皺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工作人員找了過來,對戴局長說道:“戴局,外面來了兩人,有一個自稱是您的女兒,說要見您。”

  戴局長點頭,說叫她們過來吧。

  沒一會兒,林佑和蕭璐琪就趕了過來,蕭璐琪過去招呼她母親,而林佑則走了過來,瞧見地上平躺著的裹尸袋,低聲問我道:“這就是小妖姑娘的遺體?”

  我點了點頭,林佑說我可以確認一下么?

  征得了我的同意之后,林佑將裹尸袋的拉鏈打開,瞧了一眼,然后合上,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我瞧見蟲蟲沒有跟過來,便問他人呢?

  林佑低聲說道:“蟲蟲姑娘整個晚上都奇奇怪怪的,不知道到底在干嘛,我們叫她過來的時候,她也無動于衷,沒辦法,我就和琪琪一起先趕過來了。”

  什么,蟲蟲一直奇奇怪怪的?

  她是對我失望了么?

  我的心中一陣抽痛,而這時林佑低聲說道:“琪琪的母親是怎么說的?”

  我說她表示沒有問題,稍微運作一下就可以了,就是怕有人會從中作梗,非要為難的話,可能就會出岔子——我今天就得罪了一個家伙,他是市局一把手的侄子……

  我將搜山時發生的事情跟林佑說起,他聽到之后,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

  他低聲說道:“現在宗教局里面的人,素質良莠不齊,倘若是讓人褻瀆到了小妖姑娘的遺體,無論是你,還是我,都無顏面對陸左和蕭克明兄弟。”

  對!

  我現在最難過的,除了是愧對小妖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無顏面對陸左。

  我答應了他三件事情,第一件我辦成了,第二件找到小妖,結果小妖死了,而第三件則是找到虎皮貓大人,結果……

  這時戴局長跟著蕭璐琪走了過來,對我說道:“這邊收工了,需要你去局里面錄一下口供,至于陸夭夭的遺體,讓琪琪和林佑兩人全程看著,我也會派人過來協助,請你放心——另外,你不要露出對遺體太過于強烈的執念,免得被人注意到,報復于你,知道么?”

  聽到她的話,我知道戴局長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而且還準備全力出手,于是點了點頭,對她表達了衷心的感謝。

  我們跟隨著車隊返回了市局,而我則被帶到了一個辦公室里,一個四十多歲的工作人員和一個小姑娘找了過來,跟我握手,自我介紹之后,然后給我做起了筆錄來。

  我們蹲守中山陵的目的肯定不能講太多,我有挑有撿地說了一部分,重點講了秦歸政迎戰靈谷寺僧人的情形,以及后面出現的那個中山裝。

  做完了筆錄之后,那個叫做老蔡的工作人員站起來跟我握手,說謝謝我提供的線索,希望我這幾日不要離開金陵,隨時保持聯系。

  我點頭,說好,沒問題。

  老蔡他們剛撤,我準備去找林佑他們,這個時候,又來了兩人,跟老蔡低聲說了幾句,然后一本正經地對我說道:“陸言同志,我們這里還有一些問題,需要對你進行一下詢問,請稍等。”

  我又折回了那辦公室,瞧見老蔡將筆錄交給了其中一個黑框眼鏡,兩人又低聲說了些什么。

  黑框眼鏡回到了辦公室,讓我稍等,然后翻看了一會兒我剛才的筆錄,完畢之后,用鋼筆不緊不慢地敲打著桌面,過了許久,方才緩緩問道:“陸言同志,我看了你的口供,有幾個不太明白的地方,需要找你咨詢一下。”

  我瞧見對方有點兒來者不善的樣子,臉色轉冷,低聲說道:“你說。”

  黑框眼鏡用鋼筆點了一下開頭,然后問道:“你說你和陸夭夭,還有另外一個朋友夜里在中山陵瞧見了那位叫做秦歸政的兇手與靈谷寺眾位師傅交手,那么我想請問你——中山陵下午四點半就關閉了,半夜三更的,你們跑中山陵去干嘛?”

  我說等人。

  黑框眼鏡問:“等誰?”

  我說秦歸政。

  黑框眼鏡問道:“你們跟那個秦歸政,是否又仇隙?”

  我搖頭,說沒有。

  黑框眼鏡說既然沒有仇隙,為什么要三更半夜地去蹲守他呢?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我可以選擇不說么?

  他點頭,說當然可以,那我們進行下一個問題——如果像你所說的,那個秦歸政只一人,便將靈谷寺包括空葉禪師在內的十九人全部擊殺,那么身在現場的你,又是如何逃脫的呢?

  我說我糾正你兩個誤區,第一,擊殺靈谷寺的,是秦歸政和另外一個血族,再加上后來出現的中山裝男子,而不是他一人;第二,我并沒有在現場,而是隔著有一段距離。

  他立刻追問,說既然隔著一段距離,那你怎么能夠聽得清他們的說話,又是如何知道那人叫做秦歸政的呢?

  我說我就是聽得到,需要給你證明么?

  黑框眼鏡點頭說道:“嗯,小于一會兒會給你安排一個聽力檢測,到時候一切都會有結果了。”

  說完這個,他又繼續說道:“看得出來,陸言先生也是修行者,而且身手不錯,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我們局行動組的那些人給揍了一邊,方便的話,能不能透露一下您的師承?”

  我瞇起了眼睛來,說這個很重要么?

  黑框眼鏡認真地點頭,說對,這個對于我們評估你的證詞,有很大的參考性。

  我瞇起了眼睛來,說對不起,這個無可奉告。

  黑框眼鏡盯著我,說陸言先生,你這樣不合作,讓我們很為難啊……

  我也盯著黑框眼鏡,一字一句地說道:“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你的這個詢問方法,可不是對于一個證人的態度,我不是你的犯人,不會用自己的隱私,來滿足你的個人私欲。”

  黑框眼鏡哈哈一笑,說陸言先生,我想你是誤會了,我說問的每一個問題,都是為了讓你的證言變得真實可信,并非有意為難你。

  我豁然站了起來,冷冷說道:“你特么的愛信不信,我走了,你自己玩兒吧。”

  我準備往外走去,一直在做筆錄的小于站了起來,一把將我給攔住,而黑框眼鏡則坐在靠椅上,慢條斯理地說道:“年輕人,做任何事情,你都得三思而后行,不要誤了自己的未來。”

  我扭過頭來,瞇著眼睛看他,說你什么意思?

  黑框眼鏡說道:“你襲擊我局行動組的工作人員,這種行為是十分惡劣的,按照相關的規章制度,我們完全可以將你給扣留,然后提交檢察機關審理——就因為你是戴局長的朋友,也是這一次血案的目擊證人,我們方才會這般客氣,不然你覺得我怎么會在這里,陪你浪費口水?”

  我冷笑了起來,說明明是譚昕出手襲擊我,并且一群人對我圍攻,現在變成了我襲擊他們了?你們這里是準備不講理了,對吧?

  黑框眼鏡慢條斯理地說道:“不講理?司法機關從來都只講法,只講證據,至于理是什么,恕我孤陋寡聞,到底是啥?”

  我捏著拳頭,一字一句地說道:“所謂理,就是公理、公義,需要我告訴你么?”

  黑框眼鏡說你別激動,我對證詞要求嚴格,是為你好。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深吸了一口氣,說我若是要離開,你是準備攔我,對吧?

  黑框眼鏡慢悠悠地笑道:“哦?我若攔你,你是準備在這里撒野咯?”

  我點了點頭,說對,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講理。

  黑框眼鏡將那眼鏡取了下來,揉了揉拳頭,對我說道:“那么我也想告訴你一句,這兒并不是戴副局長一人可以說了算的……”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蟲蟲為何這般奇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