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招魂之符

  雙方瞪眼,互相看了許久,這時外面有人過來敲門,小于過去開門,是剛才給我們做筆錄的老蔡。

  他走進來之后,附在了黑框眼鏡的耳邊低語了數聲。

  黑框眼鏡耐著性子聽完,沉默了一會兒,抬頭對我說道:“難怪敢這么囂張,原來是有后臺的啊?行,你行,搬出那么一位大人物來,算你狠!”

  他收起了桌子上面的卷宗,然后帶著小于轉身離開,而老蔡則干笑著對我說道:“陸先生,不好意思啊,李明磊主任的脾氣的確是差了點,不過他的業務能力挺強的,局里面也很倚重他,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這里給你賠不是了。”

  我說哪里,我現在可以走了么?

  老蔡說可以啊,沒問題,你的朋友在外面等著你呢。

  我跟著老蔡出來,瞧見林佑在不遠處等著我,快步走了過去,瞧見老蔡轉向了另外一邊,便低聲說道:“你們又找了什么人么?”

  黑框眼鏡剛剛還在跟我說市局這兒并非是戴局長能夠一手遮天,結果老蔡過來說了幾句之后,立刻就退縮了,也就是說,有一位他后面那人也得罪不起的人物站了出來,這才使得他的質詢虎頭蛇尾。

  那人到底是誰呢?

  林佑搖頭,說我不知道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瞧見林佑一無所知,便沒有繼續深入,而是問道:“你不是守著小妖姑娘的么,怎么跑這兒來了?”

  林佑說蟲蟲來了,她和琪琪守在小妖姑娘的旁邊,我就過來找你了。

  我詫異,說蟲蟲也來了么?

  林佑說對,不久之前趕過來的,不過我感覺她有些不對勁啊,之前的時候一臉陰沉,好像鬼一樣,現在卻古里古怪的,突然笑一聲,把我給嚇得夠嗆。

  蟲蟲并非普通人,自我的認知和人格也不健全,這事兒我知道,但是林佑不知道。

  恐怕小妖的死,已經刺激到了她的情緒。

  我不打算將這些都告訴給林佑,不是不信任他,只是覺得沒有必要,隨口敷衍兩句,說我們過去匯合吧。

  小妖的遺體被停在了負一樓的冷庫那兒,我們趕到的時候,正好有兩位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離開,我推門而入,瞧見蟲蟲和蕭璐琪在房間里,而小妖則躺在手術臺上,藍色的床單將她的酮體給遮蓋著。

  我瞧見蟲蟲,朝著她點了帶頭,然后問蕭璐琪,說剛才那兩個白大褂怎么回事?

  蕭璐琪說是市局的法醫,被我媽特地叫過來做死亡鑒定的,等她們出了報告,我們就可以將小妖的遺體給帶走了。

  我一愣,說這么簡單?

  之前被那黑框眼鏡為難的時候,我已經預想到小妖的遺體可能會被人為難了,沒想到居然這么簡單就讓我們給帶走了,著實有些奇怪。

  蕭璐琪指著蟲蟲,說蟲蟲請了一位大人物出面,事情當然變得簡單許多。

  我一愣,問蟲蟲,說你還認識官面上的人?

  蟲蟲簡單地說道:“我給我師父打了一個電話。”

  蟲蟲師父?

  我先是一愣,繼而立刻明白了,蟲蟲剛剛拜的那位師父許映愚,那可是宗教局創建之初的元老人物,他在宗教局任職多年,門生故吏遍天下,這一個電話打過來,可比什么都管用。

  呃……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多出了幾分自卑來,想著自己差點兒就要跟人兵刃相見,結果蟲蟲隨手打了一個電話,所有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她比我修為高,人又長得那般美,身世地位都遠勝于我,我在她面前,就像一顆平分的小草。

  我拿什么來追她?

  突然間我想起了小妖轉身去幫我們阻擋敵方,而蟲蟲拉著我離開時,對我說的那一番話,心中莫名就是一痛。

  我若是強大,小妖又何至于死?

  只是,一年前的我還只是一個碌碌無為的小人物,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日子,如果沒有那場意外,可能一輩子都只是一個平凡之人,而自從入行之后,我每日勤修苦練,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

  而即便如此,我又如何能夠跟這幫浸淫了大半輩子的老家伙們來爭鋒呢?

  我的心情有些難過,林佑似乎也感受到了,對我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立刻聯系魔都一家專業的冷藏公司,之前的時候我們有過業務聯系,只要給夠錢,冷凍到一百年之后也沒有問題。”

  我點頭,說好,就這么辦吧。

  林佑為了給我和蟲蟲一些個人時間,編了個借口,叫了蕭璐琪離開。

  當兩人走了之后,我瞧了蟲蟲一眼,低聲說道:“對不起。”

  蟲蟲訝異,說為什么道歉?

  我說如果當時我搞清楚了狀況,讓你和小妖離開,我去做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情,小妖就不會躺在這里了。

  聽到了我的話語,蟲蟲陷入了沉默。

  過了好一會兒,她開口說道:“如果你當時去阻攔,恐怕躺在這里的,并不僅僅只是小妖,我們三人,估計都已經死了。”

  我一愣,說怎么可能?

  蟲蟲說道:“那個人太厲害了,無論是你,還是我,根本就攔不住他的,所以小妖才會選擇轉身離去;她轉身的那一刻,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下場,那是她的選擇,與你無關。”

  我感覺自己喉嚨發澀,張口說道:“可是……”

  這句話,我半天都說不出來,讓我顯得十分難受,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門被敲響了,緊接著戴局長走了進來。

  她身后還跟著蕭璐琪和林佑,與我們打過招呼之后,她對我說道:“你的事情,基本上已經搞定了。局里面做了內部處理,那些試圖褻瀆陸夭夭姑娘遺體的家伙都會得到應有的懲罰,至于你,隨時可以離開了。”

  我點頭,說謝謝您。

  戴局長揮了揮手,說沒事,然后熱情地對蟲蟲說道:“沒想到蟲蟲姑娘居然還是許老的關門弟子,你怎么不早說啊?”

  蟲蟲淡然說道:“家師對我要求嚴格,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亮出他名字的。”

  戴局長點頭說是,許老一向高風亮節,知道的人無不稱頌。

  蟲蟲問接下來的事情將如何處理,戴局長回復我們,說這案子已經驚動到了上面,大區分局,還有總局都會派調查組過來進行核查,不過相關的命令已經下達過去了,對于那個秦歸政的搜捕工作也在進行,只是你們最近如果可能,最好不要離開金陵,因為可能總局也有人要過來見你們——畢竟是這么大的人命案,簡單不得。

  蟲蟲點頭,說好,對了,您知道金陵這邊,有會做招魂符的人么?

  戴局長眉頭一挑,說你的意思是?

  蟲蟲低頭,說我想為小妖做一場法事,這里面估計要用到一些東西,招魂符是其中一樣,不知道您有沒有推薦的匠人?

  戴局長說金陵這地界,制器手藝最好的,是當年金陵雙器于墨晗大師的孫子于南南,不過他的性子很古怪,自閉、內向,不愛與人交往,所以找他辦事很難……

  蟲蟲說只要手藝好就沒有問題。

  戴局長說我這里比較忙,不過琪琪知道地方,明天叫她陪你們過去。

  蟲蟲點頭,表示感謝。

  如此一番折騰,天色已經快亮了,林佑之前就聯系過了魔都那邊的機構,清晨已然到達,有專業的冷藏車,過來之后,與市局這邊做了交接,然后將小妖的遺體給帶走。

  小妖遺體的押運工作,由林佑來辦理,我和蟲蟲暫時離開不了金陵,不過他辦事,我們都挺放心的,問題應該不大。

  林佑隨車離開,蕭璐琪便帶著我們趕往了金陵郊區。

  那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地方,小院的門口是一片小湖泊,蕭璐琪帶著我和蟲蟲前去拜訪,瞧了好一會兒門,有一個花白胡子的老頭走了出來,詢問我們的來意。

  蕭璐琪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那個老頭兒倒是記得,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是蕭大炮的女兒嘛……”

  蕭大炮?

  蕭璐琪的父親,居然還有這么一個匪號?

  白胡子老頭并不是于南南大師,而是他的長輩,但既然是熟人,倒也不用拐彎抹角,蕭璐琪直接講起了我們來這兒的目的來。

  那老頭兒聽過之后,有些猶豫,對我們說道:“他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誰也不愿意見,我去試一試,不過你們別報著太多希望啊……”

  老頭引我們到院子一棵老槐樹下面的石桌前坐下,安置妥當之后,便進了屋子里去。

  他半天沒有出來,我左右打量,瞧見院子的角落擺著許多惟妙惟肖的泥雕、木雕和石雕,有的是成品,有的是半成品,還有的是原材料,我的目光掃量,瞧見旁邊有一塊木頭樁子,上面插著一把鋒利的刻刀,心中有一股意念浮動,忍不住走了過去,摸著那把刻刀,就朝著那木塊削了過去。

  我也是著了魔,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三兩刀,居然就削出了一個人形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并非一無是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