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八章 總有人記得那些英雄

  那股氣息籠罩在我們所有人的身上,我憑空生出一股驚恐的情緒,有一種想要跪下來叩拜的沖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伸手,挽住了我。

  她對我輕聲說道:“鎮定!”

  在蟲蟲的扶持下,我站穩了,一動也不動,心臟卻在這個時候狂跳了起來,至于其余三人,姜寶扶著墻壁苦苦支撐,而那兩個道士則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去。

  這感覺怎么形容呢?

  看過災難片《2012》沒有,那幾百米的巨浪撲面而來之時,站在海邊的人所感受的,恐怕就是如此。

  死亡的味道。

  黑暗中的那三對眼睛,死死地凝視著我們,不時眨眼,跪在地上的丑道士哆哆嗦嗦地說道:“師、師兄,我們走吧,回去,別在這里待著了。”

  王維伽沒有回答他,而是抬起頭來,朝著我這邊望來,艱難地問道:“你們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我在這山下住了十年,怎么從來不知道這兒會有那三座索橋;還有這個地方,到底是哪里?”

  我不由得笑了,說您剛才的時候不是告訴過我么,往前一步,是陰曹地府么?

  王維伽的眉頭一跳,說這兒真的是?

  我沒有說話,而是凝視著那六只眼睛,良久之后,方才低聲對小妖說道:“這是什么東西啊?”

  小妖站在蟲蟲的肩膀上面,用鳥喙擦了擦羽毛,然后高聲說道:“嗨,大兄弟,借路!”

  吼……

  一聲獸吼傳來,緊接著一個古怪的聲音宛如漣漪一般傳遞而來:“凡人,這里是禁地,回返吧,不然就送你們下萬丈深淵,永世不得翻身!”

  小妖說長了六只眼睛,是哪只眼睛瞧見我們是凡人的?

  不是?

  霧氣卷涌,一頭宛如野象一般巨大的獸類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它體型龐大,但是卻并不笨重,身形修長如獵豹,渾身的肌肉成塊,充滿了力感,皮毛油光水亮的,身上有無數狂吐信子的毒蛇,而在它的前方,卻有三個頭顱,一個如熊,一個如狼,中間還有一個頭顱,卻是一個美艷無比的女子。

  那女子的頭發并非細絲,而是四處張揚的黑色毒蛇,宛如西方傳說中的美杜莎。

  這玩意走過來的時候,感覺好像一座山體在移動,丑道士瞧見了,嚇得渾身直哆嗦,驚聲喊道:“這,這是看守陰陽界的三頭神君吧?我在岱廟的密室里瞧見過它的石雕,我們真的到了幽府了?”

  三頭神君?

  它聽到了丑道士的話語,說你們是岱廟的人?

  兩個道士點頭,說是,是。

  三頭神君瞧見我們沒動,說你們不是?

  小妖說大兄弟,開個門,我們過去辦點兒事情。

  三頭神君莫名就變得威嚴起來,那熊頭說話了,說你以為這是你家后花園么?人鬼殊途,若不是看你們都是凡人,還是陽間的,我早就一口一個,把你們都給吃光了,滾!

  丑道士慌忙爬了起來,想要離開,卻被那王維伽給一把拉住,而這個時候,我站了出來,拱手說道:“神君,一年之前,有兩人從這兒出去過,我想知道,怎么樣,才能夠前往彼端?”

  三頭神君之中的那美人頭開口了,說你怎么知道一年前有人走過?

  我說其中有一人,是我師父。

  三頭神君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打量著我,過了好一會兒,說你倘若是能夠得到奶奶的認可,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說如何覲見奶奶呢?

  那三頭神君走到了我的跟前來,女人俯身,盯著我,良久之后,說道:“你向前走。”

  我一愣,看著前面的石壁,沒有猶豫,徑直向前。

  三叔告訴我,說蕭克明講過,說別人不行,但是我可以。

  這句話給了我信念,盡管不知道會遇到什么,但還是鼓足了勇氣,不能夠在蟲蟲的面前丟人。

  我向前走,很快就走到了山壁跟前,再往前跨了一步,發現無路可走,而就在這時,那三頭神君朝著我這兒噴了一口氣息,那山壁就變得一陣漣漪浮動,就如同湖面一般,我向前走,居然一下子就跨越了山壁,走進了另外一個空間來。

  那是一個大殿之中,四周都是道教殿宇的模樣,而正中間則坐著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婦人,她沒有睜開眼睛,仿佛睡著一般,坐在了蓮臺上。

  我福靈心至,朝著那老婦人跪下,說道:“見過奶奶。”

  老婦人依舊沒有睜開眼睛,而是有幽幽的話語傳遞了下來:“三頭說你是故人之后?”

  我說正是,我是陸左的徒弟。

  “陸左,啊,是他——你有什么事情么?”

  聽到這話語,我渾身就是一激靈,別的想法沒有,就是覺得一點,陸左這家伙怎么可能這般牛,這位奶奶可并非凡人,而是鎮守這陰陽界的大拿,神一般的存在,居然也知道他?

  我這堂哥,到底是怎么樣的牛波伊啊?

  我沒有敢扯謊,而是如實說道:“是這樣的,我師父現在蒙冤,被人四處追殺,我師父的好友蕭克明想要去幽府找尋證據,結果后路被堵,無法離開,托夢于人,讓我過來,從這里進入,過去將他給帶出去。”

  老婦人說道:“你可知幽府是什么地方?”

  我恭聲說道:“是陰靈匯聚的地方。”

  她說你既然知曉,為什么還要前往那兇險之地,倘若是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永遠的留在那兒,回不來了,你還準備前往?

  我說蕭克明手中,有我師父洗脫清白的證據,為了這個,我便算是死,也無妨。

  老婦人凝望了我許久,突然嘆道:“陸左做的事情,旁人可以忘卻,但是我們,卻還是記在心里的;好吧,你想去也可以,需要在我這里留下點東西,防備你以后不回來了,壞了規矩。”

  我拱手,說您老有什么看得上的,盡管拿吧。

  老婦人說盡管拿?

  我點頭,說對,而這時,她居然伸手一抓,我身體里面的聚血蠱小紅就給她抓了出來,那水母一般的小東西在半空中浮動,似乎受到了驚嚇一般,吱吱地叫著,我慌忙喊道:“奶奶,手下留情!”

  老婦人依舊閉著眼睛,不過卻仿佛能夠瞧見一切似的,平緩地說道:“啊,你跟陸左一般,身體里都有一個精致的小東西……”

  我說這是小子的命根子,拿走了,我可就要死了。

  是么?

  她伸手一抓,我感覺自己的神魂一蕩,好像缺少了些什么,而小紅卻回到了我的身體里來,我右手護著胸口,說您對我做了什么?

  老婦人微微一笑,說門已經開了,你且去吧,記得,十五日之內,必須回返,否則你永遠都不可能再離開,可知?

  我沒有敢多問,慌忙點頭,說好。

  老婦人又說道:“你在這里見過的事情,以及前往幽府之事,這世間誰也不能說,若是有消息流出,你必然暴斃而亡,可知?”

  我心中一跳,依舊點頭說好。

  她一揮手,大袖翻飛,我感覺到一陣風朝著我吹來,巨力狂涌,吹得我睜不開眼,而下一秒,我發現自己居然又回到了山壁,而在不遠處,有一條山道出現。

  我下意識地抬頭,卻見那三頭神君的身子已然隱于霧中,只有低低的話語傳來:“記住,十五日之后,你們若是不回返,將永遠留在幽府!”

  話音結束,它卻是消失無蹤。

  我深吸一口氣,而這時小妖則對我說道:“陸言你挺能的啊,到底說了些什么,竟然還真的給你辦成了?”

  我搖了搖頭,說不可說,我們趕緊走吧,趕時間呢。

  我招呼蟲蟲和姜寶離開,然后回過身來,對那兩個站起來的道士說道:“想必三頭神君應該跟你們說過了,在這里碰見的事情,回去之后,誰也不能告訴,否則就會立刻暴斃而亡——我們有要事辦,兩位請回吧!”

  丑道士拉著王維伽的手,說師兄我們走吧。

  我正準備跟著蟲蟲從山道離開,卻沒想到那姓王的道士毅然說道:“世間既有幽府,又有路途,此乃百年不遇的良機,對我們的修行必然是有大好處的;葉秋,我要跟著進去。”

  丑道士嚇得直哆嗦,說師兄,那可是陰曹地府啊?

  王維伽仰著頭,說只是在道藏典籍之中看過,卻沒有親眼瞧,你難道不好奇么?

  說著,他居然也跟著我們走了過來,丑道士雖然心中極度驚悸,然而卻習慣性地服從師兄的想法,嘮嘮叨叨地跟了過來。

  我瞧見這兩個道士居然陰魂不散,到這兒也跟著,不由哭笑不得,說我可不管你們,到時候別跟著我們。

  王維伽低著頭,也不說話。

  一行人沿著那條山壁間開鑿出來的道路往前走,周邊的景色模糊,仿佛有無數氣旋在游動,走了差不多一刻鐘左右,徒然間前面一空,我們居然就走了出來。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一陣轟鳴聲,我回頭一看,卻見我們過來的山路,徒然間就消失了。

  而還沒有等我們反應過來,前方突然有一股氣息浮動,一張慘白的臉就浮現在眼前。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有人選擇忘記,有人選擇記著。
所以,不要放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