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章 火眼神通

  我的心中猛然一驚,下意識地大喊一聲:“小紅!”

  懸空而浮的小紅在一瞬間就出現在了我的腿邊,虎視眈眈地望著那條巨蟒,而那條蛇似乎也感受到了小紅的敵意,身子一下子就盤了起來,朝著我這邊望了過來。

  它的眼睛呈現出綠寶石一般的顏色,口中的信子吞吐,嘶嘶作響,仿佛下一秒就要撲過來一般。

  而就在我們雙方呈現出劍拔弩張之勢的時候,蟲蟲卻走了過來。

  我怕驚動那條冷血畜生,低聲喊道:“蟲蟲,別去,危險!你別過去啊……”

  我話音未落,卻見蟲蟲伸出手來,一把將這身子昂揚的巨蟒給摟在了懷里,甜甜一笑,說小金,怎么就只有你守在這兒,小銀呢?

  呃,蟲蟲認識這條巨蟒么?

  那巨蟒扭動身子,那巨大的蛇吻親昵地碰了碰蟲蟲精致的俏臉,然后從口中發出了一種古怪的聲音來,而隨著這聲音的出現,有一條銀色巨蟒也從角落里游了出來,纏在了蟲蟲的身上,挨個兒的撒歡。

  我瞧見那兩條腰身得有壯漢粗的巨蟒纏著蟲蟲,盡管沒有攻擊性,但還是忍不住地心驚膽戰,趕忙詢問道:“蟲蟲,什么情況這是?”

  小妖有點兒怕蛇,撲棱著翅膀飛開,不過在我面前卻又充起了大個兒,說沒瞧出來?

  我說到底咋回事?

  小妖說這兩條蟒蛇,是媳婦兒自個養的,你說它能傷人么?

  蟲蟲跟這兩條巨蟒親熱了一會兒,方才回過頭來說道:“對,它們兩個是我以前養來看家護院的,這條叫做小金,這個叫做小銀,它們是黃泉血蟒,如果長成年的話,能夠有二十多米,不過需要五百年,現在還是小孩子……”

  呃?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小紅,覺得蟲蟲取名字的品味,真的有問題。

  金色的叫做小金,銀色的叫做小銀,太敷衍了事。

  不過這事兒我也只能在心中腹誹一下而已,并沒有表達出來,左右一打量,發現這兒居然跟我當初在蟲池之中的夢境,一模一樣,熔漿池子,熱氣蒸騰,紅彤彤的色彩映照一切。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讓人好像又回到了從前,只可惜多了姜寶和小妖兩個電燈泡,而蟲蟲也沒有再投懷送抱。

  蟲蟲回到這兒,整個人變得十分輕松,對我說道:“你將姜寶師父給你的那個圓靈通幽符拿出來。”

  我從乾坤囊中摸出那玩意兒來,遞到了蟲蟲手中。

  她接過,將此物掛在了那小金額頭上面的一個肉瘤子上面,用繩子纏了幾圈,然后在它的頭邊輕語幾句,又拍了拍身子,這家伙便游動著離開。

  我有些不理解,說這是怎么回事?

  蟲蟲說道:“我這洞府布得有法陣,能夠隔絕氣息,所以你即便是拿出來,蕭克明也未必能夠感應得到,我讓小金拿著,去外面等著,若是蕭克明來了,便把他給帶過來就是了,總好過讓你去外面等著。”

  我這才放心地笑了笑,說如此就好。

  蟲蟲睜開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我,似笑非笑地說道:“你以為我會貪你這寶貝?”

  我嚇得慌忙擺手,說沒有,沒有,哪能呢?我多嘴問一句,是因為它是聯絡蕭克明唯一的手段,若是沒有了,只怕我就會辜負姜寶師父的托付。

  蟲蟲帶著我們走到了里面,指著角落里的幾塊青石板說道:“這一路也辛勞,你們且休息一夜,明日醒來,我給你開火眼。”

  我說什么是開火眼?

  蟲蟲微微一笑,說到時候你自然就會知曉了——那邊是你們睡的地方,可別亂走,要不然掉進熔漿里面去,我可不會管。

  按道理說在這兒行走的時間應該不長,至少不會超過八小時,我完全可以十分輕松地走過,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間就產生了一些疲倦,恐怕這是陰氣的侵蝕效果,再看一下姜寶,他也是有些撐不住了,便也沒有堅持,繞過那邊的石屏風,躺在了青石板上,閉上眼睛便睡了過去。

  這個空間,因為熔漿的關系,有些灼熱,不過那青石板上卻莫名就有些涼,人躺在上面,心神安寧,不一會兒,人便困倦地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過來的時候,聽到不遠處有人在低聲交談,說些什么。

  我一開始迷迷糊糊,聽得并不真切,到了后來,卻聽見是蟲蟲和小妖在說話。

  蟲蟲:“……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那天還跟我問起來。”

  小妖:“這件事情,不能夠讓他知道,因為這件事情十分奇怪,那人根本就沒有動機,我在懷疑,可能出現了什么岔子,才會變成這樣子的。”

  蟲蟲:“如果找到了蕭克明,回去之后,你會去找陸左么?”

  小妖:“肯定啊,朵朵也在哪兒呢!”

  蟲蟲:“你確定你真的可以這樣面對陸左?”

  小妖:“那有什么辦法呢,我現在可變不成長腿大美女來,媳婦兒,我跟你說,考驗一個男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對待你,并不是在自己最風光的時候,而是把自己的缺點都暴露出來,如果這樣,他還喜歡的話,那你就認命吧。”

  蟲蟲:“哈哈,看得出來,你是真的愛他。”

  小妖:“你還不是個癡情種子?那小子要啥沒啥,比當年的陸左更加不如,要不是你手把手地帶著,早死了幾百回了。”

  蟲蟲:“不說他,對了,找到陸左,你會把真相跟他說么?”

  小妖:“會,肯定會啊!我被人欺負了,就指望著他找回場子來呢。”

  蟲蟲:“可是那人……陸左和蕭克明會與他為敵么?”

  小妖:“這我可管不了,咱當女人的,就得小肚雞腸,睚眥必報,要不然讓男人怎么出風頭呢?”

  我心中一跳,想著她們兩人再說的,也許是關于那一天夜里的事情。

  然而當我豎著耳朵正仔細聽的時候,她們兩人的聲音卻越發地低沉了下來,我一開始并不在意,過了一會兒,突然想著莫不是被發現了?

  偷聽別人的談話,還被發現,這的確是一件比較尷尬的事情。

  我努力讓自己再一次進入睡眠狀態,而過了好久,發現都沒有成功,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的話語從遠處傳了過來:“你醒了?”

  我想裝睡,結果到底還是沒有那厚臉皮,說剛剛醒。

  我有點兒怕她們兩個對我進行口誅筆伐,不過蟲蟲卻顯得很平淡地說道:“既然醒了,就過來吧,我給你開火眼。”

  聽到這話兒,我立刻就爬了起來,繞過石屏風,瞧見蟲蟲正坐在那熔漿坑口前,灼熱的高溫將她的身影弄得一陣浮動,有些不真實,我走到那熔漿池前來,頓時就感覺到一陣口干舌燥,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說怎么弄?

  她指著不遠處的一個石臺,說你坐下。

  我依言坐下,感覺到灼熱的氣浪一陣又一陣地撲面而來,下意識地吸了一口氣,結果肺部直冒熱氣。

  蟲蟲沒有理會我的感受,而是站起了身子來,往前行走。

  她就在那熔漿池邊兒上,再走兩步就掉進去了,我瞧見,慌忙喊道:“你別啊……”

  話音未落,她居然憑空懸浮而起,腳尖在那騰騰的熔漿泡子上面輕輕踩著,然后回過頭來,對我說道:“所謂火眼,就是給你的視網膜上面,種下一層熔漿深處的火精,這東西能夠讓你對于溫度和濕度有一個重新的認識,從而傳遞到你的心神之中去,獲得另外一種感官——開火眼的時候,會比較痛苦,你且忍住。”

  我說能簡單講一下,具體是怎么操作的么?

  小妖不知道從哪兒蹦了出來,沖著我喊道:“傻波伊,就是往你的眼睛里面滴熔漿啊……”

  我嚇了一大跳,連忙護住雙眼,說這樣會不會瞎掉啊?

  蟲蟲搖頭,說不會,火精與熔漿不一樣,它可以與人體達到融合,而不是簡單的無機物。

  我把心一橫,說那行,你來吧,不過事先說好啊,我若是真的瞎了,你可得負責。

  蟲蟲微微一笑,說你想怎么負責?

  我聽到這話兒,心中一蕩,止不住心猿意馬,嘿嘿笑道:“這個啊,那啥……”

  我還沒有開口,蟲蟲便冷冷地說了一句話:“若是失敗了,我就直接將你推進這熔漿池里面去,也省得挖坑埋人。”

  小妖哈哈大笑,而蟲蟲則對我說道:“火精提出來了,睜開眼睛來。”

  我朝她望去,卻見兩道通紅的水滴,朝著我的雙眼飛來,我下意識地閉上眼睛,蟲蟲厲聲說道:“睜開眼睛,別像個娘們兒一樣!”

  聽到這話,我努力睜開眼睛來,感覺那兩滴不知道啥玩意的水滴射入雙眼,眼球處傳來一陣劇痛,整個天地都是一陣晃蕩,劇烈的灼燒感刺激著我的腦神經,下意識地雙眼一黑,就要昏迷過去,而這時蟲蟲卻對我說道:“別昏,你且跟我念——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萬劫,證我神通……”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到底是喜歡呢,不喜歡呢,喜歡呢,不喜歡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