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六章 尋訪鐵齒神算劉

  當我把門推開,左手牽著朵朵,右手拿著麒麟胎走出來的時候,留在家里的蕭家人全部都圍了上來,緊張地看著我,問怎么樣,成功不?看著他們比我還要緊張的樣子,我心里不由得一陣溫暖,拉著朵朵笑:“嗯,一切都很順利,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蕭老爺子接過我手中的麒麟胎,一邊看,一邊捋著胡子贊嘆:“世間之事,果然是神奇,讓人嘆服。”

  雜毛小道則一把搶過我手中的朵朵,將小丫頭抱起來,得意地捏著朵朵嫩滑的小臉蛋,說:“我的乖女兒,現在是單獨一個人了,可一定要努力練功哦,不要練著練著就呼嚕呼嚕打瞌睡了,知道不?你應該知道干爹和小毒物對你的期望,我們可是想要你變成正常人一樣,能夠在陽光下行走的哦?”

  朵朵奮力掙扎,辯駁道:“哪有,人家哪有像小豬一樣呼嚕呼嚕睡覺,人家只是打了一個盹嘛……哼,臭干爹,不理你!”

  她雖然是在掙扎,但是更多的是在撒嬌,并沒有用力。而雜毛小道聽到朵朵這一句“臭干爹”,心窩子一暖,熱烘烘的,竟然有掉眼淚的沖動。正在這溫馨的一刻,一只肥母雞色迷迷地笑了起來:“來來來,我的朵朵童養媳,我們來啵一個……”

  虎皮貓大人朝雜毛小道懷中的朵朵飛了過來,言語調戲,然而卻被俏臉通紅的小蘿莉一巴掌給扇到了地下,大人倒也是能伸能屈,伸直雙腿和翅膀,躺在地上裝死,惹得朵朵一陣銀鈴式的歡笑。

  蕭老爺子看完了麒麟胎的變化,將其交還給我,說:“相由心生,這麒麟胎的變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你需要好好保管——最好貼身相隨,以自己身體溫度去養這玉,就像母雞孵蛋,盡快將她給孵化出來。這串項鏈并不適合男人戴,要不然你就將這玉墜取下來,其它的收好,以免丟失。”

  我點頭,卻想著小妖朵朵之前可是跟我要這串項鏈來著,我還是一起留著吧。

  時間已經很晚了,在得到安好的消息之后,蕭家人都各自返回房間睡去,而我則和雜毛小道返回了臥房,肥蟲子耐不住寂寞,跳出來與朵朵嬉戲,兩個小東西玩的開心得很。肥蟲子興奮的時候,一般會發出唧唧的叫聲,像蟋蟀,結果我們滿耳朵聽到的都是這種聲音,可見脫離了小妖朵朵的欺負,肥蟲子是有多么的高興。

  我問雜毛小道三叔的檢查結果出來了沒有?

  他跟我說已經出來了,確實有一個淤血腫塊,其實已經發展成了腫瘤,在第三腦室之上,是良性的。但是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大伯說那瘤子里面有一股來歷不明的氣息,他估計是我們在耶朗祭殿中碰到的那種,一碰就激烈反抗,果然是不能夠通過手術來切除。現在也只好緩慢治療,吃點藥,然后回家休養了。現在我大伯一邊打聽肥母雞所說的雨紅玉髓,一邊托關系找醫道高人,看能不能解決呢。

  我嘆了一口氣,為什么好人總是沒好報呢?

  看到在四處亂飛的金蠶蠱,我不由得心中一動,說肥蟲子這個家伙可以進入人體吸毒,它能不能夠去三叔的腦子里清淤呢?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你以為我們沒有打過它的主意啊?當時我一說就給大伯給否了。人腦是如此精密的結構,稍有差池,就會發生各種難以想象的變化,況且你的金蠶蠱對那股氣息只怕是恐懼呢——還記得上一次的事情么?

  我說總是要試一試的,正好明天我們要離開你家去金陵,咱們先去趟醫院唄。

  雜毛小道心中其實也隱隱有些期望,點頭說好。

  ********

  次日清晨,我們離開了蕭家。

  臨行告別的時候,雜毛小道的老娘啰嗦地交待了一通之后,哭得稀里嘩啦,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滑落。雜毛小道的眼圈也紅了,抱著自己的母親,去擦干滿是皺紋的臉上那流淌著的淚水。他爹則在一旁抽煙,其實也沒有抽一口,長長的煙灰掉落,卻是手在顫抖。倒是蕭老爺子淡然,揮揮手,說走吧,在外面闖蕩要硬氣一些,別丟了我蕭家的面子。

  雜毛小道好不容易將他母親勸住,抹了抹眼角的眼淚,往后退兩步,推金山倒玉柱,撲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梆梆梆地磕了三個響頭,大喊爺爺、爹娘,孩兒不孝,不能夠在身邊伺候你們,這里磕個頭,給你們道歉了。

  他站起來,他父親幫他整了整衣襟,然后使勁一拍肩膀,說走吧,記得常打電話回家。

  我和雜毛小道離開,走到村口的時候,我回過頭去,發現他們還站在門口,遠遠地揮手送別。

  鴻雁于飛,集于中澤。

  之子于垣,百堵皆作。

  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

  在外面跑野了,虎皮貓大人自然與我們同行。

  早上我們乘了汽車至金陵后,轉車來到了金陵軍區總院,找到了三叔的病房。這是一個高級病房,獨間,三叔的氣色好了許多,人也安詳,笑容滿面的,然而我卻能夠從他的眼中,看出了許多英雄寂寥。蕭大伯工作實在太忙了,已于昨日就返回新疆去了,所以病房里就只剩下姜寶一人。

  我跟姜寶說了幾句話,這孩子說話結結巴巴的,但是性子倒是變了一些。

  至少肯說話了。

  雜毛小道指使姜寶出了房門,在門口幫我們攔住進來的人,然后跟三叔說了使用肥蟲子的想法,三叔有些遲疑,但是還是點頭答應了。我將金蠶蠱放出來,這個家伙的身體經過這么些天,黑色終于淡了,露出了白中帶黃的肉乎乎身體來。我跟它說了吸淤血的事情后,它為難地搖頭,我揪住它的尾巴一捏,它瞪著黑豆子眼睛,無辜地看著我一眼,然后附在了三叔的額頭上,扭曲著身體。

  它探了半個身子進去,然而卻突然卡住了。

  小東西尾巴掙扎了一番,慌張地跑了出來,黑豆子眼睛里面寫滿了恐懼。果然,正如雜毛小道所說,金蠶蠱害怕耶朗祭殿里面的東西。這也能夠理解,巫蠱之術畢竟是從耶朗大聯盟時期的巫師手上,發展起來的,里面定然有克制的手段。

  三叔并沒有對金蠶蠱抱什么希望,所以也不會太失望,找來毛巾擦擦臉,跟我們談起在緬甸的見聞。

  他是個博聞廣識的人,談到薩庫朗,他跟我們說,這個組織他曾經聽說過,跟邪靈教有一些聯系,只怕那些被擄到山林去的婦女,可能都是得到了邪靈教的配合。這幫打著世界末日旗幟到處行騙的雜碎,整日都是想著凈化人類,將九成以上的人類全部消滅,只留精英活著。不過他們這套在國外很有市場,也能夠獲得很大的勢力資本,據說某個兄弟會,就是他們的后臺。

  我們都氣憤得直呸,罵勒個巴子,真的是蘿卜吃多了,操心得很。

  三叔笑了笑,說眼看就2012年了,邪靈教在各地活動的跡象開始多了起來,所以陳志程他們也很忙。他能夠帶著七劍抽身跑到緬甸去救你們,還將三昧火符給用上,看來果真是陶晉鴻發了話。小明,這么多年過去了,看來你師父也沒有再怪責你了啊?

  雜毛小道苦笑著搖了搖頭,說他一個被趕出門墻去的家伙,有什么資格叫師父?

  三叔接過姜寶遞過來的毛巾,將肥蟲子留在腦門上的痕跡擦掉,然后笑了,說他聽茅山的朋友講,自八年前的黃山龍蟒一役之后,陶晉鴻帶著龍蟒的尸身返回茅山,他也受了重傷,于是到了后山中閉關未出,八年未曾出關。除了少數幾個親近之人,沒人能夠一見。現在主持茅山宗事務的是他師弟楊知修,這人的道行不夠,但是勝在圓滑,倒能夠左右逢源,不惹太多麻煩。

  雜毛小道苦笑,說三叔你跟我講這些做什么,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三叔笑,搖頭不再說什么了。

  我們在三叔這里坐到中午兩點,然后與他告別離開。出了醫院,我們打出租車,前往金陵大學的鼓樓老校區,據說鐵齒神算劉的四徒弟郭一指,就在那一帶擺攤算命。我問雜毛小道干嘛不去找鐵齒神算劉呢?他苦著臉說那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哪里有那么好見,現在也只好找到郭一指,然后再探聽他師父的消息了。

  虎皮貓大人十分不屑,說緣木求魚,你要算命,直接求大人我就行了,干嘛費那勁?

  雜毛小道便問:“那您老人家幫忙看看,我還有多久,才能夠回家而家人無礙?”虎皮貓大人搖頭晃腦思索了半天,然后訕笑著說這東西需要摸骨的,老子現在的身體沒有手感,摸不出來。我們呵呵地笑,這扁毛畜牲現在這副模樣,倒真的不能摸骨了。我同時也疑惑,那個鐵齒神算真有那么厲害?

  那有機會,還真的要找他也算上一卦的。

  我們在學府路下了車,然后走了一段路,雜毛小道突然指著不遠處的廣場上擺攤的瞎子笑了:“嘿,郭一指這個假瞎子,果然還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